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那些花朵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19日 15:24 来源:CCTV.com

  《鲁豫有约》的樊庆元老师看了几天前的日志后,来电话问我 :“你们领导怎么叫魏大爷捏?”我回答说:“对啊。姓魏,名大爷。身份证上就是这么写的。”

  至于他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说来话长。

  魏大爷同志十五岁参加革命,搁在解放前,那就是红小鬼呀。很多年前,老魏年轻的时候,他的每一部纪录片的片尾字幕都署着魏斌这个曾用名。当时他绝对是一名高产的纪录片导演,饶世界疯跑,连老婆怀孕、女儿出生他都没闲着。到了女儿上幼儿园时候,魏斌依旧如此。

  当时拍摄《西藏》,他在高原上待了一年,脸上被紫外线灼晒出一块块老年斑,很像《魔兽》里的人物。老魏是个浪漫的人,回北京的当天,他决定给女儿一个惊喜。当他推开幼儿园小班的大门,准备张开双臂时,班上的小朋友一起拍手喊道:“看啊,看啊,又来了个爷爷……”

  自此,魏大爷的名号便传了出去,以至于没什么人还记得他原来的名字了。

  每次拿此事揶揄老魏的时候,他都不以为意:“老黄当初比我还惨呢!”他说的老黄就是现在广西电视台的台长黄著诚同志。十几年前,他和老魏一起拍摄纪录片《中国瑶族》,也是抛妻别女转了小两年才回广西。回家的当天晚上,老黄多希望女儿早点睡去啊,然而刚刚懂事的女儿不仅不睡,还十分警惕地悄声质问:“妈妈,这麽晚了,这位叔叔为什么还在我们家不走呢?”

  前几天,在三亚和康健宁聊天,他女儿佳佳打电话过来,康老那张标准的阶级斗争脸立刻换成了春节晚会,声音也变得温柔宽厚有加。放下电话,看到四周的表情,康老立即恢复了常态。我打趣说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让康台笑着说话。康老叹了一口气:“你信不信?我女儿上高中的时候对我都没什么印象,我跟本不在她的生活里。”那时候,康健宁常年在外,即便在银川也是早出晚归,对女儿来说,他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说到此处,康老面色更加严峻。

  孩子们是可爱的,像花朵一样。在没有直接感受到父爱的日子里,我认识的几个孩子都选择了钢琴作为他们的伴侣。佳佳钢琴九级,魏大爷的闺女十级,华越(《邓小平》的导演)的儿子更是在八岁的时候考过了九级。有时候我想,这些拍纪录片的后代们,不出个把朗朗、李云迪真是天道不公啊。

  就像《无间道》里那句著名的台词:“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早年亏欠下一代的,或许在自己人过中年的时候,还要一并补偿。记的几年前,佳佳读大学的时候,想继续出国深造,靠他父亲拍纪录片挣的那些银两显然不太现实。于是,官至宁夏电视台副台长的康健宁只得辞职下海。唉,没办法,用康的话说:“孩子都大了,再不尽点心,说不过去呀!”康老到了北京,接了一个又一个的活,终于把佳佳送了出去。有时候,看着他略显佝偻的背影,的确有给他捐棉衣被的冲动。

  魏大爷也没好到哪儿去。成绩优异的闺女自己考上了重点中学之后,一直对老魏不冷不热,什么时候看着魏大爷拿着电话,一脸谄媚地笑,那一准儿是在给闺女打电话。闺女现在发展到连电话也不接,更习惯短信交流。害得老魏年过半百,还要从头开始学习汉语拼音,尝试着发短信。也好,总算多掌握一门语言。

  或许你听出来了,这里我主要想表达的是,纪录片人应当树立正确的生育观。在不能确定对下一代负责的时候,就要学梁碧波、薛继军、蒋樾,坚决不要孩子。或者像段锦川、刘春那样,索性做个“单身公害”,对社会嘛,有一些轻微的危害,但总不会愧对自家人吧。如果想好了要孩子,就要像我两个徒弟肖博士和金铁木那样,早点要。瞧,他们开始做事业的时候,三十多岁,孩子都上高中了!

   《陈晓卿博客》

责编:红立

1/1页
相关链接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