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往期探索查询

考古中国 第六部 时空隧道之1400年前的雕蚀:客居中国(上)(2004-106) 

央视国际 2004年06月17日 15:42

  (编导:李美忱)

虞弘石椁墓歇山顶,三品以上官员方可享用

  1999年7月的一天山西省太原市城郊王郭村村民无意中发现了一座墓室。

  1999年7月13日,由山西省考古所、太原市考古所、晋源区文物旅游局组成的联合考古队进驻挖掘现场。


虞弘墓石椁门楣石雕

  古墓发掘过程中,接二连三的惊喜让考古队员兴奋不已。

  首先,他们发现那个汉白玉石制屋顶采用了歇山顶的形式。


虞弘墓石椁浮雕,人物胡须与伊朗高原人相似

  太原市考古所所长李非:“歇山顶在一组建筑群里,皇亲贵族、宗教祭祀建筑群里,它是仅次于庑殿顶的一种形式。”

  李非看到这个汉白玉歇山顶,感到非常惊讶。在太原地区,这样的墓葬很少见。墓主人采用歇山顶,说明他的身份一定不寻常。


头戴日月冠的浮雕人物

  考古队员谨慎地铲去汉白玉石料周围的泥土--古墓终于掀开了它的冰山一角:歇山顶下,是一个全部由汉白玉组成的方形石椁。

  石椁出土时椁门已经损毁严重,现在就只剩下门楣了


波斯银币上的人物与虞弘墓浮雕人物非常相似

  而椁门两侧的汉白玉石壁上,两个谁都想不到的浮雕,一下子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这些人物形象,绝不是在中国的土地上进行考古挖掘时常见的样子。

  他们高鼻深目,发型奇特。


有翼的马,这种形象多见于中亚粟特或西亚波斯的浮雕

  椁门右侧的浮雕,牵马图。和椁门左侧的浮雕,奉果图。图中的形象也充满了中亚和西亚的艺术特色,和民族风情。

  王郭村的这座墓葬长不足14米,由墓道、甬道、墓室组成;墓室的形状为弧边方形--就是整体上是方形,只不过四个角被砌成了弧形--这些是北朝隋唐时期普遍的墓葬形制。


系飘带和头光的鸟,这种形象也多见于中亚粟特或西亚波斯的浮雕

  而石椁的歇山顶目前仅见于隋唐墓葬,因此考古工作者初步确定墓葬的时间在隋唐前后。

  在清理石椁顶部时,有人发现了2枚开元通宝。考古队员兴奋起来--难道是唐墓?


虞弘墓椁座浮雕

  随着清理工作的深入,考古队员在墓室底部的淤泥中,甚至在墓道里,有了更多的发现--然而,却是令人担忧的发现。

  这些器物分布散乱,毫无规律。


虞弘墓石椁侧壁浮雕,请注意马和人物

  考古队员的心沉了下去。各种迹象表明,这座墓显然遭受了严重的破坏。

  随后又有人在墓室的淤泥中发现几枚唐代钱币。


历史上虞弘墓多次被盗

  考古队员仔细核对这些铜钱,发现它们居然属于不同的年代。

  既然时代不同,这些铜钱肯定不属于随葬品,墓葬的年代也就不能确定是唐代。


浮雕右侧人物肤色深红,似是热带沙漠地区生活的人群

  7月20日,考古队员终于在墓室底部发现了一块方形墓志盖。墓志却不见踪影。

  张庆捷:“终于发现了就是墓志盖。把墓志盖的浮土去掉,上边有几个字,‘大隋故仪同虞公墓志’。这样我们就首先就确定了它的年代,肯定这是一座隋墓,它的墓主人是一个姓虞的官员。”


位于椁壁正中间的浮雕,考古学家认为这是虞弘夫妇的雕像

  既然墓志盖清楚地表明这是隋代的墓葬,为什么墓中还会出土几枚唐代不同时期的“开元通宝”呢?

  考古队普遍认为,这说明在唐代,这座墓就已经多次遭遇被盗。


由于出土人骨残破,无法鉴定虞弘种族,科学家们转而分析石椁人物形象,结论是伊朗高原上的高加索人种,但是,无法作为虞弘种族的确切结论

  7月21日,考古队员开始仔细清理这座汉白玉石椁。

  考古队员仔细清理石椁表面,更加令人惊奇的浮雕出现了,它们雕刻于石椁椁座上,内容罕见。


虞弘墓墓葬除了没有用棺木与中原墓葬形制相似

  浮雕出土时颜色鲜艳,有的地方显然经过贴金处理。上面的人物无一例外,都是高鼻深目。

  更加奇怪的是考古队员在石椁里面并没有发现棺木。


虞弘墓石椁全图

  接下来,考古队员在石椁东西两侧散乱的随葬品中,发现一些零星的残缺人骨。

  考古人员认为这就是墓主人的骨架。


虞弘墓石椁构成

  7月25日,考古队将石椁转移到考古所。就在石椁原址的下面,一块相对完整的墓志静静地呆在那里。它,正好与前面出土的墓志盖匹配。

  这方墓志呈正方形,长宽约为73厘米,除了右下角缺失外,还存有625个字。


虞弘墓石椁全部由汉白玉雕刻而成,椁顶重达三吨,椁壁和椁座按中国原有的榫卯组装而成,每块椁壁间用扒钉和铁环连接,可谓中西合璧

  根据墓志记载,墓主人叫虞弘,历经北齐、北周、隋三朝为官。

  考古队员在墓志中间,发现这样一段话:公元579年前后,虞弘曾统领代州、并州、介州三州的检校萨保府。


铁环残痕

  从字面上理解,检校萨保府一职相当于督察,就是负责监督萨保府的工作。

  而萨保府是专管入华西域人事物的机构。

  看来,虞弘并非中原人士,而是西域胡人。

  由于职能特殊,萨保府首领--萨保的身份非同一般,检校萨保府级别还要高于萨保,因此墓主人虞弘能够享有歇山顶式的厚葬也就不足为怪了。


扒钉尚完好

  荣新江:“萨保原是粟特胡人商队首领的称呼。 应该由粟特商业贵族担任。粟特人进入中原后,形成各个聚落,萨保也就成为一个粟特聚落的大首领。后来,中原政府为了管理和控制粟特聚落,就将萨保列入中央政府,成为政府任命的一个官职。萨保是惟一一个外来官职,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更有趣的是,虽然萨保一词来自粟特语,但是在中原萨保府工作的却不仅仅是粟特人,还有焉耆人、突厥人等西域胡人。

  既然萨保府中有不同种族的胡人,那么虞弘到底是什么种族呢?


虞弘墓志盖,仪同官位不高,按理无法享用歇山顶

  利用现代科学手段进行人骨鉴定,无疑是最好的答案

  墓志记载,虞弘与夫人同葬墓中。

  虞弘墓出土人骨鉴定负责人韩康信:“这确实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物的遗骨。墓主人虞弘下葬时59岁,与鉴定结果基本相同。虞弘的面颅骨只保留大半个额骨、下颌骨残片等,女性也就是虞弘夫人的骨骼也只剩下后脑壳那一部分,因此很难判断种族。”


虞弘曾任检校萨保府,萨保府是中原政府管理入华西域胡人事务的机构,其首领多为粟特、突厥等胡人

  除了人骨,虞弘墓还出土了丰富的浮雕彩绘,随葬的浮雕彩绘所反映的都是墓主人生前的生活工作环境,那么通过分析图像人物特征,应该可以进一步做虞弘种族鉴定的研究工作。

  正对汉白玉石椁门,的一块浮雕,位置居中,画幅面积最大,人物最多。它描绘的是男女两位主人在帐中欢宴,欣赏歌舞的大场面。

  他们的穿着打扮都不像中原汉人。应该是墓主人和他的夫人。

  对比各人种的面部特征,韩康信认为,虞弘墓浮雕人物属于高加索人种,接近印度--地中海种群,这一种群主要分布于伊朗高原等地。

  在萨保府工作的胡人中,高加索人种的粟特人最接近这一结论。

  在阿姆河流域的绿洲上,粟特人建有九大城邦国家。进入中原后,粟特人以国为姓,中国人友好地称他们是昭武九姓。


粟特所处的地理位置是今乌兹别克斯坦

  但是中国历史记载的昭武九姓中,并没有墓主人虞弘的“虞”姓,看来虞弘不是粟特人。

  那么虞弘到底是什么种族?

  现在只剩这方墓志,或许还能解答这一问题。

  墓志写到虞弘是鱼国人。要确定虞弘的族源,必须了解鱼国。可是鱼国在哪儿?

  特别令人费解的是,墓志上共有两个地方涉及鱼国,而这两个“鱼”字却明显与其他字迹不同,显然做过修改。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CCTV《探索发现》供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编辑:陈??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