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坊七巷  
· 《三坊七巷》导演阐述
最初的依据是作家北北所写《三坊七巷》一书,看后即感慨一个方圆只有44万平方米的地方竟出现了大大小小100多位照耀历史的人物,真是不简单!三坊七巷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吸引这么多名人扎堆?当地的历史文化又怎样影响了这些名人的成长?这应该是一个既包含历史文化又包含人文地理的一个好选题,而这两个问号应该是这个节目要努力探索的终极目标。
三坊七巷
· 坊里流金巷是银 

1911年,当辛亥革命的炮火正在广州城隆隆作响时,福州城内的三坊七巷也悄悄迎来了一次生活上的变革。 几根电缆通到巷子里,一盏盏电灯照亮了这些大宅院。 其中当然包括宫巷的刘家,因为刘家正是当时整个福州电力的输送者。 商贾云集的古老坊巷从此迎来了新的工商业形态。 三坊七巷之所以在建筑布局上被人们津津乐道,最大的奥妙就在于这条街。
· 杨桥巷17号 

一百年前,这里还只是一条小巷。 民国初期,它被人们从杨桥巷改造成了杨桥路。 在繁华与时尚的日益变迁中,17号林觉民故居还是顽强地坚守了下来。 它古朴的朱门灰瓦曲线山墙虽然有些异样,却仍然在诉说着这个老屋曾经见证过的沧桑往事。 老屋据说建于清中叶,最初的主人是谁无从知晓。往上查,只有一个别号叫崧甫的男人,他是林觉民的曾祖父。 世事更迭,崧甫究竟是一介书生还是一员官宦?如今都没人知道了,除了这幢房子,时光吞没了他的一切。
· 文儒坊里的武将 

夜色笼罩三坊七巷,古老的坊巷褪去了白日的尘嚣,显露出它雍容的气度。 今晚,这里的社区活动站又要组织一场戏曲演出。 演出的将是福州最具特色的地方戏——闽剧,坊巷内许多老人都闻讯赶来观瞧。 这出戏说的是一个男子因为赌博输了钱,找表姐借账,被已是财主老婆的表姐百般奚落:你是个没出息的人,就会给人家补鞋,又那么好赌,只配当强盗流落他乡。 男子只好去到台湾当兵。 谁知几年后,拥有赫赫战功的男子衣锦还乡了! 更巧的是,皇太后居然是他的姑姑,他顺理成章变成了当朝皇帝乾隆的表弟,被表哥皇帝再度赐官,做上了“九门提督”。
· 笔墨文章满坊巷 

文儒坊的这幢房子,一百多年前,曾经远近闻名。 闻名是因为这个家族自从明嘉靖年间走出第一位进士后,持续若干代,一直在科举路上凯歌高奏,在清同治、光绪时达到顶峰。那时陈家七个儿子,除第五子早亡,其余六子皆中举,其中四个进士,三个翰林,长子陈宝琛还成为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 陈家理所当然成为整个三坊七巷浓浓书香的代言人。 早在陈家六子科甲之前,三坊七巷就聚居了福州乃至福建大部分硕学通儒。 这里曾住着清嘉庆道光时期两位有名的读书人,一位是陈寿祺,福建四大书院之一鳌峰书院的院长。陈寿祺走后,房子的主人换成江苏巡抚梁章钜。
· 严复与郎官巷 

1921年10月3日,一阵阵沉重的喘息声从郎官巷这所房中传出。 一位老人在书桌旁艰难写下遗嘱。 他曾积极倡导西学救国,翻译了《天演论》等8部西方科学著作;现在,他却告诉儿孙:中国不灭,旧法可损益,必不可叛。 他曾在报上痛陈鸦片害民,自己却无奈染上烟瘾,现在,他告诫儿孙:人要乐生,以身体健康为第一要义。 他曾大声疾呼废除八股,自己却四次参加科举,现在,他写道:要知做人分量,不易圆满。 24天后,很多中国人听到这个消息:一个叫严复的大学者在他郎官巷的寓所中去世了。
· 宫巷的沈家大院 

福州建城的时间是公元前202年,修建者是越王勾践的后裔——无诸。 100多年后,西晋战乱,中原望族衣冠南渡。 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这些贵胄,他们中的一部分来到福州,选在三坊七巷落脚了。当然,那时的三坊七巷还远远不是现在的样子,也就是部分中原大姓的家族聚居点。 后来经过数百年几代人的经营,到了唐末,公元十世纪初,福州城已经颇具规模,三坊七巷的坊巷格局在那时初步形成; 宋代三坊七巷完善定型,而且一如既往成为高官显贵们的住宅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