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家地理 > 探索?发现 > 正文

《紫禁城》之十 宫廷青铜(探索?发现2005-74) 

央视国际 (2005年04月11日 17:05)


周礼?考工记

  故宫作为明、清两代的皇宫,仅收藏的青铜器物就有1万多件,足见明、清两代的君王对青铜器的迷恋一如既往。几千年过去了,穿越历史风云的青铜器已经在人们的意识里,浸染了悠远浓重的神秘感,愈发吸引着皇宫贵族们贪婪的心。

  我们知道,在青铜时代以前,远古的先人是用粗糙的石头和各类动物的骨头来打造、磨制工具的,这个时代叫新石器时代。究竟是谁先发明了青铜器,现在的人们已无从考证了,关于青铜器的最早传说是,黄帝和蚩尤打仗的时候,蚩尤用铜作兵器,掌握了先进作战武器的蚩尤部落,使黄帝部落一度陷于极度的被动,但是这些实物的资料还没有很好地被发现。据史料记载,大禹治水完了以后,也做鼎,黄帝战胜蚩尤以后也做鼎,这些鼎经过考证研究应该是铜制的鼎,但这些实物还没有发现。

  中国古史所记“夏铸九鼎”的传说,大概是今天的我们所能找到的关于青铜器的最早文字记载。而以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的青铜器来看,它们的铸造工艺水平已经脱离最原始的状态,这说明中国在夏代以前就已经开始了最初的青铜制造了。青铜器随着早期国家的确立而出现,注定了后人又往往把它看成为王权的象征。


鼎就是今天的大锅

  青铜器真正为王室青睐,应该是在二里头文化以后,即商代青铜器时期。商代自盘庚迁殷以后,国力渐强,特别是在武丁时期达到顶峰。为了适应神权统治,需要进行大量繁复的祭祀活动,因此青铜器铸造工艺有了长足进步,体积厚重,纹饰神秘庄重的青铜器大量涌现,形成了青铜文化最繁荣的时期。

  商代前期的宫廷里,青铜器作为食器的种类逐渐增多,如簋,相当于现在的大碗,是盛饭的器具。一般有1、2斤重,半尺多高,怎么能拿得动?正是这些器物的古书记载告诉后人,古人宴飨的时候是席地而坐的,主人和宾客都用手取簋中的食物来吃。

  鼎、簋主要就是煮鱼肉,或者盛鱼肉,或者装饭盛饭用的,所以器物上的这种装饰和它的用途都是统一的。

  鼎就是今天的大锅,是古代君王祭天敬祖的礼器,后来成了统治权力的象征,夏、商、周王朝更替,都用夺得前王朝的鼎,作为新王朝建立的标志。商周时代的贵族们是把肉食和粮食作为主食的,所以鼎和簋在食器里是最重要的两类。


宫廷盛水的器具

  《周礼》规定,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与王朝卿士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士三鼎二簋。在《周礼》中为何制定如此严格的规定呢?专家介绍说,庶民奴隶是无权使用、也不能染指的,就是在贵族内部,他们也还分层次、等级,天子如何,诸侯怎么样,大夫怎么样,最小的贵族又怎么样使用等,他们在古文献里面都有一定的规定。所以现在你通过考古发现,根据墓葬里随葬的情况,你就可以知道墓主人的等级、身份。

  随着青铜器制作技术的发展,青铜制品的应用范围也逐渐深入到皇室生活,一些精致小巧的器件应运而生。考古学家从出土的酒器中发现,周朝的酒器比商朝少,商代常见的爵、斛等在西周早期还算多,但到了西周中期竟一起消失了,这又是什么原因呢?专家认为,西周时期,由于接受了商朝灭亡的经验教训,天子对臣子们的忠告,就是不能随便饮酒。丁先生介绍说,商代青铜器中酒器的数量是非常大的,这与商人在祭祀或宴饷中喜欢饮酒的习惯是有关系的,西周建国以后,统治者为了吸取商亡国的教训,对饮酒制定了种种限制,所以这个时期酒器的数量明显减少了,到了西周中期以后许多酒器的种类逐渐消失了。

  除了发达的礼器和兵器,此时的乐器更是赢得宫廷内外官宦们的欣赏喜爱。古代相当普遍的一种打击乐器是磬。根据它的形制的不同和大小差异,磬敲打出来的声音音质各异,目前发现的最大的磬,足有几百斤重。

  钟是一种祭祀或宴飨时用的乐器。钟与磬是宫廷中最常用的两种打击乐器。随着社会生产的发展,人们制作青铜器的水平也日渐精细、先进。据说在战国时,人们便开始用青铜制作度量衡,一种叫“权”的青铜器,是秦代开始使用的一种秤砣,在它的上面,刻有秦始皇和秦二世的诏书,是当时国家颁布的全国通用的称重标准。


古币

  大量考古发现显示,古时候最早使用的货币很可能是贝,而用青铜制作的布币、刀币、圆钱等,则是战国时候才开始出现。这说明那个时候的青铜还属于一种相当稀有和难得的金属材料。“物以稀为贵”,正是由于它的稀有和难得,人们才会选择用青铜来铸造货币。当然,具备机构或个人身份标志的各类公私重要印章,也用青铜这种贵重的材质来制造。而当时青铜器的铸造技术,已经高明到制作战车上的一个极其微小的零部件。

  那个时代,由于青铜器材料稀有,所以一般只有贵族用得起。让人们始终好奇的是这些青铜器是如何被锻造成形态各异的物品的,尽管青铜器已经广泛应用于人们的生活中,但是很多人是不知道它的化学成分的。古人把这种金黄色的铜叫做金,为什么又称青铜器呢?有的学者认为,可能由于铜器埋藏在地下数千年,时间久了,表面就起了氧化作用,经氧化而产生的颜色是很漂亮的青色或?色斑,考古学家就把这表面呈青绿色的铜器叫做青铜器了。

  在战国时代的著作《周礼?考工记》中有这样的记载:用不同的配方,就可以铸造出不同的器物,比如铸造常用的鼎、鬲等食器,用六分铜加一分锡就可以了;如果铸造坚硬的工具,或战争用的刀、剑、戈、戟之类的兵器,用三分或四分铜,加一分锡就能达到非常坚硬的程度,也就可以在战场上发挥威力了。《周礼?考工记》关于青铜器合金的记载是古文献中流传下来的重要资料,据考证是齐国铸造工业的一个记录。

  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阶级力量的对比,在青铜铸造业上也有深刻的反映,商、周时代铸造铜器者主要是王室王臣,而这时王室王臣铸器大减,各诸侯国则普遍铸造铜器。进入春秋战国则是贵族社会的大变革时代,这时由于商周时代礼乐制度的衰落,青铜制的礼乐器逐渐被青铜日常生活用器所代替,而青铜一贯以来为皇室及贵族达官所用、尊贵和奢侈品的地位不曾动摇过。


古代相当普遍的一种打击乐器-磬

  莲鹤方壶于郑国大墓出土,为春秋时铸铜工艺的杰出作品。专家介绍说,河南省新郑有个农民在家里打水井,结果发现了一坐古墓。古墓中发现了100多件青铜器物,很多都是大件器物,其中出土了一对方壶,一件现在保存在故宫博物院,另外一件就保存在河南省博物馆,两件是同时出土的,就跟孪生兄弟一样,大小和形象基本上都是一致的,立鹤方壶引人注目,通高118厘米。

  青铜器上的铭文,也叫金文,金文研究在我国有久远的研究历史。中国青铜器的发展始终和铭文联系在一起的,可以说中国青铜文化有别于世界其他民族青铜文化的一大特征就是青铜器上的铭文。

  有的铭文,反映了奴隶主行孝的思想,比如“角”上有“父已”两个字,意思是为纪念父亲已而铸的角。

  商代“古亚簋”铭文的意思是:“王赏给古亚贝”,贝是当时使用的货币。西周的“耳尊”铭文是“耳的主子赐给耳十家臣”,臣是奴隶,十家臣,就是十家奴隶。


古人用青铜制作的度量衡-权

  西周“格伯殷”,铭文是“格伯用四匹马与生换三十田土地。”一田是一百亩。双方把契约铸在铜器上面,表示永远不得反悔。西周“师酉殷”铭文是“天子册命师酉”继承祖先的官职,让师酉管理邑人,虎臣、西门夷等。

  商、周对青铜器的制作和使用有严格的规定,然而,一只“鲁伯厚父?盘”上的铭文表明盘是陪送女儿出嫁的器物,说明春秋战国时候的礼制已不像商、周时候那么严格了。

  青铜器上的铭文记载着古代帝王生活和起居的诸多事宜,今天我们在这些铭文上考察到了许多珍贵的史料。这些铜器铭文集中反映了当时统治阶级的“天命观”、“德治”、和“孝” 的思想意识。西周的毛公鼎497个字,内容与《尚书?文侯之命》相似,现在陈列在台湾故宫博物院里。

  专家介绍说,最长的一件铜器铭文是现在保存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毛公鼎,它的铭文内容是497个字,是目前所见铜器铭文最长的一篇。因为这个铜器上的铭文内容代表古人的真迹,可以说是我们今天研究古史的第一手资料。毛公鼎,现在就保存在故宫博物院,它一共是497个字,它铭文内容很丰富的,也是天子对于大臣们的一些要求,一些忠告还有一些赏赐等等这方面的内容。


龟鱼方盘是战国时期的绝好作品

  两个被分别命名为“酗亚方尊”和“册方钾”的青铜器,都是商朝的酒具,也是现在发现的青铜器中酒具的极品。这两件器物制作精良,气魄雄浑,即使与今天的工艺美术水平相比也毫不逊色。

  早期青铜器庄重典雅的形制,狞厉威严的文饰,深得帝王之心。每有隆重的大会、仪式,必定将带有象征意义的青铜器物陈设于厅堂、广场之上。商、周是青铜器的鼎盛时期,鉴赏家们之所以最重视这个时期的器物,是因为它凝重古朴,纹饰多为奇禽异兽,如夔龙、夔凤,以及贪如恶狼的饕餮,具有浓厚的原始风味。

  据专家介绍,夔,传说的一种动物,说夔张着口,卷着尾,头上一个犄角,下面一条腿,实际就是古人幻想出来的一种动物,现在我们把饕餮纹一般通俗化的解说叫做兽面纹,因为它像野兽的颜面。现在中外学者研究这种饕餮的著作很多,学者们互相都有探索有所争议,大家看法不一样。

  对于青铜来说,任何形式的装饰都有它的特殊意义。古代君王不仅仅是只会享乐的贵族,他们更有着惊人的鉴赏和审美能力。从器形的风格到文饰的工整,他们似乎是天生的鉴赏家。从文饰上看,商代和西周的动物花纹中,占主要地位的是兽面纹和夔文,这种变化与至高无上的君权神授思想不无联系,同时这也是社会发展、工艺技术进步的必然结果。


青铜簋

  在故宫博物院收藏的1万多件青铜器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造型奇怪的器物,像一个器皿是个受了刖刑的奴隶。在古代中国,刖刑仅次于杀头,为了防止奴才、下人逃跑,把他的左腿砍掉了,叫他永世为自己看门。这件器物反映了奴隶制的残酷,怕是当时用来警示臣子下人的。

  “龟鱼方盘”是战国时期的作品,盘内龟、鱼、蛙等水生动物的浮雕,似在水波里游动,盘外有各种几何形纹饰和浮雕的兽。此盘纹饰精美,构思奇巧,体现青铜器制作的精密水平。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堪称是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

  “宴乐渔猎攻战纹图壶”是故宫博物院的又一件珍品。一般而言,古代的艺术作品都崇尚抽象、写意,而“晏乐渔猎攻战图壶”则别具一格,比较写实。上面雕刻的宴乐、舞蹈、狩猎、攻战、采桑等纹饰,反映了战国时期贵族的社会生活。直到今天,古代工匠留下的这一份份珍贵的文化遗产,依然让历史学家和艺术家们叹为观止。

  专家徐启宪认为,这件战国时期的作品是难得的艺术珍品,上面雕刻了各种图纹,其中有宴会的内容,有舞蹈,有战场攻占的场面,还有采桑木的场面,它把宴会、打仗、从事生产的场面都集中到这一壶的图里面去了。作品反映了战国时期的贵族社会生活,反映了当时工匠们雕刻艺术的精美,也反映了当时筑造工艺的发达。它不仅是一个历史的画面、历史的文物、一件艺术品,而且是研究中国古代社会、古代艺术的一件很好的佐证。

  进入战国晚期,由于炼铁和烧瓷技术的发明,铁器和瓷器开始出现,到西汉时期,青铜器物已经逐渐从人们的生产、生活领域全面退场。然而,这些青铜器物却跨越了历史,直至今天,青铜的光辉依然耀眼而夺目,折射出华夏文明超人的智慧和让人叹为观止的艺术成就。

  自秦汉至明清,2000余年朝代更迭,由于人类发明和创造力的更新与进步,各种各样的器物如玉器、漆器以及古代名画都开始步入礼坛,丰富了封建帝王的礼祭形式,而青铜器始终是一种永恒的存在,在不同材质的器物中被摆放在至高无上的中心地位。

  故宫所藏的青铜器以品种繁多、制作精美而著称。青铜器艺术源远流长,匠师们的精湛技艺,在一件件精美绝伦的青铜器上洋溢令人陶醉的光辉,在世界艺术史上独树一帜。


青铜器上的铭文也叫金文

  紫禁城内的青铜艺术品,不愧是世界文化遗产绚烂夺目的一页。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