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探索 | 探索·发现 | 徽商  
徽商 之一《儒商》
· 徽商 之一《儒商》(探索·发现2006-221)

徽州在旧制时代是个“府”;治下有六个“县”。我家世居的绩溪县,便是徽州府里最北的一县。从我县向南去便是歙县和休宁县;向西便是黟县和祁门县;祁门之南是婺源县。婺源是朱子的家乡。朱熹原来是在福建出生的;但是婺源却是他的祖籍。 绩溪,旧制徽州的一个山区小县城,《寰宇记》上说,“以界内乳溪与徽溪相去一里,回转屈曲并流,离而复合,谓之绩溪,县因名焉”。“绩”的本意是麻线绞集,潺潺溪流,缠绕往复,今天的绩溪山水依然丰饶,依然美丽。
徽商 之二《徽骆驼》
· 徽商 之二《徽骆驼》(探索·发现2006-222) 

万历年间,《歙志》记载,徽商经商的方式共有五种,“走贩”排在了第一位,囤积、开张、质剂、回易,徽商是最精于此道的一群商人。在过去的年代,中原望族迁徙进入徽州的道路十分艰难。就陆路而言,“惟万山环绕,交通不便。大鄣、昱岭雄其东;浙岭、五岭峻其西;大鳙、白际互其南;黄山、武亭险其北。路皆鸟道,凿险缒幽”。
徽商 之三《红顶商人》
· 徽商 之三《红顶商人》(探索·发现2006-223) 

“黄山大狱”案震撼着徽州大地,同时震撼着徽州商人,这让徽州商人更加明确了结交官府是商业经营之道这一信念。婚姻有时候并不仅仅是婚姻,或许会是一种政治行为。徽商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为了达到与官僚联姻的目的,徽州商人是不惜代价的。《二刻拍案惊奇》就记叙了明代扬州一位徽州盐商的义女江爱娘嫁给朝廷韩侍郎做偏房的故事……
徽商 之四《无徽不成镇》
· 徽商 之四《无徽不成镇》(探索·发现2006-224) 

中国有句话,叫“无徽不成镇”。那就是说,一个地方如果没有徽州人,那这个地方就只是个村落。徽州人住进来了,他们就开始成立店铺;然后逐渐扩张,就把个小村落变成个小市镇了。胡适先生说这番话是有根据的,他的祖上在上海川沙经营“万和”茶庄,当时就有了“先有胡万和,再有川沙县”这么一说,这与“无徽不成镇”异曲同工。
徽商 之五《四水归堂》
· 徽商 之五《四水归堂》(探索·发现2006-225) 

木雕、砖雕、石雕,徽州商人将大量的资金耗费在这些号称“徽州三绝”的民间技艺上,徽商雄厚的资本就这样化为乡土永恒的记忆。康熙五十七年,侨寓扬州的徽商后代程庭回到了歙县老家岑山渡,面对依山傍水的家乡,程庭惊诧了——惊诧于徽州的乡村。他在《春帆纪程》里这样描述:乡村如星列棋布,凡五里、十里,遥见粉墙矗矗,鸳瓦鳞鳞,棹楔峥嵘,鸱吻耸拔,宛如城郭,殊足观也。
徽商 之六《日暮乡关》
· 徽商 之六《日暮乡关》(探索·发现2006-226) 

“我去扬州,这时候还是第一次,梦想着扬州的名字,在声调上,在历史的意义上,真是如何的艳丽,如何地使人魂销而魄荡!”郁达夫对这趟旅游的期望值太高了,到了扬州,见到那一座新修的城楼,便“觉得兴趣索然”,走进狭窄的街道和低矮的市廛,更觉得乏味。第二天去逛平山堂、天宁寺、观音山等处,感觉也不妙。只有瘦西湖一带荒废得不十分厉害,四面临水的小金山以及五亭桥与白塔,给他留下些好印象。
徽商 之七《无梦到徽州》
· 徽商 之七《无梦到徽州》(探索·发现2006-227) 

“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这是戏剧家汤显祖所作。明朝的时候,汤显祖已经感受到了徽州商人一身的“金银”气了。只是,汤显祖带着什么样的“梦幻”去徽州的,现在已经很难考证,今天我们所知道的,汤显祖到徽州是去看他的朋友的。汤显祖的朋友是汪廷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