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母腹中的受害者(2003年3月13日播出)

央视国际 (2003年03月14日 14:16)


  每个做父母的,都有一个梦想——拥有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家庭幸福。而对于这对父母来讲,这也许只是一个天堂里的梦想,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

  护士工作疏忽,一针错打

  孕妇顺利产子,先天痴弱

  20岁的曾禹胜,从降临到这个世界上至今,就不会完完整整地讲话,甚至不能独立地系鞋带,然而他的不幸是生而有之的,其中有什么故事,时间要回到20年前。

  曾家富和梁自莲,广西北海市港务局职工,两人从相识到相爱,很快结为夫妻,1982年,两人有了爱的结晶,妻子梁自莲顺利地产下一男孩。全家人在享受着小家伙带来的幸福和喜悦的同时,曾家富便忙着给儿子起名字,一个寓意很深的名“禹胜”,目的是希望长大后像古代“治水”的大禹一样,战无不胜。儿子出生后3天,丈夫把妻子和儿子从医院接回家。同事得知后纷纷上门道贺,他们看望儿子时发现小禹胜的情况特殊,夫妻俩也渐渐感觉儿子确实不正常,好象从儿子出世开始就不会哇哇地哭叫,小嘴老是发出喔喔的声音,甚至吃奶时也不会自己张嘴。此时,夫妻十分着急,决定立即去医院检查。经过北海市人民医院检查,儿子被确诊为先天性大脑发育不全,俗称“痴呆儿”。听到结果,夫妇俩都傻了,不止如何是好。医生告诉他们,该病发病率很低,一般在千分之2、3左右,基本发症是在婴儿出生前后大脑发育受遗传、脑缺氧、意外等诸多因素所致。曾认为,妻子从怀孕就一直注意各种要求,不抽烟喝酒,既没意外也没家族病史,这时两人想起妻子在怀孕期间“错打针过敏”一事,儿子天生痴呆问题可能从在母亲肚子里面就有了。

  1981年12月29日,身孕5月的梁自莲觉得左脚突然疼痛难忍,自己一人便去单位港务局医疗室看病,医生诊断后建议注射B1B12针剂改进神经末梢循环。由于自己已经怀孕特别担心胎儿健康,但医生解释没有关系。当护士刚给自己打到一半时,意外发生了。梁又呕又吐,身体十分疼痛,最后晕到在地,不省人事。紧急之下,护士马上找来港务局医疗室医生进行抢救。经检查后确定梁是青霉素过敏,马上采取补救措施,注射人参素,随后送她去市医院进一步检查。

  当听说妻子在北海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曾家富便火速跑到医院,在医院抢救室里,看见妻子躺在病床上,从头手脚全身都插满了各种针,旁边很多护士医生在忙碌着,形势十分危急。原来妻子被送到医院时没有血压和脉搏,医生说,他们会全力抢救,万一抢救无效,家属要做好后事心理准备,听罢,曾家富顿时脑海中一片空白,茫然不止所措。

  上天保佑,经过近3小时的紧张抢救,妻子终于度过了最危险期。这时,妻子突然感觉肚中的胎儿不活动,似乎没反应。后来,医生进行检查,让她听了胎音,说胎儿很好。夫妻两是一场虚惊,便放下心来。实际上,有胎音只能证明胎儿是活着的,而青霉素过敏休克对生长发育中的胎儿是否造成影响,靠听胎音并不能证明。但妻子并不知道也没认识到自己的青霉素过敏休克会给腹中的胎儿有什么影响。

  此后,港务局经过调查查明,12月26日给梁打针的护士由于高度近视,没有仔细检查针筒,错用使用过的存有残留的青霉素的针筒加注B1B12药液,而梁自莲对青霉素又过敏,这样导致了意外发生。对于过敏休克后果的严重性,善良的夫妻俩实际并不清楚,再加上后来港务局也对此进行处理,所以曾家富夫妇没有对港务局医疗室打错针这一事故再追究。

  此后,全家的生活恢复了往日的平静,1982年儿子出生,使人意想不到的是儿子幸福降临,却天生痴呆。每当面对可爱的儿子,痴呆病情一天天的加重,夫妻渐渐感觉当初的错误一针,就是夺走了全家的幸福。

  不幸的小禹胜从出生时起痛苦就伴随着他,儿子的残疾同样也是曾家富和梁自莲夫妇俩心中永远的痛。由于儿子身体抵抗力弱,经常发高烧,上吐下泻,往往一个月病10多天,而夫妇俩大半时间也都是守护在旁,悉心照顾,同时也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给儿子看病,为此他们花掉几乎所有的收入和积蓄,但没想到这样辛苦的日子越来越深,儿子也依旧高烧不断。为了给儿子输血增强体质,没有钱买血,夫妻俩把自己身体里的血抽给儿子,他们走遍各地求医问药。而经济渐渐出现困境。

  天无绝人之路,夫妇为儿子筹钱看病束手无策时,想到儿子一生幸福很有可能被那致命一针葬送了,而单位北海市港务局应该负责。于是,他们希望港务局给予补偿。因为儿子还小,港务局领导对此无法确定,最好双方商定等小孩长大后处理。

  就这样,年幼的小禹胜在父母亲的精心照顾下,一天天地长大,痴呆也渐渐明显。1986年,港务局更换新的领导班子。于是,夫妇再次找到单位要求解决。由于双方分歧较大,新领导处理困难,最终事情未果。光阴似箭,10年时光一晃而过,夫妇俩已人到中年,儿子的病也没有丝毫好转,生活依旧不能自理,而单位始终没有给自己一个答复,夫妇的希望又一次落空。

  十年苦苦等待,愤起讨说法

  法院推定判决 父母或赔偿

  在等待中时间又过了6年。港务局已经发展成为拥有一千多名职工,总资产达到600多亿的大型企业。不惑之年的夫妇俩依然独自照顾不能自理的儿子。夫妇俩觉得要不是当初港务局医疗室错打了一针,儿子小禹胜也不会有如此境况,而且按着原来领导的承诺等孩子大了看残疾到什么程度就给他们处理,他们认为儿子小禹胜的残疾已不能完全治好,而单位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夫妇俩再次满怀希望找到单位解决问题,单位表示只要医学证明即可。对于单位的巨大转变,夫妇万般无奈,只好到北海市人民医院做鉴定。1999年1月7日,医院做出证明,小禹胜先天性大脑发育不全,病史调查、染色体检查及家族史调查表明,所患残疾与其母妊娠6个月时青霉素过敏休克所致的可能性极大。

  夫妇俩拿着这份能够证明儿子残疾极有可能是青霉素过敏休克造成的医学证明找到单位。

  但这次又是空欢喜一场。单位领导看后,表示医院证明只是确定可能性并非肯定性,同时,导致儿子痴呆的因素很多,打错针过敏并非惟一,所以,单位不负责任。对此,夫妇认为,单位明明承认医疗室打错针有过错,医学证明儿子残疾和青霉素过敏休克可能性极大,单位不承担责任明显不公平。气愤之余,作为职工的善良的夫妇俩,寄希望于港务局做些赔偿即可,无奈的他们求助于北海市妇联。但事情同样没有进展,夫妇又陷入了无助的失望之中。

  日子一天天流逝,夫妇俩的生活愈发艰难,泪水也流干了。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成人,病情没有一点点好转,他们一天天地变老,儿子的事情没有一点点地进展,而港务局共换了四任领导,他们是一次次地希望,一次次地失望。对于多年付出的努力和辛酸,夫妇俩真得是不知如何是好,每次面对稚嫩却不懂世事的儿子,两人感慨万分。为此,千辛万苦地四处收集证据,其中的关键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医疗鉴定书。

  2000年3月28日,北海市人民医院鉴定小组为小禹胜做出了医疗鉴定,结论是不能完全肯定小禹胜的大脑发育不全及残疾与青霉素过敏无关。这与1999年的诊断证明基本确认了一个事实,尽管没有肯定小禹胜的残疾是错针所致,但都与痴呆相关。同时,北海市残联认定小禹胜肢体一级伤残,夫妇俩急切地拿着两份鉴定书和《残疾人证》最后一次请求港务局解决。

  单位又是百般推脱,坚决认为这份鉴定书没有直接证明港务局医疗室打错针的行为就是造成小禹胜残疾的惟一原因,因此港务局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

  夫妇俩从一次次希望、期望、失望到绝望,一天天从期待、等待、梦想到幻想的破灭,20年的辛酸每每涌上来,全家人都伤心和悲痛不绝,也彻底地对单位失去信心,为了还孩子一个公道,为了充分行使自己的合法诉权,保障儿子的合法权益,最终诉诸法律。2001年1月5日,曾家富向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经过开庭审理,对打错针造成梁自莲过敏休克与小禹胜残疾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的争辩展开详细的调查,并对护士拿错针筒打针,对方原告席上的小孩是个弱智的两个事实充分认定。法院认为,医院鉴定没有很明确地表明被告这个行为必然导致原告这个结果,被告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原告他的遗传基因、自身原因、其他外因造成这种结果,如果被告没有证据能推翻医院的结论,那么就推定被告行为造成了原告的这种结果。1月25日,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北海市港务局赔偿原告医疗费、后续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37万余元。

  一审结束,由于被告对无直接认定因果的医疗鉴定的不绝不服,提起上诉。北海市中院认真审理,认定原告提交医院的鉴定报告作为证据证明了被告行为会影响胎儿的大脑发育,非常明确肯定,所以法院推定,单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最后终审判决,北海港务局赔偿曾禹胜后续治疗费,康复费,残疾者生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共计37万余元。

  到目前为止,令人欣慰的是,小禹胜的父母已经在法院执行下,拿到了赔偿金,20年的辛酸努力终于得到公正的解决,不过,对于不能自立的小禹胜来说,生活也许刚刚开始,未来也许路还很长很长……

责编:郭敏燕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