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探索 | 探索·发现 | 日军虐杀中国战俘罪行录  
第一集《血腥屠城》
原国民革命军88师班长张士荣,如今已经是90岁的老人了,他在1937年的南京沦陷时被俘,与大约2000名中国战俘一起,被日军押送到长江边屠杀,一个偶然,他成了幸存者,而他的同伴却惨死在日军的机枪扫射之中。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国遇难同胞30万人以上,其中战俘超过了9万人。13岁参加红军的秦光,在1941年1月的反扫荡战斗中,率领两个连担负掩护主力部队、首脑机关和群众安全转移的重任,顽强阻击3000敌人飞机大炮的进攻。
第二集《活人劈刺》
1938年1月23日,东史郎在下关码头见证了屠杀战俘的罪行:“昭和13年,1938年1月23日,我们从这里乘船去大连。在码头上,我看得很清楚,我们进城40天后,仍然在码头杀人。我不清楚杀了多少人,是用卡车运来杀掉的。”原国民革命军88师班长张士荣回忆说,屠杀一直到1938年4月份,每天两辆汽车或者三辆汽车,5个人归一堆, 然后从背后用两支“三八”式枪打,这5个人都打倒后就摔在长江里了,这是它的一个杀法。第二个就是把中国人从汽车上捆绑出来,到了码头边,“啪”就是一刀,管你死不死,砍你一刀就捅进了江里。
第三集《细菌试验》
侵华战争期间,日本军国主义组建了大批生化武器的研究、生产和作战部队,在惨无人道的兽行实验中,那些踏上“死亡之旅”的中国战俘们被抹去了姓名,一律被称为“原木”……赵玉英,笔名梅欧,时任八路军《晋察冀日报》记者。1941年秋,在敌人的一次扫荡中,不幸被俘。现年92岁的刘平是赵玉英的丈夫,他告诉我们说,最后,敌人包围她们了,想跑跑不出来了,赵玉英就是在这个情况之下被俘的。
第四集《白骨防线》
1905年日俄战争后,抚顺煤矿被日本强占,后由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经营,日产量由早期的300吨,飙升到后来的2万吨,日军在伪满掠夺走的是一车车煤炭、矿石,留下的却是一座座炼人炉,一个个万人坑!辽宁抚顺煤矿是使用战俘劳工最多的地方。抚顺曾以“煤都”著称于世,不仅煤层储量大,而且煤质精良,是比较罕见的富矿。战俘劳工问题研究者傅波教授介绍说,日本侵占抚顺煤矿40年,在抚顺死亡的劳工在25万人到30万人,这个数字是很惊人的。他的这一非人经历,轰动了全世界。
第五集《异域冤魂》
1942年11月,日本东条英机内阁通过了《关于向国内移入华人劳工事项的决定》,随即,日本外务省及相关部门迅速制定了一系列移入中国劳工的具体计划……1944年10月的一天,山东高密农民刘连仁被日寇掳走,成了数万名被迫移入日本的中国劳工的一员,由于不堪忍受繁重的劳役和非人的折磨,刘连仁于1945年7月30日和难友拼死逃脱,竟至人迹罕至的冰天雪地山洞中穴居13年。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