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一叶知秋

美丽的第一次结缘

央视国际 2003年07月08日 14:00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样板戏风靡一时, 我和六个小伙伴被老师选做小铁梅,表演齐唱“都有一颗红亮的心”。很奇怪,我与生俱来就是五音不全,直到今天,唱歌也从来没找到过调儿, 那次却被老师安排在舞台正中最显眼的位置。 据说老师背后夸我表演最像。

  一双巧手的妈妈用花布头居然给我做了件斜襟的衣衫,这在当时简直是无法想象的奢侈。它让我排练时站在一排五颜六色的小铁梅中,骄傲得像一个刚出壳的小鸡。

  终于盼到登台的前一夜了。我自小就毛发疏稀,一直被称为黄毛丫头。想到朝思暮想的长辫,很是激动。头上栓了根毛线甩来甩去,自己在床上操练,被有着两根齐腰小辫的姐姐很是鄙夷。

  演出开始了。台下坐满了家长,爸爸、妈妈还带着外婆来了。长辫是从回收站买来再打理的。老师们把它与我们的头发交叉编上,然后在接头处绑上一圈又一圈的红毛线绳。我的头发又软又短,被老师贴着发根拽得眦牙咧嘴。 但那天头皮上的小小痛苦比起精神上的巨大愉悦实在是算不了什么。

  当七个小矮人抹着猴屁股一样的红脸蛋走向舞台时,别提多神气了。老师一挥手,七个小铁梅齐声叫板:奶奶,您听我说!七条大辫子潇洒地从胸前甩到脑后。此时的我猛一用力,忽然感觉头皮一紧,脑后一阵轻松。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心仪已久的长辫已从脑后冲出,在空中画了一个漂亮的弧线,落在了文化馆老师们的乐队中。至今我也没闹明白我到底使了多大的劲儿,它怎么甩得那么远。委屈、难堪、不知所措的我捂着脑后的秃尾巴号啕大哭。台上一阵忙乱,台下一片起哄。不记得妈妈是怎样冲上来把我抱下舞台的,也不记得剩下的戏是如何唱完的。

  我与戏的第一次结缘就这样在美丽而悲惨的记忆中结束了。(文 岚子)

(编辑:史冬莲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