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握住百姓的手——关于电视节目的对话

央视国际 (2003年02月14日 16:20)

  问:我对很多人都想问这个问题一一从小时到现在,从什么时候,从一个什么样的事情开始,“法律”这个概念在你生活中、在你的意识中出现了?是街头的一场争吵、是民警的一次走访、是遭遇了官司、还是别的什么形式?

  高峰:你说的这种能让人打上法律烙印的事件,找好像没有经历过。我的成长赶上了一个非常时代,没有法制教育,也不知道要法制。我的家庭命运其实就是一个非法制时代的悲剧。我的父亲当年是《北京日报》的总编,解放前就是地下党员,1958以后人就没有了。他长什么样儿我都没见过。到1978年才知道消息,档案都没有了,只有这么一个小条,写着“高某同志于1965年12月30日因肺炎死于某监狱”,别的什么也没有,最后也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一个20世纪50年代的大学听课证,上面有一张照片,这是我父亲惟一的照片了。这一家子被弄到这份儿上,事后想起来都是因为没有法。

  问:那么,法律意识的萌发是在什么时候?

  高峰:还是通过传媒吧。原先,包括后来上大学,毕业后工作,也没有想到法制,没有用法律维护自身利益的观念,真的没有。包括对自己的身世、家庭遭遇,也没有从法制的角度去反思过。我们这一代人,就没有受过正规的法制教育,在学校,一堂法律课都没有过!有多少法盲啊!应该说,这些年的法制宣传是相当成功的,传媒对法制宣传的贡献很大。

  问:每次我们办活动感触很深,很多外地人衣着不整、拿着状纸不停地流泪,一到主持人跟前就下跪,律师咨询台前拥挤不堪。不少人确有冤屈,有些人的案子也不复杂,但他不懂法律程序,不知道要找法院、找律师。也有的根本不相信法院,不相信律师,只相信告状,所以跑北京来了。破衣烂衫的,却花很多路费。看到这些,心清很复杂。法制节目到底能够做什么?怎么做有效?说到底,传媒代替不了法律。

  高峰:当然,不同层次的法制节目,有不同层面的任务和功能。法律最普及的节目,是直接解答问题;说法是中级课程,你不能让它层次太高,那样就太不大众化了;《社会经纬》一周一次,一次就得过瘾,《社会经纬》经纬就是纵横,横竖你得弄明白,只是说点法律,没有懂法不行。其实,电视节目与观众之间经常存在两种状态:一种是节目教育观众,电视节目和观众之间是另附仰视、俯视型的关系;另一种就是准观众论,所谓的“观众就是上帝”,观众爱看什么就给什么,我不赞成。观众肯定不是上帝,我们制作者也不是上帝。制作者和观众的关系,可以说既是对手,也是朋友。只有平视的视角,才能是朋友,才能对话,才能产生相互交流。那么,什么是上帝?在法制节目中,“法”是上帝,节目是上帝。这样,我们相对于观众的视角就转换成一种平等的视角了。

  问:法律无情,法律有情。法律规范人与人的关系,确实不能不牵扯到人的感情。法制节目煽情固然不好,但是如果让人无动于衷,记不住,就是失败。

  高峰:实际上,我觉得电视应该是一个天平,天平的两头能够平衡。一个好的电视节目,如果能够使心理不平衡的人达到平衡,这算是一个好节目。如果还能够使。心理平衡的人看完这个节目变得不平衡了,这是更好的节目。前者只是简单的成功,后者是更大的成功。

  问:是否可以理解为,好的节目可以打破人们既有的认知平衡,在一种认知和情绪的双重波动中进行更加深层的判断。

  高峰:当然,也许你自己没有刻意这样做,但是你的节目让人感觉到一种发自心底的对国家对人民的忧患意识和责任,这个节目就做至家了。怎么把节目做得好看一些,帮助更多的人、感染更多的人,这是需要琢磨的。第一个层次是断案,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节目到这个层次只可看;第二个层次就是不仅要结果,也要把矛盾展现出来,这算比较好的节目;最高层次的节目还要有一种清感的反复,就如“包公铡美案”展现的那样------面对秦香莲,最后没辙了,“这是文银三百两,带回家去度饥寒,教你独生子把书念,一生不要去做官”。法律节目最高境界就是到这种程度。就制作节目而言,第二种层次是一种境界,一种难得的艺术追求。制作电视节目就应该有这种追求。

  问:不仅让人知道“是什么”,还要让人知道“为什么”和怎么样。您在中央电视台工作快20年了,做过各种类型的电视节目,亲历十几个栏目。作为社教中心主任,又领导这么多栏目和频道的工作,在您心目中,目前《社会经纬》节目处在什么位置上?

  高峰:在社教中心,法制节目是最重要的。法制节目重视时效性,它从法律角度关注最新发生的事件,新闻因素与法律因素两相结合,使法制节目拥有巨大的冲击力、社会互动力,几乎没有别的节目可以比拟。所以说,它应该是我们的王牌了。从兴趣来看,我喜欢做纪录片,祖国风光啊,名山大川的,几个月都见不到人,比较超脱,比较清高。但是法制节目正好相反,它根本离不开人的主题,需要一种强烈的人文关怀的意识。中国老百姓需要实实在在的帮助。应该说电视节目都是在为百姓服务,但法制节目是最直接的、最实际的,因此是最重要的。科教节目、文化艺术类节目、生活节目教人炒菜、给人点歌,当然也是一种帮助,但它是有距离的,审美的,是锦上添花的那种。法制节目没有距离,你的一只手就应该握住老百姓的手,那才是真正的法制节目。

责编:郭敏燕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