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面对面]余彭年:全部捐献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6月12日 12:46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面对面):


  导视

  他是一名亿万富翁

  以勤杂工起家,最终传奇致富

  余:(买李小龙的房子,)合装修不到100万,即刻涨到6000万了,多少倍啊

  为了慈善事业,他投入巨资

  并要捐出全部财产

  余:儿子强于我,留钱做什么,儿子弱于我,留钱做什么。

  《面对面》王志专访余彭年


  余彭年,原名彭立珊,1922年出生于湖南涟源县蓝田镇。

  多年来,在教育、医疗、科技、交通等等方面进行大规模慈善捐助

  2003年底,承诺用5年时间投入5亿人民币展开彭年光明行动,为大陆9省自治区的贫困白内障患者提供免费救治

  他还宣称,自己的财产将不作为遗产由任何亲属继承,企业利润永久用于慈善用途

  解说:2005年以来,先后有媒体对中国内地个人慈善捐助情况进行评选排行,尽管各自的统计计算方法不一样,有一位老人的名字却能够始终出现在各个排行榜上。这位老人就是余彭年。在民政部下属的《公益时报》公布的数据中,余彭年在2004年以7500万元人民币的捐助额名列内地慈善家第二。

  记者:有没有统计,到今天为止你一共捐出去多少做慈善?

  余:我从开始没有统计,因为我是私人做的,我拿钱去哪儿,也不要经过开会研究批准,所以我高兴拿多少就拿多少出来。根据在湖南的统计,省政府给我的一个文件,从1984年开始,大概前后在湖南捐了几千万人民币,六千万左右,到1991年,1992年。后来关于白内障病的光明行动,这笔钱多一点。

  记者:我很好奇,彭先生您到底有多少资产?

  余:我这个大楼,这个是我私人的,没有股份的,全部独资投资,现有其它的物业、餐饮,再加上香港的物业、餐饮,台湾还有一点点,不多了,统计起来了不到30个亿。

  解说:余彭年目前大部分时间在深圳,那里有他的主要产业彭年酒店。

  记者:照您这么说,您在香港不算是最有钱的?

  余:在香港来说不算是最有钱的,香港人有钱人多得很。

  记者:那您不算是最有钱的人,但我看排行榜上您是站在前几名?

  余:我没有想到这个事情,我也不计较这个问题,但是它排出来了以后,不过对我鼓励是有的。

  记者:这么大数目的捐赠,对于你来说吃力吗?

  余:这个数目我看不算什么大,现在有钱人多得很,多得很,比如李嘉诚,我跟他比是九牛一毛,但是每一个人的观点不同,我这个捐,是把全部财产,我不留给后辈。

  解说: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余彭年集中自己大部分财力开始在深圳兴建彭年酒店。2000年,酒店落成。而就在两年后,余彭年又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

  2002年6月1日,余彭年与国际知名的希尔顿酒店管理公司签订协议,由其接管彭年酒店的日常管理工作。同一天,他还向深圳市人大提交了财产捐赠意愿申请,要求立法保护自己的彭年酒店及其它产业不被侵占、挪用、转让和抵押,而产业所有的利润全部用于社会福利事业。在这份申请中,余彭年专门注明,自己的财产永远不作为遗产由任何亲属继承。

  记者:彭先生您做善举的行为大家都很赞赏,但是大家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全部捐出去?

  余:留钱给后辈没有必要,古人有一句话:儿子强于我,留钱做什么,儿子弱于我,留钱做什么。

  记者:但是自古以来这个天经地义,子承父业,父亲打下的江山,儿子来继承,孙子来继承,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余:不错,但是我这个观点,我让他读一点书,让他有一个出路,他现在有一个工作,有办公,有房子住,有车子坐,也已经够了。他们的福气比我好,好过我,他们应该要自己去奋斗。

  解说:上个世纪50年代初,余彭年离开故乡湖南,先后在上海和香港打拼发展,整整30年没有回过家乡,一直到80年代初才把家人接到香港。现在,余彭年的两个儿子并不参与企业的经营,只有两个孙子在酒店从事管理工作。

  记者:但是您很早就离开家乡了,实际上你的两个儿子并没有跟你一起生活,作为父亲来说,对他们来说是不是有点愧疚,现在有钱了,补偿一下,怎么不可以呢?

  余:我不是不想移交给你,恐怕你守不住,反而害了你。现在我们是这样子,我委托政府来监督,我委托国际管理公司来管理,你们在旁边监督看看就行了,反而过着平安生活,他们也感到满足,这个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但至少也没有公开反对。

  记者:您这两句话大家都记住了,“儿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儿孙强如我,留钱做什么?”那您的儿孙现在到底是强于你呢?还是不如你?

  余:以目前来讲,我想不会强于我。

  记者:两个孙子我看都不错。

  余:不错。

  记者:给他们一个更高的起点不可以吗?

  余:每天我还带他们去工作,教他们怎么做。

  记者:他们在公司有股份吗?

  余:没有。

  记者:那他们是以什么身份在这边做事?

  余:将来什么身份,我将来立一个基金会,立一个特别的法律,他们有监督权,有特别权,但是没有变卖权,他们的生活,吃的、住的、坐的车子都有照顾,都已经做好了安排,他们无后顾之忧了。

  记者:这样就够了吗?

  余:应该够了。多给了钱,如果他有不好的想法花天酒地,把这个事情反而搞坏了。

  解说:在国际上,一般是捐赠人在捐赠资产的基础上成立基金,组建一个基金管理委员会进行管理。而对这种方式,深圳市人大认为,国家已制定了较完善的法律法规,因而余彭年此前向深圳人大提出的,对于自己的彭年酒店及其它产业进行立法保护的申请,最终没有被批准。

  于是,2003年,余彭年与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分行签署了一份慈善资产托管与监督合同。同时,他还成立了善款管理委员会,监督他身后的善款使用。

  记者:但是也有外界评论说,彭先生申请立法,这样做的目的实际上是要保护你自己的私有财产?

  余:这个钱不是我的,是为下代谋福利的事情,这个是政府应该要保护。

  记者:那怎么能做到它产生利润都能用到慈善上呢?

  余:这个利润是这样讲的,譬如我这个酒店,我交给希尔顿酒店管理,十年、二十年,他这个管理是很正规的,这个钱是他的就是他的,是我的就是我的,我的钱到了银行,除了开支以外,剩下的钱规定要做好事,不能变的。

  记者:但是您这个企业有没有利润?有多少利润?最后不是彭先生您自己说了算吗?

  余:有,有。譬如说,我没有向银行借钱,我没有负担,酒店的营业收入,如果由国际管理公司(管理),他们有把握的,不至于达到亏损,不过是每年赚多赚少的问题,利润是有的。记者:您在这个位置上可以做得到,但是您将来退休了呢?

  余:我不在的时候,我跟着马克思的时候,由于这个原因,我要申请政府立案保护。保证我这个财产任何人不能变卖,我也不继承,一定按照我这个遗嘱,所有的利润以后,一定要做好事,不能做其它任何事。

  解说:余彭年经常把自己的资产比作是母鸡,产生的利润比作是鸡蛋,只要是母鸡还在,鸡蛋就一直可以用来捐赠给慈善事业做好事。

  记者:您的捐赠活动从什么时候开始?

  余:邓小平改革开放以后,1980年,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回家乡,回来一看看确实是,老百姓确实是困难的,确实是困难的,我看着有的村子,特别是病人多,医疗照顾都不搞,交通不搞。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余:这个想法也不是今天开始,我是在从小的时候,我父母对我的教育、鼓励有关。

  记者:怎么教育你?怎么鼓励你?

  余:他们说,有出息的时候做好事是一件很好、很积德的事情。

  解说:余彭年是湖南涟源人,父亲生前在当地长期经商。1949年以后,余彭年到上海和人合伙作一点小生意。1953年,他被捕入狱,罪名为“逃亡地主”。三年刑期届满之前的两个月,罪名经查证不实被释放,余彭年在随后前往香港。

  记者:这样的经历对你来说应该是一段不愉快的经历?

  余:当然不愉快。甚至于性命都有危险了,所以在那个时期非常艰苦的。

  记者:你怎么化解自己心里这种不愉快的经历呢?

  余:我把不愉快的心理摆在旁边,不记过去。如果要记过去,我绝对不会回来。

  记者:彭先生怎么去的香港呢?外界也有很多的传闻?

  余:从劳改出来以后,我正式申请到香港去的。


  记者:劳教三年那么容易去香港吗?

  余:我先前是这样子的,试试看,碰运气,试试看,当时我不一定他要批准的,碰到一个机会。因为我填一个表,第一个我劳改是冤枉的,提前三个月释放的,第二个,国民党时期,我没有参与任何政治背景,没有这些,就是做生意的问题,所以当时派出所的同志比较同情,他正式批了,他批了我都不知道。

  记者:但是你怎么去的香港?曾经有过偷渡的传闻?

  余:那个时候的规矩,如果是大陆(颁发)的通行证不能直接到香港去,它不接受,它不接受。尽管你出来是可以,只有到澳门,从澳门再偷渡到香港。

  解说:余彭年在上海申请前往香港的过程中,派出所一位姓王的人为他提供了方便,20年后的1981年,余彭年回到了上海,想要找到当年这个帮助过他的人。

  记者:找到了吗? 余:找到了。我经过公安局、居民委员会、街道委员会,找了差不多两个礼拜才找到他了,不容易了。 记者: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余:哎,感激他吧。 记者:但是对于他来说,可能就是一个工作,你不去,人家可能想都想不起来? 余:当然,他根本没有想到有这回事,后来我跟他谈了,他说你幸好走得快,你走慢一点,就走不出去了。他说我运气好,他为了我这个事情受过批评,受过批评。 记者:如果你不回去找他呢?你会觉得心里不安? 余:当然了,我到上海去,我铁了心要去找他的。我第一目的首先要找到他,然后我要报答他。他家的房子很破烂了,我说你放心,我给你安排这个房子。结果我在上海联系朋友,有一个人他要申请到香港来,到香港来,批了,批了以后,两房一厅,有黑白电视,有黑白的电视,有一个冰箱,有个黑白的电视机。 记者:那个年代就是非常好的条件。 余:我带他去看,他非常满意,非常满意,说我看都没看到过这个房子,我买给他,给他过好户,清楚楚楚。

  解说:当年的余彭年最终用偷渡的方式来到了香港,而在交纳偷渡的费用后,他身无分文。

  记者:怎么生活呢?

  余:我过来以后,我做勤杂工,我有100块钱一个月。 记者:做勤杂工能做到彭先生今天吗? 余:人家礼拜六、礼拜天都出去玩去了,我礼拜六、礼拜天都在那里工作,没有离开。他有一个工人住在我的旁边 ,老板来查的时候,(这个工人说)这个彭先生,他这个人好勤劳,他礼拜六、礼拜天别人没有做,他从头做到尾,没有休息过啊,这个人怎么好,怎么好。第二天(老板)找我去谈话,把我的工作调整,调整以后,做了六月以后又升了我一级,有一个房子给我住了,结果慢慢升上去,经理。 记者:那什么时候得到第一桶金? 余:我肯动脑筋。帮他做事,非常重用我。把我带到台湾去,结果呢,我自己也有一点钱了。 记者:有积蓄了? 余:有积蓄了,银行的关系我也有了,我也有朋友了,也有人支持了,我另外也要做生意了。但是我不会立刻走,我走要给你干得很好的,他说好,你要走你走,你做什么,我给你参股,没有资本他借给你,不要利息。 记者:你要离开他了,他没有意见,反而参股? 余:他相信啊。这个信任很重要的。后来呢,到台湾去,台湾我自己做,确实他有一半股,他一半我一半,我一半不到的,我只有四分之一的本钱,他借四分之三给我,结果慢慢慢慢地起来了。后来了到1967年,我买了李小龙的房子,因为他死了以后,他很有名气,他那个地方能盖高的,两层楼,高级住宿区,没有卖,一年都没有卖,没有人买。 记者:为什么? 余:因为他死了也很有名气的,他死也不敢住进来,广东人信迷信嘛。 记者:你买了? 余:我买了,93万。 记者:你哪有那么多钱呢? 余:那个时候,做地产,我做了三四年,起码一两百万有了。 记者:这房子让您挣钱了? 余:连装修不到100万,即刻涨到6000万了,多少倍哦,100万变60倍了。

  解说:1981年以后,余彭年开始在内地大规模地进行慈善捐助,而他的捐赠主要集中在医疗、教育和交通等方面。

  记者:在商言商,彭先生您是个商人,做慈善您期望的回报是什么?

  余:唯一的就把好事做得很好,做得有效果,让真正的贫苦人得到机会。

  记者:但是您的生活道路并不平坦,为什么会有这一份慈善心?我要用我自己辛苦得来的钱回报社会呢?

  余:由于我经过很多酸甜苦辣,什么都见过,见过贫苦人的痛苦,没有钱的那些人的痛苦,我亲眼目睹,再加上我父母的鼓励,所以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能达到的效果的话,我感到满足。不过也有朋友,也有个别的朋友,朋友说我这样做不够聪明,做好事难做,吃力不讨好,搞得有不愉快地事情出现。

  记者:做好事还会感到不愉快吗?

  余:我们湖南有一句话“后门难开,好事难做,”不愉快的事情有,经常有。

  记者:您遇到过吗?

  余:遇到有。但我不指明出来,我不指明哪一个地区,哪一个政府,但事实有这个事实。比如我捐的救护车,我们这个钱不容易来的,都是辛苦才得来的。这个救护车是给病人救死扶伤的车子,应该要重视,不能做其他用途。有些省下面地级的地区,他们不管。

  记者:怎么做了?

  余:他把我们的救护车里面的设备全部拆掉,拆掉以后,里面有八个座位,他实际作为办公车。这个行为是无可谅解的。但是我是做好事,我不想得罪人,但是我也不把这个,其它的情况我也不多谈,无可奉告。

  解说:被改装的救护车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余彭年捐给长沙的10辆进口三菱救护车。经过多次交涉而没有结果后,他将车辆收回,转赠老家涟源县的几家医疗单位。可是,转赠的救护车再一次被挪作他用。

  记者:您有什么办法来防止这种现象发生呢?

  余:后来我想到的,我要做到的东西,我亲自看到,我亲自做到,我才放心。我就以后改变主意了,比如我到湖南去,去年我带了一百万过去,我亲自去发。

  记者:发给谁呢?

  余:发给老百姓啊。民政部门安排好了,预先做好准备。但是,我的目的是见见贫困的人,他们排好队以后,我们分两批,上午一批,下午一批,在发的时候,我亲自发了,把每一个红包交到贫困的老百姓手里了。

  记者:您信不过他们(政府官员)?

  余:我也不是信不过他们,我亲手交给他们,我这样做做得实在

  记者:这个实在对你有那么重要吗?

  余:做好事要做得实实在在,你要做得不实实在在,你这个钱没有达到效果,不是白做了吗。

  记者:您拿出一百万给政府,拿出一百万给某个组织,彭先生这样是捐出了一百万,您的名声是一样的?

  余:我不要名声,名声是次要的,我拿一百万给政府,我也不管哪一个省。一般省长、书记都是很热心的,都想做好。到基层去,一百万到了他们手里,他不一定做一百万的事情。究竟有没有,做多少,我看不到。但是我知道起码一半都不见了,这种情况还不是个别的。由于这个原因,所以我亲自看到,我亲自做到,我做,我宁愿辛苦一点没有关系。

  记者:这么些年,彭先生就没有从慈善事业中间得到好处吗?得到回报吗?生意上。

  余:没有,以湖南来讲,我在湖南做了差不多20年好事,我从来没有做过一笔生意,我没有收过湖南一个铜板,也没有做过政协委员,也没有做过人大代表,我什么都不要。

  记者:是你不想呢,还是你害怕这样的名声?

  余:不,也不是我不想。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因为我来做好事,他们误解了。或者(以为)我等于钓鱼一样,捐了一百万、要拿出三百万、四百万回来。

  记者:您修的公共厕所曾经都收钱了,您知道吗?

  余:不错,这个公共厕所,那个时候我在湖南的时候,有人投诉,说彭立珊,我现在到你们彭立珊厕所去,小便都要收钱,你是来做好事,还是来做生意来赚钱的。结果呢,我打电话给当时的长沙市副市长,我说请你跟我去看看,去看看厕所,我们两个人在旁边看,不要出声,结果有一个人进去,看得清楚,有证有据。我回来以后,我又给市政府打电话,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我要登报纸,我要上省政府告,你不能拿我这个名气,小便要收钱,开玩笑,我做好事做得还有什么意思。结果,他们当时改进了。

  记者:对于彭先生来说,有没有另外一种方式的回报呢?

  余:没有啊,我在湖南没有做过任何一笔生意我赚回来的钱,我也没有带过任何荣誉和帽子,我捐献以后,我知道里面有问题我慢慢改。

  记者:我们今天酒店所在的这一块地,我听说它原来是属于湖南的?

  余:不错,在当时是按市场的价格,经过双方公开、公平、合理的协商,这在深圳是一个标准的价格,任何项目都是这样子的。

  解说:2003年11月24日,余彭年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一个隆重的签约仪式。他承诺,要用五亿元人民币分五年时间,为西藏、内蒙、甘肃、湖南等九个省、自治区的15-20万的贫困白内障患者提供免费治疗。

  记者:这个“彭年光明计划”是怎么开始的?为什么?为什么会想到要做白内障?

  余:主要是我本人得过白内障病,两年以前,那已经不是白内障了,出血了,比白内障危险得多了,马上看不到了,那个时候我体会到,失去光明是非常痛苦的,(想到)没有钱的人怎么办?(病好了)就开始做这个工作。

  记者:这个行动有一个完整的计划吗? 余:计划是有的。我是全国性的,原来要买十部车,先买五部。

  记者:投入多少呢? 余:如果是买10部车大概是4000万左右,3000到4000万左右。 记者:400万一部? 余:包括买仪器,里面所有的仪器贵。我这个车子没有免税的,免税麻烦,申请麻烦,要很久时间,来不及了,不要免税。我没有向政府申请免税,维修、保养、还有医务人员、司机啊,这笔费用不小。 记者:都是您的基金会,您个人承担的? 余:个人承担,一毛钱都是私人的。没有向外面募捐过一分钱。 记者:谁具体负责? 余:我是总指挥。北京同仁医院的医生是我请来的,(湖南)湘雅医院也不错的,我请两个医院的医生,他们都是好的医生,待遇是很高的。我的目的要做一例好一例,不是马马虎虎的,记者:您听到的反响呢? 余:社会的反响,特别是病人的反响是很让人感动的,他们病人非常非常高兴,能够恢复光明,回去以后,他们全家都高兴了,一些这个事情真是感动。

  空镜:病人

  记者:但是我看到那个车身上,印满了您的照片、口号,这是您的主意吗? 余:是我设计,是我做的,实际上所有的内容都是我自己策划的。 记者:为什么会把自己的照片那么大,贴在上面? 余:他们想知道余彭年究竟是何方神圣,让别人看看,原来他是余彭年,这个也好啊。 记者:还有一句话口号“恢复光明不要钱,赶快来找余彭年”。为什么要把这两句口号印那么大? 余: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别人看起来好动听,我吸引更多的人来。 记者:吸引多一点人来? 余:免费医疗,老百姓一看,这是不要钱的。 记者:非得把不要钱这个事? 余:要告诉他们,否则他们要收病人的钱。

  解说:余彭年向社会公开承诺,免费提供病人检查、手术、药品、吃饭、住宿、交通和医疗保险的全部费用。 余彭年现在吃住都在酒店,酒店的很多事情,他还要亲自参与。

  记者:现在大家都很关心您,您到底多大年龄?高寿?

  余:我今年84了。

  记者:但是您的气色,精神头看着不像?

  余:现在很多人这样说,我自己体会,我60岁的时候精神面貌还没有今天好。

  记者:为什么?

  余:一方面不想发财,知足常乐。第二,专门做好事,有人说 我做好事跟健康有关,我相信也有可能。

  记者:现在功成名就,应该是安享晚年了?

  余:功成名就我谈不到,还谈不到,还不够资格,不过,我能够在有生之年做几件好事,我感到非常安慰,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记者:您有什么建议呢?如果说让大家,更多的人像你一样来做好事,做善事。 余:我相信假如说你们媒体大大宣传、扩大影响,吸引海外的人再来做好事,他们动脑筋,他们比我做得更好,这很有可能,这样就行了。我的目的不是我一个人做来解决问题,要吸引他们大家来,要采取更好的办法,要政府支持、鼓励、爱护,没有这6个字也搞不好,也达不到效果的。

责编:陶柯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