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古代陶器》(探索·发现探索发现2006-68)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24日 13:44 来源:CCTV.com

半山彩陶

  天火赐给祖先美味的熟食,烤,是最早出现的烹饪,从此,中国人就开始了一场食不厌精的美食文化,不断研究出更多的炊煮方法和器具。时间推进到了新石器时代的晚期,森林中有一堆篝火舔红了磊起的陶泥,泥土变得坚硬,一个中国人智慧的灵光闪过,和族人们一起捏起泥巴,犹如漫漫长夜开始黎明,中国人手中终于出现了第一个蒸煮、储存食物的器具——陶器。

  在山东省泰安市大汶口镇,在夏收的季节里,农民们在田地里收获金黄的麦子,然后就把麦穗铺到公路上,借用过往的车辆作为脱粒的工具,看上去,这里和中国普通的农村景象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片农田的下面却沉睡着古代新石器时期的遗址,大约5000到7000年前的先民们就曾经在这里生息繁衍着。

  黄河流域不断沙洗出细腻的赤色泥土,红色从那时起就烙入中国人的血脉里,成为永恒的民族记忆,这里发掘出最早的红色陶器——泥质红陶和夹沙红赭陶。


  尽管以后中国出现了不胜枚举的精美陶瓷,五彩瑰丽,但这一切都缘起于红陶。红色是血,是土地,是盛起宝贵食物的陶钵与陶罐,这些朴素的、沾着指纹的赤色陶罐依然能够唤起中国人深深的感动,这似乎能够解释为什么中国人忠诚并迷恋于红色。

  在中国云南省的新平县土锅寨的花腰傣族,人们至今还不可思议地继续着祖先制作陶器的方法,他们先将陶泥搓成条,一圈圈地在一个泥饼上盘成容器的形状,然后再反复地敲打成型,晾干后再经过简单的烧制。

  彩陶钵形鼎,是用来煮食物的炊具,工匠饶有兴趣地在口沿外勾出白色图案,描绘的大概是他工作时抬头看到的山峦,跳跃的图案,可见人们烹调食物的心情变得更加快乐,鲜花,雷电,渔网都一一再现,是中国人传唱的欢乐之歌,散发出活泼的生命气息。

  一件八角星纹陶豆,用来盛放食物。用白彩绘出4个对称的八角星纹,表示四面八方,天地通泰。八角形含有天地无边的概念,表现出先人对世界的认识和对天地自然的敬仰,这个图形在很多器物上都出现过,是大汶口出土陶器的明显特点。


黑陶镂空高脚杯

  在大汶口文化中晚期,材质上也出现了新品种,古人在不断地实践中发现了一种新的制陶原料——高岭土,用这种材料可以烧成质地坚硬、胎壁薄匀、色泽明丽的白色、黄色、粉红色细砂陶,也可统称为白陶。

  大汶口文化的发现,使黄河下游原始文化的历史,由4000多年前的龙山文化向前推进了2000多年。从后期墓葬中出现夫妻合葬和夫妻带小孩的合葬的情况来看,似乎也标志着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母系社会的结束,人类开始或已经进入了父系氏族社会。

  陶器的一个新贵在此间出现了,一只罕见的黑色薄胎磨光高柄杯是大汶口文化中的珍品,它高贵喑哑的身影以后再度出现在龙山文化中,之后又神秘消失。

  黑陶的王者气质令人伫足,但同时期的兽形提梁器发出了另一个阶层的声音,让我们感受百姓生活的温暖。不难想象女人家提着陶猪,猪儿吐出清水来的模样,平实的快乐一路流淌出来。

  河南,地处黄河中下游,因大部分在黄河以南,故称河南,向有中州、中原之称。地处河南省境内的渑池县城北9公里处的仰韶村,是我国新石器时代最著名的文化遗址之一。


马场彩陶

  河南渑池的仰韶村,是我国新石器时代最著名的文化遗址之一。这里土地肥沃,阳光充足,人丁兴旺,自1921年瑞典人安特生发现这处遗址以来,这里已陆续发掘出数量巨大的石器、陶器等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

  仰韶文化中最具特色的要数精美的彩陶,由于以彩绘陶器为特征的文化现象首先在仰韶村发现,故命名为“仰韶文化”,当时人们的生活用具均为陶质,有陶鼎、罐、碗、盆、钵、瓮、缸等,陶器上的装饰图案非常引人注目,从而使仰韶村遗址闻名中外。

  仰韶文化是彩陶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出现早在距今约8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时代中后期,仰韶文化在200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其文化面貌与表现风格十分复杂,可分为半坡、史家、庙底沟、大河林、后岗等多种类型,其中以半坡、庙底沟、大河林最为著名。

  甘肃与黄河有着不解之缘。马家窑人还是聪慧的技师,这些作品证明他们已经开始使用慢轮修坯,并利用转轮绘制同心圆纹、弦纹和平行纹线等纹饰,更是表现出他们娴熟的绘画技巧。

  半山类型彩陶是马家窑类型的延续和发展,出现于公元前2500到2300年,在这些陶器设计中,不论是平面所能看到的器物腹部,还是站立起来所能看到的器物的肩部,都完美地用图案连接。静态中予以自然的动感,即突出了器物的端庄饱满,又富于节奏和韵律,这已经是相当成熟的工艺设计。


万字纹

  延续半山类型发展,马场类型的彩陶是黄河彩陶最灿烂最多产的季节,其器形之多图案之复杂、色彩之绚丽以及数量之多,都可谓登峰造极。

  在北京的古陶艺术博物馆,马场彩陶中有一件舞蹈纹高颈壶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这是一件马场类型的作品,陶壶正面的中间绘有一个跳舞的女神,伴舞的人伴随女神的左右,也许是伴舞者为了向女神表现他们的虔诚和崇拜,舞动的非常卖力和陶醉,肢体大幅度摆动,使人不难想象出原始先民们纵情狂欢的场面。

  红山陶罐上粗糙的刻痕并不是对自然的描摹。据专家分析,这些刻在陶罐上的符号很可能是一篇原始的祭文,而万字形的符号在古人看来则代表田地和庄稼,用这种方式向天祭祀,以求得风调雨顺,农业有好的收成。目前考古学还存在另一种说法,认为这是一个天降陨石说,这种说法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古代的历法图,这两种推理至今仍在求证之中。

  1983年秋天,在红山文化遗址发掘中,牛河梁出土了一件罕见的陶制女神头像。她高度写实,形态逼真,脸形为方圆形,颧骨突起,双眼中镶嵌着两块经过抛光处理的青色玉片,她嘴角上翘,以特殊的笑容注视着5000年以后的人们。


仰韶村发现的钵

  红山文化是中国北方新石器时代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化代表。这里出土了中国最早的玉龙,中国文化中流传着众多关于龙的传说,龙对于中国人来说,是神,是兽,是祖宗,也是天子。

  新石器时代中后期的红山文化,处于北方原始文化的高峰期,当时的手工业已经具有相当的规模。制陶工匠们在夹砂陶器刻画出之字和更多的几何纹,渐渐创作和游戏的本能施放出来,他们制作出并非实用的玩具,线条简单却令人不禁莞尔。这不啻为人类艺术的童年。

  这种陶器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礼器,从色彩的鲜艳程度上可以看出,这些彩绘图案是陶器经过烧制之后再画上去的,当时拿彩色的天然矿物质颜料进行彩绘,边沿处还镶嵌了贝壳作为装饰,虽然出现年代是距今3500到4200年,但是艳丽的颜色依然穿透时空,传达着古人强烈的审美追求。从这些彩绘陶礼器上面的纹饰来说,我们发现这些纹饰主体纹饰是以各种云纹、雷纹、饕餮纹组成的,而这些纹饰都是商周青铜器上最常见的纹饰。

  陶在人类文明进程中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它不仅改变了先民的生活习惯,还逐渐演变成为一种艺术。在新石器时代晚期,人类文明已经进入了一个空前发展的时期,随着制陶技术的不断提高,新石器时代的陶器生产在父系氏族社会的龙山文化时期发展到顶峰,当时无论在数量上、质量上还是在工艺水平上,都取得了空前的成就。


仰韶村发现的缸

  龙山文化以黑、白、灰陶器为主要文化特征,其惊人之处在于出土的这些黑陶,黑陶造型精美,考古学家用“黑如漆,薄如纸,声如磬”来形容它。

  几千年来,人们从来就没有见过黑色的陶器,更没有想过能够制造出来,那么古人是掌握了什么尖端的技术?制造黑陶的秘密又在哪里呢?

  中国的研究者发现,黑陶上的黑色是不均匀的,这一点引起了研究者的猜测,会不会是在烧窑的过程中熏染上去的,他们开始了试验,点燃柴草以后把火灭掉,依靠柴草的浓烟来熏染这些陶器,结果出来了,他们烧制出了龙山文化一模一样的黑陶,这种烧制黑陶的方法就是人们所说的“熏烟渗碳法”。

  在山东日照博物馆,陈列着一只造型优美的蛋壳镂孔黑陶高柄杯,这只出自4000年前的陶杯,是日照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也是龙山黑陶的经典之作。


仰韶村发现的罐

  几乎在同一时期,在中国南方长江流域另一支重要文化——良渚文化中同样出现了黑陶,由于打磨工艺格外精细,贵族一般的黑陶成为良渚文化的典型标志,散发着低调的张扬。

  龙山文化中,除了代表性的黑陶,陶器家族异常庞大而丰富,包含了以后历代生活用品的所有种类,陶圭既是一种炊具也是一种温酒的器物,在龙山文化中最为常见,陶圭的三个袋足,能够增大火焰的接触面,易于充分利用热能,专家还认为它是生殖崇拜的一种文化现象,因为圭的带足形状很像羊乳。

  东夷民族以凤为祖图腾,繁衍出以各种鸟为子图腾的诸多部落。陶圭是东夷民族文化的一种象征,陶圭上部很像一个鸟嘴的形状,盖子又很接近鸟的冠,把手看起来又非常像一个抽象的变形的鸟尾,在陶圭的腹部或者颈部经常会有一些旋纹,这些旋纹又很像鸟的翅膀。这些特征都证明了东夷民族崇尚鸟的风俗。

  有一件陶铃,出土于山东日照东海域遗址,人们猜测它是一件乐器,最早的乐器起源于原始的巫术,当时只有巫人才能拥有使用乐器的权力。在中国的河姆渡遗址也曾发现过距今5000年前的吹奏乐器古笛,在中原地区我们还发现距今4700年前的陶埙,在日照市羚羊河遗址还发现了陶号。陶铃与别的乐器不一样,它是手摇的乐器,在此之前发现的都是吹奏的乐器,所以从这一点来看,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也是乐器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


仰韶村发现的盆

  到了汉代,陶器出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就是绿釉陶器的出现。绿釉陶在公元前4世纪,已经作为生活用器出现在北方中原地区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陶器的器形和制作出现的多样化向我们展现出汉朝的人们,在战后向往平静安逸生活的图景,从西汉末年至东汉初年,釉陶的生产日益增加,到东汉达到顶峰。

  汉代釉陶中的珍品莫过于铅绿釉陶器,古玩行称为“银釉”、“银裹”。在古代就有“汉器普品十件不抵银釉一件”的说法,可见其珍稀与贵重。铅釉陶也称绿釉,这种陶器表面的釉是低温烧成的绿釉,这种绿釉由于含铅量很高,有的经过长时期掩埋在墓葬里,里面的铅从釉的表面溢出,变成了银白色,这种釉色就是人们所说的银釉。

  唐三彩是唐代出现的一种铅釉陶器,它以绚烂的色彩优美的造型为世人所惊叹,人们折服于它的流光异彩。在唐三彩中最为常见的是马的造型,马的造型也是唐三彩中表现最为成功的题材,唐人爱马,当时的养马业十分发达,培育出许多优良的品种,这种对马的喜爱,也为唐代艺术家提供了创作素材。陆明华介绍说,据史书记载,在唐代的长安城里,当时马匹是非常多的,另外长安城作为中国通往世界的一个窗口,它是一个大都会,丝绸之路那个时候通过这条路,大量的中国的丝绸、陶器、茶叶和其他的物品运往外部世界,所以,马和骆驼在那个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骆驼作为沙漠之舟,很多运输任务都是由它来担任,所以在唐三彩中间出现了大量的骆驼和马。

  相传唐三彩来自西域,随着丝绸之路的兴起,中国人从波斯将唐三彩所用的钴等原料运往大唐,烧制三彩陶瓷。花红柳绿,再加上一味白,热闹又不失雅致,正是盛世帝国的偏爱。其实,三彩不过是虚指,实则五彩缤纷,但又不单单靠色多而取胜,巧妙的是施釉的工艺,匠人更像是艺术家,让釉色流淌交融,用的完全是国画中晕染和泼墨手法,染得微妙,泼得潇洒,花团锦簇,一派盛世气象。

  唐三彩中各种绚丽的釉色,是由于不同金属之间在烧制时相互作用而形成的,铜元素呈现绿色,铁元素呈现黄色,锰元素呈现紫色,古元素呈现的是蓝色。


原始瓷

  唐三彩器类包罗万象,大致可分三大类:人物俑,日用器皿和居室用具无不包括。人物俑有男有女,有文官、力士、有武士俑,有乐舞俑,还有高鼻卷发的胡人俑。动物俑中以骆驼传世最多,还有牛、马、狮、虎及镇墓兽等无不涉及。可以这样说,唐三彩的内容几乎包括了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其种类比任何一个朝代都更为丰富。

  骆驼载乐俑,把1000多年前唐代乐舞的绚丽风采,重现于我们眼前,从这些吹拉弹唱的乐手身上,人们似乎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带着异国风情的唐代乐舞的魅力。

  三彩双鱼瓶通体施黄、绿、赭三彩,这种双鱼瓶流行于唐代。在古代双鱼象征生殖崇拜,渴望通过崇拜鱼的生殖能力,产生一种功能的转化效应,并且应运诞生了一种祭祀礼仪——鱼祭,用于祈求人口繁盛。女性们在举行仪式后,还要食鱼,以为吃鱼下肚,便可以获得鱼一样的旺盛的繁衍能力。

  长期的制陶经验,使古人们开始思考如何才能使陶器的器壁光洁,如何提高烧制后的硬度,使其经久耐用。陶器的发展在经历了简单的刻画、捏塑、彩绘、打磨和抛光技术后,人们终于找到了一种更好的制作方法,用瓷土作原料,用高达1200度的温度烧制,这个发明无疑是伟大的,因为用这种方法烧成的器物质地坚硬而不渗水,表面透明而有光泽,而另一个极其重要的结果,就是用这种方法烧出的不是陶而是原始的瓷器。

  中国原始瓷的出现可以追溯到青铜时代,而青瓷的烧制成功,开始于我国东汉时期,在这个时期大量出现的原始青瓷,为我们展现了汉代烧制工艺的逐步成熟,在东汉中晚期终于成功烧制出胎壁均匀、釉色稳定的瓷器,完成了陶器向瓷器的过渡,使中国成为发明瓷器和最早生产瓷器的国家。


黑陶镂空高脚杯

  从黄河流域的彩陶文明,到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从长江流域的河姆渡文明到良渚文化,人们发现中华文明的发展是呈多元化的,从河姆渡时期的泥条盘筑陶器到龙山文化精美的蛋壳黑陶,从汉代的气质高贵的铅绿釉陶到唐代流光溢彩的唐三彩,人们发现,在古文明不断被发现的今天,陶器总是最先向今人诉说着祖先闪光的生活智慧和中华历史的沧桑变迁。

  在中国典籍中,中华文明一向被形容为“上下五千年”,而仅存的文字记载也只能够将中国文明史上溯到4000年前,随着古陶器的不断被发现,它好比一把开启文明的钥匙,将我们的视线从现代的车水马龙带向更遥远的时代,古陶证实了中国确实拥有超过5000年的文明史。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