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第一月嫂” 人造神话被戳破的背后

央视国际 (2003年02月14日 15:48)


  近日,本报连续报道了“中国第一月嫂”刘洁被家长举报诈骗一事。文章见报后,许多读者致电本报,他们认为理论并不出奇、手段也不出众的刘洁之所以被抬得那么高,与她周围“写手”的刻意炒作,与人们对“伪育婴科学”的盲目推崇有直接关系。他们希望记者的调查能够把这些“人造神话”一并“戳破”。

  昨天,记者针对一本把刘洁誉为“中国最有经验的早教科学家”的《芝麻开门》展开调查,结果发现,这本号称“美国父母床头的早教圣经”、“与《芝麻街》并肩成为美国儿童最酷爱的枕边书”的书,根本没有在美国出版过!

  《芝麻开门》大部分内容 能从其他专著找到“克隆”

  第一个打电话来质疑《芝麻开门》一书真实性的,是本报读者马先生。孩子刚四个多月大的马先生,买了很多婴幼儿早期教育方面的书籍,其中就包括《赢在起点》、《芝麻开门》和其他几本专著。结果一读之下,博士出身的马先生发现《芝麻开门》一书的绝大部分内容竟然与其他几本专著相同!

  马先生随手一翻《芝麻开门》对记者说:“你看,291页上‘初为人母法则’与这本《井深大早期教育法》中‘幼儿教育需由妈妈教育开始’内容是不是一模一样?”记者一看,发现这两部分内容果然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小标题有所变化。

  随后马先生又拿出一本《斯特娜的自然教育》。记者发现,占了《芝麻开门》近1/4篇幅的“正确母爱的10项法则”,与《斯特娜的自然教育》中的主要内容几乎完全相同:比如前书中的“游戏训练法则”其实就是后者的第5章“对孩子的训练必须用游戏的方法进行”。

  马先生告诉记者:“我自己比较过,《芝麻开门》一书中90%的内容抄袭自《井深大早期教育法》、《斯特娜的自然教育》和《卡尔?威特的教育》这三本书!”记者查看后得知其他三本译作出版时间都在2001年,而《芝麻开门》则是由某出版社2002年4月出版的。一边热炒“第一月嫂”  一边做高价“育婴咨询”

  马先生指着封面说:“《芝麻开门》称它是‘美国父母床头的早教圣经’,还‘与《芝麻街》并肩成为美国儿童最酷爱的枕边书’,我不相信美国如此推崇这样一本七拼八凑的书!”

  需要指出的是,《芝麻开门》的编译者与那本吹捧刘洁的《赢在起点》一书同出于周兴旺、李喜夫妇之手。

  采访中记者还意外地得知,此前对刘洁进行了许多宣传的《赢在起点》、《芝麻开门》两书作者李喜,也在从事收费不菲的“育婴咨询”工作。原来马先生的太太看了《赢在起点》一书后准备与刘洁联系,按照书上的咨询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育婴专家”不是刘洁的而是李喜。马太太说:“我当时就问李喜你不是那书的作者吗,怎么成了育婴专家。她回答说她和刘洁一样,也是专家。还告诉我如果我带孩子去她那里咨询,一年收费4800元,如果要她上门服务,收费则是10000元(与刘洁收费相同)。”

  马太太的话让记者非常惊讶,因为2月8日周兴旺、李喜两人在接受采访时曾亲口告诉记者:“我们和刘洁的经营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是写书介绍早期教育理念。”“美国父母的早教圣经” 根本未在美国出版过

  采访完马先生后,记者首先找到了新华出版社《芝麻开门》的责任编辑。他告诉记者,出版该书前社里对书稿进行过专门的审查,包括各种授权,并没有发现抄袭的情况。随后记者拨通了周兴旺的电话。

  记者:“那本《芝麻开门》真的是你和李喜写的吗?”

  周兴旺:“它的确是我和李喜花了很长时间、很多心血写出来的。”

  记者:“为什么有读者在《井深大早期教育法》、《斯特娜的自然教育》和《卡尔?威特的教育》三本书上发现了《芝麻开门》的绝大部分内容,很多章节连标点符号都一模一样?”

  周兴旺:“……因为我们在编辑过程中参考了很多的资料。”

  记者:“你和李喜在《芝麻开门》前言中是这样写的:‘我们历时多年,周游列国、精心搜集、删繁就简……’你们周游了哪些国家?搜集了哪些资料?”

  周兴旺:“没有周游列国这回事,那是……夸张的说法,但是这本书的确是我们和美国早期教育研究中心合作的。”

  记者:“我请教过专家,在美国要想注册一个研究中心是件很简单的事,我想知道的是这本《芝麻开门》有没有在美国出版?”

  周兴旺:“……没有。”

  记者:“既然它根本没在美国出版,那为什么在封面和封底上说它是‘美国父母床头的早教圣经’、‘与《芝麻街》并肩成为美国儿童最酷爱的枕边书’?为什么书中会有美国《教育评论》、《幼儿教育》对它的评论?”

  周兴旺此时终于向记者承认,这本书的主要内容的确来自那三本早就出版了的专著,并且没有得到、也从来没有向出版社提供过那三本书著作权人的授权,但是他并不认为这种行为是“抄袭”:“因为我为每章撰写了导读,还进行了整理和编辑。”接受半年育婴培训就自称“早期教育专家”

  当记者问及李喜是否向读者提供育婴咨询、收费标准是怎么样时,周兴旺说:“李喜的确是在做刘洁一样的工作,咨询收费也的确是4800元或10000元。”,不过他坚称:“我们是自己在经营,跟刘洁的经营活动没有任何关系。”

  从周兴旺口中记者得知,除了曾在某婴儿用品公司接受过半年的“培训”外,李喜并没有其他专业育婴培训经历。但是在李喜的“新民宝宝网”上的介绍中却写道:“李喜:中国第一个由硕士下海当早教老师的人;中国第一个提出早教革命世纪培养计划的人;中国第一个创办早教科学园的人;中国第一个系统介绍西方先进早教经验的人;中国第一个致力于将本土天才培育经验与世界接轨的人……”、“《芝麻开门》请李喜担任首席合作专家,称她为即将带动中国世纪脚步的人!”

  这与李喜自己在《赢在起点》一书中介绍刘洁的文字十分相似:“中国第一个由医生下海当月嫂的人;中国第一个提出奥运宝宝2049培养计划的人;中国第一个创办母婴同步亲子乐园的人;中国第一个创办民间早期教育研究中心的人;中国第一个实施家庭早教实验的人……”、“《芝麻开门》聘刘洁为首席科学顾问,称她为中国最有经验的早教科学家。” (曾鹏宇 陈柏)公安未立案,工商不知情 “第一月嫂”该谁调查?

  连日来被媒体频频曝光的“中国第一月嫂”刘洁的神秘面纱被揭开一事,目前还只能停留在媒体的“口诛笔伐”阶段。记者昨天从公安和工商机关了解到,对某报披露的刘洁“涉嫌欺诈行为”,公安机关尚未立案侦查,西城工商局有关负责人也称到目前为止他们并不知情。

  昨天,记者先将电话打到展览路派出所,接电话的民警说:“关于这个事情我们不接受采访。”记者又将电话打到西城公安分局获悉:他们看到了媒体的报道,但是就孩子家长报案和媒体披露的情况,其中是否涉及经济纠纷等问题,到底该由公安机关调查还是该由工商机关调查现在还不好确定。

  因为接到孩子家长报案的展览路派出所属于西城区地域,记者随后将电话打到了西城区工商局,询问“第一月嫂”的事情该由公安调查还是由工商调查?该局负责接待投诉的消保科负责人回答:目前他们还没有接到有关“第一月嫂”的举报,也没有看到媒体上的报道,所以并不知道此事。记者简单叙述了媒体披露的事实后问,像这种情况究竟该由哪个部门负责调查?对方说,按照公安和工商的管辖权,触犯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应由公安机关调查,违反工商行政法规的由工商机关调查。因为目前还没有人到西城工商局举报此事,所以仅凭媒体上的报道还不好确定该由谁调查,并不能说“第一月嫂”的咨询中心有营业执照就必须由工商机构查处。

  “第一月嫂”的神秘面纱已经被揭开了好几天,但是没有执法、司法机关的介入似乎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还有可能不了了之,或是被“第一月嫂”反咬一口。那么“第一月嫂”到底该不该被立案调查,该由哪个机构立案调查?相信很多人都在拭目以待。 (北京青年报记者 李罡)

责编:郭敏燕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