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说说张一立——《真假借款纠纷案》拍摄过后 ·詹军

央视国际 (2003年02月14日 16:13)

  记得在丹东采访时,凡是自己所接触过的人,说起张一立,几乎都是大同小异的两句话:一是聪明过人;二是聪明过头。通过详细采访张一立和仔细研究案情,自己感到人们对于张一立的评价可说是言简意赅,恰到好处。

  说张一立聪明过人,确有事实根据。改革开放以前,张一立还只是一个拉板车的穷小子,可进入20世纪90年代,张一立竟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赫赫有名的亿万富翁,真可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短短不到2O年,人生变化竟如此翻天覆地,这不能不令人佩服张一立的聪明才智。当然也有人说张一立的兴旺发达完全是丹东市商业银行贷款支持的结果,假如没有商业银行作后盾,张一立恐怕到现在还只是一个让人看不起的穷苦力,至多也只能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老板。此话虽不无道理,但我们也必须看到:别人为获得一笔贷款往往费尽心机,有时却连一分钱也拿不到,而张一立却能源源不断地把大笔的贷款从商业银行搞到手,这一事实本身就足以说明张一立高人一筹。再说这次为躲避清偿商业银行的巨额贷款本息而自家内部合谋打假官司,仅这一着儿就远非他人所能相比,就绝对是属于高智商。凡此种种,无不说明张一立聪明过人。

  说张一立聪明过头,当然也同样是有根有据,其中最突出的表现也还是在于这次自家合谋打假官司。节目当中我们看到,张一立等人东窗事发是由于永立集团发给宋殿雷的两份催款回复在用纸问题上出现了批漏,假如不是这一闪失,恐怕张一立等人十有八九就要如愿以偿了。话到此处,那么张一立等人为什么非要伪造这两份败坏大事的催款回复呢?答案很简单,这主要是因为张一立还算懂一点儿法律。节目当中我们还看到,为了不致引起别人的怀疑,张一立等人故意将宋殿雷和张一生向永立集团提供借款的时间岔开,而分别定在了1”2年和1996年。如此一来,就必然出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宋殿雷 1992年向永立集团提供借款,而到了 1998年才起诉追债,这在客观上就远远超过了民事诉讼的“两年”诉讼时效。为了解决时效问题,节目当中未能详细展示的一个情节是:张一立于是就与宋殿雷商定,由宋殿雷伪造两份自借款之日起,每隔2年宋殿雷便向永立集团追债的催款函,有了催款函,为了做到假戏真唱,自然就要有催款回复,于是张一立就又指使永立集团的工作人员伪造了这两份催款回复。此时此刻,应该说这两份催款回复在一定程度上再次说明了张一立的聪明过人,但恰恰是这次“聪明过人”使得张一立聪明过了头,因为他对于民事诉讼的时效问题可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在民事诉讼中,起诉超过时效并不一定总是导致败诉的结果,应该说这完全取决于被告的态度。具体而言,就以节目当中所涉及的“债权债务官司”为例,如果债务人以起诉超过时效为由拒绝还债,那么法院将无法支持债权人的诉讼请求;但是如果债务人不以时效问题做文章,那么法院仍将能够对于债权人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基于上述认识,显然,既然张家内部为打假官司已经

  串通一气,那么这两份自作聪明的催款回复实际上就已经是画蛇添足了,当然这也只能说明张一立聪明过了头。

  成于“聪明过人”,败于“聪明过头”,这就是张一立。也许有人会说,人不要太聪明,因为太聪明总会有过头的时候,也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话虽有一定道理,但未免有些绝对,因为如果一个人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全部用在正道上,那么他就永远也不会聪明过头,而聪明反被聪明误。

责编:郭敏燕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