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频道 > 人与自然 > 正文

尼罗河:鳄鱼和国王(2005―13、14期)

央视国际 (2005年05月09日 10:56)

  这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它发源于非洲大陆的心脏地带,往北一路穿越了高山、森林、沼泽和沙漠,写下了许多传奇故事。几百年来,河水滋养着这片环境极其恶劣的土地上的各种生命。假使没有尼罗河,非洲大陆的这个角落可能只剩下岩石、尘土和沙砾了。

  人类的文明在尼罗河的两岸起起落落。如果没有尼罗河慷慨的馈赠,就永远也不会有金字塔的存在。人类非常关注这条大河,惊叹它的神秘:它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每年都要泛滥,而且在穿过数千公里的沙漠后仍不干涸?无数人为揭开尼罗河的神秘面纱献出了生命,在这些探险过程中,他们的经历也成为了传奇。

  演员利文斯通博士:我觉得几个世纪以来,人们沿着这条历史悠久的大河深入到非洲的心脏地带。这是一条塑造了历史的大河,一条可改变人们命运的大河――尼罗河。

  在灼热的数百万平方公里的撒哈拉沙漠里,竟然流淌着这样一条大河。从古至今,这条河带来了无数的奇迹。每年,尼罗河都会改变一下沙漠的面貌。一年一度的河水泛滥都创造了一个土肥水美的天堂。荒芜的沙漠不再是一个威胁,人们的生存也有了保障。

  大自然的奇迹创造了一个伟大的文明──古代埃及。在尼罗河水的推动下,埃及的社会日趋繁盛。然而实际上,他们的世界建立在一种极其危险而脆弱的平衡上。某一年,庄稼的丰收了,但却会引来巨大的麻烦。而下一年,他们可能又要面对干旱和饥荒。在尼罗河面前,他们只有俯首称臣。他们的田地紧邻着沙漠,生命和死亡仅有一步之遥。

  法老必须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他们要安抚诸神,以确保尼罗河永远都这么慷慨。他们努力想了解自己的世界,希望制服那些黑暗的力量。一旦失败,他们就要面对天灾人祸。三千五百年前,埃及文明登上了一个辉煌的舞台,开始了“新王国”时期。法老们的位置处于这个社会的顶端。每一个法老都不遗余力地显示自己的权力和威望,以期超过他的前任。在整个这个时期,尼罗河的两岸变成了大片的建筑工地。在中心地带围绕着开罗的居民超过五万人。这是它的鼎盛时期。即使在很小的村庄里,农夫、渔民以及寺庙建筑工人都过着舒适安逸的生活。粮仓里堆满了丰收的粮食。人们觉得现在可以放松下来歇一歇了。村民们认为这是诸神对自己的庇护,所有这一切都要是诸神的恩赐所创造的奇迹。诸神通过尼罗河给予他们的恩赐。

  埃及人在自己身边还发现了一个奇珍异兽的世界,那些动物们同样也离不开尼罗河。有些动物受到人们的赞美。有些受人敬畏。但他们都备受尊崇。自然世界对埃及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觉得那是一个充满了神奇的世界,在这里,许多动物都是代表某种神秘事物的化身。罗非鱼代表着重生,这就是为什么这种鱼会选择在自己的嘴里孵化后代,然后吐出一团团新的生命。

  埃及人认为自然界和神秘世界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要知道,埃及人把一切都归功于这条大河,在他们的想象中,尼罗河处在一个由水组成的宇宙中心。即使是天空也是由水组成的。太阳每天在浩瀚的空中海洋上航行。太阳和尼罗河形成了一个世界。地上,尼罗河由南向北流淌;空中,太阳由东向西运行。两条线交叉的轴构成了埃及人全部的世界。他们相信是神灵创造了这秩序井然的山川,而地上的万物在神秘世界里又都有各自的位置。

  法老不仅是他们的国王,同时还是他们与神秘世界直接的联系纽带。通过祈祷和宗教仪式安抚诸神,法老必须确保这个水世界的和谐平衡。法老被看作是埃及世界中最强大的神灵??太阳神派到人间的使者。每天早上太阳神都会苏醒过来,乘坐他的太阳船,开始在空中的航程。太阳从水中升起时,村民也会在狒狒的叫喊声中醒来。在沙漠中忍受了一夜的寒冷之后,狒狒们纷纷爬到寺庙的屋顶上享受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温暖。埃及人认为狒狒其实是在向太阳神致意,因为他们是太阳神的子孙,当父亲从地平线上升起时向他顶礼膜拜。但此时他们也常常为了争得最暖和的地方而吵闹不休。尽管不大守规矩,但狒狒因为与太阳神的特殊关系也使他们成为了神圣的动物,即使在特定的神圣葬礼中也是如此。

  每天的劳作都在太阳神的注视下开始。太阳神在高高的天空中穿行而过时,从他的心中飞出一种强悍的动物──游隼。农民认为游隼是他们的盟友,因为它专门捕食偷吃庄稼的鸽子。游隼锐利的目光俯瞰着大地。黑黝黝的田野使阳光不再那么眩目。游隼会突然从天而降,使猎物躲闪不及。随太阳而动的游隼是所有埃及神灵中最为重要的神的代表。

  哪怕是最可怕的动物在埃及世界里都会有自己满意的位置。一个令人惧怕、性情凶猛的猎手正在古代埃及的田地里觅食。人们对眼镜蛇的恐惧并非没有道理。它可以把致命的毒液注入猎物的身体,或者喷射到两米高的地方。一旦受到威胁,眼镜蛇就会跷起尾巴,鼓起脖子上的肌肉,摆出攻击性的姿势,企图吓退潜在的敌人。埃及人认为眼镜蛇火辣辣的毒液其实就是正午灼热的太阳光。埃及人把这种致命的动物也视为自己的盟友,于是眼镜蛇就成了法老的卫士。

  即使在最微不足道的地方和最奇形怪状的东西身上,埃及人都能看到他们那个神秘世界的影子。从尼罗河肥沃的两岸到周边的沙漠,没有什么能逃过他们的眼睛。神圣金龟奇怪的生命周期似乎体现了太阳每天的航程。与清晨升起的太阳一样,神圣金龟仿佛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然后开始寻找一种能够帮助它完成整一个生的材料。还好,那种材料在村子里到处都有。神圣金龟不辞劳苦地把粪便整理成标准的圆球状,这正是它们将要产卵的地方。这种活儿非常艰苦,而且伪造产品随处可见。免遭劫掠的最好办法是尽快将粪球从粪堆中挪走。这只神圣金龟沿着一缕阳光,直奔安全的地方。它根据空中太阳的轴线判断前进的方向,以免迷路。埃及人把神圣金龟的逃跑路线比作是太阳空中的航行在地面上的微小缩影。神圣金龟的生命过程显示的也是生命延续的一种模式。它们把粪球埋入地下后。粪球将成为它的孩子们的地下粮库。三个月以后,它们又会再次出现。

  与此同时,太阳神即将开始穿过神秘的地下世界。这是充满了危险,充满了意外的一段旅程。可是太阳神的艰难旅行得到了生活在尼罗河中的动物的帮助。尼罗龙骨鲇生活在河床的淤泥里,靠吃水面上过滤下来的碎屑为生。长长的胡须使它们可以在漆黑的水下摸索着前进。尼罗龙骨鲇引导太阳回到东方,完成诞生、死亡和复苏的生命过程。太阳每天都经历这样的旅程,这让埃及人相信生命最终会战胜死神的威胁。

  通过把自己与太阳神联系在一起,法老强化和确立了他至高无上的权力。太阳无穷无尽的能量和尼罗河水在这片沙漠上建造了一个天堂。这片绿色的世界尽管十分狭窄埃及人感到这里是那么的安全与美好。但是这个世界不可能不发生变化。它确实发生了显示而易见的变迁。埃及人非常了解这一点,他们对也充满了恐惧。他们害怕失去这个天堂。埃及人知道自己的这个世界非常脆弱,完全受那些他们无法掌控的力量左右。如今他们又面临一个环境变化的时刻。

  尽管在人们看来太阳每天的运行轨迹仍在继续,但它每年的运行周期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当然要引起四季不同以往的更变。最让古埃及人担心的是,这些变化无疑影响到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另一半世界――尼罗河。尼罗河是埃及人的生命线。每年他们都要等待河水越过两岸、四处泛滥。没有这一切,他们的土地将得不到灌溉,禾苗无法种植,也就不会有文明的诞生。他们见过没有泛滥的尼罗河所造成的、灾难性的后果。在此以前,曾有一次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尼罗河没有洪水泛滥,沿河大多数的居民都因饥饿而死。

  现在,随着季节的更替再次变化,秩序和混乱之间的平衡就要被再次打破了。他们把目光都集中在那个有责任维持这种平衡、必须保证尼罗河持续泛滥的人,那就是法老的身上。他必须代表他的臣民向神发现请求。法老的权力来自他的父亲──奥西里斯神。奥西里斯教过他的臣民如何利用尼罗河水来灌溉土地。可是他有一个嫉妒他的权力的兄弟塞思,塞思把奥里西斯剁成碎片,撒在大地上。不过奥里西斯把自己破碎的身体又缝合在一起,复活了。在人们的描绘中,奥里西斯拥有一张绿色的脸庞,这是因为他给这个国家带来了肥沃的土壤。每当季节性的洪水泛滥让他们的土地重新恢复活力,埃及人都会想起他。塞思因为犯下谋杀罪被流放到混乱的领域──沙漠里,他在那里时刻威胁着要卷土重来,用瘟疫、干旱和饥荒摧毁整个埃及世界。

  埃及的未来都寄托在法老身上。他必须制服住塞思,不让他制造混乱。埃及人寄希望于法老来保护自己。如果法老有负重托,埃及人就将面对曾经降临过这片土地上的巨大灾难。每个夏天,法老的王权都要接受检验。现在是六月中旬。埃及的天气开始热起来了。期待中的洪水没有丝到的迹象。沙漠步步逼近,威胁要将尼罗河消灭。没有这条大河,埃及人的世界将不复存在。

本篇文章共有 2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