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名师专访

赵喜进

央视国际 2004年04月27日 14:51


  赵喜进,1935年4月出生在山东省莒县,家境贫寒,1953年在烟台一中高中毕业,来到北京外国语学院留苏预备班专修俄语,1954年由国家派往莫斯科大学,学习地质、古生物专业。

  1960年毕业回国,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专门从事恐龙的研究。赵教授在野外工作几十年,带领考察队先后到云南、四川、内蒙古、宁夏、新疆和西藏等地进行了大量野外考察,发掘了大量的恐龙化石,并发现了铜、煤、石油等矿藏。赵教授还先后到过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马来西亚、英国、泰国等国家和地区进行考察和学术交流,撰写专著、论文、调查报告等40多篇。先后担任中国古生物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中国地质学会地层古生物专业委员会委员,全国古生物学名词审定委员会委员,国际恐龙古脊椎动物学会会员。他的研究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特等奖、二等奖。

  主持人:那你拿给同学们大家看一下,我让大家先去接触一下,摸一摸,看看它是什么石头,能看出点什么?可以伸手摸一摸,大家手触摸一下。好,我们先请这个胖胖的同学,你告诉我你刚才在石头上摸到了什么?先判断一下它是什么石头?

  学生:上面有一个大的凹槽,应该像是髋骨。

  主持人:髋骨?应该是这个部位。看得还挺细的。传给旁边这个女同学,我问问你摸到这个石头的什么?

  学生:感觉表面挺亮的,特别滑,颜色是深褐色的,挺重的,我觉得可能是恐龙骨头吧。

  主持人:赵老师刚才听了同学们的回答,您给大家判断一下吧,他们说的对不对。

  赵老师:刚才同学们说的主要的是对的,有些我给补充一点,首先有一个同学说的是髋骨,就是腿骨,实际不是腿骨,这块骨头是哪儿的?是马门溪龙的一个颈椎,就是脖子,前部的颈椎,因为它的颈椎越来越长,越来越长,一共有十九个颈椎,那么这是它的上边,这是通过神经的地方,因为保存不全,这个应该还高出一点,这是前边,这是后头。有的同学说比较滑,是滑的,不滑的话,我们要是在野外发现的化石,不打上胶保护,拿不回北京来,所以它是摸着滑的,不是化石本身,是我们以后加工的,为了保护这个化石有点滑的感觉。这个马门溪龙是我在不到三十岁的时候跟我的老师一块研究的,它本身最大的特点这是在中国绝无仅有的,别的国家(的恐龙)都没有这么长的颈部,这个脖子十一米,躯干加上尾巴是十一米,正好二分之一,它一般在水里面,它很重的,三、四十吨,然后它的后腿加上尾巴它是很高的,所以没有人跟它竞争。

  主持人:不听不知道,一听还真的吓一跳。就感觉它好像经过赵老师的手这样轻轻一点,就好像有了生命,恐龙好像就从我的身边面前轻轻地过去了。我觉得说到恐龙,我还想先问同学们一个问题,要不这样吧,我们先问场上的小朋友吧,我想问问那位小朋友,小朋友我想问问你,你知道恐龙生的蛋是软的还是硬的?

  小朋友:赵老师,这只恐爪龙它长得这么漂亮,它是是雌性还是雄性呢?

  赵老师:我这个恐龙专家,最怕有的观众问我是公的是母的,或者是雄性和雌性,因为现在我们研究恐龙有这个问题,它没法比较,它不像研究哺乳动物,现代的爬行动物已经没有存在多少,只有什么鳄类、蜥蜴什么的,所以我们研究恐龙的时候,研究雄性雌性是比较难的。但有时候也可以根据一定特征说出来,像这个就比较难说。刚才这个小朋友问我,把我这个大教授问倒了。的确是很难。

  主持人:赵老师,恐龙它是站着生蛋还是像母鸡一样趴在窝里生蛋?

  赵老师: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食肉龙是站着生蛋,一种是蜥脚类的,就是吃素食的,它是坐着生蛋,前腿后腿(分开)趴着,所以是两种情况。

  学生:教授我想请问一下,恐龙是怎么灭绝的?

  赵老师:这个问题倒是好回答,但是也难回答。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恐龙绝灭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各种各样的假说,各种各样的理论很多。据我知道不下一百种,但是我给同学们说八个字,叫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根据你的情况来分析,哪个更合乎情理一些?我本身是研究恐龙的,可我就说不准哪个完全正确,但是可以从三个角度来解释,一是个宇宙的因素,第二是地球本身,第三个就是恐龙化石本身,所以这种原因很多的。比如宇宙是太阳黑子照射等等等等,什么小行星碰撞,还有其他彗星的碰撞,这是宇宙的。地球本身(的原因),火山爆发。我再举个例子,有些同学可能知道,就是说现在我们的臭氧层变薄了,其实臭氧层(变薄)不是我们人类活动的结果,恐龙时代就开始有了,为什么?当时的恐龙比我们现在的人还要多,为什么恐龙一开始吃裸子植物,以后是被子植物,吃了以后,它产生气体特别多,说句实话,说得通俗一点儿就是放屁,它就把臭氧层变薄了,变薄了以后紫外线照射使得好多植物就灭绝了,就死了。然后吃植物的恐龙就没什么吃的了,就要绝灭,另外吃肉的恐龙肉也没什么吃的了。另外还有的恐龙就因为太阳紫外线照射得了癌症,皮肤癌,所以它就绝灭。就是这种例子非常非常的多。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同学们在中学时期,就已经对恐龙知道很多了,我想知道您在中学的时候对恐龙有没有这样的了解?

  赵老师:我是山东人,我可以说句家乡话,俺是山东烟台的。我们那时候上学的时候,知道恐龙但是很肤浅的,知道很少。我从烟台高中毕业以后就被选拔到北京来,留苏,就是原来的苏联,现在的俄罗斯。我们那时候坐火车从前门火车站,就是现在的俱乐部那儿,前门火车站(出发),走了半个月走到莫斯科,不是走到是转到莫斯科,火车转到莫斯科。过了贝加儿湖,车上的领导才给我们宣布,张三干什么?李四干什么?然后分配我到莫斯科大学,莫斯科大学的地质系学古生物学。当时说实在的我什么都不懂,我把古生物当成考古学了。因为都有古字嘛。那么为什么我研究恐龙,这里有这么个情节。当时也是我在国内的导师,是古脊所的老所长,叫杨钟健教授,他当时带了一个代表团,到莫斯科去访问,然后接见我们这些在莫斯科的留学生,有这么几个学古生物的,然后有的人就说我要学鱼类,有的说我要说古植物,有的说我要学什么珊瑚。

  主持人:那您呢?

  赵老师:当时我就想,我学什么呢?我本身当时就近视了,我眼睛原来挺好的,就是到了俄罗斯学习的时候近视了,晚上看俄文单词记不住,躺着看,把眼睛搞坏了,我要是搞别的,比如说搞孢粉,跟显微镜老打交道,镜片磨镜片,肯定是污的,当时学恐龙嘛。学恐龙有什么好处,当时不像现在什么切片,那时候就是宏观的,大腿骨一米多,所以我想宏观的看,我眼神还行,所以我就同意,我说杨老师我就学恐龙了。这一研究恐龙是一发不可收拾,一直搞到现在,搞了一辈子。

  主持人:就因为这一句话就和恐龙结下了不解之缘,我觉得特别感兴趣的是您在高中以前的生活。

  赵老师:我参加宣传队,我们在中学假期,寒假、暑假都参加宣传队,我们到烟台郊区(演出),我还是文艺活动分子,挺积极的。我能说山东快书,还有演话剧。

  主持人:您演什么?

  赵老师:我演《龙须沟》。

  主持人:您当时演的是什么角色?

  赵老师:程疯子,为什么说我现在说话没有带烟台口音很少,就是当时我演话剧的时候,指导我们的老师是清华大学毕业的,所以当时我好多话都是烟台口音,不让说,一定要说普通话,那时候叫国语,北京的口音,所以我那时候开始纠正,所以我学语言比较快也就在这儿,另外也喜欢京剧。

  主持人:赵老师自从您搞上恐龙之后,在这中间我想应该有很多让你难忘的,有没有苦中作乐啊或者是有这样自己亲身的经历,那种感受?

  赵老师:我是有这么几句话,就是说苦中有乐,搞恐龙化石的确挺苦的,所以一般的男孩子搞的多一点,一个大腿骨这么长,我拿这个简单,我拿一个马门溪龙大腿骨,一、二百公斤重根本拿不来,也不可能拿来,所以还是比较辛苦的,而且什么条件都有,有风沙、有严寒、有缺氧,所以这个苦中有乐,是乐在其中。再一句就是妙不可言。你比方说我找了几天化石,找了几天恐龙化石没找着,也不是好受的,一天挺辛苦,到最后找到了,非常快乐,有时候快乐得我能跳几个高。一般的通过恐龙骨化石,它给你好多好多科学信息,这一块骨化石,我可以知道它这儿有两个坑,为什么有两个坑,减轻它的重量,它本身够重的,然后这个为什么呢,也是它的肌肉,就是说通过每个骨头你可以解释它,骨头是死的,骨头骨化石是死的,你要把它研究活了,兴趣就在这儿。

  学生:赵教授我问一下,现在的爬行动物它们全都是不负责哺育后代的,那么当时恐龙负责哺育后代吗?

  赵老师:对,有一种龙叫慈母龙,它就哺育它的后代,在我们国家没发现,在美国发现了同时有大骨头还有小骨头,还有恐龙蛋,是哺育后代的,分析是这样的。

  主持人:赵老师,恐龙应该是在六千五百万年之前就已经灭绝了,那我们现在再去研究它有什么意义呢?

  赵老师:研究恐龙它是一种基础学的研究,一个是研究它的生物史,研究地球演化史,都是通过恐龙来研究,然后将恐龙的研究推广到现在,这样将古比今,另外比如说最主要的像搞清地层的时代,这个山,咱们不搞地质的人不清楚,看到的山都是红山包,其实时代是不一样的,有的是侏罗纪的,有的是白垩纪的。另外(通过)恐龙的研究可以知道它的地理,比方说我把恐龙分了四个区,深水区、浅水区、岸边区还有丘陵区,你就可以通过恐龙的化石埋在这儿你就知道当时这个地区是什么地貌,通过地貌的研究你可以找矿、找油、找什么、找煤啊。我觉得还有很重要的一个,通过恐龙的研究,使得我们现在恐龙已经绝灭了还能看到恐龙,那就是搞博物馆,所以提高我们整个的科普知识,科技水平,这点我觉得很重要。而我们国家是世界上恐龙最多的国家之一,我没有完全统计清楚,(全世界)有五百个属左右,我们中国的属有一百个左右,就占世界的五分之一,所以咱们是个恐龙大国。所以杨利伟上天咱们挺高兴,一听说这么多恐龙也应当值得我们高兴。

  主持人:恐龙灭绝给我们更多的启示是不是对环境的保护?

  赵老师:为什么当时恐龙绝灭,我认为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自相残杀。恐龙最后的生态不平衡,大量的恐龙叫食肉龙吃了,蛋叫窃蛋龙还有其他的似鸟龙吃了,所以它最后就绝灭了。所以这里面给我们一个启发,就是通过恐龙研究,我们不能走恐龙这条路,我们人一定要爱护自然、爱护环境,而且野生动物也是我们的朋友,而不能一定把它吃掉,我们现在有好多肉可吃,为什么非要吃野生的呢?一定要爱护地球,爱护我们的环境。

  主持人:赵老师,你在这个工作中,有没有好玩的东西,除了这些化石啊,还有能见到生命痕迹的那种东西吗?

  赵老师:我们都知道,我们国家真正可考的马门溪龙二十二米,实际上有的资料(记载有)三十多米,阿根廷的,将近四十米。可是也有小家伙,这不是幼年个体,这是成年个体,这是什么呢?这是鹦鹉嘴龙祖先类型的东西,你看多小。这个非常宝贝的,你看我用一个玻璃罩把它罩着,这是第一次与观众见面跟你们见面,所以大家想想看,恐龙是挺有意思的,有大的有小的。我插个小插曲,我们马门溪龙展出的时候,就这个龙,我的老师杨钟健教授请郭沫若院长和他的夫人于立群去参观,他是诗人嘛,他想象的比较多,他最后除了写合川马门溪龙这四个字以外,他还问了个问题,说恐龙这个“恐”字,干嘛非要写“恐”,我就说“dinosaur”,就是害怕、吓人的意思,外文翻译过来的。他说咱们能不能改一改,我说为什么,我们说郭老为什么要改,他说你看,恐龙有大的听说还有小的,当时还没有这个小呢,那不至于害怕嘛,现在的牛比它还大,说干脆咱们改一个恐字,我说改哪个,改孔老夫子的“孔”字怎么样?当时杨老师说好好好,其实我们没法改,一改就麻烦了。就说明恐龙有大也有小,有各种类型的,很复杂。

  主持人:赵老师您工作时候用的工具都是干什么用的?

  赵老师:恐龙首先你是个地质工作者,搞地质的人首先你得有这玩艺儿,地质锤,四川人叫榔头,这个地质锤跟了我很久了,钢口很好,日本人送我的。有时候找到化石敲两下,岩石就是用这头,同时呢也可以保护自己。

  主持人:保护自己?

  赵老师:我举个例子,我有一次一个人跑野外,走的时候进了一个小沟,其他人都在别处,我就看到一只狼,我得继续走,我一想我怕什么,我有武器,我就拿这个当武器,狼一看,这是什么武器?我就拿着它。当然还有别的动作,比如唱歌,大喊大叫先把它吓跑,它一看来人了,它也跑了,狼也怕人,它要不跑,我就拿这玩艺,咱俩就豁出去了,咱两看谁能斗过谁。尽管那么想,我心里还是胆怯的,狼终究是狼,不是人,这是地质锤。这是罗盘,一个是定方向,定方位,另外主要是考证地层的角度,比如说有的地层我们要测剖面,就是这个倾角有多大,用这个量,另外辨别方向,有时候到一个新地点,不知道方向,我们可以辨别方向,另外量一些东西,当然还有最佳的比如说我们一般出去不带镜子,这有一个小镜子,还可以刮刮脸,梳梳头,这不是本身的用途,是我发明的,不光是我,都这样。

  主持人:赵老师,像您这样常年奔波在野外,每次出去都有收获吗?

  赵老师:一般地来讲,每次出去都有收获,但是也不是每次都那么有把握,有时候收获很小,有时候搞了半天,不是,是别的东西。

  主持人:当时是什么样一个心情?

  赵老师:当时心情难受了,特别是我们到西藏去考察,有一次我到一个地点,靠近昌都地区,找了快半个月了,不到半个月,没找到一块化石,我着急,我着急跟谁发火,我们的队员,我是队长,就说我半天,叫着我的名字,说什么难听的都有,他们说我们在内地找不到化石还没什么,跑到这儿高原缺氧。哎呀,当时心情特别急躁,特别难受,但是我还得稳住大家。所以最后有一天,我们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说,我们雇了三四个民工,是藏族的,我说大家今天晚上吃得好点,明天再去找一天,我说大家放心,找不着,北京人讲话,撒丫子,开拔,撤退。我说大家一定要卖力气,大家说行,有你这句话,我们明天比哪天都卖力气。吃饱喝足,天助我也,真是老天爷帮我忙了,大家挺卖力气,有一个藏族民工首先找到一个牙齿,是吃肉的(恐龙)牙,但是没有牙齿本身,是印痕,牙齿本身的骨头已经没有了,印在砂岩上,我高兴的不得了,第二天说实在的,我们带着二锅头,大家都喝了一口,我喝得最多。

  主持人:应该说您的喜怒哀乐是不是跟恐龙完全的结合在一起,找到恐龙我就很高兴,如果找不到的话心情就很低落?

  赵老师:没错。昨天刚接到E—mail,我明后天又要去内蒙。所以就是说找到这么多化石,对家各方面照顾的都很少。

  主持人:我知道在两年之前吧,我们中央电视台的《东方时空》栏目的《东方之子》曾经采访您的时候,就问您迷恐龙迷到什么程度?您还记得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吗?

  赵老师:我回答我说,我爱恐龙像爱我妻子差不多。

  主持人:我要在这里给大家说一下,好像他说的不是真心话。那今天面对孩子们,我想听听您的真心话。到底是和爱人一样的感情吗?

  赵老师的:超过。

  主持人:超过,那我们今天特别有幸还请到了赵老师的夫人,我们有请师母。刚才听了赵老师这么说,您还记得当时您心里是什么感受吗?

  赵夫人:跟他生活这么多年,已经很理解了,他对恐龙的事业,对地质古生物事业特别投入,特别执着,因为我也是搞科研工作的,也懂得这里面的规律,这里面应该怎么去做,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当然他总是不在家,总是这样出差,一出差时间很久,每次像到新疆、到西藏、到什么其他地方去,反正国内的地方他走遍了很多地方,当然对我的生活、对我的工作很有影响,另外对我的孩子,我有两个小孩,教育各方面也很有影响,不过这些困难吧也都是可以克服的。我们要想事业成功,就要取决于自己不懈的努力,就是艰苦的努力,就是那种奉献这些东西都包括在内了,所以他的奉献是他自己的努力,我的奉献就是说家里面我承担很多,不过我也是无悔无怨的,也是比较乐意这样的,这也是中国女人的特点。

  主持人:在远古的地球上曾经出现过这样一类生物,他们统治这个星球上亿年创造了无数的生命奇迹,但是他们却像流星一样消失在天际,只留给我们的是若有若无的一丝痕迹,在现实当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双手托出的是栩栩如生、气象万千的远古世界,留给他们自己的却是荒漠里孤独的身影、烈日下浑浊的汗水以及难以跨越时空的那种无奈,但是我想这种巨大的反差,给我们展示的不也是一种让人回味无穷的绚丽人生吗?所以在这里,我想和大家一起再来追忆一下那些早已远逝而且再也不能回来的生物——恐龙。

(编辑:兰华来源:CCTV.com)

相关文章:

  • 与恐龙同行 (2004/05/11/ 17:25)
  • 育子偶得 (2004/05/11/ 1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