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古代家具》(上集)(探索发现2006-79)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31日 15:55 来源:CCTV.com

甲骨文的疾字

  在上海博物馆的家具展厅里,陈列着一百多件明清时期的古代家具。这是中国古代家具发展到鼎盛时期流传下来的一些珍品。研究人员按照古人的生活习惯,复原出了这些古代家具当年的陈设格局。今天的人们漫步在现代化的展厅里,似乎正在走进数百年前一位古人的生活。这是一间挑灯夜读的书房。这里是生活起居的卧室。这是待客接物的厅堂。出于实用需求诞生的古代家具,在历史的传承中,被赋予越来越多的社会信息和审美情趣。今天的研究人员正从这些与古人朝夕相处的家具上,读解着那些消失在历史中的生活图景。

  历史追溯到3000年前,那是一个隶属于青铜的年代。这也是中国古代家具的历史源头。正是这些被岁月锈蚀的青铜家具带领人们去猜测那个久远年代先人们的生活。

  这片古老的土地,从上世纪初便不断的给人们带来惊喜。1976年夏天,殷商考古迎来了新中国成立后最为重大的一次发现。人们意外的遇上了一座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墓。正是这次殷商考古史上绝无仅有的发现,让后人看到了商代王室完整的家居物品。

  在这400多件青铜器具中,有当年的食具、酒具、炊具。但是,这些青铜家具提供的信息还是有限的,对古人的生活后人充满了许多疑问,比如,那时的人们坐在什么样的椅子上呢?这件出土于墓中的小玉人真实的再现了古人的坐姿。当时,椅子之类的高型坐具还没有出现,古人席地而坐,膝盖跪在地上,臀部依靠着脚后跟,上身挺直,以示尊重。这种跪式坐姿有一个专门的称谓——跽坐。而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与商代同一时期的古埃及,西方的先人却早已经把身子坐在了高脚椅子上。

  今天日本人的生活中仍然保留了中国古人的某些生活习俗,他们跪坐在席子上,使用低矮的几案。很明显,坐姿是家具高矮的决定性因素。现代的中国人却基本上忘记了古人的习俗。实际上,在中国历史上,中国人跪坐的时间长达几千年,与之相适应的低矮型家具也沿用了几千年。这些“低矮型”家具的高度通常不超过50厘米,这样的高度完全是为了适用于当年独特的坐姿。

  这种青铜器周代称为“禁”,是用来搁置器物的。这件看似庞大的青铜禁,实际上高度只有30厘米,这是为了适应古人跽坐的习俗,古人坐在禁前,可以轻松的拿到禁上的器物。


架子床

  而这件出土于战国诸侯国君墓葬中的青铜案,高度也不过36厘米。青铜案上的木质案面已经朽烂,后人能看到的只是极为繁复精巧的底座。它的主体由4条龙和4条凤盘错纠缠而成,是古代青铜家具中巧夺天工的作品。这些青铜家具虽然精美,却不是大众能使用的。当时的普通人究竟用什么材料做家具呢,已经无从得知。

  1977年,考古史上的又一次重大发现,引领我们走进了另一种家具的世界。这一年秋天,一次兴建厂房的施工爆破让后人与一座战国古墓不期而遇。

  在爆破地点,考古人员发掘出了一座总面积达220平方米的巨型墓葬。它的主人是战国早期的一位诸侯国国君,他的名字叫乙。曾侯乙的墓葬是一个完美的地下世界,在他的无数宝物中,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古代漆木家具。

  墓中出土了五件保存完好的漆绘木箱,这是后人能看到的年代最为久远的古代衣箱了。这些衣箱上描绘着令人着迷的神秘图案,有怪兽、有传说中的伏羲和女娲,还有后羿射日的故事和代表天体运行的28星宿图。这些神秘的图案透露了战国时期古人什么样的内心隐秘呢?据说,衣箱圆拱形的盖子象征着天空,而矩形箱底则象征着大地,或许古人正是以这种独特的造型和神秘的文饰来传达他们对宇宙的认识。根据文献的记载,关于箱子的称谓,在汉代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了。

  幸运的是,我们今天还能看到汉代箱子的实物。这些用竹片编成的箱子,当年称作“竹笥”。1972年出土在长沙的马王堆汉墓中,由于墓葬良好的保护措施,这些竹笥就像新做成的一样。竹笥中存放着衣物、帛书、竹简还有供墓主人死后享用的食物。此后箱子的材质和造型逐渐更新发展,到明清时期,已是种类繁多,功能各异。可以储存衣物、文具、化妆品、还有食物。

  距今年代最久远的衣架也出土在曾侯乙墓中。衣架长264厘米,高181厘米。这件在古代家具中堪称巨型的衣架通体用朱漆和黑漆上彩,色泽艳丽。它以两个圆木盘做支座,挂衣物的横梁两端还雕刻了两个兽头做装饰,而至于古人是如何晾挂衣物,今天的考古人员似乎也找不到确切的答案。据推测,古人很可能是直接将衣物披挂在衣架上。

  墓中还出土1件珍贵的漆几,它的作用类似于后世的桌子。几面上可以放置物品,同时,还可以作为跽坐时的依靠。古代的几通常不超过50厘米,古人席地跽坐时,几的高度刚好可以遮挡住自己的坐姿,这是古代礼仪的需要。

  这件出土于河北满城汉墓中的小玉人,面前摆放着一个小几案,它的高度正适合跽坐时,双手自然的倚放在上面。


罗汉床

  几的这种倚靠功能,在日后的发展中逐渐演化出了一种特殊的圈几。弧型的圈几可以搁置在身体的不同方位,古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调整到一个舒适的位置上。

  随着几的功能的增多,它的外型也不断的发生着改变。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这件漆几同时配备高度不同的两套支架,高型支架收到几面下的挂钩上,几的高度便可以降到10几厘米。这种精巧的设计,完全为了适用于不同场合的使用而特别定制的。

  在北京西郊的一座汉墓中,还出土了迄今为止造型最为宽大的漆几。它长达两米多,可以容纳多人同时办公或是进食。有趣的是,即便如此宽大的漆几,它的高度也只到人的膝盖部位,可以想见,这种高度也是为了适用于古人跽坐起居的习惯。遗憾的是,即便是在保存十分完好的大型墓葬中,也只保留下了为数不多的日用家具。人类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些内容很遗憾地缺失了。

  床是家具中最重要的一个门类,中国古人的床是什么样的呢?考古学家根据两座战国墓葬中的遗物,复原出了两具战国时期的木床。这两具木床的造型基本相同,它的大小接近于今天的双人床。高度大约40厘米。床体四周用木条拼出一圈围栏,中间留出半米多的宽度,便于上下床。

  最让人惊奇的是,其中的一具木床竟然可以折叠,或许是古人为了方便搬运而设计的。这种折叠床的出土,让后人叹服于古人在卯榫结构上的高超技艺。考古发现只能把床的实物追溯到战国时期,但是,在殷商的甲骨文中,人们看到了床的身影。这是疾病的疾字,它就像一个人卧病在床,正在出汗的样子。到春秋战国时期,床的使用已经非常普遍,那么,在床被发明之前,中国古人是怎么睡觉的呢?

  1973年,考古学家在浙江河姆渡村有了惊人的发现。这是距今7000多年的文化遗存。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房屋地面上芦苇编织的席子残片。席地而坐的古人,在当年简陋的条件下,也是席地而卧。席子无疑是当年最重要的日用家具之一。

  在今天的日本和韩国,仍旧保留着这样的睡眠习俗。在殷商时期,席子使用已经非常普遍。这是甲骨文中“席”字的象形字——?而甲骨文中住宿的“宿”字,它的形象就是一幅生动的住宿画面:在一间屋子里,摆上一张席子,一个人坐卧在席子上。

  古人使用席子时,为了防止边角卷曲,还专门铸造出了压席子的青铜镇。。四个青铜镇压在席子的四角,既实用又富有装饰的美感。在进食的时候,席子上搁置一个摆放餐具的案子,案子通常十几厘米高,它的大小应当可以摆放下一整套进食的餐具。


马扎子

  后人常说的“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中的“筵席”,在古代指的就是席子。古人待客时,出于礼貌,地上要铺两层席子,大一点的席子称为“筵”,铺在底下,上面再铺上小的席子。在周代,席子的多少还象征着不同的身份等级,天子铺5层席子,诸侯铺3层,大夫只能铺两层。这其中尊卑有序,就犹如象征权势地位的鼎和簋。

  连屏风这样本来用于隔断空间的实用品,在古代也被赋予了礼仪的象征。清代皇室的屏风多数与宝座配套使用,它透射出的是帝王君临天下的威严与霸气。1983年,广州西汉南越王墓的发掘,让后人第一次看到了保存2000多年的古代大屏风。古籍记载,这样宽达3米的屏风需要“万人之功”,制作的奢华与考究,在古代的实用家具中几乎无出其右。而更多流传后世的屏风,大多都是一些并非实用的陈设品。古代工匠在这些小艺术品上演绎着完美的雕刻工艺。

  这件战国时期的座屏堪称其中的代表之作。上面描绘的是凤鸟与蛇相互争斗的场景。8只凤鸟一大一小相向排列,每只凤鸟的嘴里都衔着一条蛇的尾巴,而蛇头则咬住凤鸟的利爪。图案构思精巧而独具楚文化的意蕴。

  这种坐姿在现在的中国人心目中,是专属于僧侣的。而实际上,它在魏晋时期的中国是最流行的一种坐姿。魏晋南北朝战乱频繁,分裂割据长达300多年。这个时期,不同民族开始融合,一些西北少数民族的生活习俗渐渐影响到中原地区。最典型的是坐姿的改变。早期的跽坐式逐渐演变成了箕踞坐,它的姿势类似于僧侣的盘腿打坐。这幅描绘魏晋竹林七贤的砖画上,当年的古人正是这样盘腿打坐的坐姿。在同时期的绘画作品上,这样的坐姿也是随处可见。

  也就在同一时期,另外一种独特的坐姿也开始流行起来。专家把它称为“垂足坐”,这也正是今天最常见的坐姿。为什么会出现坐姿的改变呢?

  问题的解答可以从这把明代的椅子说起。

  这种椅子类似于今天的折叠椅,椅腿的交叉处安装了一个轴心,可以轻易的开合折叠,古人称它为“交椅”。如果把交椅的扶手和靠背拿掉,交椅就成了今天俗称的“马扎儿”。“马扎儿”最初是西北马上民族的用具,它便于携带,随时可以打开使用。正是这种不起眼的“马扎儿”,改变了古人几千年的坐姿,并进而使家具的整体高度从“低矮型”转向了“渐高型”。

  魏晋南北朝的时候,马扎儿传入中原地区,因为是胡人的用具,当时被称为胡床。这具东魏时期的塑像,妇女腰间携带的正是一件这样的胡床。胡床传入中原后,开始流行起来。出于舒适的需求,工匠给胡床增加了扶手和靠背,发展成了后来的交椅。

  宋代之后,交椅成为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皇室贵族和官绅大户外出巡游或者狩猎,往往要携带这样一把交椅,便于主人随时随地休息。正是这种以主人为尊的涵义,后人又有了“坐头把交椅”的说法。

  胡床的流入,交椅的出现,不仅使古人的坐姿发生了改变。而且相应的,家具的整体高度改变了。席地跽坐的“低矮型家具”逐渐变成了垂足而坐的“高


明式的厅堂

  型家具”。

  基于实用的美学理念,明代的工匠们,在造型设计上总结出了一套家具的科学尺寸。例如,椅子和凳子的高度要在40到50厘米之间,大致是人体小腿的长度,这样,双腿可以自然的垂放下来。

  椅子的靠背大多与人的脊背高度相等,后背板根据人体的曲线设计成S型,而且,稍微有一个向后3——5度的倾角。桌案因为与椅凳配合使用,它的高度差不多要与人的胸部齐平。这样坐在椅凳上,双手可以自然的平铺到桌面上。而桌案下面的空间也要适于腿脚的伸曲。

  直到今天,现代家具的制作依然沿用明式家具的尺寸,只是家具的风格有所不同而已。

  经过数百年的发展,明式家具的门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丰富。仅是明代的椅子,就有交椅,圈椅、官帽椅各种类型。明代对圈椅最为推崇,当时在大户人家的陈设和使用中,它的地位甚至超过了交椅。

  宋元时期,人们以“太师椅”来尊称交椅,到明代的时候,这个尊称被挪用到了圈椅上,此后,太师椅的称谓便一直沿用下来,用来特指这种外型接近于交椅的圈椅。

  但是,遗憾的是,从魏晋南北朝一直到明代之前,流传下来的高型家具寥寥无几,这几乎是古家具史上的一段空白。后人只能从一些古代的绘画作品和雕塑造像上去揣摩古人的生活起居了。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