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长征组歌》精彩视点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16日 11:47 来源:CCTV.com

  1.总政、战友两团大比拼,短时间出经典


  1964年,肖华在病中创作了《长征组诗》,共12段。同年11月,肖华找来总政歌舞团团长时乐?和战友歌舞团团长晨耕,将这部长诗交给他们,要求两个团各搞一台节目,1965年纪念长征胜利30周年时演出。他说:“我不是让你们合作写一台《长征组诗》的歌曲,总政歌舞团要搞一台带舞蹈的大合唱,战友歌舞团可以搞一台便于推广传唱的音乐晚会,不一定写成12首曲子,也可写成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那样的歌曲,把这12首诗的意思融进去。”为了让作曲家更好地发挥艺术创造力,肖华将军还说:“你们可以根据作曲的需要,改动部分词句。 ”因此,两个版本的歌词也略有不同。例如,第一曲《告别》中,战友歌舞团的是:“紧紧握住红军的手/亲人何时返故乡”,总政歌舞团的是:“紧紧握住红军的手/捷报早日传故乡”。

  历经半年时间的创作和排练,1965年7月19日在天津人民礼堂,肖华第一次审看了《长征组歌》。他看完演出后说:“你们的演出让我很感动,你们把歌唱活了,因为长征本身是伟大的,是感人的,你们的歌展现了伟大长征的面貌,你们的演出是成功的。”同年8月1日,《长征组歌》在北京民族宫礼堂正式公演,立即轰动全国。《长征组歌》的主要歌曲迅速传唱开来,当年就在全国各地演出50 多场次,观众达10多万人。

  总政歌舞团创作演出的《红军不怕远征难―――表演大合唱》也相继排练成功,于1966年2月在北京京西宾馆礼堂演出了两场,当时周恩来总理和肖华观看了演出。演出后,周总理问肖华,这两个版本哪个更好?肖华说,各有千秋。马子跃回忆说:“当时我们战友歌舞团的演员是陪同周总理一起观看的这场演出,印象很深刻。总政歌舞团的节目很壮观、很有气势,既有合唱也有舞蹈和表演,音乐的交响性比较强,运用的美声唱法和西洋音乐元素更加丰富。”后因种种原因,这部作品没有再公演过,其中的歌曲和音乐也没有流传开,因此鲜为人知。

  2.周总理与长征组歌


  《长征组歌》从它诞生到逐渐成熟,离不开周恩来总理的关怀和指导,这是所有主创人员的共识。

  周恩来总理生前观看过17次《长征组歌》的排练和演出,从第一曲《告别》到终曲《大会师》,周总理都能熟练、准确地唱下来。他曾多次把曲作者和歌唱演员请到中南海他的办公室或人民大会堂,一段一段地听《长征组歌》的演唱,听完一曲,讲述一段长征的史实和他的亲身经历,对每一曲都提出自己的评价意见,有时甚至具体到一个音符的高低或一节曲调的激抒配搭。

  比如,他对初稿第一曲《告别》提出过中肯的意见,他 说:“《告别》写得太雄赳赳、气昂昂了。要尊重历史嘛!当时是在“左倾”错误路线的控制下,红军是不得已进行战略转移的。红军撤离苏区,舍不得留在根据地的战友和乡亲们,是一步一回头,一步一声泪地依依惜别。”根据周总理的意见,曲作者把第一曲《告别》改成了诉离情、道别绪、难舍难分、来回反复的挥泪惜别曲。

  男高音歌唱家贾世骏回忆,他曾有幸两次坐在周总理的 身旁,听他老人家哼唱《过雪山草地》。1965年的冬天,在中南海的一个舞会上,总理叫他坐到身边,让他唱《长征组歌》第六曲。当贾世骏轻柔地哼唱起来以后,总理也边哼唱边打着节拍,唱了起来。从他那慈祥的笑容里,可感受到他内心的愉悦和对这首歌的喜爱。

  1967年的春天,《长征组歌》在人民大会堂演出。会前,贾世骏唱《过雪山草地》没唱好,唱到高音时放了个“小炮”。这时,总理亲切招手让他过去,亲自递给他一杯茶,用那累沙哑了的嗓子说:“教我唱唱《过雪山草地》好吗?”贾世骏立即哼起来,总理打着节拍,也一起哼唱起来。原来周总理用红军长征的革命精神,循循善诱地教育贾世骏战胜征途中的艰难困苦。唱完一遍之后,贾世骏兴奋地说:“总理,您唱得一点也不差呀!”总理笑道:“你再唱一遍,我熟悉熟悉。”接着又哼唱了起来。

  3.“18人版”轰动东欧和日本


  1966年初,周总理亲点《长征组歌》剧组跟随他出访东欧罗马尼亚和阿尔巴尼亚等国。受出国人数的限制,合唱队由60人改为了18人。为了保持《长征组歌》原有的艺术性和感染力,战友歌舞团组织专门力量对其进行了从乐谱、配器、声部到动作、队形、布景的全方位的重新编排。18个演员中,有10个人除了参加合唱外,还分别担任独唱、领唱和朗诵的任务。尽管人数很少,但合唱的声部齐全,歌声依然那么动听、那么感人。因此,可以说,18人的版本不是小合唱、不是表演唱,而是浓缩了别有风味的《长征组歌》。

  在访问东欧的日子里,有一件事让马子跃刻骨铭心。他说:“那是我一生经历过的最大幸福。1966年6月28日晚上,在地拉那市的一场大型演出结束后,周总理高兴地走上台告诉大家,晚餐到中国大使馆吃贴饼子,全体同志立刻欢呼起来。在去使馆的路上,总理说:‘咱们吃完晚餐后,演几段节目慰问一下使馆的工作人员,我和你们一起演,咱们就唱《长征组歌》的第七曲《到吴起镇》,好不好?’吃完饭后,总理一边唱,一边打着拍子,使馆的同志激动得热泪盈眶。那个和总理一起演出的夜晚,我终身难忘。”

  4.一场没有观众的演出


  “文革”期间,《长征组歌》曾被禁演。1975年,邓小平主持军委工作后,指示复排《长征组歌》。同年10月,复排后的《长征组歌》在北京展览馆剧场连演40多场,场场爆满。一天,演出刚刚结束,演员们还没来得及卸装,就接到一个来自周总理办公室的电话,说总理想看《长征组歌》,但总理现在在医院的病床上,无法到现场观看,请大家对着摄像机再演一遍,他在医院通过电视观看。演员们动情地说:“演员们都哭了,大家迅速整理好服装、道具,在唐江的指挥下,面对着摄像机,开始了给周总理的最后一次演出。虽然我们面对的是空空的剧场,但通过摄像机上闪亮的小红灯,大家都知道,我们最最敬爱的周总理此时正面带微笑地注视着我们。同志们都拿出了最佳状态,含着泪全力以赴地演唱着。”

  事后才知道,此时的周总理已经病得很重,刚刚做完手术,听到《长征组歌》复排公演的消息后十分高兴,指示电视台为他安排录像。

  5.无法抹去的“长征情缘”:


  走进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艺术指导、著名歌唱家马子跃的书房,就像走进一个《长征组歌》博物馆。看到这些谁都会明白,如此钟情《长征组歌》收藏的人,一定与《长征组歌》有着很深的情缘。

  1965年8月1日,年仅20岁的马子跃作为合唱队员参加了《长征组歌》在北京民族文化宫的首演。此后40年,他与《长征组歌》相伴相随。

  收集《长征组歌》的资料已经成为马子跃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500多本有关长征和《长征组歌》的书籍,近1000场演出的节目单,各个时代的组歌唱片、盒带和音像资料,各种有纪念意义的物品,每一件收藏品背后都有着一段曲折感人的故事。

  参加〈长征组歌〉演出的每一位主创人员,从一开始就注定与〈长征组歌〉有着解不开的情缘。这些老战友经常举办聚会,,1998年春天,当大家又一次在聚会上唱起组歌的时候,一个共同的心愿迸发了,要成立老战友合唱艺术团,继续高唱长征组歌。很快,四十多位当年首唱组歌的老战友就聚集到了老团长唐江的周围。每周的礼拜天都是唐江特别忙碌日子,因为自从1998年老战友合唱艺术团成立后,风雨无阻的每个礼拜天都会进行排练。合唱艺术团成立六年来,队伍逐渐在壮大着,由最初的四十多人,今天已经增加到了近一百人,新增加的成员都要经过考核才吸收进团,他们大多都有一定的基础,同时也都是以前长征组歌的爱好者。

责编:赵蕾

1/1页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