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法治频道 > 今日说法 > 正文

本期话题:惹祸的足球(2008年1月6日)

CCTV.com  2008年01月08日 16:00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  小明在参加学校组织的一场球赛中被同学踢出的足球伤到了眼睛,围绕着伤眼事件,小明、学校及踢球的同学会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主持人:在学校念书的同学尤其是男孩子不参加体育锻炼的可能很少,大部分男生可能都生性好动参加一些课外体育活动,打打球什么的,但是在体育活动的过程当中难免磕磕碰碰,如果说发生了严重的意外这个事儿怎么算呢?我们来看记者给我们发回的这样一个案件。

  上大学一年级的王小明(化名)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他不喜欢运动总是独来独往,有时还背着同学给眼睛上药水,看见别人运动,反躲得远远的。是什么让小明改变的呢?他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呢?这还要从小明上中学时参加的一场学校组织的足球赛说起。

  足球赛中对方后卫直接开大脚一下把球开到小明眼上,由于距离特别近,小明没能闪开,

  只感觉一个黑影啪一下击中眼部。当时是一瞬间,小明下意识地捂着眼蹲在草坪上,首先就是头昏然后感觉眼出血。虽然头晕眼花但是小明蹲了一会儿之后就又站起来参加比赛了。参加完足球赛小明感觉被球踢中的左眼很疼而且看不清东西了。

  家人带着小明先后到河南省郑州市人民医院眼科和北京同仁医院检查,结论是外伤性视网膜黄斑震荡,眼底外伤性视网膜脱离,视力只有0.01。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小明的左眼只有一点光感而且什么都看不清楚。经鉴定,小明属于重伤,伤残等级为7级,之后他的眼睛就一直没有恢复,这让小明十分痛苦而他说让他更为痛苦和困惑的则是学校的态度。学校在这个期间从未看望小明并且至今也没对这个事儿有任何说法。

  校方说球赛虽然是学校组织的,但是出了这样的事纯属是意外不应该由校方来承担责任。小明作为高中生,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学生,他应该知道踢足球将给自己带来的风险,而且这个足球并不是说他上高中的时候才接触到的。

  小明的妈妈想不通,孩子在学校参加学校组织的球赛受伤,校方怎么会说没有责任呢?

  而且孩子受伤之后学校没有通知家长,也没有带孩子及时地去医院检查,才造成了今天的结果。

  原来,小明当天受伤之后仍然继续参加了比赛,比赛完之后他和同班一个同学去校医务室,但是学校的校医务室没开门。小明说进行足球赛的时候,学校并没有安排校医在场,结束之后医疗室也没有人,他就和同学到校外的一家小诊所开了点药,之后就回学校上晚自习了,这期间并没有老师询问他而他也以为可能没什么大事也就没再告诉老师和家长。

  谁知后来小明的眼睛越来越疼,这才告诉了妈妈去医院进行检查。正是由于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所以学校认为小明眼睛很难说就是那场球赛中受伤的。

  医院鉴定的就是外部的钝挫伤就是像足球这类比较钝的(物体)不是那种比较锐利的物体打的。小明妈妈还拿出了一些同学给他写的证明,证明当时看到小明确实被球击中了。证明有十多份:我叫程明,男,我看到048班的尚曾同学大脚解围把足球踢到我班小明的眼上,

  小明就立刻蹲下用手捂着眼睛,这就是我亲眼所见;证人杜旭,男,一位男生踢中我班同学的左眼。

  小明的妈妈认为学校组织足球赛没有给孩子必要的安全知识,当时也没有校医在场,所以孩子在比赛中受伤主要就是学校疏于管理。

  这期间,小明在郑州市人民医院住了20多天的医院,又先后几次到北京同仁医院检查。

  期间花了两万多块钱,这还不包括后期要吃大量的药来保持眼神经不萎缩,因为整个眼底已经坏了,然后有的地方已经不行了做了激光,小明的生活上都有或多或少的影响。医生说小明没有受伤的右眼也不能劳累,建议小明整天要脸朝下趴着让视网膜复位,回到家的小明休学在家天天趴在床上。

  小明的家庭条件本来就不太好,爸爸常年卧病在床,小明的眼伤也使得本来就不宽裕的家里更加捉襟见肘。在小明养伤期间,家长和校方多次进行协商但是仍然没有结果。学校称自己无责,而且态度非常坚决,小明的父母要通过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随后小明的妈妈就把许昌市高中起诉到了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法院,小明的家人要求学校和当时踢伤小明的同学共同赔偿3.2万元,魏都区法院很快作出了判决,法院认为直接把小明踢伤的学生应该负主要责任,赔偿原告2万多元,学校负次要责任,赔偿1万多元,而小明由于没有尽到注意义务也要负次要责任。

  随后,小明的妈妈提出了上诉,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事实不清,发回重审。许昌市魏都区法院在2004年再次作出判决,认为小明在踢球过程中受伤谁都没有过错,按照公平原则判决三方各承担1万多元。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到法院前两次判决,第一次法院判决是由将小明踢伤的那个孩子

  承担主要赔偿责任,第二次法院判决的是三方基本上各打50大板,那么您怎么看前两次判决?

  嘉宾:在一审当中,一审判决,判决致害人踢伤小明的同学承担主要责任,这个判决还是有问题的,如果我们在案件当中不能发现致害人也就是踢伤小明的学生存在着恶意,或者其它的一些违规行为的话,那么就不能认定他具有过错,从而不能认定他具有赔偿责任。

  如果我们假设一下,如果在这种正常的碰撞之下,在正常的体育运动当中所造成伤害,都要由致害的运动员来承担的话,那么正常的体育运动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主持人:第二次判决的是三方基本上承担的相同份额的责任,这个公平原则您怎么看?

  嘉宾:通常来说,公平原则是适用于在双方或者是多方没有过错的情况下而导致的伤害,根据各方的经济情况等其它因素来承担一种补偿责任,那么在本案当中应该说过错方还是比较明显的,那就是学校存在着过错。

  主持人:您认为这个过错方是学校,为什么?

  嘉宾:本案当中应该说比较明显的,学校有一些义务是没有尽到的,就是小明以及小明的其他同学参加比赛的其他同学,对于这样一种在视觉上已经造成了明显的冲撞的行为,

  它的可能的后果都没有正确的认识。那么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其实这些学生在这种运动当中,高危险运动当中,还是缺少必要的安全知识,那么此外在比赛结束之后,我们看到也没有相关的人员老师或者是医务人员在场,对于小明的这种受伤情况进行及时诊断,所以从这些情节我们可以看到学校的责任是不能免除的。

  主持人:那么小明的妈妈对这两个判决都不服,接下来她会做些什么呢?来看记者发回的后续调查。

  2005年,小明的妈妈走进了许昌市检察院提出了申诉,她认为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根据公平原则来划分责任的话并不恰当,应当是说许昌高级中学在本次足球比赛中负有主要责任。随后许昌市人民检察院按照相关程序征得了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同意后向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他们提出抗诉的主要原因是许昌高级中学作为一个教育机构,在组织本次的足球比赛中并没有尽到其职责范围内的教育、管理与保护义务,学校并没有在这之前

  对学生进行有关的自护自救教育以及有关安全管理方面的知识教育,所以说导致学生在足球比赛中并不具有这种知识容易导致这种损害结果的发生。

  2007年8月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决许昌市高中赔偿受害人小明医疗费、交通费残疾生活补助费等共计8万多元。

  主持人:我们看到在检察院抗诉之后,法院进行了再审,那么再审的结果是认定由学校承担一个主要责任。

  嘉宾:应该说法院再审的这个判决结果还是值得肯定的,我们看根据《民法通则》还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相关司法解释,明确规定学校对于在校的学生具有管理、教育和保护的义务,如果违反了这些义务而导致在校学生伤害的话,那么学校应当承担

  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但是我想学校可能也不希望在自己这个校园里学习的任何一个孩子受到伤害。

  主持人:可是学校会有这样的疑惑,那就是法律总是在说学校应当尽到什么样的义务,应当尽到什么样的义务,什么样的情况下学校应该做到什么样的程度?这个有没有一个具体的操作标准才算是满足了法律的要求。

  嘉宾:至于这种义务的标准它一个怎样的高低程度,这个应当根据个案的实际情况来加以判断。那么在这个体育比赛当中我们想学校至少应该履行这么一些义务,首先应当提供符合标准的运动场地和运动设施。此外,还应该对于在校的学生提供足够的安全教育,使得他们掌握必要的安全知识。再次,在比赛的过程当中应当配备一定的有经验的老师进行管理,发现意外的话及时加以处理,在事故发生之后应当采取及时的抢救或者是补救的措施。

  主持人:很多学校为了避免自己可能因此而导致的法律责任从而减少体育活动,减少春游这样一些可能引起伤害的这些活动,从而影响了学校的教育质量。那么这个也告诉我们

  我们有必要在学校的责任以及受害人的伤害这样两种利益之间寻找一个比较合理的一个限度。如果说学校已经尽到了相关的义务的话,那么产生的这种伤害这个是属于意外事故,那么学校通常也不会承担责任,所以学校虽然有担忧但是学校也应当明了就是法院最终的判决

  还是以你是否尽到义务、是否有过错作为标准。学校不仅仅是要保护学生的安全,更重要的学校还得向学生提供一个优质的教育,所以说为了害怕承担责任而减少课外活动,甚至有的地方取消体育课取消一些必要的体育运动,那显然是因噎废食。感谢您关注本期《今日说法》,

  也感谢您到演播室参与我们的节目,明天同一时间《今日说法》再见。

责编:边境佳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