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然保护区>系列  
<中国自然保护区>系列
· 《莽山:捕蛇者新说》上(探索·发现2006-39) 

北回归线往南所在的区域是世界上从亚热带向热带过渡的地方。沿着北回归线由西向东,一片干旱的黄色无奈地告诉我们,这是个令人生畏的回归沙漠带。在那里除了无法忍受的酷热就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几万年前,来自海洋潮湿的季风曾经也滋润过这里,然而当植被遭到外力的破坏,这个地带的沙质土壤让绿洲化为茫茫沙海。当黄沙吞噬了一片片远古的绿色,在和它相距几千公里的另一端,来自太平洋湿润的季风还在滋润着一片第三纪的原始森林,中国人叫它“莽山”。
· 《莽山:捕蛇者新说》下(探索·发现2006-40) 

暴雨是莽山进入夏季的标志。天然的降水,被树叶截流,被腐殖质吸收渗入地下岩层深处,这不仅减少了蒸腾,还减少了地表径流很好地涵养了水分,即使降水大增,这里偏向沙质的土壤也很少被洪水冲击,发生大量的水土流失。渗入岩层的水分让莽山成为一个巨大的矿泉水库,滋润着莽山的每一个生命。莽山全部是花岗岩土层,在自然分化的作用下沿堤会向表土层施放大量钾磷肥份,给嗜好钾磷肥份的严嵩提供了优越的生长条件,其中莽山松最富盛名。
· 《236号麋鹿:孤独者的故事》上(探索·发现2006-41) 

江苏大丰麋鹿保护区的冬天可能是中国南部地区最冷的,漫天飞雪,气温只有零下十几度,从黄海吹来的冷风把干枯的芦苇疯狂地摇曳着……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走到旷野中去……但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没有办法。他们发现,保护区里一头叫做236号的公鹿不见了。 在这样的大雪天里,一头麋鹿落了单,很可能带来一个可怕的结果——死亡。保护区的工作人员立刻开始了寻找。
· 《236号麋鹿:孤独者的故事》下(探索·发现2006-42) 

2005年6月末,这一天,大丰麋鹿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们正在准备着一件大事:这里要进行一次"擒王战役",给可能当上鹿王的公鹿们进行一次集体体检,包括验血。这是因为麋鹿这个物种曾经遭受过巨大的磨难。二十世纪初,由于天灾和战乱等原因,世界上仅剩下18头麋鹿。被英国的贝德伏特公爵驯养在他的园林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英国成为战场,贝德伏特公爵的后人怕庄园遭到轰炸,这个物种因此而灭绝,开始向世界各地输送麋鹿。
· 《达里诺尔:生命的奇迹》上(探索·发现2006-43) 

在中国地理版图的正北方,内蒙古高原腹地的克什克腾旗,碧草带着柔和的曲线向着天边延展,清风和着塞外的花香扑面而来。 南北纵贯1000多公里的大兴安岭,停下奔腾的脚步,把主峰伫立在这里。 大兴安岭的脚下,贡格尔草原上蜿蜒的河流在天地之间,画出了一条最有韵致的优美曲线。 草原的怀抱里,有一片像海洋一样宁静深沉的湖水,这就是达里诺尔。在蒙古语里,达里的意思是大海,诺尔是湖泊,所以,达里诺尔就是大海一样的湖泊。
· 《达里诺尔:生命的奇迹》下(探索·发现2006-44) 

今天,在达里诺尔它周围生活的,是蒙古民族的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古老部落----克什克腾部。克什克腾,蒙古语的意思是亲军和卫队,这里草场曾经养育过成吉思汗征战疆场的蒙古大军。据《蒙古秘史》记载:成吉思汗曾亲自下诏:“加强克什克腾,以作为蒙古大军的主力。”这些牧人的祖先,曾经是成吉思汗所向无敌的蒙古铁骑中最为强悍和精锐的部分,是草原上游牧民族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