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古代乐器》 上(探索·发现2006-65)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24日 13:07 来源:CCTV.com

编钟

  2005年8月,一支中国乐队在瑞士的日内瓦州巡回演出,演出的主题为“东方音符”,观众从未见过乐队用来演奏的乐器、也从未欣赏过如此悠扬而古远的旋律,演奏在当地引起了轰动。

  台下的聆听者并不了解,这种演奏方式已经融入了不少现代因素,现在的艺术家们已无法真正再现中国古人的音乐精髓了。

  埙,形如鸡蛋的中国古代吹奏乐器,从这小小的乐器里发出来的乐声,马上会让人联想到空旷的原野,今天的人们听到后,也许会在心底涌起一丝淡淡的惆怅,仿佛回忆起了什么往事。

  这是残留在人类集体记忆深处的一抹回忆。

  从前,这种乐器就是用来在旷野上演奏的,它曾经统治了古中国人的音乐生活。从长江下游到黄河中游,人们在很多新石器时代的古文明遗址中,都发现了这种乐器。

  埙的制作十分简单,用泥土捏成形状,在上面开孔,然后放进火里烧制。


古琴

  中国埙文化研究会会长刘宽忍介绍说,它的乐器构造比较简单,如果乐器简单,孔少,音律就比较窄,所以从出土的文物和我们手上掌握的史料来看,最多的有6孔埙,在古代来说,这个发展已经到了最高的水平。

  今天,新一代的乐器制作家成功地做出了一套10孔的埙,弥补了古埙音域狭窄的缺点。但无论怎么改进,埙的基本乐色永远都不会改变,呜咽幽暗,如泣如诉,埙有着其他古乐器所不能表达的意境。

  在刘宽忍看来,埙的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它有很强的震撼力,用作家贾平凹的话说就是土生地气,它不是一般乐器所能代替的,它对人的心灵,对人的内心世界有震撼的作用。

  在艰苦的原始社会,人类为了生存,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和野兽抢夺食物,像野兽一样死于自然灾害。但人类不同于其他动物,他们会思索,有智慧,他们的感情更加丰富,需要更多的表达方式,动物只会嚎叫,但人类会歌唱,而且还会让石头、泥土、竹子、骨头发出美妙的声音——乐器诞生了。

  今天,仍旧残留的原住民部落向我们展示了人类最早的乐器和音乐生活。

  原始音乐起源于人类的劳动生活,和先民的狩猎、畜牧、耕种生活息息相关:有一种叫骨哨的乐器,最初可能是作为联络的工具用于狩猎中,用陶土做成的陶铃摇曳时发出清脆的声响,而把兽皮蒙在空心陶管上击打,就成了一面鼓。它们和埙一样,都是中华民族祖先创造的古老乐器。

  还有一种古老的乐器叫磬,专家推测它来源于古人的生产工具。

  东方乐器博物馆馆长应有勤介绍说,它的形状跟古代的石犁、石锄形状很相似,那个圆孔是用绳子吊起来敲击的,实际上,在古代就是在里面插一根棒,用来锄田、锄地用的,后来因为它这个形状,偶尔发现敲起来“当当当”的有一种美感,渐渐地不断用来敲击来感受那种美妙了。


箜篌

  从乐理上说,中国古乐一般使用五声音阶,叫做“宫、商、角、徴、羽”,相当于“1、2、3、5、6”,比现代通用的七声音阶少“4”和“7”的音。那么,是不是中国的古乐器根本就不具备演奏七个音阶的功能呢?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所所长乔建中认为,不能说中国没有七声音节,没有这个事情。中国人是以五声为主,这跟中国人的阴阳五行的宇宙观确实有很大的关系,后来的“宫商角徵羽”变成了“金木水火土”,变成“东西南北中”,总之跟五行观念有关。他介绍说,我们确实是以五声为主,以七声奉五律有一个规则,以七声奉五律,就是说以七个音来为五声音阶服务的,那两个音不是主要的,骨干音是五声的,有这么一个习惯性的规则。

  这个规则也许正符合了中国文化所崇尚的平缓、宁静的精神境界,也正是因为以五个音阶为主,中国传统乐器演奏的音乐缺乏跌宕起伏的戏剧性,而显得沉稳典雅。

  但是,乐器本身却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逐渐改变着面貌,当人类走出平等友爱的原始社会,特权阶层把对权力的崇奉延伸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像骨笛、陶埙那样的简陋乐器也就不再能登大雅之堂了。

  乐器的种类开始增加了,质量也在不断地改进。

  根据记载,早在3000多年前的周代,乐器就有大约70种之多。


  著名的儒家创始人孔子就是一个音乐家。

  在他的理论体系中,音乐和礼仪规范处在同等重要的地位,弹奏乐器是培养高贵品德的重要途径。据说孔子本人非常爱好演奏古琴,还能亲自谱曲。

  从此,古琴就被赋予了高于乐器本身的意义,它的身影一直萦绕在中国古人的音乐生活中。

  我们能够看到的、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最古老的琴有2000多岁的高龄,古琴的造型古朴大方,通体涂满黑漆。

  在后来的历史流变中,古琴的样式渐渐变得复杂起来。王鹏介绍说,造琴是要考虑到它的声音特点、它的合理性,因此也会出现一些很多的造型,比如说蕉叶形,是根据芭蕉叶来设计的,像落霞式等等,都是根据一种对事物的想象而形成的一种造型。

  琴的音色古朴沉着,是中国古弦乐中最重要的乐器之一。古琴演奏最特别的也许是对弹奏者的礼仪要求。在中国古代,琴是文人的专用品,弹奏前要沐浴,弹奏时必须怀着肃穆宁静的心态,琴台上还必须燃上一炷香。王鹏介绍说,“琴者禁也”,是指弹琴的时候要禁止邪念,以求得一种修身养性的作用。

  此时的乐器并不仅仅发出美妙动听的音乐,更重要的是,借助乐器,人们得以陶冶性情,甚至感悟人生和宇宙的深奥哲理。

  在历史悠久的武汉市,就有一座古琴台,这里流传着一个关于琴的故事。很久以前,在这里,一个叫俞伯牙的人听到了琴师钟子期的琴声,当琴声演绎巍峨高山时,他感慨道:多高的山啊!当琴声表现江河奔涌时,他又大声赞美道:多壮阔的江水啊!钟子期第一次遇到能听懂自己音乐的人,十分感动,与俞伯牙结为生死之交,俞伯牙死后,钟子期把琴摔碎,不再弹琴了。从此“高山流水”就成了知音的代称。


哨、陶鼓、陶铃

  就在离古琴台不远的地方有一座2000多年前的乐器殿堂。

  1978年5月,在湖北随州,一项对中国古音乐史具有重大意义的考古发掘,带给中国音乐以足够的惊喜:墓葬的主人是公元前5世纪时,一个诸侯国的国王曾侯乙,在墓葬的中室,一间60多平方米的大屋子,象征着墓主人生前的“殿庭”,中室的南壁和西壁呈曲尺形立放着一组青铜编钟,它们整齐地挂在木头的钟架上,仿佛刚刚被埋入地下。

  这套乐器不仅是世界考古史上惊人的成果,而且也是音乐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伟大发现。整套编钟体积硕大,造型繁复精细,显出磅礴大气的王者风范。曾侯乙墓编钟总重量达到5吨,一共有65件,分三层悬挂,其中最重的有203.6公斤,高1.5米,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这套编钟还让现代人听到了远古的乐声。

  优美的音色,宽广的音域,让人们几乎不能相信,它已经在地下沉睡了2000多年。从理论上说,曾侯乙编钟不仅能演奏单旋律的乐曲,还能演奏和声与复调手法的多声部乐曲,也可以用来伴奏,而且,每一件编钟都能发出两个不同的音。编钟演奏时,由三个乐工拿着木槌,分别敲击中层三个组的编钟,还有两名乐工,分别撞击下层低音甬钟,可以配以和声,或者烘托气氛。

  这套编钟还反映了古中国人高超的青铜铸造技艺。

  编钟优秀的音质,源于合理的合金配置,青铜中锡、铅含量的配比已经很符合现代的金属学原理。

  紧靠着北壁放着一组编謦,它们是用石头做的乐器。靠东南角放着巨大的打击乐器建鼓,而在编钟和编謦之间还摆放了很多古老乐器,包括瑟、筑、排箫、箎等……

  墓室里还整齐地放着成组的礼器和名目繁多的饮食器,仿佛是贵族们聚会的场面。眼前的场面让人觉得,这该是一个国王的音乐厅,展现了他生前宴请宾客时的场景,也描述了那个时代中国乐队的场面。

  按照中国古史书的说法,皇家和贵族的乐队叫做“钟鼓之乐”,“钟”是编钟,“鼓”就是建鼓。这是一个高等贵族才能拥有的乐队,享受美妙的音乐是其次的,更重要的是展现权力和威严。早在周代,乐器的拥有就被视为人的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有一种周代的青铜乐器兽面大铙和龙纹镈,通过表面纹饰,反映的也是上层贵族凌然不可侵犯的地位。

  在那个时代,对乐器的使用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乔建中介绍说,首先,皇帝享受要四面之乐叫“宫悬”,第二等级的人,就是诸侯,诸侯享受“轩悬”,就是说他享受三面之乐,他的乐队不能四面,四面就是孔子讲的所谓“礼崩乐坏”了。我们看曾侯乙墓面出土的乐器,它就是属于诸侯这个系列的,是三面之乐。还有大夫,那是两面之乐,士是最低一级的,就是知识分子这类,享受一面之乐。


  不过,乐器总还是有娱乐的功能。在曾侯乙的“寝宫”里也放着一些乐器,这些乐器大概是用来演奏轻音乐的。曾侯乙墓一共出土了8种128件乐器,有人曾统计过,如果要演奏曾侯乙墓里所有的乐器,起码要41个人。

  实际上,在曾候乙墓中,陪葬了20名妙龄女子,年纪最小的只有14岁,最大的也只有26岁。人们猜测,这些女子就是曾侯乙的乐队成员。

  有人说,曾侯乙本人可能也会演奏乐器,在心情愉快的时候,弹起乐声悠扬的古琴。一个诸侯国王拥有如此多的乐器,人们因此猜测,曾侯乙是一个精通音律的人。

  在曾侯乙墓的所有乐器中,编钟是无可争议的佼佼者,它在乐队中的地位只有现代交响乐团中的小提琴可以相媲美,就像一位威严的王者,青铜编钟曾经统领高雅音乐界,至少长达1000多年。

  但是,这样的特权并没有维持到永远。

  在山东洛庄一个西汉早期的王公墓葬区,考古人员在一个陪葬坑里,发掘出了一整套19件的编钟,它们和普通的军乐器混杂在一个坑穴里,完全没有了曾侯乙编钟的身份和气势,这套编钟的钟口有被挫过的痕迹,这是当年调音的方法,说明是实用钟,虽然直到西汉早期,编钟仍旧在铸造和使用,但地位已经今非昔比了。

  和编钟相比,这个乐器坑里最大的收获是6套编磬,总计107件,比以往发现的西汉实用编磬的总和还要多。曾侯乙墓出土的编磬原件已经破裂,不能发出声音,而洛庄发现的6套编磬保存得都比较完好,轻轻敲击,就能传出清脆的声音。乔建中介绍说,中国人讲“金声玉震”,金就是这个钟的声音,玉震就是指磬的声音,这两种声音合配起来,使得乐队气势宏大。

  用天然石头做成的编謦用小木槌敲击,音色清脆透亮,悦耳动听,和编钟配合默契、相得益彰。由于中国古人把青铜叫做金,所以人们形容这两种乐器是“金石之声”,象征着最高贵的乐器和乐声。

  从曾侯乙墓到洛庄汉墓,时间相距大约200多年,编钟和编磬的组合已经出现了质的变化,编磬的地位和重要性似乎已经超过了编钟,虽然今天还不能确定汉代编钟编磬的具体作用,但曾经附着在乐器上的神圣感已经明显减弱。

  当公元前202年西汉王朝建立时,远古时代的礼仪已经变得陌生,人们演奏的乐器和音乐生活也因为新的秩序和理念而变得不同了。在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一套乐俑,是一个西汉的小型室内乐队,他们由5个彩绘木制的乐俑象征,其中3个是鼓瑟俑,2个是吹竽俑,鼓瑟俑跪坐,作鼓瑟状,瑟横放在膝前,演奏者的双臂向前平伸,两只手的掌心向下。吹竽俑也跪坐,掌心向上,手中拿着的就是竽。

  吹奏乐器竽和弹拨乐器瑟合奏,曾经风靡战国到秦汉之际,叫 “竽瑟之乐”,这套乐俑出土在长沙的马王堆汉墓,它们的主人是西汉早期一个侯爵的夫人辛追。在辛追的墓中,还出土了竽和瑟的实物,绛色的竽,竽斗和竽嘴是用木头做的,22根竽管则是用刮去表皮的竹管做成。

  人们还发现了瑟,外形朴素大方,似乎没有什么精彩之处,但研究人员对它的弦进行科学分析后,惊奇地发现每一根弦都用了370根蚕丝扭结而成。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乐器,部分反映了西汉早年的乐器状况。


  从战国到汉代,乐器的种类虽然变化不算太大,但人们在弹奏乐器时的姿态却完全不同了,曾经的庄严肃穆被愉快和享受的风尚代替。实际上,曾侯乙时代那种严肃刻板的钟磬之乐在汉代已经解体,尤其像编钟这样体积庞大、不便移动、演奏方式又比较复杂的乐器已不再受到人们的喜爱,取而代之的是乐舞百戏这类欢快活泼的综合艺术,各种轻便的弦乐器和管乐器在乐队中粉墨登场。

  乐器开始贴近普通人的心灵,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