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徽商 之七《无梦到徽州》(探索·发现2006-227)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1月14日 16:09 来源:CCTV.com

“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这是戏剧家汤显祖所作。明朝的时候,汤显祖已经感受到了徽州商人一身的“金银”气了。

只是,汤显祖带着什么样的“梦幻”去徽州的,现在已经很难考证,今天我们所知道的,汤显祖到徽州是去看他的朋友的。

汤显祖的朋友是汪廷讷。

汪廷讷是徽州休宁人,作为一个商人,史料上的记载并不丰富,仅在康熙本《休宁县志》简短地说他是“汪村人,加例盐提举”;作为一名剧作家,汪廷讷在戏剧方面的影响也较他的朋友汤显祖相去甚远。但是,在徽州说到“坐隐园”,或者,在中国版画界提及“环翠堂园景图”,那却是一个能够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坐隐园”是汪廷讷经商成功后在家乡建造的一个庞大的园林,又叫做“环翠堂园景园”。有一幅版画,就是根据汪廷讷的园子而绘刻的。高24厘米,长1488厘米,这是中国版画之最,是集徽派版画、当时徽州的民俗与徽派园林与一身的杰出作品。“黄山白岳”、“松萝田园”、“湖心亭”、“园林”,群山环抱,“坐隐园”如同镶嵌在青山秀水之中。

透过《环翠堂园景图》,清楚地看到了400多年前具有儒雅风韵的徽州商人的生活。汤显祖是在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九月到徽州休宁拜访汪廷讷的,已经有了几分秋色,汤显祖看到了“先生灌花浇竹之暇,参释味玄,雅好静坐,间为局战,黑白相对,每有仙着,近成订谱行于世。”

就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园子里,汪廷讷创作了许多作品,戏曲、传奇,还有围棋棋谱。他还亲自请来了歙县虬村著名的刻工高手,将自己的作品刻印出版。里面附录了大量的插图,那些木刻版画均为当时名家绘制,后人评价“异常精美”。

徽州刻书业的历史,有明确文献记载的可上溯两宋。经元到明嘉靖,徽州刻书已形成了一定规模;而自明万历始,经济的高度发达,产生了一些市民阶层,他们喜欢看通俗小说,喜欢看一些戏曲的东西,而对市场极度敏感的徽州商人,为迎合小市民的情调,出版了大量的小说,以及戏曲文本,徽州刻书呈现一派繁荣景象;直至清嘉道以后才日渐衰微。徽州在这近300年中,成了我国几个主要的刻书业中心之一。正如明人谢肇淛所评:“宋时刻本以杭州为上,蜀本次之,福建最下。今杭州不足称矣,金陵、新安、吴兴之地剞劂之精者,不下宋本。”

郑振铎对这一时期的徽州刻书和版画给予了很高评价,他写道:

“他们雅正端庄,他们温柔敦厚,他们富丽精工。他们雅正,恰到不呆板的程度;他们温柔,恰到不没骨气的程度;他们富丽,恰到不金碧辉煌、令人目眩的程度;他们精工,恰到不过于琐碎……他们是恰到好处的‘健美’的作品。你,虽一时说不出他们的美究竟在什么地方,但你一眼望过去,便知那是完美之作,那是上等的艺术,那是可愉悦的。那便是所谓‘古典的美’的作品。”

金陵十竹斋为休宁胡正言所创。胡正言,明崇祯时曾供职于翰林院,武英殿中书舍人,掌管内阁教房中书写机密文书之事。在清兵挥戈南下之时,马士英迎立福王监国。经礼部侍郎吕大器推荐,南明小朝廷让胡正言督刻国玺。他精心镌刻了龙文魑纽的国玺御宝,同时还撰写了一篇《大宝箴》,一起献给福王,表达了他的爱国情怀。然而,福王朱由菘昏庸无能,清兵已经攻下了扬州,竞还沉醉在粉黛笙歌之中。于是胡正言愤然辞去官职,浩然远行。

胡正言曾自比南宋陈亮,他对好友说:“昔南宋陈亮,上书言天下大计,朝不能用,议量一官,亮不受,曰:‘吾欲为国家开数百年之基,岂用以博一官呼!’即日渡江东归。吾虽才不逮亮,而所遭适类是。天下事真不可为矣!”

胡正言隐居在金陵,十竹斋既是他的“隐阁”,更是他专心从事艺术探索,特别是精研雕刻印刷的作坊。在他隐居30年的时间里,胡正言和虬村的著名刻工汪楷合作创制了《十竹斋书画谱》、《十竹斋笺谱》。在这两集刻书中,胡正言发明了饾版与拱花术,这将徽州的刻书业,甚至可以说是将中国的印刷术推到了登峰造极的黄金时代。

徽州刻书的精绝固然是出版业竞争的需要和资本主义萌芽后士民阶层对出版物的更高要求,但更应看到这是因徽商大量财力的投入才使徽州刻书业有了争奇斗艳的可能,当然也是徽商的亦贾亦儒所具有的较高文化品位及审美能力,对徽州的刻书不时地提出更高要求而由此出现的局面。

黟县南屏之所以声名响亮,是因为村中遗存了多幢祠堂。当年,村中程、叶、李三大家族,都是大族,他们所修建的祠堂规模都很大,并且保留至今。这三大家族,出了不少商人,其中最著名的要数李氏家族的李忠煝了,据说李忠煝是黟县最成功的商人。我们今天看到李忠煝的名字,不是在县志或者府志里面的货殖篇里,而是在罗愿的《新安志》著作中,这部著作由李忠煝捐资刻印;黟县另外一名大学者俞正燮,他写的两套书是很有名的,一个叫《居士内稿》,一个叫《巳存稿》,其中,《葵巳存稿》也是由李忠煝捐资刻印。

宋元以来,徽州是一个教育比较发达的地区。明代中叶以后,因受“四民之业,惟士为尊”的传统观念影响,徽州徽商为了改善自己的社会地位,尤其是盐商,更需要封建政府的庇护,因此徽商将大量的财力投入州教育,培养子弟和一部分族中学子,以期通过科举,尽快进入封建政府的各级政权中,从而使徽商资本在伴随着徽商不断缙绅官僚化的过程中增殖。重视教育,必出人才。据统计,徽州中举人者在明为298名,清有698名;中进士者明392名,清有226名。尽管这是一个很不准确的统计数字,但它足以反映徽州的人文郁起。

一些徽商还捐资设立私塾,这些塾学多置有学田,以其所入作为开办费用。对于俊秀而贫穷子弟,入学所需的一切费用,均可由学田收入开支,不使有培养前途的子弟埋没。

“抱一书屋”是徽商李忠煝捐资兴办的,这一处建筑与南屏村中其他的建筑风格有些区别,似乎有了一些苏州园林的小巧。当年家族里的孩子在这里发奋苦读,望着花窗外的高墙,心中澎湃的一定是到京城科举入仕、到苏州经商创业出人头地的豪情壮志。

徽商不仅大力资助家乡教育,也大力资助侨寓地的教育。

紫阳山中,披云古道,我们看见了山腰里的新安画派大家渐江的墓。渐江是徽州人,对徽州的山水感情尤深。他晚年曾寄身于歙县城西披云峰下的太平兴国寺,从那以后的8年时间里,每年必游黄山。在他的坟茔不远处,是继他之后300年,“生渐师之乡、传渐师之艺”的新安画派又一著名画家汪采白墓。历经动乱,这里已是碑石俱毁,没什么痕迹了。汪采白之后,新安画派的又一大家是黄宾虹。黄宾虹的家乡,在歙县深处的潭渡村,那儿绿树葱茏,水天一色,黄宾虹纪念馆,掩映在林木深处。

“以儒立身,学道参禅;读书万卷,瓦砚三穿;云烟为友,万壑在胸;爱写黄山,西爱白岳;渴笔亮墨,荒寒自然。”这是新安画派的风格。新安画派,源远流长,这当然与新安大好山水的陶冶不无联系,而新安又是文房四宝的故乡,自然也为新安画派的发展提供了条件。但它兴起的真正内因却仍然是徽商经济力量的发展。

徽商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那就是经营获得巨大资产后,往往不惜巨资购买字画带回故里。

1/2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7feeb03b-701e-008a-3daa-6d824a000000 Time:2019-09-17T22:53:43.9916829Z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