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莽山:捕蛇者新说》上(探索·发现2006-39)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2月10日 15:56 来源:CCTV.com

刚出生的小蛇

  北回归线往南所在的区域是世界上从亚热带向热带过渡的地方。沿着北回归线由西向东,一片干旱的黄色无奈地告诉我们,这是个令人生畏的回归沙漠带。在那里除了无法忍受的酷热就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几万年前,来自海洋潮湿的季风曾经也滋润过这里,然而当植被遭到外力的破坏,这个地带的沙质土壤让绿洲化为茫茫沙海。当黄沙吞噬了一片片远古的绿色,在和它相距几千公里的另一端,来自太平洋湿润的季风还在滋润着一片第三纪的原始森林,中国人叫它“莽山”。

  莽山位于中国湖南省的最南端,是华中华南和西南的交汇点。这里潮湿温润的气候与原始的生态环境使莽山成了许多稀有动物的乐园。

  这种树干挺拔,树叶有些像杉树的叫做南方红豆杉。它是远古第四纪冰川前遗留下来的珍贵植物之一,至今已有250万年的历史,因此被称为“植物熊猫”。因为它身姿挺拔,树叶修长苍翠,被人们称为“杉公子”。而它的鲜红的种子在中国古诗中也被歌颂为见证爱情的信物。中国的南方曾经是红豆杉的故乡,这种树木曾经满山遍野,然而当人们发现它的树干非常适合做成精美的家具,它的皮能够提取抗癌的物质时,它遭到了疯狂的砍伐。如今百年以上的大树已经非常稀少,由于生长缓慢,这些小树要成材,至少需要上百年的时间,像莽山这种树龄在百年以上的红豆杉越发显得珍贵了。

  这片神秘森林曾经也是华南虎的王国。华南虎也被称为中国虎,在联合国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盟(IUCN)发布的《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公约》中,华南虎被列为第一号濒危动物,人们相信它已经在野外消失了。然而动物专家们却在莽山发现了华南虎的踪迹,这些让我们看到了尚有野外生存的华南虎的希望。

  莽山,处于中国南岭中段,山高谷深,森林苍郁,由于人迹罕至,这里保持了最原始的生命轮回。在森林的深处,丛林的地上积累着厚厚的枯叶,倒塌枯朽的树干保持着生命终结最后一刻的姿态,成为各种苔藓的乐园。阳光被茂密的树冠遮挡,只能一丝一缕地闪烁着,雾气被山川壑谷涡集,山林一年四季都笼罩在一片云雾之中。莽山气候温暖而潮湿,这种气候和环境最适合蛇类的生存。

  现在的莽山是蛇的王国。蛇是地球上一个比人类古老的多的物种。据推测,在距今1.5亿年前的侏罗纪,大概就已经有蛇了。也就是说,在燕山造山运动中产生的莽山,从诞生起就成为蛇的栖息地。在这莽莽大山中,千百年来还隐藏着一种神秘的巨型毒蛇。

  在莽山,居住着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山地民族,瑶族。在从先祖流传下来的歌谣中描述,莽山瑶族是伏羲女蜗的直系后代。伏羲女蜗是人面蛇身的神仙,瑶族人继承了他们人性的一部分,而他们的蛇性被一种叫做“小青龙”的蛇继承,传说中这种蛇体形巨大,有一条白色的尾巴。瑶族人觉得他们和“小青龙”是一母所生的亲兄弟,是有灵性的,把它奉为图腾,瑶族世代居住在深山溪峒,虽然和他们的兄弟从未谋面,但是瑶族人深信,他们的兄弟和他们共同居住在这茫茫深山中。


给蛇喂食

  二十年前的一天,林区的一位职工被蛇咬伤,找到当地最有名的治疗蛇毒的医生陈远辉,因为不管什么蛇毒,他一个星期就能治愈。当陈远辉查看病人的伤口时发现,咬痕巨大,这么大的咬痕只有五步蛇这种大型毒蛇才有,但是病人体内的蛇毒凶险,比五步蛇更盛。据这位职工描述,咬他的蛇全身黄褐相间,还有一条白色的尾巴,显然这不是五步蛇,那咬伤他的是什么蛇呢?

  陈远辉遍查资料也找不到和他描述的蛇相对应的品种,自认为精于治疗蛇毒的陈远辉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把这个职工体内的蛇毒清除。巨大的毒性激起了陈远辉寻找这种毒蛇的好奇心,那条长着白色尾巴的蛇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中,从此他开始寻找这种剧毒白尾蛇。

  大家都知道陈医生在找一种怪蛇,每次抓到了不认识的蛇,就会给陈远辉送来,看看是不是他要找的白尾蛇。每一次打开装蛇的口袋,都是一次希望的开启,然而每次谜底揭开都是失望的结果。就这样五年过去了。白尾蛇真的存在吗?还是那位被咬伤的职工的幻觉?然而那位被咬伤的职工身上那巨大的咬痕和独特的毒性,让他坚信白尾蛇一定生活在这片深山中。

  1989年9月上旬,莽山林管局的一名职工在保护区夹水河谷发现了一窝奇怪的小蛇和两条成蛇。它们都有一条白色的尾巴。陈运辉闻讯后立刻意识到这就是他苦苦找寻了五年的白尾毒蛇。他立刻联系了中科院成都动物研究所,12月他带着小蛇找到中国爬行动物专家赵尔宓,经过研究比较,确定这是一个新种。

  1990年中国的《四川动物》第一期上赵尔宓教授和陈远辉联合署名,向全世界宣布在中国莽山发现了一个新蛇种,它的体型可以和蟒蛇媲美,同时又有着和眼镜蛇一样的毒性,命名为莽山烙铁头,从此世界已知的蛇类家族成员上升为50种。

  莽山烙铁头之所以得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那明显呈三角形,形似一块烙铁的头部。和普通烙铁头蛇相比,莽山烙铁头体形巨大,可达两米长。目前已发现的莽山烙铁头蛇最重的达8.5公斤,而在没有确定为新种之前,曾经有人抓到过一条重达15公斤的成蛇。这样的体形完全可以和世界上最大的蛇----蟒蛇相媲美。

  但是与蟒蛇不同的是,莽山烙铁头是剧毒蛇。它属于蝰科,同在这一科的有让人联想到邪恶的响尾蛇,还有有着美女蛇之称的竹叶青蛇。它们或丑陋不堪,或鲜艳夺目,却都是大名鼎鼎的毒蛇,甚至是夺人性命的剧毒蛇。

  在蝰科中和莽山烙铁头蛇最接近的是原矛头腹,也叫烙铁头,剧毒蛇。它的头也呈明显的三角形,像烙铁,但是型号却比莽山烙铁头小很多,它的身材也明显苗条很多,和莽山烙铁头明显不在一个重量级上。但是它也不是一个好惹的对象,一旦受到威胁,它就会摆出进攻的架势,尾巴也会像响尾蛇一样摆动,虽然不能发出声音,但是也足以震慑对方。如果被它咬到,它的毒腺里分泌的毒汁也会给人带来生命危险。

  莽山烙铁头的重量是烙铁头蛇的十倍以上,由于体形巨大毒液分泌量也随之增大,一旦被咬,它的蛇毒会随着血液在人体内迅速发作,如不及时处理,死神一定会如约而至。

  五年的寻找让陈远辉有幸第一次有缘见到这传说中的白尾蛇,和别人相比他似乎已经非常幸运了。瑶族人世代居住在高山峻岭的幽僻之处,与猿猴为伴,百鸟为邻。他们以“小青龙” 为兄弟,奉它为图腾。可是千百年来,长着白尾巴的小青龙只是古老传说中的主角,人们在凡间永远无法得以一见。这一次的会面却引发了陈远辉无数次的期待,要了解莽山烙铁头,需要的不是一次的相遇,而是深入的观察。

  被莽山烙铁头咬伤的那位职工身上的咬痕让陈远辉至今还记忆犹新。面对这种陌生的毒蛇,一切都是未知数。对于莽山这种特有物种,陈远辉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研究莽山烙铁头使陈远辉从医生变成了更有名气的“蛇博士”。这种角色的转换却让他经历了九次死亡的考验。


蟒山环境

  最后一次受伤让他几乎送命,死里逃生后,他失去了一截手指,而且这次也让他对莽山烙铁头蛇的毒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这就发生在两年前的夏天。

  青龙居是一块巨大的岩石,岩石底下杂草丛生,黑暗中还隐藏着无数的洞穴。在这曾经多次发现莽山烙铁头,所以把这取名青龙居。2003年8月17日,陈远辉在青龙居抓到一条一岁左右的莽山烙铁头。以前成蛇和刚出生的小蛇都有发现,但是一岁左右的莽山烙铁头的发现,这还是第一次。

  整个生物界是一个大的食物链,莽山烙铁头也处于其中。虽然它体型巨大,而且还有发达的毒腺,但是它也有天敌。特别是当它还是小蛇的时候,更是时刻受到生命的威胁。各种鹰和雕、黄鼠狼、猪獾,都是蛇类的死对头,刚出生的小蛇常常一出世就成了它们的美味佳肴。这条小蛇的发现对于陈远辉来说是一个惊喜。

  为了让小蛇继续在野外成长繁殖后代,三天后,也就是2003年8月20日陈远辉和其他研究人员回到青龙居准备放生。为了能够拍下小蛇放生的整个过程,陈远辉没有像往常一样将小蛇甩开,而是慢慢地把它放在草丛里,可是意外发生了

  陈远辉:“我刚刚把它放下地手一松,它就回过头来咬到我左手,咬到中指,我这个手一松,结果它挂在我的手上。”

  连陈远辉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发生意外。当他准备立刻处理伤口时,他发现他左手中指上的咬痕十分清楚,对于研究者来说,新鲜的咬痕是重要的研究资料,而且这只是一条一岁左右的小蛇,陈远辉决定先不处理伤口,而是对着伤口拍照。

  陈远辉明显低估了小蛇的毒性,当陈远辉开始处理伤口时,却感觉越来越体力不支。

  不久陈远辉就躺倒在地,随行的女儿曾经和陈远辉学习过治疗蛇毒,她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进行急救。此时同事提出送往医院的想法也被马上要昏迷过去的陈远辉拒绝。


蟒山烙铁头

  陈远辉被迅速带下山送回家中,他的女儿根据他以前的药方寻找草药,给他敷药治疗。陈远辉就这样在家里昏睡了两天两夜。

  第三天,陈远辉终于醒来,可是他被咬的左手中指上部已经溃烂,无奈之下只好截去,成为莽山烙铁头蛇留给他永远的纪念。但是这次意外并没有让陈远辉就此放弃对莽山烙铁头蛇的研究,反而对这次拍到的珍贵资料很是得意。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