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古代俑塑》(《探索·发现》2006-67)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24日 13:37 来源:CCTV.com

兵马俑

  从远古时代开始,中国古人就认为,一个人死后依然要过着生前一模一样的生活,生前的奴仆和财富都应随葬墓中,供自己到阴间使用。在这种“事死如事生”的观念下,无情的殉葬制度出现了,并在中国的商代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后来一种新的风尚出现了,人们把用泥土、木头或者石头制作的俑放置在墓葬中,作为人或动物的象征物品为主人陪葬。

  壮观的兵马俑是中国的第一个皇帝秦始皇的陪葬。

  先秦时期,中国已经出现了不少俑,比如在湖北和湖南一带出土的木制的俑,它们看起来很像孩子们的玩具,形态小巧简单,装饰也不复杂,只是用彩色的颜料画出衣服、眉眼和嘴巴。

  但是,到了秦始皇时代,俑的形象却突然出现了大转变。

  在秦始皇陵几个规模庞大的陪葬坑里,埋葬的是象征性的军人和动物,这些俑身形高大,俑群气势磅礴。在中国史书的记载中,秦始皇是一个暴君,但是在结束殉葬制度方面,他却是身体力行的第一个君王。

  在这个凝固的地下军团中,6000多个兵马俑组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秦军军阵,排列在军阵最前面的是三排弩兵,他们是整个军阵的前锋,在军阵的最后面也有三排弩兵,是整个军阵的后卫,这是古代战争史上极其经典的军阵范例,它进可以攻,攻击无坚不摧;退可以守,守卫固若金汤。

  就在离秦始皇陵40公里的地方,耸立着一个巨大的土堆,它就是仅仅比秦始皇陵晚建了100多年的汉阳陵,墓葬的主人是汉景帝刘启,他是西汉帝国的第四位皇帝,在位16年……

  在中国历史上,秦始皇往往被视为残暴的化身,而汉景帝则被人们奉为仁慈的君主。那么,在他们死后的世界里还依然存在着这样的分野吗?


汉代木塑

  1990年,一支考古队开始对阳陵进行了地下挖掘。

  当发掘一个从葬坑时,人们发现了一些散落在泥土里的陶俑头,旁边还凌乱地堆积着很多陶制的肢体,为修复这些残缺不全的陶俑,陶俑被运出坑穴送到了文物修复工作室。这样的陶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只有真人的三分之一大小,约60厘米高,个个赤身裸体,皮肤被涂成橙红色,身上的所有器官,包括生殖器和肚脐眼儿都被细致而真实地雕刻出来了,奇怪的是,所有陶俑都没有双臂。

  几个月后,考古队在另一个从葬坑里惊喜地发现了几百个武士陶俑。

  在这次出土的一些陶俑的外表上,人们发现了残留的铠甲或衣服痕迹。有了实物印证,人们终于弄清了裸体陶俑的来历,原来,在刚刚完工时,所有裸体陶俑的身上都穿着漂亮的衣服,披着威武的铠甲,手里还拿着铁制的微型兵器,所有骑兵的身下还有用木头精雕细刻的战马。陶俑胳膊上的圆孔,是用来装木质胳膊的,胳膊可以自如地扭转运动,很像现代的洋娃娃,由于年代久远,衣服和木头都腐朽了,所以只剩下了裸露的缺胳膊的身体。

  让人们感到意外的是,在武士的队伍中,居然还站立着一些健康美丽的女子,有的还是骑士,她们大部分长得眉清目秀,身材匀称。奇怪的是,在这些女兵中,也有几个长得特别丑陋,高耸的颧骨毁坏了面容,难道真的有这样长相的女人吗?有人猜测,她们可能是来自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面貌上确实有些不太一样。

  陶俑永久地保留了古人的形象,使得我们至今还能直接地面对祖先,感受他们曾经的喜怒哀乐,想象他们的人生故事。

  对考古学家来说,他们还需要进一步考察阳陵陶俑的象征意义。毫无疑问,武士俑很有可能和秦始皇的兵马俑一样,象征着皇帝的军队,但放置武士陶俑的阳陵从葬坑却有着特别的排列秩序。和秦始皇的兵马俑相比,汉景帝的武士们要矮小得多,也没那么强壮和肃穆,整装待发的姿势更像是某种优雅的舞蹈动作。这一切,都和秦始皇的兵马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象征了景帝时代的祥和。

  今天的陕西咸阳曾是西汉都城长安的所在地,至今还残留着古城墙的遗址,因此在咸阳一带,到处都能发现西汉时期的墓葬和文物。咸阳博物馆收藏了一批珍贵的西汉文物,这些文物出土在咸阳杨家湾的一座墓葬里,墓葬的主人可能是景帝时期的一位将军。

  这座墓葬中最丰富的文物是一批兵马俑,他们也只有真人的三分之一大小,由1965个步兵俑和588个骑兵俑组成。


马踏飞燕(青铜俑)

  他们神态肃穆,姿势紧张,虽然造型比较单一,但通过整齐的排列体现出一种群体的统一,让人感受到一种威严和纪律的力量,这些兵马俑无论在规模还是气势上都胜过了阳陵的兵马俑。难道这位将军比皇帝还要威严吗?实际上,阳陵的武士俑还只是保卫首都和皇帝的军队,而这批兵马俑才是西汉时期中央军队的真正代表,显示了汉军的实力。

  骑兵俑和步兵俑被放置在不同的坑道中,体现出骑兵在汉代作为一个兵种的独立存在。史书记载,西汉骑兵经过初期的苦心经营,成为当时边防的重要力量。汉文帝期间对匈奴作战时,发动的骑兵力量可以达到10万以上。

  20世纪80年代初,一个偶然的机会,人们在徐州狮子山一带也发现了一批陪葬的兵马俑。

  批俑种类繁多,显示出丰富的内容,有博袖长袍的官员俑、拿着兵器的卫士俑,也有拖着发辫的士兵俑、抱着弩背着弓的甲士俑等等。

  4000多件汉俑用写意的手法,将汉代军旅中士兵们的思想、神态和情感惟妙惟肖的刻画出来,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从制作工艺来看,这批俑的制作方法和楚地的俑十分相似,有明显的继承关系。

  这支完整的军队还让人们更清晰地看到了当年军阵的样式。


唐代贵妇人

  在马王堆汉墓中,出土了一批木制的俑。这些俑延续了先秦时期木俑的特点,简洁自然,但是精致了许多,他们的主人是西汉早期一位侯爵的夫人辛追,和皇帝、将军不同,贵妇人讲究的是享受生活,所以她带进墓里的都是生前伺候她的仆人,她们中有的是彩绘俑,可能是比较下层的奴仆,有5个俑则代表着主人的小乐队,还有的俑是在木质胎体上穿着丝织品的衣服,她们可能是主人的贴身女仆,地位比较高,其中有一个绝色佳人最令人注目,一张精心修饰过的脸庞无限娇媚,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这尊木俑在荷兰展出时被誉为“东方维纳斯”。

  那么,在皇帝的身边,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美女伺候呢?在汉景帝阳陵的封土堆附近,排列着19个坑穴,这些坑穴可能象征着皇宫里负责皇帝生活的机构,因此出土了一些特别的俑,有两个裸体的陶俑让人们吃了一惊,他们没有阴囊,但这不是工匠的粗心,而是刻意表现的,他们算得上是中国最早的太监形象,除了太监,皇帝的日常生活主要靠宫女来服侍,当年,她们身上穿着艳丽的衣服。

  在人们的想象中,皇宫的生活富足奢侈,应有尽有,不过,2000多年前的富有概念和现代却有很大的不同。92米长的13号从葬坑就是皇帝的仓库,这里埋葬了近2000件动物陶俑,包括231件彩绘陶山羊、33头陶绵羊、456只颜色各异的陶狗和一些小乳猪,以及公鸡和母鸡。

  女仆也一样表现出温顺的神情。她们身材窈窕,眉毛细长,大大的眼睛,面庞丰满,黑色的长发简单地笼在脑后,在底部挽一个结。彩色的绘画细致而真实地表现了她们的服饰和装扮,她们几乎没有佩带任何首饰,宽松的长裙从腰部紧缩,在底下散成喇叭状,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女性秀美的身材。外套并不华丽,只在领口和袖口有些装饰。

  这是一个梦幻般的瞬间:一匹正在急速奔跑的骏马,扬起的马蹄踢到了一只飞鸟,鸟儿在逃走的同时,还惊魂未定地回头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少有人知道,这尊著名的青铜俑来自甘肃武威一个并不出名的古代墓葬。武威位于中国甘肃省的中部,距离首都北京2000多公里,汉代名将霍去病曾在此大破匈奴,故起名武威。1969年武威新鲜村的农民们在挖掘防空洞时,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地下世界:在由200多件金银玉器、陶器和铜器构成的文物中,最令人瞩目的是99件车马铜器组成的车马仪仗队,这支队伍的最前方是一匹与众不同的马,高34.5厘米,长45厘米,领头马的身后,紧跟着17匹马和骑士,一共分三行,骑士们威风凛凛,手里拿着长戟。


唐三彩

  在威武的骑兵后面是车队,车队的正中是一辆前导用的车,稍后是4辆豪华的轺车,车上有驾车的人,还有两个服侍主人的丫鬟。车前头站着8个人,从穿着上看,4个属于武官,4个属于文官,在他们的身背后发现了刻文,上面写着“张家的奴仆”。

  车队后面是一组5匹马组成的队形。中间一匹马身材高大,器宇轩昂,应当是主人的坐骑,其他的4匹前后并列,护卫主人,是贴身卫士的从骑,队伍的后面还有一辆牛车,它是负责运输工作的。几十匹铜马各有各的姿态,十分生动,而所有的车辆做得就和真的一样,一些车的后门还可以开启。

  显然这并不是用来作战的部队,而是象征着威严和尊荣的仪仗队。虽然对墓主的身份还存在着一定的争议,但考古学家根据出土的几万枚古钱币,将墓葬年代确定为东汉末年。与秦朝和西汉时期的俑器相比,东汉时期的俑器在制作材料的选用上更加奢华,同时更加注重对局部场景和人事活动的描摹与再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呢?因为在东汉时期,一些世家大族兴起,他们建立起规模宏大的庄园,拥有大量的依附农民和奴仆,生活十分奢侈,这种风习也带进到墓葬中,墓室越建越大,俑器也越来越丰富。

  东汉的俑多小巧,但无不神采飞扬、生动活泼,虽然只是简单的捏塑,但人物的姿态、形象相当传神。汉代结束以后,表现世俗生活的俑虽然没有东汉时期的生动传神,但也别有一种风情。

  奢侈安逸的风气不仅盛行在经济发达的中原一带,而且蔓延到东汉帝国的各个地区。成都是今天中国市井文化最为浓厚的城市,这里的人们喜欢品茶论道,悠闲享受的生活,但2000年前成都街头坊间的市井特色丝毫不逊于今天。

  在成都天回山出土的说唱俑,高55厘米,说唱俑头戴小帽,右手高举鼓锤,左手还抱着一个大鼓,上身袒露,说唱之间不但眉飞色舞,粗短的右腿也情不自禁地翘了起来。在四川各地东汉时期的墓葬中,乐舞俑几乎处处可见,其中说唱俑又最为常见,夸张的动作,丰富的表情,这种诙谐、滑稽的说唱表演想必就是今天中国评书、相声的前身了。东汉的俑多小巧,但无不神采飞扬、生动活泼,虽然只是简单的捏塑,但人物的姿态、形象相当传神。

  制作的工匠所关心的显然不是准确的比例和真实效果,而是人物的神情和姿态。为了充分表达突出的特征,必须有所夸张变形,而这样的效果却更加具有艺术的感染力,给人留下了特殊而深刻的印象。

  汉代结束以后,中国陷入了大规模的军阀混战之中,人们对生存尚且自顾不暇,显然就无法过多地关注死后的世界了,由于统治者的大力提倡,汉代的厚葬风气被制止,取而代之的是比较节约的墓葬,俑的种类也因此变得少了一些,制作也不够讲究了。


唐三彩仕女

  这一时期表现世俗生活的俑虽然没有东汉时期的生动传神,但也别有一种风情。在东晋南朝的墓葬中,陶俑的旁边必定会有陶制牛车配组。当时马匹并不稀缺,为什么达官贵人们会钟情于牛车而舍弃马车呢?原来从魏到两晋,在上层社会形成了一个把持政府要职的士族集团,作为一个具有世袭特权的社会阶层,他们刻意追求散淡清虚的生活方式,不事劳作,结果这些士族子弟们“不堪行步,不堪寒暑”,慢悠悠的牛车自然就成了他们钟爱的代步工具了。

  东晋时期的中国北方正处在战乱之中,游牧民族先后建立了16个政权,互相征战,在这种氛围之下,北方墓葬中的俑器开始更多地体现出阳刚之气,仗剑俑在北朝的俑群中占有很大的比例,他们的装束与骑俑近似,有的腰间还挂着袋囊,很像是来自草原部落的武士。

  骆驼俑的出现更是证明了长城以外的各个草原部落已经大量迁入中原地区。各个民族间的融合和互动为以后中国长期分裂后的再次统一创造了契机。

  公元589年,隋朝统一中国。

  29年后,唐朝建立,中国迎来了经济文化大发展的新时代。

  这尊彩绘俑出土在唐朝乾陵的陪葬墓。乾陵埋葬着中国历史上最为传奇的女性武则天,她是古代中国唯一的女皇帝,有着不逊色于男人的决断和智慧。根据史书记载,武则天格外喜欢金色、碧色和白色,她朝中的旗帜服色都带着一种新鲜的色调,所以,彩绘俑在这一时期的出现也许并不是一个偶然。

  由于年代久远,不少彩绘俑的颜色已经剥落,只残留了少许的红色。当年,它们应该是色彩斑斓、十分夺目的。还有一些奇怪的动物长着人的身体,头部却是12种动物,它们就是中国人所熟悉的12个动物生肖。在唐代,中国的制瓷工艺已经达到了一个可观的水平,彩绘俑逐渐取代了相对简陋的陶俑。

  彩绘俑是用瓷土作胎体的,胎体烧成后,用颜料描画出人物细节,甚至加上贴金工艺,但彩绘俑还不能充分代表唐代俑器制作的最高水平。


唐三彩仕女

  唐三彩,在今天它们经常被当作珍贵礼物,用来赠送朋友。它们是唐代留给后人的一份丰厚的遗产。

  唐三彩的烧制采用二次烧成法,是一种综合了陶器与瓷器特点的产品。首先要将开采来的白色粘土制作成胎体,入窑烧制,随着温度的升高,自由流淌、幻化出很多人工不能控制的令人惊奇的图案,非常绚丽。

  唐三彩的主要釉色有绿、赭、蓝三种颜色,所以叫“唐三彩”,据说唐三彩中呈蓝色的钴料是从波斯进口的,所以人们常说“三彩贵蓝”,其实三种釉色互相渗化,还能产生出许多别的颜色。

  在唐代的许多墓葬里,人们相继发现了形形色色的彩绘俑和三彩俑,透过它们。唐三彩中还有各种生动的动物形象,而在所有动物中,马无疑是唐三彩的一种象征,这些三彩马俑大多数骨肉均匀,线型流畅,而且表现出了马的神气,马的胸肌突出,神态十分矫健,而有的马好像在饮水或者吃草,安逸放松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这些作品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唐代艺术自由、奔放的特色。

  唐代的侍女俑生动传神。一个侍女长得眉目俊秀,她举着双手,好像在低声诉说着什么,而另一个侍女神情安详,似乎正在静静地聆听……她们虽然是象征着殉葬的奴婢来侍奉墓主人的,但唐代的工匠们还是寄与了无限的同情和爱怜,赋予她们人间少女最美好的形象。

  唐代的贵族妇女却显得十分幸福和洒脱。有一具通体蓝色的俑描绘了一位妙龄女郎的风姿,有趣的是,她身上的服饰和日本的民族服装和服十分相像,说明当年日本人就是从唐朝传入了服饰文化。


唐三彩仕女

  这些神态各异的俑生动地反映了唐朝女人的生活状态,她们大多穿着低胸袒领的衣服,不穿内衣,只披一件透明纱衣,不但将脖颈彻底暴露,而且连胸部也处于半掩半露的状态,坦然表现出对人体美的大胆追求。

  众所周知,唐朝在女性审美标准上以丰腴为美,但实际上,这些乾陵陪葬墓里的俑身材适中,并不是很胖,这说明直到武则天统治时期,唐朝还没有特别追求女性的丰满。

  一个女人改变了所有人的审美观念,她叫杨玉环,被唐玄宗宠爱封为贵妃,她是个丰满型的美女,总是把自己打扮得妖艳多姿,牢牢抓住了皇帝的心。社会风尚因此出现变化,女人开始追求丰满的体形和浓妆艳抹,造型夸张的眉毛,红红的胭脂和小嘴,华丽而直接,富贵而慵懒,透着一种享受生活的气息。

  唐朝的胸襟并不是单单体现在对女性时尚的宽容上,它对于各种文化的兼收并蓄,使得古老的中国文化得到发展的广阔空间。唐三彩中有不少骆驼的形象,显现出当年丝绸之路上繁忙的景象,驼队往西运的是丝绸、陶瓷,运回的是珠宝、香料、药材等。“胡化”构成了唐代文化最为鲜明的特点。

  广泛的文化交流带来了新的社会习俗,人们的娱乐方式也因此多了起来。在俑里有两个人骑着马飞奔,他们其实正在玩一种叫马球的游戏。

  直到现在,唐朝仍旧是中国人不断怀念的精神家园。它的气势和魅力随着王朝的覆灭而成为永远的过去,曾经丰富多彩的古俑也因为唐朝历史的结束而消散了。到了宋代,民间丧葬习俗发生了重大的转变,焚烧纸明器的作法流行起来,这从根本上动摇了以俑随葬的传统,俑的制作急剧减少了。

  但是,在西安出土的一个明代亲王的墓中,人们看到了一批精致小巧的俑器,由几百个墓俑组成了一支声势浩大的仪仗队,中间坐着的就是亲王本人,身旁是他的侍女,所有俑的容貌都很有个性,姿态也各不相同,有的谦恭地作揖,有的拿着笏,有的手里可能拿着木质的物件,他们都是亲王的官员和侍从。


唐三彩仕女

  这似乎是古俑作为丧葬的最后一抹余晖。

  在明朝以后的岁月里,俑逐渐淡出了历史舞台,虽然俑在形体上已经消亡,但它们的艺术灵魂却永远驻留了下来,这些栩栩如生的泥人同样向我们讲述着一个个精彩的人生故事……无论时代怎么更替,但泥土中蕴涵的生命光辉却永远不会改变。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