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往期探索查询

考古中国 第三部 藏宝现身之车辚辚?马萧萧(下)(2004-84) 

央视国际 2004年05月17日 16:15


古时造车工厂复原模型

  这是发现马骨的河?头村,清朝末年修围子墙的时候,就发现过许多骨头。1964年夏天,山东省临淄文物工作队来到这里,刚刚大学毕业的王恩田兴致勃勃地开始了工作。

  清理了周边的泥土,现出了一个清晰的马的头骨。很快,考古队员在极其兴奋的状态下,挖掘出了145具完整的马骨。1972年和1982年又进行了两次挖掘。三次总计挖出251具马骨。根据已挖掘部分的规模推算,殉马坑全长215米,平均宽度4.8米,浅的部分已经露出地表,深的部分在地表下2.2米。从殉马密度看,平均1米地段有2.7到2.8匹马,如果按全长215米计算,全部殉马可达600匹以上。所有的马头都朝着相同的方向。


考工记

  齐国共经历了39位国君,经过周密的推断,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纷纷把目光集中到了齐国第25代国君齐景公的身上。

  齐景公在位的时候大概是公元前547年到490年。文献上有这么一段记载,就是说齐景公有马千驷。千乘这个邑名就是因为齐景公有马千驷而得名的。

  春秋时期的齐国,厚葬之风盛行。齐景公既然非常爱马,那么他死时带走他所钟爱的骏马,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临淄古墓群??四王冢

  这么多生性活泼的马,是怎么被掩埋在黄土之下的?它们是惨死在屠刀下的吗?这六百多匹马究竟是怎么死的,至今还没有一种肯定的说法。

  如果以四匹马驾一辆战车计算,600多匹马相当于150辆战车的配备。在以马车为主要战斗力的春秋时期,就等于一个“千乘之国”十分之一的军事力量。

  齐国在春秋时期雄霸中原,战马带来的辉煌刻记在以写实风格著称的齐瓦当上。田忌赛马的故事就发生在齐威王时代。现代经济学家说,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文字记载的统筹法的实践。


临淄-家庄墓模型

  古生物物种专家根据测量结果断定,这些殉马一律都是蒙古马种。

  中国的马在秦代以前都是属于蒙古马种,这种能吃苦耐劳,很适合我们的环境、饲养条件,可这种马的缺点解决奔跑的速度不块,所以从汉武帝他就要求改良马种。

  中国不断地从西域引进优良马种,最具神话传奇色彩的就是汗血马。它体格健壮,奔跑速度极快。人们把它皮肤上由于携带寄生虫而产生的明显的红斑,形容成它在奔跑时流出的带血的汗珠。


齐长城

  马似乎给汉代人留下了过分深刻的印象,从西域得来的马更被当成了神物。武威雷台出土的铜奔马,从出土之日起就让全世界为之惊诧,汉代的人,认定它是标准的千里马。

  这是从西域引进的六匹良马,他们跟随唐太宗驰骋疆场、出生入死,为李氏江山基业立下了汗马功劳。唐太宗将它们刻在自己的陵墓前,无疑是对他这六位战友最后的嘉奖。

  热爱良马的唐太宗,使马得到了最高的礼遇。这时的养马业在民间同样也具备了广泛的基础,我们在唐代佚名画家的《百马图》中,看到的就是人和马怡然亲和的情景。


唐太宗

  经过人类训练的马,智力明显增强了,可以接受驯马师的各种信息,领会骑手发出的各种命令,做出相应的动作。中国早在汉代就有马术表演。马术对于游牧民族来说更是一种最基本的技能,马上献花、骑马飞刀等马术项目至今还是我国边疆少数民族喜爱的体育活动。

  1970年10月,陕西西安何家村出土了一只唐代银壶,但是壶上的衔杯纹却引起了考古学家的极大关注。这匹嘴里衔着酒杯的马,正好与唐诗中“更有衔杯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的诗句相印证。文字记载的唐代舞马终于有了实物见证。


田野、王恩田考古队

  唐代的舞马,当时训练了很多跳舞的马,它是可以按照走步子,走阵列,它还可以在有的台子上做各种姿势。这些马因为它受过训练,听见奏乐就要跳舞。

  在现代人的心目中,无论是作为战备资源还是交通工具,马一般都要配马鞍、镶马蹄、装马镫。然而在临淄的殉马坑里,我们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件马具。

  中国古代现在看起来在车战时期,在商周车战用马是没有鞍子的,它不需要坐鞍子。一直到战国晚期骑兵开始出现,出现了鞍子。


铜奔马

  早期的马鞍只是一个简单的垫子。随着骑兵的发展,到了东汉的时候,就可以看到马上前后鞍桥很高的这种双轮的高桥鞍子。

  到了隋唐的时候,特别是到了唐代,唐代李世民和李渊他们原来守太原主要是与突厥骑兵作战,所以他们引进了突厥的马和突厥的鞍子。所以我们看到昭陵六骏最典型的,那个马都是突厥马。

  在这一匹匹殉马的马蹄上,我们试图找到马蹄铁的痕迹,但始终没有发现。


文姬归汉图

  中国古代也完全认识到在长途骑或者奔跑之后,马蹄子会裂开,甚至于出血等等问题,而且以当时的冶炼水平,齐国完全可以冶炼铁,也可以打制马蹄铁,但是一直到了南宋中国还没有蹄铁,中国的蹄铁的出现大概是元朝以后才出现的,从西方传来的蹄铁。

  据古生物专家测算,春秋时期的马与今天的马相比没有太大差别,平均高度在一米四五左右,人们要想一步跨上这样的高度,不借助别的东西是难以想像的,今天人们踩着马镫上马,但在临淄的殉马坑里,我们就是没有看到类似马镫的东西。

  在湖南长沙金盆岭的一座晋墓中出土的骑马俑上,马的左侧有一个近似三角形的小马镫,这个小马镫仅仅是供上马时踏足之用。墓室中的记年铭砖分明记录着“永宁二年”,也就是公元302年。如此说来,早在公元302年,中国就出现了单马镫。


殉马坑

  这就是在南京象山一座东晋早期墓中出土的双马镫,真正意义上的马镫出现了。只有马镫的出现才使得重装骑兵才真正成为可能,才真正在世界历史上出现。也就可以说是有了中国的马镫以后,西方的骑士制度才成为可能。

  至于马镫是在什么时候传到西方,又是怎样传到西方的,现在都已很难考证了。


百马图

  世界科学史专家怀特说:“只有极少数的发明像马镫这样简单,但却在历史上产了如此巨大的催化作用”。

  在这个没有马鞍、马镫和马蹄铁的殉马坑里,我们同样难以找到任何痕迹来证明这些马生前是做什么用的。但是以春秋时期马的用途来看,马主要是用于战争。马被绑在战车上,成为战车的一部分。


淄河古道

  从战国末年开始,匈奴这个系统的民族从北方和西北就不断的和燕国,三晋这一带作战。用战车去对抗匈奴的骑兵很困难。所以赵武陵王要推行胡服骑射。这样中国古代的骑兵就开始出现。战车依然与骑兵并行了数百年,直到汉武帝北逐匈奴时,才真正完成从战车到骑兵的转变。

  此后,马为中国历代王朝都建立过功勋,大略雄才唐太宗驰骋南疆北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最繁盛的朝代,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铁骑曾经踏遍欧亚大陆,饮马塞纳河畔。马在战争中的作用空前显著。

(编辑:陈??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