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古代金银器》(探索·发现2006-61)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09日 18:59 来源:CCTV.com

  这是四川省成都市西部的一个普通村庄, 2001年2月,金沙村发现了一个远古文明遗址,出土了不少金器。在一千多件出土文物中,包括30件金器。有金面具、金带、圆形金饰、蛙形金饰、喇叭形金饰等。20世纪80年代发现的三星堆遗址也曾出土过类似的金器。金沙遗址的考古年代比三星堆晚大约500年左右,很有可能就是三星堆文明的延续。

  两个文明遗址的工匠都十分擅长制作金器。 四川的岷江、金沙江、大渡河等河流都盛产沙金。生活在这些区域的人们自然而然接触到了黄金,逐渐掌握了黄金的淘取技术,并且学会了利用黄金的延展性,制作出黄金器物。这就是三星堆出土的金杖,有1.42米长。它先用金条锤打成大约7.2厘米宽的金皮,然后把金皮包卷在权杖上。金面罩也是用锤打工艺成形,再用镂空手法做成的。这样的面罩一般贴在青铜面具上,以增加祭祀时的威严感和神秘感。这种金冠带可能是王冠上的装饰,它的表面刻画有鱼、鸟等动物,连细微之处都表现得非常清晰。金沙遗址的这个金箔厚度只有0.02厘米。金箔中央是一个镂空的旋转图形,周围有4个鸟形动物,它们是一种象征太阳的神鸟。鸟的嘴角线细如发丝,却清晰可辨。

  这样的金器在中国考古史上是相当特别的发现,在中国的北方地区没有类似风格的器物。中国使用金银器的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前的商代,但是从商代直到战国末期,在长达一千多年的漫长岁月里,中原地区的中国人似乎一直沉迷在青铜器的光芒之中,对金银的使用只局限在装饰青铜器物。于是出现了中国早期的错金银工艺。

  这是在河北平山县发掘的战国时中山国的一号王墓,当年,考古人员在墓室的一角发现了一些错金银器。

  这对神兽的表面,用粗细不同的银片和银丝镶出变化无穷的斑纹,以强化神兽的神秘感。经过千年的埋藏,曾经光彩夺目的青铜器已经变成黑色,但是上面的错金银,却依旧闪烁着毫不褪色的光芒。

  所谓错金银就是先在铜器模范上做出错金银纹的槽路,器物铸造完成后,再把金银丝压嵌在槽路里面。

  错金银技艺在春秋中晚期开始兴起,到汉代,这种技艺已经成为中国传统金银工艺的主流,并且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

  这件精美的文物出土在河北满城的一个西汉墓葬中,墓葬的主人是西汉时期的一个诸侯王中山靖王刘胜和他的王后。王后的陪葬品中也出土了一些错金银器物,这件“朱雀衔环杯”上复杂多变的花纹都是用金线错出来的。

  墓葬中最炫目的宝物是这盏长信宫灯。作为灯体的宫女显得金光闪闪,但是它并不是纯金制品,而是用鎏金的技艺制作的。

  传统金银技艺始终没有脱离青铜工艺的传统技术,直到汉代以后,中国金银器才开始走向它独立发展的道路。

  从公元三世纪汉代结束到公元六世纪隋朝建立,随着商贸交流的日益兴旺,文化交流也逐步扩大和深入,各个民族相互融合,丝绸之路还带来了西方工匠的工艺和作品。中国古代的金银器制作因此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而在现代考古中,汉代以后的金银器出土的数量开始增加,这些金银器有比较明显的外来文化的痕迹。

  这一时期出土的金银器上,有相当多不属于中国本土的文化因素。而这件出土于公元6世纪墓葬的器物,外形是典型的波斯风格。广泛而深刻的文化交流为古老的中国大陆带来创新的契机。

  公元618年,唐朝建立,中国进入到空前繁盛的时代,那是一个兼容并蓄而又充满了自信的时代,也是中国古代金银器技艺璀璨多姿的新时代。

  1970年在陕西西安南郊何家村人们偶然的发现了几坛子金银财宝.接着,考古人员又在附近发现了各类文物1000多件,其中有270多件金银器,包括各种金银器、银铤、银板、银饼。出土这么多金银器对考古人员来说也是一次意外的收获。这个皮囊式银壶是何家村最精美的文物。它的外形显然受到游牧民族的影响。制作工艺综合了外来的锤揲、抛光技艺和中国本土的焊接、鎏金技法。银白色底和金黄色纹饰对比交相辉映,立体感强烈。最令人感兴趣的是银壶上舞马的形象。

  何家村出土的金银器皿展现了盛唐年间的金银器风采。这一时期的金銀器皿仍然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像高足杯、折棱碗和器身凸凹变化的器物很流行,而这些大多是从中亚一带流传过来的器型。纹饰风格也同样明显带有异域文化的色彩。在一只银盘的盘底中央,用浅雕手法装饰了一只纯金的熊,憨态可掬。

  史书记载,唐代皇室甚至设置了制作金银器的作坊,专门满足皇家的需要。统治者的推崇促使了金银技艺的飞速进步。前代的铸造方法被彻底抛弃,人们发现,西方传入的锤打技艺更适合金银的特性,特别是金银经过加热后,更便于成型和加工。

  正是从唐代开始,中国古代金银器的制作技艺进入到一个崭新的世界,前代盛行的错金银和镏金技术虽然还在使用,但不再是主体,真正意义上的金银器皿成为时代的主角。更加璀璨的金银器还将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在江苏省丹徒县,运河上有一座古老的桥梁,传说是在古代的一个丁卯日修建的,因此就叫丁卯桥。丁卯桥只是运河上的一座普通桥梁,但是到了1982年,一次偶然的发现使得丁卯桥有了名声。那一年的元旦,在丁卯桥附近的一个建筑工地上,人们发现了一些藏着金银珠宝的坛子。

  如果单以数量计算,那么,江苏镇江丁卯桥银器窖藏算得上是唐代金银器最大的一次考古发现。一共出土各种银器950多件。丁卯桥的银器中有大量的银首饰,包括手镯、钗和戒指等。此外,还有140多件器物都是和饮酒有关的器物,包括烹调器、盛器、食器、饮器、令筹等成套的酒具。

  丁卯桥的银器体现了唐朝中晚期金银器制作的最高水平,和盛唐时代的何家村金银器相比,制作技艺更加成熟,在艺术风格上也基本完成了本土化的转型,外来文化已经基本融入中国文化,不分彼此。像这种带把的酒瓶本来是波斯萨珊王朝的特产,但这时已经成了很中国化的物品了。纹饰方面,细密、琐碎和象征性较强的波斯风格被吸收消化,加入了中国人喜欢的装饰。

  丁卯桥的银器并不是贵族的家藏品,很有可能属于当地某个富裕家庭。在人们的印象中,唐朝时的江南没有被大规模开发,社会经济的发展水平低于中原地区,但是,丁卯桥出土的银器却在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江南一带的富庶。

  1981年的秋季,一场暴风雨侵袭了中国陕西扶风县。一座佛塔在暴雨中轰然倒塌半边,塔内所藏的佛经、佛像纷纷跌落地面。法门寺塔的倒塌,让当地的僧俗民众倍感哀伤。但是,正是这场雷电和暴风雨,使人们领略到了大唐王朝晚期最辉煌的皇家金银器藏品。法门寺最早建于公元5世纪的北魏时代,就在法门寺东面110公里,是著名的古都西安.西安曾是中国历史上11个王朝的国都,在唐代成为世界最大和最富庶的城市,而法门寺也在唐代成为规模庞宏大的皇家寺院,史书中曾记载法门寺塔下有地宫,地宫中埋藏的释迦牟尼的一节指骨舍利和无数珍宝.这会是真的吗? 1987年春天,法门寺考古发掘正式开始。考古队发现法门寺下面有一个隐秘的地宫,而且其中珍藏着大量的文物远比史书记载的更加丰富.

  这是当时发掘时的资料录像,考古人员在地宫中小心地打开一个包裹。金光闪闪的宝函露出来。宝函一层套着一层,最外面是檀香木的已经朽烂.接下来是金,银,玉,珍珠镶嵌的各种宝函,一共套了8层。这八重宝函的精致足以让人们欣喜,其中有六件是金银制品。第七重宝函是纯银铸造的,四面用平雕刀法刻着威严的“四大天王”像。第六重宝函是八个宝函中最特别的一个,通体素净,没有丝毫的雕刻描绘,最大限度地表现了纯银的温和光泽。 第五重宝函则显得富丽一些,纯银的制品外通体鎏金。第四重宝函更为珍贵,是纯金制品。外壁上雕刻着如来、观音和金刚沙弥的画像,虽然人物众多,但十分逼真和细腻。第三重宝函有了另外的装饰,用珍珠、宝石镶嵌在纯金的函体上,极其华丽。 第一重宝函做成一个塔的样子,小巧玲珑,金碧辉煌。

  这个纯金塔的盖子是可以揭开的,揭开以后,人们发现在塔座的银柱上赫然套着一个白色的管子。看起来,它很像传说中的佛指舍利。但是,这只是佛指舍利的影骨,是仿造真身舍利的一件玉器。

  真正的佛指舍利被秘密地放在地宫的一个密龛里。锈迹斑斑的铁函里套着这重宝函,这是一个鎏金的银宝函。宝函造型方厚,四壁和顶上雕刻着四十五尊形态各异的菩萨像。这些神异的菩萨像,按照某种秩序排列。在梵语中,这种奇妙的形式叫做“曼荼罗”。 简单地说,曼荼罗就是凝结佛教精华的坛场,用佛教的话说,就是“汇聚精华,辐射光芒”。显然,这样的宝函装饰是有着深刻含义的。果然,人们在银函的里面发现了一重檀香木函和一个水晶棺椁,最里面是洁白的小玉棺,一枚佛指静静地躺在玉棺里。这枚骨质的舍利就是的佛祖释迦牟尼的真身指骨。

  为了供奉这尊世间仅有的佛指舍利,唐代皇家专门制造了一批金银法器。这根长1.96米的双环12轮鎏金银锡杖,被称为“世界锡杖之王”。杖上铭刻的文字显示,一位姓安的工匠用黄金62两,白银58两打制了它。杖首两个金轮上套着12枚雕花的金环,金环围绕着两重象征圣洁的莲花宝座,顶端是一颗象征智慧的宝珠。

  香囊一般挂在身上,为了防止晃动时香料流出,工匠们在内部装了两个平衡环。圆球滚动时,内外平衡环也随之滚动而香碗的重心却不动。

  当年,它是这样使用的 在球内的小碗中装上香料,点燃后香气就从镂空的纹饰中溢出。

  还有一尊通体挂满珍珠璎珞的鎏金菩萨,是唐懿宗在39岁生日时,为供养佛指舍利而敬造的。她手捧象征纯洁的荷叶,荷叶上托着刻有祈愿文字的银匾。在铭文中她被称为“捧真身菩萨”。菩萨主体是银质的,采用了錾刻、钣金、鎏金、铆接等多种工艺方法,是唐代同类金银器中最宏大的一个。

  皇室甚至还为这位菩萨专门准备了衣服。奇特的是,法门寺的大部分丝织品都已经炭化,只有这5件蹙金绣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是什么让它们阻挡了千年岁月的侵蚀呢?在显微镜下我们发现,这些金线其实是用黄金拉成的,它们平均只有0.1毫米,最细的地方仅有0.06毫米,比头发丝还要细,就是现代的高科技手段也很难达到这样的工艺水平。正是这些镶嵌在织物中的金线阻挡了时光的侵蚀,让我们在1000多年后还能一睹唐代丝绸的真容。

  这件微型蹙金绣衣有着短短的袖子,下摆的长度刚刚到达胸部,很像现代时尚女性的服装。其实,这是典型的唐代侍女短袖上衣。

  虽然法门寺地宫的金银器中有相当多的宗教用品,但实际上到了晚唐时期,金银器已经深入社会,遍及日常生活的各个层面,有食器、饮器、容器、药具、日用杂器、装饰品。法门寺出土了一整套金银茶具,这是在晚唐时期才出现的新型器物。中国的饮茶历史可以溯源到公元前一千多年,但直到唐代开元以后,饮茶之风才普遍流行开来,形成了“茶道”。

  金光闪闪、银光熠熠的金银器,成为显示唐王朝国力强盛的标志。透过它们,我们可以感受到唐代现实生活的五彩缤纷,文化艺术的欣欣向荣。不过,法门寺的金银器也成了唐代金银器最后的绝响。就在唐朝皇家最后一次迎送佛指舍利后三十年,强盛一时的唐王朝灭亡。

  到了明清时期,佛教用品在金银器中仍旧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有形态生动、细腻精致的佛像,还有造型复杂的坛城和佛塔。

  而这个金发塔,蕴涵的是中国传统的孝道文化。据说这是光绪皇帝为了收集母亲梳头时留下的头发而专门制作的。它是中国现有的唯一一顶皇帝金冠,曾经属于明代的万历皇帝。金冠薄如蝉翼,用极细的金丝精工编织而成,金丝细如毛发。经过几千年的发展,中国金银器的外形更加艳丽华贵,纹饰细密多变。工艺技巧日益成熟和复杂。在故宫,珍藏着一件绝无仅有的珍品。

  这是乾隆时用黄金制作的天球模型,一共用了2746万多两黄金。底部是一个海水托盘,盘心放着指南针。托盘之上是一个云龙支架,錾雕有9条行龙。球体用金叶锤打的两个半圆合成,接缝处是赤道,上下两端是南北极。球面上镶嵌着大小不等的珍珠,分别代表3242颗星,组成300个星座。

  这件旷世杰作代表了中国古代金银器制作的最高峰。它们不只是财富的象征,更是历史和文明的印迹。王朝的身影远去了,但岁月的流逝却消磨不了璀璨的光芒。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