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张汝京的中国“芯”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22日 12:45 来源:CCTV.com

  上海浦东的张江开发区汇聚了200多家半导体企业,这里就是被誉为国家的“工业粮食”--芯片的制造基地,中国最大的半导体产业聚集区。然而,就在6年前,这片两平方公里的土地还是一片荒地。

  有一个人大胆作出预测,全球芯片制造业的下一个中心将在中国,他在上海张江的这片荒地上,创办了第一家半导体公司,将中国芯片产业向前推进了2到3代。

  来到位于上海浦东张江路的中芯国际公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门口一排五颜六色的国旗,一个可以停放上百辆轿车的大停车场。这里汇聚了来自世界19个国家的芯片制造精英,中芯国际是世界第三大芯片制造商,也是中国大陆规模最大、制造实力最强的芯片企业

  在2006年半导体工业协会,“产业领军人物”的评选中,中芯国际的总裁张汝京,因为对中国芯片产业做出的杰出贡献,成为当之无愧的产业领军人。

  张汝京:1970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后留学美国,

  1977年加入世界著名半导体公司美国德州仪器公司,亲身参与了10个晶圆厂的建造和经营,被人们誉为“盖晶圆厂的高手”。

  1997年,张汝京提前从德州仪器退休,加入台湾世大半导体公司(WSMC),担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2000年2月,张汝京在上海创办中芯国际。

  2004年中芯国际成功在纽约股市上市.

  张汝京用不到四年时间,神速打造了世界第三大芯片企业,成为 “崛起最快的半导体明星”。

  二、坚决抵抗打压

  解说:早就听说张汝京的日程表排得很满,为了这次采访,我们在上海足足恭候了一个多星期。初次见到张汝京,他正在接受《中国计算机报》的采访。

  同期:记者:这个行业,我知道,是一个充满艰险的行业,人们说叫,他们说叫“吞金兽”这个行业,非常艰险,起起落落,有周期性的循环,非常惊险这个行业,您做得这么成功,我想听听您的体会是什么?

  张:高风险,但是做得成功的话,是高回报。

  解说:刚刚过去的2005年,对中芯国际来说是一个多事之秋,一连串与张汝京相关的新闻事件,使他成为大众媒体关注的对象。

  2005年3月,台湾当局称中芯国际总裁张汝京“违法”西进设立晶圆厂,要求张汝京从中国大陆的工厂撤资,并宣布对其处以500万元新台币的罚款。

  作为对台湾当局处罚的回应,张汝京通过律师,对外发出正式声明,放弃台湾户籍。

  同年9月,台湾当局再次对张汝京发出警告,声称对张汝京的处罚金上升到1000万元新台币,对此,张汝京的态度依然是抗争到底。

  事实上,早在2004年,台湾当局就曾经以“张汝京动用台湾的资金到中国大陆建设芯片厂”为由,声称要对张汝京本人罚款75万美元,并判处2年监禁。

  从遭受打压至今,张汝京的态度一直十分坚决,对于台湾当局的“罚款”、“撤资”等要求明确说“不”。

  张:大陆市场是最大,我们已经看出它的潜力,去年,2005年,果然我们中国大陆市场,半导体的市场已经变成全世界最大的市场,而且成长速度也是全世界最快的 机会又非常好,市场这么大,国内能够提供的,本身能够生产的量很少一部分,所以就让我们有很大的机会,能够在这里全速地发展。

  解说:半导体业被人们戏称为做一半就“倒”的行业,巨额的资金投入,和大批高精尖人才汇聚,是进入这个行业的巨大壁垒。同时,半导体行业有周期性的景气循环,又受到国家战略等诸多非市场因素的影响,没有很强实力的企业,几乎无法在这个行业立足。然而张汝京却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从零开始,用4年的时间,将中芯国际做成了世界排名第三的芯片制造企业,创下芯片加工厂建厂速度最快,5年内集资最多的纪录。

  张:我们可以说,我们在中国大陆的机会的确是比其他的通航要好,其他的同行的能力都非常强,但是很可惜,比如说在台湾有两个非常好的公司,但是受台湾政府各式各样的干扰,他们没有办法自由地到大陆来发展,这个市场他们不容易得走。

  解说:台湾是目前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基地,芯片业是台湾的支柱产业。台湾当局一直担心台湾高科技企业到大陆投资,将威胁到台湾作为全球芯片代工基地的地位。因此,对芯片公司到大陆投资,设下了投资数额和技术上的门槛。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的两家芯片企业--台积电和台联电,被业界称为台湾“二虎”,却因为受台湾政策限制,始终不敢放开手脚到大陆投资。有台湾媒体自嘲,是“台独”帮了张汝京的忙,正是由于台积电和台联电执行台湾当局,禁止台湾高科技企业进入大陆的政策,才让“中芯国际”得以迅速壮大。

  2004年,当台湾的“二虎”磕磕绊绊地进入大陆市场时,中芯国际已有10个晶圆厂分部在上海、北京和天津,其中北京的晶圆厂,已经能够生产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12英寸晶圆。中芯国际不仅在中国大陆占有了最大的市场分额,还源源不断地接到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地的国际知名企业的订单。“中芯国际”坚持扎根于中国大陆不动摇,获得了让同业眼红的发展速度,也使张汝京成了台湾当局眼中难以驯服的“极端分子”。

  二、张汝京的中国“芯”

  在张汝京的办公室门口,有一个特殊的玻璃窗,这里展示的是张汝京四处收集来的,产于不同时期的晶圆芯片。和半导体工业结缘近30年,对这些芯片,张汝京如数家珍。

  同期:这个是很不容易收集的,这是我以前有一位同事,是美国人,他做了三十几年退休,他知道我很喜欢这个,他就把他收集的这些给我了,你看这些上面一些小小的,方方的,这个都是芯片,这个叫做硅片,硅片做成芯片,做好以后,把它切下来,切成一块一块的,放在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里面,就是我们讲的芯片,这是全世界最大的,生产的里面最大的,我们在中国也有这个厂,现在上海也在盖。台湾是只让这么大来,而且限的宽还是在0,35到0.25微米之间,到0.18以下都不可以,其实让我们的台湾朋友失去了很多机会。市场的机会就失去了

  解说:晶圆制造是整个电子资讯产业中最上游的部份,直接影响到半导体工业的水平,晶圆经过切割,就成了电视机、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中的芯片,晶圆越大,芯片的生产成本就越低,但要求的技术更高。因此世界上常用晶圆的尺寸,来衡量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水平。

  目前全球制造的晶圆,有4英寸、5英寸、6英寸、8英寸、12英寸甚至更大规格。中国的芯片工业开始于60年代,但直到2000年,中国的晶圆制造技术还在6英寸的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整整差了2到3代。

  张汝京在世界著名的半导体公司美国德州仪器公司工作20年,曾经被派到意大利、日本、新加坡等地协助建晶圆厂,张汝京建了10个晶圆厂,却没有一家建在中国大陆。中华民族儿女的强烈使命感,一直在张汝京的心中萦绕,他意识到,半导体行业的华人精英,在海外越是表现出色,中国的半导体业与国外的差距就越大。

  张:我母亲年纪很大了,她一直很希望我们能够回国来,她从小就给我们栽培这种观念,我们是中国人,永远是中国人。越需要我们的时候,更要协助中国,所以她常常鼓励我,在海外学的技术,要回去帮中国做事情。

  解说:母亲的话一直深深地印在张汝京的心中,一晃20年过去了,张汝京在德州仪器公司接受了很好的训练,成为了半导体行业的专家,此时的张汝京已年过半百,他意识到,如果不赶快回祖国做点事,将来就很可能心有余也力不足了。

  1997年,台湾一家财团邀张汝京回台湾,创办世大半导体公司。张汝京早就有意回国做芯片事业,他提前向德州仪器公司申请退休,回到了台湾。

  根据多年的盖厂经验,张汝京看到,台湾的芯片制造业已经很成熟,但是资源和成本优势越来越不如大陆,而且大陆市场潜力非常巨大,应该将台湾比较成熟的芯片技术,和大陆的优势结合起来,于是,他向董事会积极建议到大陆去盖晶圆厂。

  张:因为从市场、资源、机会、竞争的能力、生产成本,都是大陆机会越来越好。我觉得董事会对我们的这个建议,有兴趣,还在考虑,但是就是看台湾的政策什么时候开放。但是到了2000年初的时候,我们的厂在台湾的整个公司被台湾另外一家半导体公司收购了。

  解说:2000年初,张汝京突然得知,世大半导体被股东们卖给了竞争对手,台湾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台积电。这件事情,给了张汝京不小的打击,原准备台湾和大陆合作做芯片的计划就此搁浅。顿失舞台的张汝京,忍痛离开了世大公司。然而,这件事也成了他事业的一个重要转折,它阻断了张汝京在台湾半导体业继续发展的道路,却成全了他到大陆创办芯片企业的夙愿。就在张汝京向台湾世大公司递出辞呈后不久,中国政府出台了扶持半导体产业发展的《18号文件》。

  张采访:半导体这个行业,在一个新的地区开发起来,几乎一定要政府很强的支持。比如说,设备非常的昂贵,如果不能够减免这个设备的进口税的话,这个成本就高得不得了。出口的时候,跟世界所有的企业竞争,如果出口不能退税的话,这个成本又增加很多。这竞争能力就降低,所以这个政策都需要,正好2000年的时候,《18号文件》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所以时机很好。

  解说:2000年6月,中国国务院颁布了鼓励软件产业和半导体产业发展的《18号文件》,半导体企业不分内资、外资,都可以享受土地、资本等多个方面的优惠政策,张汝京感到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积累了20多年的经验,终于可以在中华大地上一展身手。

  作为在半导体行业摸爬滚打20多年的“老将”,张汝京知道,半导体行业平均每三到五年,就要迎来一次景气循环,而2000年,正值半导体行业萧条期的来临。这个时候,正是采购设备最便宜的时候。而且,全球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只有中国大陆最能吸引海外投资商的目光。在中国政府的全力支持下,张汝京很快就筹集到了初期的创业资金。

  但是芯片制造是一个高科技人才密集的行业,中芯国际初期启动,就需要四、五千名工程师。而中国大陆没有足够的人才储备,张汝京要做与世界先进水平接轨的企业,必需从境外引进大批人才。

  张汝京振兴中国芯片事业的理想,引起了不少海外华人的共鸣,纷纷表示愿意和他一起回国创业。还有不少外国人,也在他的游说下来到中国。

  陆陆续续,从海外来中芯国际工作的人,就达到了一千多名,他们有的只拿海外三分之一的薪水,减薪最多的只拿海外八分之一的薪水。

  马克:他使我看到了中国的机遇,如果不是因为张汝京,我不会来中国。做一个成功的事业,必须有张这样的企业家,很少有人有这样的能力,他有能力影响人,激励人。

  亚历山大:我们不是为了工作,是为了感觉生活幸福来这里。他让我看到了生活的美好蓝图,他建立了公司,他让我有信心到这里来,那个时候公司还什么都没有。

  陈:从他的身上,你可以感受到,他不是为了一己,或者是某个集团的私利在做,他确实是在为了这个信念在努力,是的,你可以感觉到,从很平凡的小事情中间,感受到深层次的这种崇高。

  张:百闻不如一见,来看了以后他就更喜欢中国。所以我常常是第一个鼓励他,你不要听外面的人讲什么。 常常外面的人对中国有负面的宣传,你不要相信那些。你自己来看,看完了感觉怎么样。他们看完了都很喜欢。那就来吧。所以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国内的条件,已经越来越好,中国文化是对世界上很多人都有很大的吸引力的,他们来了以后都很喜欢,那就来吧。所以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国内的条件越来越好,中国文化是对世界上很多人都有很大的吸引力,,

  他们追随他而来

  他是他们的精神领袖

  他们为他圆了一个梦

  他要为他们打造一个理想的家园

  请继续收看《台商故事》《张汝京的理想家园》

  三、中芯花园

  解说:距离中芯公司约五分钟的车程,有一片面积约26万平方米的生活小区。走在生活区里,常常能听到人们用英语交流,这就是中芯国际的员工生活区“中芯花园”,这里居住着来自16个国家的900多户员工家庭。

  在中芯花园里,便利店、游泳池、健康中心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中芯国际自己办的“欣芯超市”,每天生意兴隆,这里的货架上,总是陈列着新鲜的水果和蔬菜。在中芯花园里,还有中芯国际自己办的幼儿园、小学和中学,每到下午,接送孩子们的汽车,就停满了中芯国际学校的门口。

  和员工们一样,中芯国际的总裁张汝京,也住在“中芯花园”里。他的孩子每天都会和员工们的孩子一起,到中芯花园里的中芯国际学校去上学。

  在中芯公司刚开始筹建的时候,张汝京提出,在工厂附近规划一个生活区,让中芯公司的员工们都住进来,让员工的孩子们就在小区的学校里就读。张汝京的这个大胆设想,当时很多人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马克:我们建中芯花园,它不仅是为海外的人建设的,是为我们所有的员工们建的,我们必须要跟上海的官员们商量,让海外的人和中国大陆的人住在一起,这是一个新概念,很难形容,尽管现在很多人已经知道了,这样做很有好处,像学校,如果没有学校,我们就不能留住这么多的海外人员。但是五年前,这个想法很难理解。

  解说:张汝京多年的从业经验认识到,半导体行业对高科技人才的需求量大,而这个行业中人才的流动性也很大。尤其是那些从海外来的人员,如果他们的生活和子女就学问题不能解决,很难将他们留在中芯长期工作,建“中芯花园”就是要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张汝京建“中芯花园”留人才的计划,得到了政府的积极支持。尽管在当时,外资企业自己办学校还没有先例,但中芯学校却得到了上海市政府的特别审批。

  开发区:这个中心花园跟其他的一些加工厂的宿舍不一样,他主要的目的是稳定海外的家庭。因为在这个中国的这个行业当中,真正具有高端技术的半导体人才是非常匮乏的,如果他的家庭不来的话,这个员工可能只能在这里工作三个月、六个月。那他就又可能回去,回到海外去。那这对一个企业的压力非常大,所以我们中心花园达到了稳定几千个海外家庭,几千个海外员工的这样一个目的。

  解说:投资芯片制造,又去开发房地产、办学校,是否不务正业?建“中芯花园”、办学校,毕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笔多出来的开销,会不会成为公司的一笔负担?中芯国际的投资方提出了疑义。为了说服投资方,张汝京给他们算了一笔帐,中芯国际的大批外藉员工在外租公寓的费用是非常昂贵的,公司解决了住宿问题,就不需要再向员工支付高额的住房补助。而外藉员工的子弟就读外面的国际学校,500个孩子一年就需要高达1000万美元,而占地达26公顷的中芯花园与中芯国际学校,第一期的建设只有1000万美元。一次性投入硬件建设的经费,恰恰等于500位小朋友念一年国际学校的钱。这笔帐一算,股东们终于被说服了。

  几年来,中芯的员工已经增加到了7千多,中芯花园的公寓楼还在不断扩建,张汝京也从公寓楼,搬到了旁边的别墅区。中芯花园的绝大部分住房,也都分期分批以成本价出售给了员工,中芯国际在房地产方面的所有投入,完全收了回来。

  中芯国际学校,因为采用双语教育,教学质量又很高,吸引了许多上海市民,也把孩子送到这里就读。现在,中芯幼儿园和中学已经有1100多名学生,其中外来的学生就占了70%。

  中芯花园小区里人丁兴旺,也吸引了不少商铺前来入驻,饭店、便利店、美容美发店都来了。中芯公司自己办的芯欣超市,原来只想作为员工的福利,并没有赢利的计划,不料效益却出乎意料的好。

  张:重点就是要高效率,就是每一个单独的、小的这个部门,它又要注意到它的损益平衡,获利的能力。对于主业我们要赚很多的钱,至于这种支援用的,绝对是不能变成累赘。也不要它赚很多钱,赚很多钱就不是我们的目标了,所以我们就是把它做得效率很高。

  解说:不少中芯的员工卖掉了在美国、新加坡的房子,报户口时,把上海写作永久居住地,因为他们知道回来就是扎根,不准备干两年就走了。许多没有打算在中国安家的外籍员工,住进小区后,也被这里邻里之间的人情味感染,打算长久留下来。

  张汝京说,中芯花园营造了一个很特别的环境,在这里人跟人之间的距离很近,他和员工的关系可以不再限于工作,也在生活上产生了交流,这是一个充满人情味的社会。张汝京告诉我们,在北京的中芯国际也在建这样的生活区,他要将中芯花园的理想家园的模式,在中芯的每个生产基地推广开来。

  有人说他是信奉节俭的“清教徒”

  有人说他是慷慨大度的慈善家

  请继续收看《台商故事》《张汝京--活在现实中的梦想家》

  四、勤俭办企业

  解说:很多熟悉张汝京的人,都会对张汝京的节俭津津乐道,尽管掌管着几十亿美元的资产,张汝京自己却过着非常节俭的生活。他每天上下班开的永远是经济型轿车。公司的人告诉我们,不久前,他刚刚换掉了破旧的“桑塔那”,换了辆排量很小的“西耶那”。

  在中芯公司的新工地上,还可以见到这样的铁皮屋,在建厂的时候,张汝京自己就住在这样的小屋子里,这些临时办公室可以省去大量租房费用,而在工厂建成后,它们又变成了仓库。

  在张汝京眼里,浪费是绝对不允许的,在任何一件生活小事情上,他都会精打细算。

  陈:我看车上有半瓶水。喝剩下来的。我说这是谁的水啊?你可别扔,那个驾驶员就跟我说,这是张汝京的水。他上次喝了,没喝完。我把它扔了。他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来坐车就问,我上次喝过的那半瓶水呢?

  开发区:背着一个电脑,蛮重的一个电脑,因为他给大家做讲解。然后他就出来,我想这么大个老板,至少叫个的士然后回公司,然后他跟我聊,怎么样能够回公司,我当然说坐的士最方便了,但是他说好象这个附近有地铁,你给我找一找地铁站在什么地方,我就真的陪他坐到地铁站,因为当时张江已经通地铁了,他就乘着地铁回到张江,然后背着电脑走回他的宿舍。

  张:其实,生活重点是在成就,在于有长远的价值,不是在于享乐或者是吃喝玩乐。适当的休闲是必须的,过分的奢侈是绝对不需要的。

  张:礼拜天下午,其实就在生活区里面走,就跟着负责生活区的工程师,看工程的建设,环境的维护保养。

  解说:张汝京不仅生活节俭,在生产上也是节约成本的高手。搞技术出生的张汝京,始终在琢磨着怎样把环保和节约的理念,贯彻到生产办公的每个细节中。芯片生产不可避免地要大量用水,张汝京就在生产线旁边,设计了一套废水回收再利用的设备,这套节水设备,可以节约70%的生产用水,和65%的生活用水。

  张:把生活污水,放到这个池子里,这个池子里有很多的鱼,目标就是这个水可以保持已经没有毒性了,养鱼是测试里面有没有毒素。鱼都可以长得很好,就表示它已经没有毒性了。

  利乐包。利乐包是什么,就是,纸包装。

  在中芯国际,处处能见到回收废电池和垃圾分类回收的设施,把废旧资源高效地利用起来,也成了公司的生财之道。

  张:废电池我们回收以后,先检查看看能不能重新再利用,我们有一些特别的方法,可以把它再利用。

  张同期:这种芯片是做得很薄以后,不能再利用了,实际上,这个可以拿来回收,变成绿色的能源,我们从2000年盖厂到现在,这种芯片一片都没有丢掉,就是准备来做太阳能电池。这种是欧洲的一个客户要求的,我们就按照他的规格做给他,他验收了以后很满意,现在是给我们下了很大的定单,四月份开始就大量生产。

  解说:然而,生活上非常节俭,对生产成本控制近乎苛刻的张汝京,在另一方面却表现得十分慷慨。早在来中国大陆办企业之前,张汝京就开始在中国的西部捐建希望小学。

  张汝京:是1995年的时候,我代表德州仪器(公司)到中国来,到北京来开一个会,在开会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信息产业部的一位工程师,叫唐新平。他非常的优秀,我就问他说,你是哪里毕业的?清华大学毕业。好学校。你哪里人?贵州。我说贵州怎么考上清华大学呢?他说很难,他就告诉我说,乡下的小孩缺少的是机会。他就是一个例子。

  解说:这位来自贫困山区的工程师的话,让张汝京久久不能忘怀。不久以后,他就联络到这位工程师,表示愿意在他的家乡捐建希望小学。从此,张汝京捐款办学就一发不可收,他和朋友一起,陆续在贵州、四川、云南、甘肃及青海、新疆等地,兴建了26所希望学校。每年夏天,张汝京都要去西部贫困地区,看望那里的孩子和老师们。

  张汝京的举动,在中芯公司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吸引不少员工也参与了进来,中芯国际设立了捐助希望小学的基金。共同参与慈善事业,也加强了企业的凝聚力。直到今天,他们的捐助计划还在继续。

  张汝京告诉我们,中芯国际将为支援我国的西部开发建设做更多的贡献,成都的中芯国际的工厂刚刚开业投产,中芯国际将来要吸纳更多的西部青年到公司工作。中芯国际也在积极投入,培养中国自己的芯片人才。

  中芯国际已经深深地扎根在中华大地,张汝京这个追梦高手,也将在这里把他的梦想逐个变成现实。

  张:我们的目标就是中芯国际这个字已经表达出来了,我们要立足中国放眼世界。

责编:王京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9843a0db-701e-00e7-788e-9a2864000000 Time:2019-11-14T01:55:28.5302583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