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 > 正文

《一百年的歌声》 

  解说:电台的存在不仅给这些歌星带来显赫的名声,还让这些唱流行歌曲的歌星赚到大钱

  姚莉:收入很多 很高 薪水很高,那个时候讲大洋,我要拿大概有20个大洋,一个月,16岁小女孩,所以我妈妈好高兴,享福了 她享福了

  张露:唱了两首歌之后,他们就用了我,一个月挣8块钱,我妈妈绣花一个月,还拿不到6块钱

  张帆:我还给家里寄了30块钱,我妈高兴得不得了,到处跟人讲,我女儿寄钱回来了

  解说:这些唱片只为人们记录下了当年的歌手,而对于那些从以往的岁月中走过来的人来说,听着这些歌星的声音,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姚莉:广东人不用讲了,哇 你的国语那么好,我说我也不好的,周璇也不好的 上海人,我是白虹姐姐教我,白虹姐姐给我很多,她帮我很多 她提拔我,我很多歌词不容易念,因为那个国语不容易的,尖的圆的 咬错了多难听呀,我自己不要人家听起来,上海的音 上海的国语 不行,我要白虹姐姐教我,她很宝贝我,以前的歌星有一个好处,没有说我妒嫉你,你红了我妒嫉,为什么还教你,没有好像一个家庭

  主持人:流行歌曲发展到30年代的时候,虽然说电台已经夺得了它的先声,但是电影和电影院也已经开始成了,发布流行歌曲的重要场所,那个时候都市里的人生活方式,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看电影那时候是很时髦的,而且那个时候各种电影院,放映不同的电影是有分工的,你比如说,大光明电影院就是专门首轮放映美国电影的一家电影多了,电影里的歌曲也多了,不知道是这些歌曲,带动了电影的票房,还是电影促进了这些歌曲的流行,总之那个时候电影中的很多插曲,到后来都成了人们喜欢的流行歌曲

  林墨予:那个大街上,或者是舞厅里什么,唱好多好多 播放好多歌,那个播放的歌里头,也大部分都是,电影的歌曲 插曲

  佟适古:有好多歌,也都是电影里头的歌,它都是从电影里头,一放电影,完了电台就又播,完了这个歌片随着跟着出来,很多 速度很快

  严斐:《马路天使》的唱歌,比电影的还出名,它那歌《四季歌》是吧

  佟适芝:看完电影里头那流行歌,赶紧就学,。不用学 看着就听会了

  柳和纲:观众 上边在唱,手电筒 俩个人,一个人打手电筒,一个人在抄歌词

  赵家琪:比如大光明电影院放什么电影,反正一个电影里面,有一个主题歌,有一个插曲 有个插曲,所以当时你看完电影,就能在 在它这个门口,百代公司在里头摆摊子,看完电影当时就能买到唱片

  张伟:从中国早期实际上,这样一个情况,因为大家知道有声电影,大概从30年代开始的,最早的时候是31年 32年,实际上这还是适应期,真正的有声电影,开始是35年 36年,比较普遍就是有声电影

  陆震东:因为那个时候分得很细的,有的是电影歌手,唱片歌手 舞厅歌手,电台歌手,比如说像电影歌手,他绝对不会到舞厅里边去唱

  姚莉:以前上海人脑子很,不像现在那么开放,好像觉得以前这种环境,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你不去上学念书 唱歌,觉得这家里一定是环境很苦了,受不到好的教育。出来找钱 赚钱,所以他们叫我们叫歌女,没有歌星 因为星,明星不同了 大明星,我们没有大歌星,歌女 好象看不起(我们)

  黄奇智:因为那个是灯红酒绿的地方,那个是一个不正经的地方,人家去玩的,你去那里表演给人家看,那个不是很体面的事情,除非是说你,生活上有这个需要,那你去表演 那没话说

  欧阳飞莺:我出身是很有钱的,我在上海 你知道吗,我家里开印刷所,大的印报纸的印刷所,半条街就是我家的,我喜欢唱歌,好像从前姚莉很早出来的,在扬子舞厅 那么我去,我哥哥 我姐姐 姐夫,他们都喜欢跳舞嘛,去了以后 常常那个时候在,上海有一个仙乐斯舞厅,刚看到姚莉到舞厅去唱了,仙乐斯没有人唱了,我的哥哥姐姐都说,你上去唱一个歌,一唱一曲 人家拍手啊,这样我再唱了 我再唱,唱完了 我坐下来,结果罗宾跑过来他说能不能请你来客串呢,这样的客串几天,那我最高兴了

  姚莉:上海人 我现在不晓得,就叫白相人 你懂吗,白相人 就是流氓,等于现在香港广东的黑社会,有 怎么没有,以前我唱歌,所以我妈妈担心,怕这种小流氓来捣蛋你,喜欢你,要陪他们去吃饭,我妈妈所以不准,一天到晚陪着,我哥哥也在旁陪着的

  黄奇智:民间那个所谓的歌女,就是天涯歌女,你看那个《马路天使》里头

  周璇那种,就是她们心目中那个歌女,就是这个样子的,不是一个很高尚的职业,也不晓得怎么当艺术,只不过是娱乐

  黄奇智:那《天涯歌女》,因为是电影插曲,而且歌女唱什么呢 小调,小调是哪里来的 民间,民间有什么呢,好了 就把那大九连环,苏州民歌改一改 出来,配合在那个场面上面,赵丹拉那个胡琴,周璇在那儿弄小鸟在唱,这样子就变成场面的调度,演戏那种的,所以它吸引一般人,去那里看电影,不看电影的话,光听那个歌,很民间味道,很小调味道 所以很新颖

  贺绿汀:资料:中国过去用伴奏,怎么唱就怎么伴奏了,那个办法是落后的,我是用那个对位体,你唱的时候乐队就没有发挥作用,但是一换了过门了,那就是 就出来了,对于周璇唱《马路天使》,一个《四季歌》,一个《天涯歌女》,实际上这个东西是个新东西,为什么呢?过去没有这样的,她要唱这样的 有一个过程,就像她掌握了对位体的办法很不容易,但是他还是掌握了,她个人很灵巧的,先给她讲如何唱法,她就马上了解了

  姚莉:其实他们夫妻的结合,不是说爱的结合,因为有一种叫报恩,周璇一直没有严华没有今天,严华一手提拔她,周璇跟我一样 上海人,国语都不懂,严华教 严斐也教,然后她有今天这个样子,她后来红,她觉得 当然也不错了,严华那么红 也那么漂亮,就是说嫁给他

  沈寂:应该说最早帮助她发现她的,就是后来跟他,结为夫妻的严华,是一手培养她,没有严华可能没有周璇,应该这样讲

  朱钟华:那时候她在百代公司的时候,跟严华还没有离婚,他们是一对嘛,严华也会唱歌 也来录音,严华还会作曲,不过做得比较少,本来他们蛮好的

  严斐:我知道的就是,那时候周璇拍戏,但是她准有一个男主角跟着她,比方说那时候的白云,石挥 赵丹 包括韩非,拍完戏嘛 大家一块拍戏嘛,她一个女孩子总要送她回家了,可是我哥哥,到她死了以后他还惦记着她,我哥哥对她有感情,很喜欢她,他那个是对她发脾气,闹脾气那是嫉妒。因为他爱她,所以他嫉妒

  陈燮阳:像《香格里拉》这样的歌曲,香格里拉,我说有多少人知道这本是小说,《消失的地平线》这本小说,但是知道这个歌的人多,是不是啊 我说,有了小说 后面,只有有了《香格里拉》的歌曲,才会现在有香格里拉饭店

  陈永业:欧阳飞莺她的,歌唱的技巧很棒,学过声乐,所以我觉得她唱的很棒

  姚莉:我很欣赏聂尔,我到昆明去玩儿,我姐姐在昆明,我说我晓得聂尔是昆明的,她说是昆明的,我说你带我去,带我去到坟墓去跟他鞠个躬,我好喜欢他作曲,他作了一个《铁蹄下的歌女》,王人美唱的,那个旋律美的不得了,会感动的 唱的会哭的,他的歌都会(让人)哭的,很年轻就去世了

  解说:贺绿汀1931年考入上海音乐专科学校,曾经为先后为明星,电通公司等公司创作电影音乐,为很多歌星创作大量的电影歌曲

  主持人:这个灯我们上海人叫它蝴蝶灯,由于它可以上下拉动,我们又叫它葫芦灯,从前的亭子间里,都有这样的灯,我在想当年 贺绿汀先生,就是在这样的灯下,创作他的《天涯歌女》,后来他走出了狭小的亭子间,离开了上海,走向更大的空间,他的歌也随之有了很大的变化。

  


第三集


  解说:战争的气息,30年代开始的时候,战争的气息,从遥远的东北传来,上海这个中国流行歌曲的大本营,也开始感受到了,时代气氛的变化,这时以往在市民中,广为流行的歌曲,受到了人们的置疑,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在慢慢地分辨着,流行歌曲中,别样的感觉和色彩了

  沈寂:在我念小学的时候,已经有很多抗日的歌曲,有些很好的一部电影,我们当时叫做进步电影,里头有些好的影片,里头有些好的歌曲,当时我们就很流行,我举个例子,最早我们听到,那个歌就是渔光曲

  孙慎:你比如说:毕业歌,大路歌,开路先锋,这个都是电影上的,渔光曲,所以那个聂耳在他一个文章里提到,他说从这个渔光曲一出,所有的电影,就非有一个主题歌或者插曲不行了,胡士平:这些歌曲就流传到我们那里了,我们小县城比较偏僻的,这些歌,它跟那个学堂乐歌,从内容到风格是大不一样,因为它这些歌把学生这个思想,都带入社会了

  沈寂:你们都不晓得,当时我们上海沦陷了,我们生活在日本的控制下面,我们没有办法,别的办法都没有,就是喜欢听这些歌看这些电影

  方?:如果你太明显地抗日,国民党就不让你唱,我这个就在电影故事里头,插一个歌曲,啪 插进去大家都学会了

  沈寂:最主要还是一个夜半歌声,夜半歌声这部影片出来,这部影片出来,给人家的影响更大

  解说:1931年 九?一八事变爆发,中国人民的情绪一下子演变得敏感悲凉,痛失国土 家园不在,这些现实的伤痛,给此时的流行歌曲注入了忧伤的韵律,1935年底,北平学生掀起了一?二九运动,引出了救亡歌曲的流行

  李伟:一二?九是这样子,我们正在那儿开会,就由清华大学,学生救委会的一个女同学,学生领袖叫陆璀,有张照片一会儿,给你们看一下,在学生们开会的时候,她一个女同学拿了一个扬声筒,那个扬声筒也没有电,不像现在这个扬声筒,就是一个喇叭,我给他在饭店找了一个凳子摆在那儿她站在上面,我就站在她的右边,照片照是我的后脑勺戴着个礼帽,还在那儿讲话 开会,12月9号 那时候唱歌,就唱着五月的鲜花

  严宝瑜:歌曲是光未然写的,光未然就是黄河大合唱,歌词的作者,那个时候他还年轻,抗战还没爆发,仅仅是看到国家将亡,这个东北已经沦陷了,日本人又要冀东自治,把河北要并吞过去了,这么一个情况之下,光未然写了这么一个歌词儿,这个歌词儿传到燕京大学,有一个学生,这个学生叫什么名字

  解说:心存的激情似乎永远是相互共鸣的人,才能彼此点燃光未然与阎述诗,这两个从未谋面的青年人,在时代的这个特殊的交汇点上,共同完成了民族激情的渲染,同在1936年,在古城西安,一个同样年轻的中学老师,也在写着一首歌 松花江上

  主持人:他叫张寒晖

  伍雍宜:张寒晖是河北人,他跟东北流亡的学生,在一起生活,感受着他们那种感情,就写了这首歌,虽然他不是东北人,但是他感受着他们的感情

  方?: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是42年,日本人打到我们那个学校,我这个学校就跑,后来跑到赣州,就流浪到重庆,那就是逃亡,流亡到重庆路过赣州的时候,我在赣州的流亡招待所里头,住了大概半个多月,我们每天晚上都要到公园里头去,公园是没什么灯的 漆黑的,那么有的时候有月亮的,只要到这个时候,公园里头,只要有一个人唱起这个,流亡三部曲,唱起这个松花江,全公园都唱起来,唱的时候都是流着眼泪唱

  沈寂:当时有一部电影出来了,一个广告牙膏厂,他们要拍个广告片,拍个歌舞片,叫三星伴月,这三星牙膏厂搞的,里头要有插曲,插曲就要刘雪安,他原来写那个曲子,就是把何日君再来,这个曲子搞了,作个电影插曲了,后来光是一个曲子不好,就是配个歌词上去,一个姓黄的,一个人写歌词上去,这个歌出来以后,大家都是非常欢迎这个周璇唱了,这个一唱 这个歌一唱,立刻很快就流传下来了,后来日本人注意到了,他说你何日君 君什么君,他说你是国民党的军队,我们中国军队,国军,我们当时叫中国就叫国军,你这后来是不是怀念国军,什么是国军再来 要求禁掉

  解说:这首长城谣是刘雪庵,1937年为电影 观山万里创作的插曲,因为电影描写的是,东北民间艺人流亡关内的故事,电影最后没有拍成,但是刘雪庵的这首长城谣,却通过百代公司录制公司的唱片,传遍了海内外

  刘学达:当时的话正好是,本来要写那个 要写这个电影,关山万里 所以这里头的话就是说,让我父亲做这个长城谣的曲子,包括它整个电影的插曲,结果这个事情8.13那个吴淞抗战爆发,这一爆发一打起仗来,两边就失去联系了

  刘学达: 那个潘孑农,就有一次到武汉的一个路上就坐那个轮渡,坐轮渡他突然听到一个抗日一个宣传队,在唱一个非常优美动听的,而且非常有那个民族气息,这样一个歌曲,周小燕那就是刘雪安谱的这个长城谣,那么我那个时候在武汉嘛,这个刘雪安就把这个歌就给我了,我就唱

  刘学达:这不是他写的那个长城谣么,当时潘孑农非常高兴,说虽然这个观关山万里,这个电影没有拍成,但是这个抗日歌曲,这个长城谣歌曲,已经由抗日宣传队在广为流传了,看着刘先生就是说,实际上并没有搁下笔,(吴淞抗战)并没有搁下笔,而是借这个机会,就把这个曲子谱好了

  周小燕: 在武汉他们就把它拍一个小短片,那么把我也把我头的这个,银幕上这个角上,那么底下这个歌曲呀,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一个小白白球一样在点,万里城市万里长这样

  刘学达: 这个歌曲非常适合女高音唱,那么她在这里头,周小燕本身当时也很年轻,比我父亲还小嘛,很有这个激情,对抗战对日本人都是很痛恨,所以在这里头,那么一请她,那么周先生就欣然就答应了

  周小燕: 我到上海来学唱 学僵了,那个一唱咪发就破,简直好多时候都不能解决,后来我到武汉之后,就唱长城谣,长城谣就哆啦哆啦哆发,那个咪发那个地方我都是要破的,唱长城谣唱得就不破了,我说怎么搞的,我现在总结起来,就是那个时候情绪来了,真情要唤,民众要抗日,情绪一来,那个技巧的问题就解决了,就不考虑那么多,没有想到那个时候,我们唱长城谣的时候,那真是我们中国正是处在,一个苦难的年代,95年到长城上头,我们国家已经成了一个富强的中国,而且成了世界上都注目的中国,所以这个感慨是 说不出来的,就同时也想到多少个烈士,他们希望看这个前景,他们都没看见,包括我弟弟在内都没有看到,我的父母也没有看到,很多为这个国家牺牲的人都没有看见,而我真正站在长城上头,看着中国这个远景,所以觉得很激动的,我现在讲起来也觉得激动

  主持人:外摊的这些西式的建筑里边,多半是一些银行和保险公司,当时一家保险公司

  有个职员叫孙佩元,29军的大刀队,和日本鬼子血战到底的故事,深深感动了他们

本篇文章共有 6 页,当前为第 4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