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古代织绣》(探索·发现2006-78)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24日 14:29 来源:CCTV.com

顾绣

  对于古代欧洲而言,中国无疑是一个神秘的国度。相传这个神秘国家的居民,可以从树叶上采下非常幼细的“羊毛”,并且用它营造出多彩灿烂的梦一般的空间。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时间里,中国人独特的织造工艺成为无数西方人趋之若鹜的不解谜题。在东方,这种能够吐丝的小虫,更是备受民间推崇,人们把它奉为蚕神。

  相传四千多年前,中国有一位名叫黄帝的部落首领,他率部众统一了四方。在举行天下会盟的庆功会时,一位美丽的姑娘从天而降,手中捧着一束金色的蚕丝。黄帝命人把蚕丝织成轻软如云的绢绸,这美丽的织物被制成黄帝的王冠和袍服,黄帝最终成为中华民族的始祖神。这就是历史上蚕神献丝的故事。

  中国是蚕丝的故乡,也是丝织刺绣的发源地。根据考古发现,早在距今七千年的河姆渡、距今六千年前的仰韶、距今五千年的良渚、红山文化等新石器文化遗址中都发现了织布的原始工具,也发现了麻的织物残片。这说明,当时的中国人,已经开始了原始的织造生产。

  1972年,长沙马王堆汉墓的发掘让人们领略了中国古代织绣工艺无与伦比的精湛技艺。考古人员发现,墓主人辛追夫人是一位讲究穿着打扮的贵妇,她的随葬品中一共有100多件丝织品和衣物,丝绸、刺绣、织锦应有尽有,包括各式各样的袍子、衣服、鞋子,还有手套和袜子,所有日常用品都没落下。有人甚至把它称作“古老的时装秀”。辛追留下的丝绸织物成为今天的人们研究中国古代织绣的珍贵史料。人们吃惊于两千多年前人类的创造,中国人在丝织业方面的智慧尤其让世界感到惊讶。

  这件素纱禅衣以轻薄带孔的纱为原料,整体结构精密细致,透明如同蝉翼,只有48克重,如果去掉领口和袖口的镶边,就只剩下25克重了。据说折叠起来,可以装进一个普通的火柴盒子里。而之所以能够达到如此轻薄,完全依赖于蚕丝纤度的匀细,蚕丝纤细轻薄的成都甚至要超过今天机器工业条件下生产出的高级乔其纱,丝线的纤度仅仅只有现代丝绸的一半。


韩绣代表作 洗马图

  你看这个素纱褝衣,不到一两重一件衣服,就说明它这个丝又细又匀,非常匀称,质量相当高。

  这是在马王堆一号墓中出土的“菱纹信期绣”,流云,花卉,茱萸纹以及满布幅面的变形长尾小鸟组成了图案的全部。专家认为,这种变形的长尾小鸟就是燕子,因为燕子是一种定期秋季南迁,春季北归的候鸟,所以当时的人们把这种刺绣纹样称作“信期绣”。信期绣在马王堆一号墓中出土绣品中占据了大多数,细密的线条透射出一种瑰丽奇特的梦幻效果,秉承了楚地文化中一贯崇尚神鬼,追求神秘境界的艺术色彩。

  乘云绣,整个幅面上以各色丝线刺绣出流云,卷云,如意云,翅云,爪云等形态各异的云纹,线条流转,动感强烈,在这些复杂缭乱的云雾中,还偶尔显露出伸出头部的神兽,神兽一只眼睛暴张,造型颇为奇特,乘云绣的名称由来,似乎取的便是神兽乘云升腾飞翔的意思。

  这是长寿绣,它的图案由花蕾,叶瓣以及云纹组成,学者们推测,这些意象应该象征着长寿,所以古人将之命名为长寿绣。也有一些学者认为,这些花蕾,叶瓣应该是一种叫做茱萸的作物,史书记载,汉代人对茱萸颇为推崇,认为佩戴茱萸可以驱邪避难。

  遥远的上古时期,先人就把自然界的日月星辰、动物活动,以及日常生活中的作物器具绘在服饰上,形成最初的刺绣图案。

  1982年1月,中国南部的湖北省荆州市,考古工作者在马山镇发掘出一座公元前三世纪左右的战国楚墓。古墓中的发现简直让所有考古学者都欣喜若狂,这里不仅出土了后来闻名世界的越王勾践剑,还完整保存了35件迄今所见世界上时代最早、保存最好的丝织物。


荷包

  这是我们今天能够见到的传世最早的刺绣实物。历经了两千多年的岁月,这一幅幅精美的织绣作品,看上去依然针脚整齐,配色清雅,线条流畅,图案中龙游凤舞,猛虎瑞兽,都表现得自然生动,活泼有力,充分显示出当时楚国刺绣艺术之成就。

  龙具有喜水、好飞、通天、善变、灵异、征瑞、兆祸、示威等神性;凤具有喜火、向阳、秉德、兆瑞、崇高、尚洁、示美、喻情等神性。神性的互补和对应,使龙和凤走到了一起:一个是众兽之君,一个是百鸟之王;一个变化飞腾而灵异,一个高雅美善而祥瑞;两者之间的美好的互助合作关系建立起来,便"龙飞凤舞"、"龙凤呈祥"了。

  中国古代的帝王都自命为“真龙天子”,认为自己受命于天,驾临人世,统治众生,于是在服饰上大量使用传说中的神兽“龙”的形象 ,以示君临天下,唯我独尊。帝王们自称为龙,按照龙凤的对应关系,帝后妃嫔们就开始称凤比凤了。所以龙凤图案慢慢成为皇家服饰上专有的图案了。

  在古代丝织物中,锦是代表最高技术水平的织物,织锦中最高贵的是“南京云锦”,因为云锦外观富丽华贵、色彩绚烂如云霞而得名。这种精美的织造技艺,从它诞生之初,似乎就注定它将成为皇家的宠儿。古代帝王们的服饰,大部分就是用这种光彩夺目的南京云锦缝制而成的。

  龙作为皇家的象征,在封建社会中一直流传下来。清代这样规定,龙袍只限于皇帝、皇子只能穿龙褂,亲王郡王虽然也用龙纹,但是龙纹图案安排与皇帝的龙袍有着严格的区别,而亲王郡王以下的贝子等其它贵族则只能使用蟒纹,蟒外形酷似龙,但是比龙少一爪,一爪之差,身份迥异了。

  在中国封建社会,美丽华贵的织绣品日益成为标志身份地位的某种象征。根据记载,唐代玄宗年间那位曾经“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美人杨贵妃,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当时的宫廷中,仅仅为杨贵妃一人织造锦缎、刺绣衣裙的工人,就多达七百人。


龙纹

  唐代,是中国封建社会中国力最为强盛的一个朝代,这一点,从流传下来的唐代织绣品中也可以充分体现出来。

  1981年,当考古人员打开陕西法门寺地宫的大门时,发现地面上堆积着无数的丝织品。而在一个白藤箱中发现的已经粘成一堆的丝绸服装,更让人们兴奋不已。虽然经过千年岁月的侵蚀,丝织品都已成为褐红色,但从隐约可见的图案和缜密的经纬纹路中,仍能看到中国古代丝绸的华贵与精美。

  这是当时发现的“武后绣裙”,它的主人就是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女皇帝-武则天,当时还是高宗的皇后,而这腰绣裙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件武则天的遗物。

  久负盛名的中国丝绸通过丝绸之路,传送到遥远的欧洲,给西方人带去了美丽、尊贵与荣耀。而中国丝绸工艺发展的鼎盛时期是唐代。

  织绣作为中国一门特有的工艺,在三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得到了普及,“男耕女织”更是成为封建社会百姓生活的一个真实写照,而织绣最终也由最初简单的实用目的,经过无数人的实践尝试,一步步登堂入室,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门类。

  在今天的沈阳故宫博物院内,除了收藏有那些备受瞩目的刺绣精品之外,也有这样一些不怎么起眼,但是却充满生活情趣的刺绣小品。荷包,香袋,钱袋,汗巾等等。这些小件绣品,多出自女性之手,当姑娘们为意中人绣制这些绣品时,自然会把情感寄寓其中,使他们成为传情寄意祝福吉祥的信物。


清代刺绣

  清朝时期,满清贵族与蒙古贵族世代和亲,所以蒙古族民间的习俗,在清宫中也有所反映。皇帝选定后妃定亲时,候选姑娘进宫站成一排,在皇太后的监护下由皇帝当面挑选,选中的当面把一个荷包系挂在姑娘的衣扣上,叫做“放小定”,此后经过少时休息,再出场的皇帝会递一把玉如意给被选中的姑娘,叫做“放大定”,姑娘接受了玉如意,就算是皇帝的人了。

  在清代,出了大婚礼俗之外,这种制作精美的刺绣荷包经常被皇帝用作赏赐臣下,或者长辈赐给晚辈的礼物。逢年过节,荷包经常被用作“押岁”。在清代,江宁织造与苏州,杭州织造并称为三大织造。他们的主要功能是为朝廷提供服御织绣之用。宫廷御用的刺绣品,大部分均由宫中造办处如意馆的画人绘制花样,经批核后再发送三大织造照样绣制。

  由于织绣工作主要服务于宫廷,所以工匠们在织绣过程中很多独特的工艺,这些工艺可谓极尽奢华。在织锦刺绣中使用金线的织法叫做织金,在明清两代江宁官办织局生产的织金,金银线都是用真金和真银。制作金线的方法,是把金叶夹入乌金纸内,锤打成金箔,金叶要经过千百万次的锤打,工人靠手的感觉调换角度,凭练就的技巧使金叶慢慢伸展,经过默契的配合,金叶终于成为金箔,制好的金箔只有0.12微米厚,轻微的呼吸就可以吹走,再经过背光、切丝,就成为了可以织进云锦的圆金线和扁金线。

  清代织绣品,如果在织料的尾部织有某某织造真金库金的字牌,就说明所使用的金线材料获真价实,字牌的内容为通常为织造官员的名字,或织造这种贡品的机纺牌号,表示织造官员或织造机纺对督造的贡品或织造的产品质量负责。从这些传世的织金锦缎来看,由于金线材料考究,制作严谨,织物虽然经过几百年的岁月侵蚀,至今仍是金光灿烂,光彩夺目。

  像所有艺术门类的起源一样,中国的织绣也在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当初它的起源,也许仅仅是披在身上的一袭布料,也许只是衣物上一些简单的花纹,然而历史终究掩饰不住它的光彩,经过上千年的衍变更迭,它最终一步步成为一种独特的艺术门类,并造就出一个个新的杰出的艺术大师。

  晋唐以来,文人士大夫嗜爱书法绘画,书画风格直接影响到刺绣的风格。刺绣所用图案,也与绘画有了密切关系。唐代绘画除了佛像人物,山水花鸟也日渐兴盛。因此佛像人物,山水楼阁,花卉禽鸟,也成为刺绣图样,构图活泼,设色明亮。以各种色线和针法之运用,替代颜料描写绘画,形成一门特殊的艺术,到了宋朝时期,这种刺绣的绘画风格就更为突出了。


清代刺绣

  明代嘉靖年间,时任尚宝司丞的上海进士顾名世告老归隐,开始建造一座私家园林颐养天年。就在开凿水池的时候,却意外挖出一块奇石,上有“露香池”三字,顾名世以此为自己的居所命名为 “露香园”,露香园与豫园、日涉园合称为上海三大名园。顾氏建园历时十载,耗银两数万,院内奇花异草,闻名于外。但是让露香园最为出名的还是名垂后世的刺绣,因为出自顾家,所以也称顾绣。

  韩希孟的作品,极力追求绘画效果,以名家手笔为蓝本绣画,所绣山水、人物无不活现逼真,花卉草虫,生气盎然。并且深得名家笔意,达到画绣水乳交融的艺术境界。所以,韩希孟的作品也被称为"绣画"。书画家董其昌对韩希孟的绝技大为吃惊,惊叹:“此非人力也!” ,遂称韩希孟为“针圣”。

  这是韩绣传世之作中的代表作品《洗马图》,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作品完全模仿绘画的笔法用针刺绣而成,雄健的白马以顾绣中最擅长的擞和针顺其肌肉的纹理绣成,逼真写实。韩希孟的精湛技艺,确立了顾绣的卓越地位,她的写真手法对后世仿真绣产生了重要的启迪作用。

  因为清代满人入关,满清皇族仿学汉人礼制,对品服规定极其详尽,乘与仪仗规模盛大,内室均配帘、垫、衣罩之类,无不用绣,使清代刺绣盛极,成为中国刺绣史上的一个最鼎盛时期。顾绣曾经一度风靡天下,甚至还出现用“顾绣”之名指代“刺绣”的盛况。受顾绣技法的影响,在民间先后出现了许多地方绣,著名的有粤绣、湘绣等、苏绣、蜀绣等,这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四大名绣”。 直到清朝嘉庆年间,随着顾氏家族的没落,顾绣的手艺真谛并没有真正流传到民间,逐渐失传,所以真正的顾绣手艺我们也许只能从当年的遗作中寻找了,应该说,韩希孟造就了中国妇女的一个经典。中国历代的巧手女性,充分发挥她们的聪明智慧,把一种日常的手工活计穿引到了神奇瑰丽的艺术殿堂之上。这些曾经历史上一度辉煌过的绣品,浸润着中国古代女性的智慧与汗水。漫长的岁月丝毫没有磨损它们华美的光彩。但有谁知道,这些绣品背后的那些心灵手巧的女性,她们有过什么样的命运,又曾经承受着怎样的寂寞?在这每一件珍宝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宋朝刺绣

  而今,随着时光的流逝,社会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精巧的手工刺绣多被机械所替代,我们也许很难造就象卢眉娘,韩希孟那样的刺绣大师了。那些昔日的巧手姑娘必备的女红用具,都早已淡出人们的生活,退出历史的舞台,逐渐被人们遗忘甚至抛弃。眼前的这一件件美轮美奂的织绣作品,如今只是作为文物收藏在博物馆中,在那个曾经久远的年代,它们曾经身价百倍,甚至曾经作为衡量女人贤能与否的重要标准。

  我们不由得又想起那个被奉为蚕神的美丽姑娘,那个曾经为人类先祖送去精美礼物的蚕神姑娘。我们又想起《山海经》中的描述,——在北方的荒野,在那高有百丈、并排着生长的光干无技的三株桑树的近旁,蚕神半跪着爬在一棵树干上,不分昼夜地在那里吐丝,人们于是把这片荒野叫做欧丝之野。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