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洞中七日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7月13日 14:03 来源:CCTV.com

    老六上大学时代的宿舍里有位“麻仙儿”,这位仁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执著热爱全部体现在麻将上面。他可以不吃不睡不上课,但不能没有麻将,每天一缺三地寂寞守望着……终于有一天,麻仙儿决定和同学们去一次食堂。下楼出了门,他突然感叹了一句:哦,都冬天了啊!

  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说的就是这种感觉。

  进入七月以来,我几乎没睡一个囫囵觉,昨天从录音棚出来,不由得像麻仙儿一样感慨万端。《森林之歌》进入了收尾阶段,这好比马拉松运动员已经跑进了体育场,就剩最后一咬牙的拼劲儿了。拍动植物纪录片很奇怪,题目在大脑里的时候如果是100分,那么从拍摄时起,它便开始衰减,拍完了,原先的剧本设计,很乐观的,也就剩下百分之七十,毕竟动植物不像王三表的演员那么听话。到了后期,衰减在继续,剪辑、动效、音乐、CGI、旁白……尤其到最后的合成混录,我必须在旁边盯着,其实能做的事情很有限,也就是把这种衰减减少到最低。

  一个礼拜没回家,花盆里的绿叶子已经全黄了。刚想自恋一下,就想起了森林集中营里的兄弟姐妹,人家已经熬了三年多了。这几天,大家都在憧憬未来。小东两口子被单位解聘,他们打算先卖几块玉,把官司打了;文举说要回甘肃老家看看,他已经三年没见老父亲;周卉老公给她买了辆自己设计(外观)的S-max,七仙女每天做梦都在想像,自己娇小的身躯开那么大的车,会不会被警察认为是无人驾驶;二哥桂林的酒友们等他已经怒火万丈;拍金丝猴的肖崴,居然接到了“世界灵长类动物研究机构”的年会通知……

  一周狼狈不堪的日子,大部分时间都是从机房A到机房B,很少上网,更无暇写博客。今天才知道杨德昌去世了,他是我最喜欢的台湾导演;网上还知道中国足球队还没解散,又去南洋踢球去了,这才叫勇气;也是这两天才知道,央视在清理未签约人员,很多身手不凡的兄弟在另找饭碗,凤凰和其他电视公司也都趁此机会广纳贤才……其实连轴干活不过一个星期,我的周围却发生了这么多变化。

  包括周末在内,很多天没有见到陈乐同学,据说他的英语考了100,语文考了98,数学未知,这让我很欣慰。再过几天,他就要放暑假了,昨天见到他们学校的回执,在体检一项上写着:“您的孩子目前有肥胖倾向”,见到他人时,发现果然肥硕了一些,我决定暂停和他的美食探险活动两个星期,以观后效。

  除了儿子,我最想的就是王小山了,我已经将近两个月没和他喝过酒,录音一结束就给他打电话,没接,晚上才知道他已经在吉隆坡,MSN的名字上有他在吉隆坡的电话,并表明手机只接短信,不知那里短信收不收费,如果收的话,建议知道他电话的人每人给他发条短信,把他从贫农搞成雇农。王三表的电影已经杀了青,这个文艺青年说过两天要在大会堂搞首映式,而且要求正装出席,接到短信的时候,我特地问他,为什么要正装?首映式到底是在大会堂还是在纪念堂?非非在王三表的电影里露了一小脸儿,现在她深深地爱上了这一行,每天在北影厂门口群众演员堆里都能看到他的身影。非非从影之后,他的司机愤然去了德国,泪如泉涌先现在俨然是个跨了行的行为艺术家。土摩托说,他给我从法国带了一瓶真正的依云水,过两天又说,他已经喝了半瓶,味道不错,希望我赶快去拿。老罗也N多天没有更新博客,丫现在是一签约作家,呸!老颓完成了他的新加坡的蜜月之行,对于这个大烟鬼来说,它更像一次找抽之旅,据说,新加坡只有三个可以抽烟的地方,都在公海上。老六倒是常见,但丫是带病工作,不管熬到多晚,第二天一早,他都要坐运通104赶到医院,在病床上读达尔文的《退化论》……

  多么想念和他们一起喝大酒、吹牛的时光啊,现在觉得和他们都多少有些生疏。还好,用不了多久了!

陈晓卿博客

责编:李红立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