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拍摄《涂定国解除子女关系案》的前前后后·张禾

央视国际 (2003年02月14日 16:10)

  接到这个选题是2000年的夏天,是栏目收到的一封观众来信。在来信中,也就是后来本片的主人公涂国定痛苦的经历深深地打动了我。作为一个热爱家庭的男人,有什么比两个孩子都不是自己亲生的打击更沉重?

  我在江西却阳湖边的一个小县城见到了涂国定。现在他经营一个小卖部。再婚了,新的妻子也很贤惠。但是我在和涂国定接触的这段日子里,仍能感觉到涂国定内心的痛苦和煎熬。虽然法院判他胜诉了,可是我觉得他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女儿、儿子对他的理解和支持。他反而陷入更深的焦虑之中。我在那里采访的几天里,他像祥林嫂一般,把他的故事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讲给我听。他的结论就是一个,法院对曾伤害他的妻子判决的处罚太轻,远远不能和他受到的伤害相比。在那个时候,我们国家新的《婚姻法》修正案正在全国广泛地征求意见。大家对是不是要把夫妻之间应该有相互忠诚的义务,以及是不是要在法律中明确对婚姻中无过错方进行赔偿等写进《婚姻法》而展开热烈的讨论。而在当时的形势下,我作为法制栏目的记者,也是将涂国定一案作为一个非常有特点的案例来看的。这也是我做节目的初衷。

  在采访的过程中,我接触了几乎所有的当事人,包括涂国定现在的一家人和他痛恨的前妻陶爱珍,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但却一直管他叫爸爸的两个孩子,以及周围的邻居、同事。随着调查的深入,我的感受也就越来越复杂。我发现法院的判决虽然一点错也没有,可是所有的当事人都不满意。

  尤其是两个孩子,儿子涂志平甚至和父亲一直在争吵。他反复问涂国定一个问题:你考虑过我和妹妹的感受了吗?你可以不要我们,但是为什么一定要把我们告上法庭?涂国定对此则是痛哭失声,这也就是他深感痛苦的根源。

  节目播出之后,在那个小县城反响很大。虽然我没有拍摄涂国定女儿的镜头,但是学校的同学们还是很快地搞清楚了她和节目的关系。在无数探询的目光中,这个上高中的女孩跑回了家,倒在床上大哭,好几天不愿意上学。对于这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我做的节目给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原本没有愈合的心灵伤口再次添了新痛。直到现在我依然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

  对节目中涂国定的前妻陶爱珍采访是艰难的。我已经不记得我做了多少说服工作,才使得陶爱珍面对镜头。可是在采访开始之后陶爱珍一直在哭,作为一个男性记者,我也实在没有勇气追问“你为什么要瞒着涂国定生下不是他的孩子”这样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也是一个很可怜的女人,虽然她的行为不能让人原谅,但是面对她现在悲惨的处境,我依然对她有些同情。当然,那个问题没有问,在节目的制作过程中也感到了一些

  遗憾。

  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关注着这一对冤家夫妻后来的故事。在新《婚姻法》修正案正式通过之后,涂国定又向县里法院起诉了。这次是依据新《婚姻法》中的有关夫妻之间应有互相忠诚的义务和对婚姻中无过错方的赔偿的有关条款起诉的。涂国定要求陶爱珍对她的精神损害给予赔偿,法院也很快判下来了,陶爱珍大概要赔偿涂国定人民币3万多元。

  这对于没有工作,靠现在丈夫微薄收入来养活的陶爱珍无异是一个天文数字。这笔巨额赔偿对这个贫穷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也给她和丈夫之间埋下了巨大的阴影。

  儿子再也忍受不了这样无休止的折磨,已经到深圳去打工了。由于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生活非常艰难。女儿依然在沉重、的压力下继续高中的学业,但是成绩也开始明显地下滑,而这个小女儿是涂国定最疼爱的。

  涂国定又得到了什么呢?女儿、儿子现在已经不和他在一起生活了,法院判决的赔偿款也一直没有拿到。面对他不断地打官司,现在的妻子也开始表达自己的不满,为什么涂国定不能放下过去,和她一起好好地生活?

  而涂国定现在真的变得像祥林嫂一样了,我听县里的人说他把自己的经历印成了传单一样的东西四处散发,向他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反复讲他的悲惨遭遇。

  他一直无法解脱,他也不愿意解脱。

责编:郭敏燕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