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家地理 > 探索?发现 > 正文

《紫禁城》之七 书香墨宝(探索?发现2005-71) 

央视国际 (2005年04月11日 16:58)


乾隆皇帝挥毫一生,足迹所至,无不留下墨迹

  乾清宫是清朝初期皇帝办公的地方。置于乾清宫正中的“正大光明”匾额,因雍正皇帝的秘密立储制度而闻名于世。但这“正大光明”四个字却是由清朝第一个皇帝顺治亲笔题写的。顺治以此来勉励自己、自己的子孙还有臣工要好好地从政、好好地做官,所以这块匾以后就作为清朝的祖训流传下来,康熙皇帝把它刻在了石头上。我们现在看到乾清宫挂的这块匾,是乾隆时代重修乾清宫的时候,把康熙的刻石拓成的拓片。

  1644年,满族人入关,建立了大清帝国。清朝皇帝从文字入手,不仅承继了明朝的典章制度,同时也接受了博大精深的汉族文化。

  顺治皇帝“以武功定天下”,营造大清帝国,到了康熙时期,则开始完善朝纲,同时开拓文化领域。康熙皇帝好学敏求,尤其对书法有着浓厚的兴趣。据说,乾清宫南书房的设立,就与康熙对书法的热爱有着直接的关系。

  康熙皇帝酷爱晚明大家董其昌的书法,锐意临摹。董其昌,是晚明时期的大官僚,他一反当时的流行书风,广采众人之长形成自家面貌。

  满清入关,正是董其昌的书风盛行之时。康熙皇帝对董字的偏爱,更进一步提高了董字的地位,使得董其昌成为左右明、清两朝书坛长达200年之久的一代宗师。

  书风总是随着时代而不断地变化。乾隆皇帝更为推崇元代大家赵孟?。


在众多的篆刻家中,吴昌硕的功力最深

  赵孟?,是元代最有才华的一位艺术家,诗文音律无所不通,书画造诣极为精深。在艺术风格上,他倡导复古,提出书画贵有古意。在他的一幅工笔重彩的《浴马图》中,可以看出他吸收唐人经验,既有唐风遗韵,又洋溢了一种清新秀润的雅致格调。而在书法上,赵孟?一生勤奋,据说他曾经临摹王羲之的《兰亭序》上万本,他的书风被后世称为“赵体”。

  乾隆皇帝延续了康熙时代开创的太平盛世,社会安定,文化昌盛,赵孟?瑞丽圆润的书风正好符合这一时代氛围。赵孟?的字非常美,一横一竖,他都是循规蹈矩,非常漂亮,所以我们今天看乾隆的字写得非常好,你不能不佩服乾隆皇帝的字写得漂亮,但是你也会觉得他的字千篇一律。

  故宫博物院的书画收藏,就是在乾隆宫廷收藏的基础上形成的。杨新介绍说,在中国历史上,历代以来皇家的收藏是最丰富的,尤其是到了清朝乾隆时代,可以说他把天下的好东西,都想弄到宫廷里来,所以说书画方面,故宫博物院所继承的清代皇家的收藏非常丰富,从它的这些收藏的作品来看,可以说是一部中国书画史。

  这其中,最珍贵的要数晋代文学家陆机的《平复帖》,《平复贴》距今已经有1700多年了,它是现存最早的一件名人法书,它的作者据考证是西晋的大文学家陆机,它的书体是当时流行的章草体,章草是隶书的草书,传世已经非常稀少了,尤其是这种名人墨迹,所以它在书法史上具有极为特殊的价值。

  书圣王羲之的作品,被历代皇家当作珍品收藏。传说,唐太宗李世民就极其热爱王羲之的书法。

  《兰亭序帖》是王羲之声誉最高、流传最广的一部作品。但是,现在《兰亭序帖》的真迹已经不复存在了。杨新介绍说,为了使这个《兰亭序帖》能够保存,流传永久,李世民就要当时有名的书家大臣们来临摹。比如说冯承素,他是个官僚也同时是书家,还有褚遂良也是书家,要他们来临摹,临摹了好几种兰亭序。据说他是把《兰亭序帖》真迹带到他的坟墓里去了,他要跟这个书帖永远在一起。所以今天来说《兰亭序帖》没有真迹,最珍贵的就是唐太宗时代的摹本。

  乾隆皇帝也酷爱王羲之的书法。当他得到了王羲之、王献之和王洵的真迹时,特意在养心殿西暖阁辟出一间小室,专门供奉,并亲自为小室命名为“三希堂”。

  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被乾隆皇帝视为“三希”之首,现在存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中秋帖》据传为王献之的手笔,帖上的“至宝”二字是乾隆帝亲笔题写的。但是,据专家鉴定,《中秋帖》和《快雪时晴帖》都是后人临摹的,只有王洵的《伯远帖》是真迹。


王曦之的《兰亭序贴》

  《伯远帖》字体结构严谨,笔画刚劲,转折十分自然,体现了当时书法的艺术风格。

  乾隆12年,乾隆皇帝又命令精选历代名家的134幅真迹,刻成《三希堂法帖》。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新介绍说,他想到把这些帖、这些收到的真迹也应该永久地保存下去,因为原迹有可能在不慎中间有可能损失,只有把它广泛地宣传出去,他就搞了一个《三希堂法帖》,将自古以来清代故宫收藏的历代有名的墨迹,都刻在石头上,然后拓下来送给很多大臣。所以我们今天说,《三希堂法帖》也是很有名贵的,因为它都是根据原有的墨迹刻的。

  唐代,确立了楷书的法度。欧阳询的九成宫碑铭,至今还是楷书的范本。颜真卿,小时候家里很穷,没有纸笔练字,便以黄土在墙上练习。颜体字,笔势浑厚刚劲,是唐代书法艺术的典型风格。《蒙诏帖》代表了柳公权的行草的风格,承袭的是王羲之的书风。

  《听琴图》是宋徽宗赵佶所画,中间弹琴者就是赵佶本人。宋徽宗赵佶,在政治上软弱无能,在艺术上却是一位书画大家。他广收历代文物、书画,亲自主持北宋的翰林画院,编辑了《宣和书谱》、《宣和画谱》。

  “瘦金书”体是赵佶的独创,笔画细劲,秀挺飘逸。

  唐代的时尚是用楷书法写丰碑。宋代则不然。宋代文人士大夫用书法来怡情养性,因而盛行随意挥洒的行书。蔡襄、苏轼、黄庭坚和米芾是宋代的四大书法家,他们的行书都自成一格。

  在唐宋之间,还有一个承上启下的人物,杨凝式。杨凝式才华横溢,可为了避免政治上的迫害,不得不佯装疯癫。他经常在各处的墙壁上写字,非常豪放,宋朝的黄庭坚有一首诗,描述扬的书法风格:世人尽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谁知洛下杨风子,下笔便到乌丝阑。一下笔就写成王羲之那样了,为什么呢,因为他没有思想负担,放得开。

  古人评杨凝式的书法,如枯松枝干雄奇苍劲,如云烟变幻纵横散乱,虽放纵而不狂恶,重心稳重。书法史上,杨凝式从方正端严的唐楷中解脱出来,直接影响了北宋的书风,为唐宋之间书风的过渡搭起了桥梁。


王洵真迹《伯远帖》

  在故宫中,还珍藏有大量的名人手迹。韩世忠、朱熹、辛弃疾、陆游都是南宋时期的著名人物,从这些辗转八、九百年留下的真迹中,我们可以一窥当时人的风采。

  “山高水长,物象万千,非有老笔,清壮何穷!十八日,上阳台书。太白。”

  关于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亲笔书《上阳台帖》,鉴定界一直有争议,但是,以启功先生为代表的一派,认为此帖是李白的真迹。金运昌介绍说,这件作品有宋徽宗赵佶的题签和跋尾,宋徽宗认为是真的。大家都知道宋徽宗是一个书画造诣很深的、可称大师的这么一位皇帝,他的收藏也非常丰富,他上距李白去世只有360多年,比较近,所以他说是真的,这个把握比较大。还有一个,就是根据上阳台帖的书法风格,就是比较丰满肥润,比较接近于中唐时期的那种书风,还有这个里面内容,诗句的语气也很像李白的,所以启功先生也认为它是李白的真迹。

  故宫博物院古书画部副主任金运昌介绍说,馆阁体的“馆阁”二字,是政府机构的代称,说白了就是政府公文用字,和科举考试用字的一种标准书体。这个标准始自明代,清人沿用之,所以明、清两代,凡是读书人都要会写这个馆阁体楷书。

  清代,由于科举制度规范字体,馆阁体更是大为流行。书体乌黑、方正,大小一律,千人一面。

  张照,是清代馆阁体的代表人物,深受康熙和乾隆两朝皇帝的喜爱。金运昌介绍说,张照这个书家是清前期、可以说是馆阁体书家里面水平最高、也是最著名的,他历经了康雍乾三代,他是学宋朝的米芾和明朝的董奇昌,所以写出的字是非常潇洒,流畅华丽,深受帝王的喜爱。据说他曾经给乾隆皇帝代笔,当然乾隆的代笔人可能不止他一个,乾隆的御笔流传非常之广,那么写的功力稍微差一些,比较嫩、比较软的,一般认为是真的,那些功力非常高深、笔力雄健老辣的,可能是代笔。

  乾隆皇帝的十一子永星是乾隆四家之一,也是当时馆阁体的代表人物。


宋代四大书法家之一苏轼的字帖

  馆阁体是承上命而作的,书者不能自由抒发,明清两代的很多书家都力求突破,解缙就是其中之一。

  明代苏州三位著名书法家祝允明,文征明和王宠的书风,也和当时的台阁体大不相同。祝允明性格豪放,善写草书。文征明是吴门书画的中心人物,性情安定,《归去来兮辞》是他82岁时书写的小楷,表现出高超的书法技艺。王宠为人风流倜傥,后人评说他们三人是“书如其人”。

  傅山是明末清初声誉极高的书家。他在书道上提倡自然质朴的书风。

  金农和郑板桥都是清朝扬州八怪之一。金农从古代碑刻中寻求意趣,四笔裁去毫端,犹如斩钉截铁。郑板桥自称其行楷为“六分半书”,文字中带有浓浓画意。

  3000年前,商、周先民将文字铸造或铭刻在精美的青铜器上,这种书体,被称作钟鼎文,也称金文或铭文。在十个鼓形的石头上,保存着中国现存的最早的刻石文字,叫做石鼓文。石鼓文所刻的书体,是秦始皇统一文字以前的大篆。邓石如从石鼓文、钟鼎文,秦汉瓦当碑额中汲取营养,成为书法篆刻大师。

  清朝中叶以后,许多书法家由于鄙薄“馆阁体”的书风,又由于当时古代墨迹发现极少,于是,便向古人碑刻中去寻找新的途径。考古之风勃然兴起。尤其是晚清时期,研讨金石篆刻的风气日益盛行,出现了很多篆刻家和流派。

  程邃、丁敬、吴熙载都是清代的篆刻名家。在众多的篆刻家中,吴昌硕的功力最深,尤其擅长石鼓文,其篆刻朴茂苍劲,前无古人。


赵孟?临摹王曦之的《兰亭序》

  书法是中国的传统艺术,书写工具也随之十分讲究。故宫里的几件砚台,是汉、南北朝及唐代的,虽然造型简单,质地粗糙,却显得古朴典雅,并且很多都是出自名家之手。而到了清代中期以后,再看书写的工具,则和千年前的古砚大不一样了。质地精良,精工细琢,很多都成了连皇帝也不曾使用过的工艺美术品。

  清廷集历代皇家收藏之大成,无论在质量上还是在数量上,都是前朝后代所无法比拟的。但是在乾隆皇帝之后,清廷的收藏就逐渐走向衰落了。

  故宫博物院历经沧桑,它的诞生与发展,都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

  从清朝末年开始,大量的珍品从宫廷中流散出去,散落民间。新中国成立以后,很多有识之士向故宫博物院捐赠文物,这其中又以古代的书法名画的捐赠最为世人所注目。

  金运昌介绍说,在这些捐献者里面,我想最值得称道的应该是张伯驹先生。他在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可以说是卖了房子买书画,破家收藏购得了很多珍品。比如说陆机的《平复帖》,还有唐代李白的《上阳台帖》,杜牧的《赠张好好诗》卷,这是唐代大文学家仅存的孤本,比如说还有宋代黄庭坚的《诸上座帖》,还有蔡襄的《自书诗》卷,这都是宋代大名家的代表作,那么他的这些东西后来都捐给了故宫博物院,对故宫的法书收藏,起到了一个骨干的作用。

  《伯远帖》和《中秋帖》,在民国时期流散到民间,被典当于香港一家外国银行。1951年底,典当期将满时国外有人意图收购,周恩来总理闻讯后,当即指示有关部门购回,入藏故宫博物院,成为故宫法书收藏中的珍宝。

  紫禁城内的书法艺术宝库在不断地被充实、丰富。但是,很多文物因为年代久远而严重破损了。在故宫博物院里,有大批的专家技师们就像医生对待病人一样,把这些破损的文物一一修复完好。


明?董其昌《岚容川色图》

  公元1899年,也就是清光绪二十五年,人们在河南安阳小屯村殷代故都遗址,发掘出了几十万片的龟甲和兽骨,上面有4500多个字,它证实了中国在3000年前就已经有了相当进步的文字。现在,当人们谈起书法艺术起源的时候总是从甲骨文谈起,而今天的故宫博物院中,说珍藏有中国3000年的书法精髓并不为过。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编:红立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