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中国古代石刻》(上集)(探索·发现2006-59)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09日 17:35 来源:CCTV.com

拔箭图

  这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北方乡村,传说是明朝名臣于谦的后代为了避难而建造的。村里大多数人家姓于,村子就叫于家村。村民的日子过得悠闲自得,平日里也没有外人来打扰。但是,这个村子在中国北方却很特殊。石板路。石房子。墙壁上的拴马桩。石磨、石井、还有石水槽,至今仍旧是村民洗衣服的地方。这是一个石头的世界。于家村属于中国河北的井陉县,被称为石头村。全村一共有石头房屋4000多间,石板街道3700多米,石井窖池1000多个,石碑200多块。

  于家村在中国是一个特例,和西方文明相比,中国人很少用石头建筑高大的房屋,在大部分中国人的印象中,生活中的石头建筑是长满青苔的石阶梯、湿漉漉的石板路,还有一些石桥。

  在人类的童年时代,石头曾是人类最亲密的伴侣和最重要的工具。石头作为人类主要工具的时间从距今100万年开始,一直延续到距今4000年前。

  后来,随着铜矿石和各种金属的发现,更为锋利和坚固的金属器具开始进入历史,石器渐渐退出了人们的生产活动。但人们对石头的兴趣没有减弱。石头承载的文明随着长长的岁月印记流存至今,成为中国人追寻古老梦想的重要依据。


赑屃

  在成都的金沙遗址,考古专家们对出土的这些石雕产生了极大兴趣。它们被雕成人或动物的形象,可能用于祭祀活动。这表明,在古老的蜀王时期,原始先民已经赋予了石头超出实用工具的意义。

  因为来自大自然的石头,有着坚硬的质量,它能替脆弱的生命记录下印迹,保存住我们曾经的所思所想。巨大的石块寄托着人们共同的希冀,大量的建筑、陵墓、雕像同时出现在东西方古文明中,各自形成独特的石雕风格。相比之下,中国古人在日常生活中更喜欢使用木头,不仅生前用来修筑房屋,死后也当作安身之处。偶尔有达官贵人在死后住进石头的房屋,那是为了求得稳定和安全。

  西汉时期有些王公开山为陵。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夫妇的墓就是在天然山体上开出了两个巨大的洞穴。但放置尸身的棺材大多数还是用木材制作。在唐代,有些贵族却突发奇想,为自己做起了石头棺材。

  石棺的主人叫李寿,是唐代的一个贵族,在生前没有什么惊人之举,但死后的石棺却成了中国石雕的代表作。石棺用八块厚石板和八根倚柱构成,外壁上浮雕着文武卫士、侍从和神仙,内壁上刻着乐舞、侍从人物和十二生肖等等,雕刻工艺精到,形象生动活泼。

  但是,石棺在中国并不多见,古代的中国人更多地赋予石头另一种意义,这些特殊的石头几乎无处不在,伫立在中国人的文化生活中。石碑是中国最常见的石刻作品。


古代箭头

  中国石碑的起源却和丧葬制度有着密切的关系。人们在石头上刻上死者的名字和生平,放在坟墓前,墓碑就产生了。古代的墓碑在两汉时期十分流行,因为汉代实行厚葬,王公贵族们甚至每年要拿出收入的三分之一,用来修建墓葬。树碑立传这个成语就起源于那个时代的奢靡之风。汉代结束后,新的统治者严厉禁止铺张浪费,甚至不允许在坟前树碑。

  变通的结果是出现了这样的东西,它们叫做墓志,上面写上墓主人的功绩和生平,这些文字就叫墓志铭,虽然后代又重新起用墓碑,但是墓志铭也保留了下来。

  乌龟是中国人的瑞兽,代表长寿。放置石碑的基座就是一种乌龟形象的怪兽,但是它的身世似乎更加崇高,据说这种怪兽的名字叫赑屃,是龙的第九个儿子,力气很大,所以就让它专门来驮石碑。

  而在少数民族政权西夏国,石碑的基座却是这样的形象。既像人,又像野兽,还有男女性别之分。男性石雕面部浑圆,颧骨高突,嘴里伸出獠牙。碑座背面刻了六个汉文,是工匠的名字:“砌垒匠高世昌”。女性石像乳房下垂,半握着双拳,手腕上套着双环。这种浑厚朴实的石雕,典型地反映了西夏民族的审美趣味。

  遗憾的是,在西夏王陵,除了保留下来的一些基座,上面的石碑都已不见踪影。留下的是无数的残片。西夏王国建立于公元十一世纪,十三世纪被蒙古人毁灭。当年蒙古人入侵后,烧毁了西夏王陵。在残留下来的石碑残片上,还能辨认出西夏文字。它们是根据汉字创制的,后来成为死文字。西夏王国也因此罩上了神秘的面纱。


霍去病零墓碑

  幸好还有石碑被幸运地保存了下来。甘肃武威一带曾经是西夏王国的领地。清朝时,一位学者来到武威的大云寺游览,发现院子里有一座碑亭被砖块砌满。僧人告诉他,里面藏着一块不吉利的石碑,一旦出世,就会带来灾难。在学者的再三要求下,砖块被拆掉,秘藏的石碑露出了面目。

  这是目前发现的最完整的西夏文字碑,一面是西夏文,另一面是汉文,每面大约一千八百多字,内容涉及西夏的社会经济等各方面,成为研究西夏王国的宝贵资料。一块石碑为一个曾经遗失在历史深处的王国找回了昔日的踪影。

  今天的西安碑林博物馆里展出各种各样的古石碑,这些石碑的含义已经远远超出了最初的墓碑。中国人用石碑来纪念所有值得铭记的人物和事件,让后人永远不能忘记流逝的往事。皇帝的御碑还要修建一座专门的亭子,叫御碑亭,以加深人们对这些文字的尊重。

  这块一千多字的石碑记录了基督教的一个支派——景教传入中国的往事。碑文上说,公元635年,叙利亚传教士阿罗本从波斯来到西安,唐太宗特许他建造景教寺院,景教因此在唐朝有了很大的发展。而这段历史在史书中根本没有提到,石碑被发现前,人们从来不知道基督教早在唐朝就曾在中国流传。一段早已被遗忘的历史靠着石碑的坚毅特性而得以保存。

  在镇江的碑林博物馆也有一件镇馆之宝,这块石碑被誉为“碑中之王”,叫《瘗(音“义)”鹤铭》,是古代一个文人为家里死去的仙鹤写的一篇纪念文章,年代和作者都已经无从考证。五块碎裂的石头曾是一整块天然的石壁。也许是因为仙鹤属于大自然,所以主人把碑文刻在了山上。在山体上直接刻文记事,叫做摩崖石刻,它们广泛分布在中国各地。


霍去病零墓碑

  这是一座被称为“天下第一山”的名山。虽然主峰海拔不过1500多米,但山势雄奇,山峦叠起,主峰突兀,气势非凡。这座山的扬名并不仅仅因为自然景观,千百年来,泰山被赋予了深厚的人文含义。泰山是中国古代唯一受过皇帝封禅的名山。古代历朝历代不断在泰山封禅和祭祀,并且在泰山上下建庙塑神,刻石题字。从夏、商时代开始,各朝代的皇帝登上皇位后要做的一件大事,就是朝拜泰山。历史上一共有72个君王来泰山会诸侯、定大位,刻石记号。古代的文人雅士更对泰山仰慕备至,纷纷前来游历,作诗记文。泰山宏大的山体上留下了20多处古建筑群,1696处碑碣石刻。

  有些山体上密密麻麻地刻满了各个朝代、不同书法家的文字,成为泰山的一处风景点。在泰山石刻中,最早的作品是秦代的刻石。在泰山玉皇顶玉皇庙门前,有一座高6米、厚0.9米的石碑,形制古朴浑厚。奇怪的是,碑上没有一个字,因而被人称为“泰山无字碑”。正因为没有留下文字,所以此碑究竟是何时、何人所立,便成为一个疑问。人们曾作多种推测。明、清两代,有不少人认为它是秦始皇所立,立碑之意在于焚书。但是也有人推测,这块碑可能是汉武帝立的。无论历史的真相如何,古代皇帝刻碑记事的风尚确实是从秦始皇开始的。

  这石碑镌刻着秦代丞相李斯的篆书,虽然多年风雨剥蚀,如今只剩下七个完整的字,“臣去疾臣请矣臣”,意义也不得而知,但这块刻石被称为“小篆鼻祖”,堪称稀世珍宝。经石峪是泰山石刻中最著名的一处。在两千平方米大的石坪上,刻着隶书《金刚经》,字径50公分,笔锋遒劲有力,被称为“大字鼻祖”,“榜书之宗”。经过1400多年的风雨剥蚀,还保存着1043字。这是唐玄宗李隆基亲笔撰书的《经泰山铭》,被称作唐摩岩。

  当一些重要的文献资料不幸遗失后,石碑和石刻却因为更容易被保存而幸运地流传下来,填补了人类记忆的空白。 一场血腥的战争,一个逝去的伟人,一件已被遗忘的往事。它们不再是普通的石块,而已成为凝固的历史,寄托了人们的思想和希望,承载和延续着人类的文明。

  随着岁月的流逝,石碑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它几乎成为了仅次于纸张的记录工具,挺立在各种场景中。这个中国最大的碑林博物馆,不仅是历史学家的钟爱,而且也是书法爱好者经常光顾的地方。特别是汉代的石碑,由于当时造纸术还不发达,所以很多前人的墨迹就要依靠石头,才得以保存。


乐山大佛

  到了唐代,印刷术虽然已经很发达,但石碑仍旧是书法艺术的重要载体。这块记录唐玄奘取经故事的石碑被人称为三绝,因为是唐太宗和唐高宗两位皇帝写的文章,而字则是号称书圣的王羲之的笔迹。但是,让人疑惑的是,王羲之早在唐朝建立前两百多年就已经去世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西安碑林博物馆副馆长赵力光:“后来有一个怀仁和尚,就是一个僧人。他就是因为知道,这个王羲之的字很被皇上喜爱,后来他就集字,花了这个可能有很多年的时间。他就把这个字,就从王羲之的墨迹里面,按文章的内容集了一个字。”

  相比之下,这块石碑虽然只是记录了一个家族的历史,却真正是一幅书法佳作,因为石碑上的文字是由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亲自书写的,当时他已经有70多岁高龄,笔法和笔力都到了人生的顶端,含蓄而充满力量的书法风格,在石头的坚硬纹理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石头保存的还不仅仅是历史往事和书法艺术,石头还曾经被中国古人用来当作画布。这就是画像石。画像石主要出现在墓葬中,用来装饰和祈愿,或者叙述墓主人生前的生活。画像石产生于西汉,流行于东汉,但是画像石也是一种很浪费人力物力的奢侈品,东汉结束后,由于统治者提倡薄葬制度,画像石就基本上消失了。正因为如此,画像石几乎就成了汉代的代表。

  这一幅幅画卷虽然只是些过去的片段,但它们记录下了那个久远年代的点滴印象,让后人产生无尽的遐想。那时的中国正处在兴盛的汉帝国时代。汉代的崛起从汉武帝开始,他是一个雄心勃勃、业绩斐然的皇帝。公元前117年,武帝陷入了悲痛之中。这一年,帝国最年轻的军事统帅霍去病不幸病逝。


摩崖石刻

  为了纪念他的战功,汉武帝在自己的陵墓茂陵东北为他修建了墓园。时光流逝,今天的人们在瞻仰将军陵墓时,除了感慨他的传奇故事外,更多地关注他墓前的一块又一块大石头。这17件巨型石刻作品,是表彰这位功绩非凡的军人的。它们由无名的工匠雕琢,并不精致,好像只是一块块天然的石头,被随意地放在这里。

  仔细地看,也不过是简单的刻画,纹路粗略,毫无讲究之处。

  大部分石雕都是用形似的石头,进行简单的加工。这匹马利用一块自然石块的形状,顺势加工而成。

  小石象也是利用一块天然的石头顺势雕凿而成。石鱼只是刻出眼睛和鱼鳞。卧牛稍微复杂一些,但也主要是利用石头的天然形状。石人也是用一块略似人形的石料雕成的。人头和一只右手表现得特别大,使人产生奇怪而神秘的感觉。还有更为生动的场面,也只是简单的几刀刻画。

  这是霍去病墓前最著名的雕刻——“马踏匈奴”。一匹昂首挺立的战马,端庄肃穆中蕴含着力量。马腿踩踏着手持弓箭的匈奴首领。它反应的是汉代征伐匈奴的历史话题,是中国的第一个纪念碑式的雕刻。


石窟佛像

  有人遗憾后来的古中国没有延续这样的雕刻风格,石头的作品在后来的岁月中似乎越来越精细,失去了曾经的震撼力量。这批雕刻被称为中国古代雕刻乃至世界雕刻的千古绝响,简约而夸张,粗犷而传神,这也许正是那个时代的社会精神。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