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古代竹枒角雕刻》(探索·发现2006-72)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24日 14:20 来源:CCTV.com

东阳木雕

  古人认为象能活60岁,这在当时超过了人类的寿命,是长寿的象征,而大象粗硕的象牙似锋利的长矛,又体现着勇猛,因此,人们将象牙雕琢成奢侈的饰品和高级的日用品,或将它作为珍贵的礼物敬献给国王。

  大象与上古时代的先民关系非常密切,原始大黄河流域的莽莽大森林曾经是象群的出没之地。

  在中华文明的另一支源头长江流域上的河姆渡遗址中,人们发现了一枚象牙刻品,在上面,4000年前的线条断断续续,描画的是双鸟朝阳,4个同心圆加上一圈火焰,这分明是一轮散发着光晕、燃烧的热太阳。两只鸟的勾形的喙是写实的,但羽翼遮天蔽日,中国吉祥的神鸟、传说中的凤凰与此一脉相承。刻画虽不是流转自如,但构图匀称,甚至跳跃着轻松的笔意,整体像一只展开的蝶翼。

  太阳与鸟象征着光明、吉祥,这在后来的中国文化中一再沿袭了这样的想象。虽然象牙刻品只是简略的刻画,但它出现在蛮荒时代,仍然留给了人们难以言说的惊艳之感。

  在中国四川省成都西部的金沙村,考古学者发现了埋藏在建筑工地底下的数量惊人的古代象牙,这些象牙摆放整齐,有的还被锯成节,显然,这些象牙是等待加工的原料和半成品。

  考古学者认为,这些象牙的埋藏年代应该是在中国的商代,它们至少在泥土中沉睡了3000年。我们似乎看到了商的奴隶们大肆捕杀丛林巨兽,而贵族们则奢侈地享用象牙制品的一幕幕场景……

  天然象牙坚实细密、色泽柔润光滑,被视为“白色的金子”,其细腻和韧度可以表现难度系数极高的工艺。由于上世纪90年代欧美国家将象牙列入禁售项目,使象牙材料严重短缺,象牙雕刻品也一度在欧美艺术品市场上销声匿迹。中国作为《濒临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成员国,也于1990年停止了进口象牙,但是,象牙雕刻在中国作为一门古老的雕刻工艺,为世人创造出了极其灿烂辉煌的历史。

  明朝曾是牙雕工艺的繁荣时期,这是一个文人辈出的时代。

  牙雕出现在文人的书斋中,大都是些人物的小型雕像。文人骚客们似乎很有兴致设计甚至创作这些作品,清雅的抑或风流的性情无不丰富了牙雕的种类,表现出文人士大夫阶层流行的趣味和眼光。自然,书房里少不了侍女红袖添香,来一扫读书的寂寞,小像人物都被雕成了知书识礼的温雅模样。


犀牛角杯

  时至清代,龙座易主,马背上的民族另有所好,象牙雕刻的手法起了变化,江南、广东、北京及宫廷造办处各不相同,各有派别,各有中心。

  康熙年,海禁解除,广州成为贸易窗口,大量进口象牙和西洋工艺品,为出口定做东方玩意儿也多起来。精工细作,质白光鲜亮丽,是明显的广派特征。象牙含蓄的淡黄莹润不复,牙料不仅要漂,白得耀眼,还要镶嵌宝石或描红着绿。在精镂细刻更是下足了功夫:薄似篾片、细若竹丝的编织象牙席、象牙丝编织纨扇,以及镂空雕象牙花篮、象牙灯笼、象牙香囊等,清朝宫廷里对新奇富丽的趣味造就了牙雕工艺的一代兴盛。

  清代宫廷牙雕也可称为“造办处牙雕”。根据清代牙雕工艺的发展,可以将清代宫廷牙雕分为几个时期:顺、康、雍、乾四朝为前期;嘉庆、道光时期为中期;咸丰以后为后期。在前期,承袭明代风格的基础上又有所创新,乾隆皇帝专喜工巧,为取悦其本人的特点和嗜好,各种雕刻工艺这时达到厂很高的艺术成就,使很多艺术品既具有富丽华贵的气派。

  宫廷生活也常常成为赞美的题材。著名宫廷画家陈枚的“百美图’一时成为宫闱美谈,还有什么比用象牙更适合表现这些高贵的美人呢?依照“百美图”, 多名牙雕高手费时100多天,制作出了一本册页式的牙雕,按月份分成12页供翻阅鉴赏,有春荡秋千、夏采荷、秋赏月、冬咏诗,里面屋帷、庭院、池边、宫中美景一并再现。

  清代晚期宫中的牙角雕刻品,多为同治、光绪年间为慈禧太后庆寿而由广东官员进献的贡品,这些作品结构复杂,图案非常繁缛,综合了镂雕、圆雕、拼镶、染色等多种技法,穷极工巧,雄伟壮观。

  犀牛角是十分稀有而珍贵的宝物,也是世界性的禁绝商品,传世文物无一不是价值连城。据甲骨文中记载,在三、四千年的殷商时代,殷王一次就捕获犀牛71头,可见当时在中国,犀牛的分布十分广泛,而今天我们只能在动物园里看到犀牛,因为犀牛在我国早已绝迹。

  犀牛角是致命的诱惑。犀牛成为东西方文明都竞相追逐的巨兽,成为猎枪下的荣耀和掌中案头的骄傲。

  时至今日,35种犀牛种类只幸存了5种,但似乎越是如此,人类越是迷恋它的珍贵,犀角雕工越是精妙超然。艺术家得到了赞美,但这些艺术品也似乎发出了对人类欲望的唏嘘声。

  在中国汉代,犀牛角经由丝绸之路传入中国,当时的人们发现它有解毒和辟邪的功能,这说明犀角当时有两个主要用途,一是用药,二是雕刻成器物。

  也许是因为犀角的相对易于腐朽,现存的犀角艺术品都为传世品,我们至今还无缘见到明代以前的犀角制品。


象牙雕笔筒

  明清时期所需的犀角,多从东南亚地区进入中国,为犀角雕刻艺术的发展奠定了物质基础,而雕刻名家的出现,又推动了犀角艺术向个性化的方向发展。

  明代中期以后,随着都市经济的繁荣,上层社会追求享乐的风气日盛,使用犀角制品成为一种时尚,其作品也日渐增多。艺术风格逐渐向细腻和多样化的方向发展,刀工快力,布局繁缛,犀角仙人乘槎杯便是其中杰出的作品,今天价值已为天价。

  在清代,犀牛角沿袭了明代雕制酒杯的传统,但清代工匠进一步利用犀角浑厚苍深的色质,制作出仿古铜器的造型和花纹,故宫博物院院藏犀角雕螭杯、犀角雕爵、犀角雕四角鼎,精巧别致,古色古香,是乾隆时期仿古风尚的体现。

  翠绿的树林为人类营造了生命的居所,它给人类带来数不尽的好处,中国人把木看作构成世界的五种物质之一。被砍伐的木头,作为一种植物已失去了生命的存在,但木雕作为艺术品,却找到了新的存在形式,中国人将木头温和与纯朴的品质,尽量地体现和保存下来,并赋予了新的生命。

  中国的木雕艺术己有7000多年的悠久历史了。在距今2000多年的春秋战国时期,木雕工匠们就已经可以雕刻造型优美的立体圆雕和平面通雕了。

  中国的木雕流派众多,而最负盛名的是东阳木雕。

  浙江东阳,一座清净古老的小城号称“雕花之乡”,是中国名雕东阳木雕的故乡。传说东阳民间经常举行木雕比赛,技艺精湛的,就给予“木雕皇帝”、“木雕宰相”、“木雕状元”的称号。

  到了东阳,就不能不到卢宅,这座800年的老宅子浓缩了东阳木雕的精粹。卢宅的主人雅溪卢氏,在明清两代家世显赫,是江南的望族。卢宅最繁盛时占地500余亩,房屋数千,院落连片,聚族而居的人超过万人,而最令人着迷的是卢宅建筑上随处可见、精美绝伦的木雕。

  卢宅的第一道门被称为捷报门,建于明景泰年间,据说在房子落成那一年,卢家的公子中了举人因此得名。捷报门木雕具有典型的明代木雕风格,线条简洁古朴,以黑色调装饰为主,大多为一些简单的纹样图案,十分素雅。中国传统木雕画面的设计和传统的中国画构图一脉相通,一个平面上可以展现出各种层次,图案的装饰性也很强,给人以琳琅满目、丰富驳杂的审美享受。

  卢宅中的淳叙堂建于清代,从建筑的上楞、斗拱、梁织等处都饰有深雕,门窗堂板饰以浅雕,窗格栏杆饰以楼空雕,其中难度最大的是俗称牛腿上的多层雕刻,人物神态自然,花鸟活泼动人,神将形象威严,栩栩如生。


象牙球

  卢宅的肃雍堂,俨然是一座民间的故宫,在一片不起眼的隔扇裙板上,就可以看到多种浮雕透雕,或人物,或山水,或花鸟,无不雕工精细,形态传神。

  也许是水乡赋予了这方土地特有的气质,江南人的温和细腻给他们自己的生活带来很多情趣。

  江苏省嘉定是一座秀丽的江南小镇。它的历史和东阳有几分相似,都因为拥有能工巧匠而出名,但和喜欢木头的东阳人不同,嘉定人偏爱的是另一种植物。

  竹子质地温和,比木头更便于造型,因此成为中国人特别是南方的中国人日常生活中经常使用的器物材质,渐渐地,它们在工匠的创造中,也和木头一样具有了艺术的气质。

  竹雕和木雕都是中国古代雕刻中的一个重要门类。

  考古发掘发现,中国早在西夏就有了使用竹材制作的用具。

  在嘉定的竹雕工匠中,明代出现了几个代表人物,他们被后人称颂为“朱氏三杰”——朱鹤(号松邻)和他的儿子朱缨(号小松)、孙子朱稚征(号三松),朱鹤的祖孙三代提出:“竹刻如果不进行深刻透雕那不叫雕刻”,这种以“深刻和透雕”为主的竹雕艺术,史称嘉定派。

  今天人们能见到的只有“朱氏三杰”的第一代大师朱鹤传世的一只笔筒,上雕老松、仙鹤,巧合的是这件器物暗含了大师的名与称号“朱鹤”,号“松邻”,鹤与松确实是近邻,松鹤延年自古表达福寿齐天的祝福,这只物件恰又是作者送给朋友祝寿的礼物。

  笔筒看上去充满了感情,雕工扎实稳重,每一刀都出自一双一丝不苟、有力自信的手,每一道刻痕显然都经过了成熟的考虑,利用了竹根每一处自然的形态,起伏转承,那双手所做的不是去雕凿,倒更像是灵性的呼唤。

  明代的竹木雕刻技艺日渐成熟,并且形成了不同的流派。


竹雕笔筒

  一个八仙过海笔筒显然不是嘉定派的作品,它是在一枝树根上雕刻而成的。海潮汹涌,浓厚的云气卷着削壁,人物和海浪动静衬托,格外生色,这件传世精品的作者叫濮仲谦,是明朝时的金陵人,他创立的雕刻风格被称为金陵派。

  和厚重稳健的嘉定派不同,濮仲谦的竹木雕刻作品别具一股超脱的灵气,通常以浅浮雕为主,最喜欢用盘根错节的树根和竹根,根据自然的形状和特征,用简洁的刀法,略施雕凿,自然成器。

  在整个明代,嘉定派和金陵派,一南一北,统治着中国的竹雕世界。明代结束后,中国进入到封建社会发展的顶峰时期清王朝,社会习俗有了微妙的变化,从皇室到士大夫,开始欣赏细腻高雅的生活方式,竹木雕刻的特点正好适合文人文化的审美趣味,它们来自于自然,却又散发着浓郁的文化气息,许多文房用具和小型雕刻作品都是当时文人鉴赏和把玩的精品。

  在清代的扬州城里,住着一位才子,他就是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

  郑板桥对竹子的偏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他的笔下,竹子获得了美好的形象和高尚的品性。一个偶然的机会,郑板桥结识了一位普通的竹刻工匠,叫潘西凤,从此,这扬州城里的一老一少,常会聚到一块,当街摆摊,一个是给人画竹,一个是给人刻竹,两人都为后世留下了关于竹子的艺术珍品。

  康熙年间,嘉定涌现出了几个竹雕天才,其中的封锡爵、封锡禄、封锡璋三兄弟号称“三鼎足”。

  由于封锡禄和封锡璋兄弟技艺精绝,于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被招入宫,以竹艺在清宫养心殿服务,这是竹刻艺人服务宫廷之始。

  封氏兄弟在竹雕艺术上的独到创造是立体圆雕,这种技法以圆雕和透雕技法为主,大多取竹根为材,根据竹根的自然形状进行构思和设计。

  由封锡禄完成的一件竹根圆雕罗汉像,是中国竹刻史上一件不朽的珍品,在封锡禄看来,罗汉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困了照样要打哈欠,就是这个打哈欠的模样,才拉近了佛与人的距离。

  与弟弟封锡禄相比,哥哥封锡爵则更擅长使用圆雕中的毛刻手法,在一件白菜笔筒上,白菜枝干劲挺,叶片重叠皱卷,筋脉凹凸隐现,以及根须溢出土层等细节,被刻画的精细入微。

  虽然封氏兄弟的技艺成为皇宫秘诀,但嘉定民间仍旧人才辈出。

  雍乾时期,嘉定又出了一个叫周颢的刻竹名家,传说他有一副美须,又自号“髯痴”,他在朱氏刻竹的基础上,更出新意,一变前法,以浅浮雕和平刻为主,不借画稿,以刀代笔直接在竹筒和竹片上刻山水、树石、丛竹,创造出凸凹皴法。

  周颢对书画的高超造诣直接运用到刻竹艺术上,用刀痕再现笔墨意趣,刀法秀丽挺劲,这种独到的以竹为纸,运刀作画的手法自此流传。

  竹雕自乾隆、嘉庆之后,风格从繁漪多姿变为平浅单一,镂空雕法与圆雕技法不再普遍使用,盛行的是浅浮雕和阳文平刻,不再强调造型和立体感。竹刻的图案和题材大部分直接取自名家的画稿,有的雕刻家本身就是画家,名画与名刻相得益彰。

  到了晚清时节,一种曾经不入主流的竹雕艺术却越来越多地受到人们的喜爱。这种特别的作品叫留青竹刻,是利用竹子坚硬的表皮和竹肌不同的色差,以中国画的笔墨意趣为基础,在竹皮上采用多留、少留和不留的技巧,刻画出笔墨的干湿浓淡,表现出很强的立体感。而令人感到奇妙的是,留青作品刻成的年代越久远,竹皮和竹肌的色差就越大,层次也越丰富。

  留青技法的始创人张希黄的传世佳作在竹皮上雕刻立体的界画,楼前有树,树前有石;楼后有山,山中流云,而房前的树枝子还要随风伸进窗棂。一切不过是发生在数毫米的方寸之间。

  张希黄的留青技法,既简单而又能随意表现中国画的笔墨意境,因此慢慢地兴旺起来,在民国时期又成为新的主流,而沿袭了这一风格的大家当属常州人徐素白和他的儿子当今留青大师徐秉方。

  留青竹雕成为中国传统竹雕技艺的最后闪光。竹木牙角雕在经历了明清时期的富丽绚烂之后,终于归于平浅单一,但那些曾经的辉煌却永久地印刻在了中国古代文化的世界宝库里。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