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古代玉器》(探索·发现2006-71)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24日 14:15 来源:CCTV.com

和田玉石

  北京最大的古董市场是潘家园,在这个市场里,一楼最好的门面大多都经营着玉器。这里买卖红火,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到这里来淘宝,在他们看来,这些漂亮的玉器是奇货可居的宝物,而在考古学家的眼里,这些东西却是文明发展史的见证。

  上世纪6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内蒙古赤峰附近的兴隆洼发掘出了一个8000年前的文化聚落,被称为“华夏第一文化聚落”,和这个古老部落同时浮现出来的是迄今为止中国最早的玉器,这些玉器以配饰为主,可以看出当时的玉器加工已经初具形态。

  考古证明,在接下来的3000年的时间里,中国的玉器发展非常缓慢。

  中国文物学会玉器委员会副秘书长古方介绍说,到了距今5500年的时候,玉器的发展似乎突然爆发了,人们发现,在北方的红山文化,南方的良渚文化,中间有山东大汶口和龙山文化,竟然都在普遍地使用玉。

  红山文化出土了100多件玉器,包括工具、礼仪、饰物、动物和人物等五大类,红山玉器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神似,熟练的线条勾勒和精湛的碾磨技艺,把动物形象表现得活灵活现,古朴苍劲,极具神韵。

  最具代表性、最珍贵的就是一个勾形的玉龙,它用整块墨绿色的软玉雕成,长26厘米,身体蜷曲呈“C”字形,全身上下光素无纹,通体磨光,看上去如蟒似蛇、生气凛然,这种无足、无爪、无角、无鳞、无鳍的特点,符合早期龙的形象。

  但是细看它的头部,却令人不解:玉龙鼻子扁平,嘴巴前伸,眼睛上翘,却很像野猪的头。

  在另一个墓葬里,还出现了一种叫玉猪龙的玉器,它的身体也呈环形,有宽厚的双耳和肥硕的躯体,但头部也有猪首的特点,有的玉猪龙还有露在嘴外的獠牙。


红山玉猪龙

  为什么在龙的形象里会出现猪首的特点?它就是传说中的龙吗?远古时期,野猪已经被驯化成家畜,古人除了把猪作为食物外,还把它当作“水畜”,在各种祭祀活动中作为祭品,当这些信仰观念反映到玉器造型中,就出现了猪龙合一的形象。

  经证实,C形玉龙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龙的形象,它也因此被称为“中华第一龙”。

  1986年5月30日下午,浙江余杭,考古专家在一个叫反山的古墓进行挖掘,在墓坑的东北角,发现了一些白色的小颗粒,经验丰富的考古人员立刻意识到,这是距今非常遥远的年代留下的信息。

  然而天气并没有体会到考古人员的激动心情,接踵而至的暴雨打断了挖掘工作,雨一下就是2天。第三天的下午,雨过天晴,发掘队的全体人员就聚集在墓坑的边上,突然,在坑下作业的人员大喊了一声,原来,在挖掘出的泥土中,露出了一个带有温润光泽的绿色器物的一角。

  从泥土中清理出的这个器物,是一件精美的玉器。考古人员很快辨认出,这是在史籍中有过记载的良渚文化的玉琮。

  以往的遗存中虽然也有玉琮出土,但像这么大、这么精美的玉琮却从没有见过,现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在这个墓坑中,一共出土了700多件玉器,有60多个种类,其中的玉镯、玉璜、玉串、带钩等很显然是作为饰物,佩戴在人的身体和衣服上的;而一些形制较大的玉冠形器、三叉形器、锥形器、柱形器等,应该是在举行仪仗时使用的。

  让人不解的是,这些玉器从头到脚围绕着墓主人,摆放十分讲究,似乎在表达着某种信仰和理念,那么它们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呢?

  在良渚玉器中,玉琮是最典型的代表。玉琮几乎都是内圆外方的柱形体,琮体分若干节,上大下小,以四角为中心雕刻的兽面像,立体感强烈。

  专家们对玉琮的功能有各种各样的解释。有的认为是女阴的象征,或是男阳和女阴的组合,体现了古人的生殖崇拜;也有人认为是良渚人的图腾崇拜;更多的专家则认为它是原始先民对宇宙的认识和崇拜。

  在中国古老的宇宙观中,一直有“天圆地方”的说法,即天是圆的,地是方的,从保留下来的中国古代祭坛中,我们可以看到,祭天的天坛是圆形,祭地的地坛是方形。


良渚玉琮

  玉琮的圆,应该也是象征天,方则象征地,内圆外方上大下小,正好是天与地的几何图形标志,象征着天地的贯穿,而玉琮上雕刻的神兽,便是沟通天地的使者,看起来玉琮是良渚人祭祀天地的宗教法器。

  穿越5000多年的时光隧道,远古的年代的图景似乎清晰可见。每当有重要仪式时,人们就围坐在篝火旁,全身佩戴玉饰的巫师在篝火旁手舞足蹈,嘴里念念有词,显贵们手持玉器仪仗在一旁跪拜,场面庄严而神圣。他们通过这样的仪式和这些玉器与神灵沟通,祈求上天和太阳的庇佑。

  我国有几个产玉区,分别是新疆的和田、辽宁的岫岩、河南的独山、陕西的蓝田。其中,品种最多、质量最好、产量最大的玉石就是新疆的和田玉。古方副秘书告诉我们,实际上在距今4000年到4500年左右,中国的玉料实际上处于一种枯竭状态,要是没有和田玉的话,中国的玉料就枯竭了。

  和田玉来自昆仑山。

  它产生于5亿年前的寒武纪,在距今4000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中,昆仑山隆起,因地球岩石演变形成的软玉矿带被抬升到海拔4000米以上,随着岁月沧桑,风化剥蚀,一些玉石崩落山涧,随着河流来到了和田,长年被水冲刷,磨掉了原有的瑕疵,留下来的精华便是最好的玉。

  “冰清玉洁”的和田软玉由此成为玉石中最美丽、最珍贵的品。

  中国王朝始建于夏,商代是奴隶社会最兴盛的时期,史书记载,在商代最繁盛的武丁时期,郡王武丁曾经和一个叫鬼方的民族进行了长达3年的战争,但他们究竟是为何而战,一直是一个谜团。

  1976年,河南安阳发掘出了武丁妻子妇好的墓葬,古墓一出土,立刻轰动了中外,因为这是唯一一座没有被盗掘过的商代王室墓,学术价值非常高。墓室里的陪葬品异常丰富,人们甚至要用箩筐来搬运,其中的玉器更是让考古学家眼前一亮。

  安阳出土了755件玉器,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墓葬出土的玉器,从数量上能超过妇好墓。

  这是迄今为止出土的最好的商代玉器,距今有3000多年的历史,让考古学家感到异常兴奋的是,玉器里第一次发现了来自新疆的和田玉,千里之外的和田玉是怎么来到中原的呢?专家立刻想到了那场战争的对手鬼方。


清代玉雕

  1956年冬天,在黄河下游的三门峡市,考古工作者发现了一处神秘的古代墓葬群。

  在墓葬群中最大的一座墓葬里,考古人员发现,墓主人的栖身之所摆满了随葬品,有大型礼乐器,各种兵器和车马杂器。

  显然,墓主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木棺连同墓主人的骨骼已经全部腐朽,只留下了灰末,这使得灰末上面几十件零乱的玉器更加引人注目。这些密密麻麻的玉器混杂在一起,早已辨别不出当时的形状。

  复原后的玉器让人感到眩目:一组七璜联珠组玉佩,由374件颗不同质地不同形状的饰件连缀而成,这不是普通的装饰品,而是一种特殊身份的标志与象征,是儒家思想中君子的化身。

  大约2000年前的西周是中国古代用玉制度初步完善和发展的时期,并最早赋予玉以道德内涵,玉的光润温暖常被用来形容君子的温良品德。贵族都要佩戴玉饰,以显示自己的地位和道德,玉器的使用也逐渐有了等级区别。

  东周以后,诸侯争雄,战争频繁,社会处于大动荡时期,但是分裂的政治格局并没有阻碍玉文化的发展,相反却促进了多种艺术风格的融合,在这一时期,玉文化呈现出丰富多彩的态势。从三门峡出土的这串联组玉佩来看,不论是玉饰的数量还是雕刻的精美程度都非常罕见,这应该是一位诸侯的墓地。在其它出土文物的铭文上,人们多次发现一个“虢”字。考古学家证实,这个墓葬的主人正是西周初年虢国的国君虢季。除了组佩上的玉饰之外,考古人员发现,还有一些形制特别的玉片覆盖着墓主人的面部,这些玉片的用途是什么呢?一开始,连经验丰富的文物修复专家都感到困惑。

  经过艰难的比对和复原,人们终于看到了这件玉器的原样,它们被雕琢成眉毛、眼睛、耳朵、面颊、下颚、胡须、头发等形状,组成了一个“缀面玉罩”,罩在墓主人的脸上。

  与其他装饰性的玉器相比,这个“缀面玉罩”明显有着特别的意义,实际上,这正是中国古代丧葬用玉的一种重要形式。

  在河北省保定满城县城西南约1.5公里处,有一座形似靠椅的小山丘,名叫陵山。1968年,就是在这里,考古工作者发现了中山靖王刘胜和他的妻子窦绾的墓穴。


西汉金缕玉衣

  刘胜,是西汉第四个皇帝景帝的儿子,汉武帝刘彻的异母兄长,一位显赫的诸侯王。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卢兆荫介绍说,棺椁是放在一个棺床上,棺床是汉白玉的,棺床上面放着棺椁,但是经过了2000多年,棺椁完全已经塌陷,上面留有很厚的漆皮以及木头腐朽的痕迹。

  人们细心地拨开腐烂的堆积物,希望能找到墓主人的遗骸。

  但是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件令人震惊的宝物:一套保存完好的金缕玉衣。

  古代中国人相信,冰凉润泽的玉石能防止尸体腐烂,于是,常把玉塞进或盖在死者的身上,到汉代更发展到用玉片做成玉衣,装殓死者。但玉衣并不是谁在死后都可以穿的,在汉代只有皇帝和显要贵族才有资格享用玉衣,并且规定,皇帝的玉衣用金缕穿连,叫金缕玉衣;诸侯王、贵人、公主用银缕,再次一等的贵族用铜缕。

  陵山墓葬中出现的这套完整的金缕玉衣,是中国考古乃至世界考古史上的首次发现,堪称国宝。考古人员测算了一下,刘胜的玉衣用了2498片岫玉,约1100克金丝。而制作玉衣的过程非常复杂,据推算,制作这样一件玉衣,要花费一个玉工10余年的工夫,相当于当时100户中等人家的全部财产。

  汉代的葬玉之风达到顶峰,其琢玉之精美,也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与中国人的用玉习俗相比,世界上还有两个地方也善于琢治玉器,这就是中美洲的玛雅人和新西兰的毛利人,在玛雅墓葬中同样发现了头、耳、胸、腕、踝等处的玉饰,特别是玛雅人用于覆盖死者头部的玉质面具和口中的含玉,这一点与中国人的葬玉习俗极为接近。

  但这些玉器无论从造型、纹饰上,还是在延续时间和使用数量上,都远远逊于中国的古代玉器。

  隋唐以后,玉器的礼制功能消失,代之以鲜明的装饰性和欣赏性,它的使用不再局限于统治阶级,而为社会各阶层所接受。玉器的题材出现了大量的人物、花鸟以及飞天等宗教内容,并且越来越多地体现为生活用品。

  兽首玛瑙杯,唐代玉制品中的绝美之作,玉匠充分利用玉材的俏色,将玛瑙的各种颜色和纹理巧妙布局,造就了这个充满异域风格的艺术珍品,这种兽首造型在中国古玉中极其罕见,是唐代中西方文明交流融会的产物。

  宋代厚古之风盛行,达官显贵争相收藏古玉,因而玉器的发展出现了一种特殊的分支,这就是仿古玉。除了在材料和造型风格上仿制之外,仿制古玉的沁色是最为关键的技术。

  沁色是指玉器埋入土中,经过一定的年代,受土壤和其他物质的作用而产生的颜色上的变化。

  根据史料记载,宋代的古董商们已经会用一些植物的燃料来染色制造伪浸,而且陆续发明出很多的技法,这些手段五花八门,秘而不宣,甚至一直沿用到今天。

  在经历数千年的积淀后,中国玉文化终于在明清时期达到了空前繁荣。

  这时候玉器皿大量出现,题材广泛,精品荟萃。明清时期,制玉业成为上流社会需求巨大的产业,大批的能工巧匠把中国玉器推向创新性和完美性的鼎盛时期。

  扬州,自古就是中国玉器加工的重要基地,这里曾经遍布制玉的民间作坊,有数不清的场肆和店铺专门买卖玉器。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和田玉,扬州工”代表着中国玉器的最高水准。

  山子,是清朝乾隆年间扬州玉工开创的玉雕品种,它将自然界的山水、人物、亭阁浓缩在玉石上,运用浮雕、圆雕、透雕、镂空等各种技法,表现远近、高低、上下不同层次的景物,实际上是运用立体和透视的艺术效果将中国画的意境表现出来。

  山子雕是治玉技艺的最高水平,没有世代传承的经验和特殊工具,琢治巨型玉雕是根本不可能的,当时,只有扬州玉工能琢治山子雕。

  回溯华夏文明的历史长河,玉已经深深融入到了中国传统文化与礼俗当中,大到祭祀天地鬼神,是镇国安邦的礼器,小到作为个人品性的象征,或为定情信物,或为传家之宝。

  如今,玉已为寻常百姓所拥有了,玉的艺术性和装饰性已将其有过的政治、宗教色彩淡化了,但玉所包含的思想,所包含的道德等方面的特定意义依旧潜在影响着人们的观念。人们崇玉、爱玉、赏玉,认为玉能镇惊、压邪、治病、强身,玉主吉祥,会使人逢凶化吉,辟邪免灾,这是人们内心深处对玉不变的情结。

  玉文化吸收积蓄了数千年来中国人特有的思想和文化精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体现。在世界文化艺术领域中,中国玉器也以其浓厚的传统韵味,独树一帜,绽放出耀眼的光彩。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