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少儿频道 > 神奇之窗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走进黎村》(下)(2007年11月20日)

CCTV.com  2007年11月22日 15:19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上期节目中,黎族学生陈壮因为邻居阿婆的去世受到触动,担心黎族传统文化正在流失,所以与伙伴们研究以量化的指标,去黎村中调查黎族传统文化的现状。在保平村,同学们发现那里已经不像一个黎族村庄了,山歌只有老年人会唱,年轻人不愿意学。而在保突村中年人还会唱山歌,他们见到了如何织黎锦,听说村中有位阿婆还会用古老的黎族工艺制陶,同学们一定要见识一下。


  上期节目中,黎族学生陈壮因为邻居阿婆的去世受到触动,担心黎族传统文化正在流失,所以与伙伴们研究以量化的指标,去黎村中调查黎族传统文化的现状。在保平村,同学们发现那里已经不像一个黎族村庄了,山歌只有老年人会唱,年轻人不愿意学。而在保突村中年人还会唱山歌,他们见到了如何织黎锦,听说村中有位阿婆还会用古老的黎族工艺制陶,同学们一定要见识一下。

  阿婆一家热情地接待了同学们,听说他们是来看制陶的,阿婆的女儿拿出了一筐像石头一样的东西。同学们十分好奇这样硬的东西是拿来制陶的吗?阿姨告诉他们,要想制陶先要采土,选择粘性的泥料,充分晒干后,就会像石头一样硬。然后就是把泥块敲碎成泥粉。

  阿姨给同学们演示怎样舂泥块,只见她高高的举起木槌,重重的砸在泥块上。随着木槌一次次的落下,泥块纷纷被敲碎。同学们非常佩服阿姨有这么大的力气。这种有节奏的敲击仿佛是一种舞蹈,黎族制陶自古就是妇女的工作,有“女制陶男莫近”的习俗。

  泥粉经过筛选后,非常的细滑,这样就可以放水搅拌,反复揉搓成泥团。

  现在到了关键步骤了,阿姨先给陶器做了一个底。她拿出一块泥团,拍在案子上,压得很扁,用一个小竹签在上面画了一个很大的圆,这就是将要制作的陶器的底部。

  接下来同学们就看不明白了,阿姨好像开始做起北方的面食,她拿起一块泥团揉成宽面条状,它是做什么用的呢?

  在她的操作下,同学们才渐渐明白,原来黎族制作陶器是用泥条一圈一圈筑成泥胚的,就像建大楼由下往上盖,不像我们常见的用转轮拉胚,黎族采用的是一种最原始的方法。知道了原理,大家纷纷忙活起来,很快就“盖”好了一个泥胚。

  下面的工作技术水准很高,请来了德高望重的阿婆,她一边认真的修饰,一边哼唱起古老的歌谣,刚才粗陋的泥胚渐渐圆润平滑起来。

  泥胚做好后要放两到三天直到晾干就可以烧制了。露天烧陶是黎族的独特技术,在点火前,还是先由阿婆祈祷烧制顺利,泥胚在柴火上需要烧制两个多小时,出火后为了增加硬度涂抹上漆树的黏汁陶器就做好了。


  没有华丽的装饰,没有婀娜的曲线,黎族生产的陶器都是最朴实的生活用具。用最简单的工具、最原始的方法,黎族的传统制陶工艺传承了几千年。

  保突村保留了较多的黎族传统习俗和文化,黎族传统文化保有率70%。

  最后一站洪水村地处大山深处,汽车在山路上颠簸着,穿行在霸王岭林区,这里出产花梨、油杉等珍稀树木,也是珍贵的黑冠长臂猿的家。一旦下雨山路泥泞无法通行,洪水村就会和外界失去联系。所以,昌江县城去过洪水村的人凤毛麟角,与去保平村平整的公路相比,这样的路况让同学们吃尽苦头。不过越是如此同学们越充满期待,希望能见到原汁原味的黎族生活。

  两个多小时后,开过一条狭窄的小路,洪水村到了。

  同学们站在村口的高坡上,只见下面是成片的茅草屋,作为黎族传统的建筑,茅草屋主要有船形屋和金字形屋两种形式,以船形屋最具代表性,这里的茅草屋都是金字形。忽然一块牌子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上面写着“地质灾害多发区”,同学们没想到地处山区的洪水村还有这种困扰。但是洪水村成片的茅草屋还是给同学们带来很大的惊喜,生活在这里的村民是否也保留着更多的黎族传统呢?


  一条小溪静静的从村中流过, 同学们开始在洪水村进行调查。

  他们穿行在茅草屋之间,陈伟想知道茅草屋是怎样建造起来的。陈壮告诉他:茅草屋是用红泥和稻草在一起搅拌,再用木条编一个房子的框架,把搅拌好的材料塞进框架里,再从山上打来茅草铺到屋顶就盖好了。建造茅草屋不需要复杂的技术,每个家庭都可以自行建造,可以说黎族男人都是称职的建筑家。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锣鼓声引起同学们的注意,他们急忙寻声找去。

  原来村民们穿上传统服装,脸上涂着装饰,正在为三月三节的活动进行排练,同学们觉得他们的乐器好像很古老了。争得村民的同意,3个男生试敲了一个牛皮鼓,还是陈壮敲的最好。这些古老的乐器平时很难看到,同学们能有机会见到它们非常的幸运。

  一位热情的村民邀请大家去他的家里坐坐,这是同学们第一次走进茅草屋。


  金字形茅草屋的房顶采用的是人字形的结构,上面铺满茅草。在屋檐下设有隔板可以放置一些生活用具,节省屋内空间。做饭用的灶台也设在房间内,生火还需要用劈柴木炭,远没有保突村用上的液化罐方便。不过,洪水村每家每户已经通上了电,通过卫星收看电视。

  阿伯告诉同学们,现在生活比以前好多了,通了电视以后村子与外面的世界连得更紧了。同学们问阿伯想不想住上瓦房,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希望早日住上瓦房。

  阿伯的说法出乎同学们意料,看来古老的茅草屋已经无法与村民希望提高的生活需求相适应。其实,2006年昌江县已经将洪水村列入民房改造计划,准备将茅草屋全部改建成瓦房,但是文化部门建议保持一个原汁原味的黎族村庄,所以这个项目终止了。现在村中唯一的瓦房就是村口的学校。

  得知同学们是特意来村里调查黎族文化的,热情的村民们邀请他们吃饭,在村中抓了一头猪。这里的猪被人们称为山猪,都有野猪的血统,散养在村子中,肉味鲜美。同学们能够有这个口福,是很高的礼遇。

  肉还没有做好,同学们却被一阵奇特的香味吸引。原来村民们正在为他们制做竹筒饭。竹筒饭黎语称为“眉万”,是黎族的传统食品。人们上山打猎、耕种不用带锅,只要带些米,做饭时把米加入砍来的山竹,再加水放入火堆中翻烤即成。竹筒饭不仅芳香可口,而且不易变质,方便携带。

  午餐很丰盛,不仅有山猪肉、竹笋,同学们还浅尝了一点黎族的山栏酒,在歌声中,同学们品尝着黎族的传统家肴,竹筒饭的芳香和山猪肉的鲜美令同学们回味无穷。

  午后的村庄分外宁静,补充了能量后,同学们继续在村中调查。他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两头大中间细,大家还以为它是举重用的。旁边的村民告诉他们,这是舂谷子用的,以前村子里落后,没有电,只能靠这样的工具把谷子的硬皮舂掉后才能食用。在村中同学们还找到了很多类似的原始工具,这样的工具黎族一直在千百年来使用它们、改进它们,但是当更方便、更高效的现代工具出现后,这些曾经是黎族先民靠智慧创造的工具就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一阵现代舞曲的音乐打破了村庄的宁静,与周围的环境很不协调,同学们寻着声音找到一座屋前,却怎么也叫不开门。同学们猜到屋子里面是村里的年轻人,非常想和他们聊一聊。

  经过一番努力,屋内的人终于把门打开,村里的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他们说刚才不开门是以为大人们来了。

  经过交谈,同学们了解到,洪水村中的年轻人与保平、保突两村的同龄人一样,对于黎族的传统文化都保持着一定距离,不愿意过多接触,这种情况对于黎族传统文化的传承非常不利,但是同学们也能够理解他们。怀着矛盾的心情,同学们离开了洪水村。


  洪水村保留了大部分的黎族传统习俗和文化,黎族传统文化保有率90%。

  同学们对黎族传统文化现状的调查告一段落了,经过分析数据,他们发现,离公路越近、交通越方便的村子,传统文化的保有率越低、流失越严重。但是相反,离公路越近的村子村民的生活水平就越高。对于这种反差,陈壮和他的伙伴们都有自己的看法。

  陈伟觉得黎族文化的现状无所谓好与坏,有些东西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很正常,但是如果有一天黎歌听不到了他会觉得很可惜;陈晓玲觉得黎族的传统文化有两面性,比如黎锦,制作周期太长效率低,可如果不这样又体现不出织锦的精彩和真诚,所以她很矛盾;陈壮作为一个黎族人,对这样的调查结果很痛心,他希望黎族的青年人能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自觉地学习本民族的文化,使黎族的传统文化能够继续传承下去;王绥勇认为黎族传统文化的现状是一种自然规律,没有必要太惋惜。

  同学们各自谈了这次调查的看法,相信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看完我们本期节目之后,也会有自己的判断。黎族文化源远流长,是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然说在发展的过程中暂时陷入低谷,但是在这里还是希望黎族的传统文化、艺术能够与时俱进,早日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向。

  编导:闫征

责编:科影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