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生活567 > 正文

克隆车票

 

CCTV.com  2007年12月18日 17:56  来源:  

  点击进入:《生活567》首页

  经常出远门的人都知道,有时候买火车票不是一件容易事。赶上客流高峰,碰到紧俏的车次,要想买到一张有座的车票,是要靠运气的。可是,有的时候拿着千辛万苦买到的有座车票上了火车,还不一定能有座位。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2007年10月4日晚上八点,由上海开往成都的K282次列车停靠在上海车站,拿着大包小包的旅客急急忙忙的寻找自己的座位。这时候,13号车厢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原来,有两位旅客买了同一个座位的车票。两个人一个是从上海到昆山,一个是从上海到成都。虽说到站地点不同,可是两张车票竟然都是66号座位。一个座位却出现了两张车票,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是不是有一个人车票是假的呢?可是,看来看去,两个人都说自己的是真票。其中一位旅客找到了乘警,经过仔细查看,乘警发现一个人的车票有点可疑。

  成都旅客说,他的车票是在候车室和别人换的。

  在候车室和别人换的车票?这更加引起了民警的怀疑。难道问题出在这张换来的火车票上吗?


  经过仔细查看,民警发现,这张车票上,上海和成都以及票价等处都有被涂改的痕迹。按规定,经过涂改的车票是要按照废票进行处理的。这样一来,这位旅客没了座位不说,还不得不花276元重新补了一张火车票。越想越生气的旅客一气之下报了案。

  受骗旅客说,和他换票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

  紧接着,警方接二连三接到旅客报案,说有人用假票骗走了自己的真票。旅客反映和他们换票人的人,和这起案件及其相似,都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白头发的人。如此频繁地发生此类案件,又是同一个犯罪嫌疑人,这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警方一方面在候车室布置警力,严密监视。可是,一连七天,上海站候车室里,都没有发现那个白头发的人。与此同时,侦察员决定从这张假火车票入手。因为每张火车票上都有这种电子票号,普通旅客可能不知道什么意思,然而,警方却能从这些电子票号上发现一些重要线索。

  根据车票上的电子票号,警方查出这张车票是由上海到昆山的短途无座车票改造的。同时,系统显示,这张车票是10月4号,凌晨一点十一分售出的。虽然造假的车票是一点十一分售出的,可是,考虑到电脑打印出来的售票时间和监控录像会有些时间差。民警调出了从一点零八分到一点十三分的监控录像。这样一来,这段时间出现在这个窗口购票的旅客都成为警方怀疑的对象。那么,在这段时间内,都有哪些人出现呢?

  从监控录像中,警方发现,从一点零八分到一点十三分中,一共有三组人到这个售票口买票。一个是这两个穿牛仔裤的人,一个是这一胖一瘦的两个人,还有一个是这个30岁左右的人。那么,这些人中,究竟是谁买走了那张造假车票呢?

  警方重点怀疑对象是这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因为他购票时的表现比较可疑。


  但是,监控录像显示,这个男子出现的时间是一点十二分。而那张造假车票的出票时间是一点十一分,即使有些时间差,也不会相差一分多钟。所以,民警很快排除了这个人。

  因为是一前一后走进来的。这时候,警方对这两个人的判断是他们俩并不认识。

  一开始装作不认识,现在看来,两个人是一起的。可是,既然是一起的,为什么一个人去购票,一个人在旁边站着呢?

  已经是凌晨了,买完票却不走,这更加不可思议了。他们究竟要干什么呢?

  我们看到,他们一直在看什么东西。那么,他们究竟在看什么呢?

  他看的是显示牌 我们火车票发售的显示牌 哪趟车满了 哪趟车有座无座


  看显示牌,为的是要了解有关车票的信息。那么,他们要买什么样的车票呢。我们看到,这上面有“有座”“无座”的字样。民警分析,他们可能是要买座位票已经售完的车次,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用手里有座的火车票和旅客手里的无座票交换了。

  奇怪的是,在分析完显示牌上的信息后,两个人并没有离开,胖子这时却又向售票口走了过去。

  根据在票务中心了解的信息,这两个人在一点十一分左右,一共买走了四张从上海到昆山的短途车票,每张票价12元,总价是四十八元。

  因为那张造假车票的到站地点为成都。民警分析,他们是将买到的同一车次的,从上海到昆山的短途车票,改成到成都的长途车票,然后加上座位号66号。这样一来,一张12元的车票就变成了276元的高价票了。

  经过对监控录像的分析,警方已经确定,这一胖一瘦两个人就是买走那张造价车票的人。可是,在茫茫人海中能找到这两个人吗?那个和旅客换票的白头发又在哪呢?

  这时候,警方虽然将目标锁定在这一胖一瘦两个人。可是,警方在对售票厅和候车室进行监控中,并没有发现这两个人。但是,另外一个人却进入了警方的视线,那就是警方一直在找的和那个旅客换票的白头发。


  那么,这个白头发的人会是换票的那个人吗?

  白头发嫌疑人一开始和一个女的搭讪,大约半个小时后女的没理他,就走了 。

  这时,这个人并没有找座位坐下,而是不停在候车室里转悠,他究竟要干什么呢?

  先是搭讪,紧接着又互相看票。难道他是故伎重演,又在和旅客换票吗?这时候,白头站起来向厕所走去。

  旅客说,这个人试图和自己换票,可是他没有同意。这时,民警更加确定,这个人的举动非常可疑。此时,民警决定立刻行动。

  经审讯,这个人叫苏维清,今年50岁,陕西渭南市人。他交代,自己只负责换票,拒不交代制造假票的人。紧接着,警方调出了他的犯罪记录。原来,这个人早在2005年就因为利用假票诈骗被新疆警方处理过,当时也是团伙作案。这些就是团伙成员的照片。那么,在这些人中,有没有人参与这起案件呢?便衣民警决定拿着照片到白头发交待的住处走访群众。


  邻居认出了照片里这个胖胖的人和白头发住在一起。警方决定对白头发的住处进行布控。五天后,当得知一个长相酷似照片上的小胖子回来后,警方进行了突击检查。

  2007年10月18日

  当警方进来时,小胖子还在睡梦中。检查中,民警在小胖子的住处搜出了大量火车票。有的车票已经进行了挖补改造。

  再来看这张车票,已经被改造得千疮百孔了。除了车票,还有一些用来制造假票的工具。

  这次行动中,监控录像中买票的小胖子落入法网。小胖子叫王兆平,今年30岁,江苏人。王兆平虽然落入法网,可是这次行动并没有抓到那个和他一起买票的人。在看守所,小胖子交待,他负责购买低价的火车票,然后再改头换面,变成高价的长途有座车票,然后由苏维清负责在车站和旅客换票。换票成功后,自己再到退票口退票。那么,旅客怎么会轻易的相信骗子的话,把手里的火车票跟他们交换呢?

  骗子就是利用了旅客急于得到座位的这种心理才屡屡得手的。与此同时,骗子在选择目标时,还会针对一个特殊的人群。


  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一般都会选择那些出门在外打工的农民工作为诈骗对象,因为这些人缺少防范意识,很容易上当受骗。那么,这些假的火车票真的能以假乱真吗?出门在外的旅客能不能看出火车票的真假呢?民警决定拿着这些假火车票到候车室做个调查。

  看来,老百姓对这些假火车票的识别常识知道的还真是不多。那么,这些假票都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呢?民警说,在这起案件中,他们制作的假票叫“挖补票”。

  挖补车票就是将废票的日期、票价、到站时间和座号,挖掉或用涂改液改掉,重新进行涂改。使短途变成长途,废票变成有效票,票价低的变成票价高的车票。除了挖补票,还有一种是整版假票。

  整版假票仿真度极高,旅客很容易上当受骗。那么,不论是挖补票还是整版假票,只要掌握了下面的小窍门,就会容易识别。

  一看,可以看票面。一般真票票面的水波纹细腻,字体清晰。票面油墨在光线的照射下有柔和的光泽。假票印刷模糊不清,当然这是低水平的,高水平的假票票面制作逼真,这时候就要看水印了。假票是很难做出水印的。而真票只要在强光下逆光一看,就能看出中国铁路标志的水印。

  二摸,真票质地柔韧,手感平顺光滑。而假票用手揉搓票面和数字时,油墨会沾手,也会掉墨。

  三是对照,真票和假票数字大小有区别,字体也有区别。有些假票的条形码印在了彩色底版的区域之外,真票是不会这样印刷的。


  采访中,那个负责换票的白头发跟我们的记者说,他们总是选择那些不经常出远门的人下手。因为这些人对火车票不太熟悉,防范意识差。春运就要到了,在这里,我们也给您提个醒,为了不给骗子以可乘之机,我们一定要到正规的售票窗口买票,千万不要从陌生人手里换票。

  相关链接:母亲的力量

责编:生活567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