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法治频道 > 今日说法 > 正文

本期话题:毒诫(2008年1月4日)

CCTV.com  2008年01月08日 15:56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  合肥市一个宾馆的房间里经常进出一些神秘的人,警方侦查发现这里很可能是一个贩毒窝点。

  主持人:前不久安徽合肥警方破获的一起贩毒团伙案件,要说起这个案件的来龙去脉它的起因就是一名吸毒人员透露给警方的重要线索。

  2006年8月份警方抓了一个吸毒人员,他举报讲有一个叫吴红桥(的人)在亳州路附近在贩卖毒品。得到这个情况,警方首先对合肥市亳州路一带宾馆的住宿情况进行了调查。警方发现亳州路有个天龙宾馆有一个叫吴红桥的,7月份就开始登记住宿一直就没有退房。警方立即赶到了亳州路的天龙宾馆。住宿登记显示吴红桥是2006年7月20日入住这家酒店的并且是长期包住了两个房间,酒店工作人员介绍从办理完入住手续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始终没有见到吴红桥住在这里。

  警方调取了吴红桥的户籍资料,吴红桥,26岁,安徽省定远县人,初中文化程度,无职业,吴红桥开房间是用来贩毒的吗?现在住在房间的还有经常进进出出这个房间的这些人又是干什么的呢?警方决定立即对这两个房间的情况实行监控。

  经过监控警方发现,吴红桥的确没有在酒店住过,两个常住房里白天经常是3个人,到了晚上就只有两个人住在这里,那么吴红桥在哪儿?这3个人又是谁呢?就在这时有人见到

  吴红桥在老家定远县出现了。

  主持人: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警方立刻就赶往吴红桥的老家在吴红桥老家当地警方的配合下警方了解到了一些情况,那就是吴红桥7月底就回到老家了,说是来陪老婆生孩子的,在这段时间里面吴红桥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但是这一次警方的定远之行并没有白跑,随着对吴红桥调查的愈加深入警方又得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对吴红桥的手机进行分析,警方发现经常跟他联系的另外一个号码也是安徽定远县的,通过对机主的查询发现另外一个人叫乔如刚。这个乔如刚又是谁呢?当警方在户籍资料上看到乔如刚的照片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乔如刚正是住在合肥市天龙宾馆那3个人中的一个。乔如刚外号“黑牛”,25岁,也是安徽省定远县人,曾因吸食毒品被合肥市公安机关拘留过。那么乔如刚和吴红桥会不会是同一个贩毒团伙的呢?虽然吴红桥不在但乔如刚仍然进行贩毒活动,为了证实这一点警方在乔如刚住的215房间对面也开了个房间。很快,警方就摸清楚了这3个人情况,乔如刚白天来宾馆时就在215房间,但是每天晚上他都要回10公里之外肥西县的家里去住,常住宾馆的另外两个人都是他的马仔。就在监控的第10天晚上22:00多钟,一个马仔出门了,这就是我们前天跟踪的那个人,他刚一出宾馆就被守候在这儿的民警盯上了。这么晚了他又会去哪儿呢?警方决定跟踪着他,观察着他的动向,马仔乘坐的出租车在城里转了一大圈,最后在庐阳区某歌舞厅门口停了下来。

  这个马仔一进到歌舞厅就淹没在人群里,因为歌舞厅里人员复杂不便于寻找目标,为了不暴露身份,警方撤离了歌舞厅。这个青年男子进入了歌舞厅之后,前后用了不到10分钟就出来了,而出来之后立刻就回到了天龙宾馆。警方怀疑这个男青年很有可能是在帮助乔如刚销售毒品,如果说他们从事的是贩毒活动的话,那么他们到底卖的是什么毒品?毒品的货源又是从哪儿来的呢?警方从民航方面得到证实乔如刚曾频繁地来往于合肥和深圳之间。

  2006年9月初,警方得到一个消息,乔如刚已经买好了去深圳的机票,警方认为这一次乔如刚去深圳,对侦破案件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如果能够当场抓获乔如刚交易毒品,这个案件也就水落石出了。警方决定先乔如刚一步到达深圳并且取得了当地警方的配合。第二天,在宝安机场,警方确实守到乔如刚下了飞机,出了机场以后就往南山方向去了,在南山附近进了一个宾馆。乔如刚在一家宾馆开了一间房,警方也随后住进了这家宾馆。在房间里住下来以后,乔如刚当晚没出去,到第二天的下午他才从宾馆里出去,他仅仅是擦了皮鞋、吃了饭。

  主持人:警方发现乔如刚吃过饭之后没有见任何人立刻回到宾馆休息,而且在深圳期间乔如刚表现得非常狡猾和谨慎,从来不用宾馆的电话都是用手机和外界联系。那这个乔如刚到底什么时候才和毒品交易的上线见面呢?就在警方焦急等待的过程当中,三天之后,突然发现乔如刚把宾馆的房间退了,打车到了机场准备回合肥,难道这个乔如刚不准备进行毒品交易了吗?

  警方决定继续加大对回到合肥的乔如刚和天龙宾馆的侦查力度,没过几天警方就得到了这样的情报,深圳有人要送货到合肥,约好是在机场高速路口(见面),警方认为这应该是抓捕的绝好时机,2006年9月12日早上6:00多钟,一路警方等在机场高速出口处,另一路则守候在天龙宾馆楼下等待着抓捕的命令。

  到了早晨6:40左右,有一辆黑色的本田雅阁车出了高速出口以后然后调了头又回到入口处在路边上停下来。这时乔如刚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向雅阁车走去。警方实施抓捕,犯罪嫌疑人江垒,28岁,安徽省颍上县人,据他交代几年前他去深圳当了保安后来从事贩卖毒品的非法交易。跟他同来的小杜。他就是杜皓,29岁,甘肃省天水市人,伙同江垒贩卖毒品,警方从他们开的雅阁车上搜查出了这些物品。

  主持人:警方从车厢里当场缴获冰毒85.5克、麻果500颗,让警方惊讶的是在后备厢整理时发现了一包重9000克的晶状体物品疑似物。这包重9公斤的晶体状毒品疑似物经过验证之后就是冰毒,冰毒这种毒品,大家都听说过,但是麻果又是什么呢?原来这个麻果

  就是泰语“麻古”的音译,它是一种加工之后的冰毒片剂,具有很强的上瘾性,就在高速公路这一线有了重大突破的时候,守在天龙宾馆的民警也接到了命令立即对那两个可疑房间内的人进行了抓捕。

  在天龙宾馆的民警在215房间抓获了马仔汪自伟,警方从他的房间里搜出了一套自制的吸毒用局还有部分毒品分装袋,在217房间抓获了另一马仔警方在他的房间空调上发现了部分冰毒。

  经过对犯罪嫌疑人的审讯得知,大约在2000年左右吴红桥和“黑牛”就是乔如刚两个人到深圳去打工,接触上毒品认识了江垒、杜皓这帮人,这帮人也是一直以贩卖毒品为赚取利润。在2003年左右,吴红桥和乔如刚就回到了合肥,当时他们两个觉得这个毒品有利润和图就通过深圳的江垒、杜皓一直给他们供货。

  乔如刚是这个贩毒团伙的核心人物,据他交代,从2006年3月开始,他分几次从江垒手里购买了500克K粉、112克冰毒,还有这次的9000多克冰毒和500多颗麻果,对此,犯罪嫌疑人江垒供认不讳。江垒说每次送货都是走高速公路,他们认为这样比较安全,有了充足的货源做保证,乔如刚毒品的生意也就越做越大。2006年7月底,乔如刚让吴红桥在天龙宾馆包住了两个房间从事贩卖毒品的非法活动,因为吴红桥要回家照顾即将临产的妻子,所以乔如刚找来了两个马仔,给他们开间房,吃住方面都是由他提供,在天龙卖了毒品一二百克左右,都是从江垒那儿买的。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毒品主要是零售给吸毒人员,还有一部分是卖给歌舞厅、酒吧的老板。

  2007年9月30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了一审判决,江垒,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杜皓,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乔如刚,构成贩毒罪判处无期徒刑;吴红桥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3个月。

  主持人:据合肥警方统计,这是建国以来合肥市破获的一起最大的贩毒案件,警方的智慧和勇气值得称赞,但更让我们更多感到欣慰的是随着这样一个贩毒团伙被消灭,又一批可能会因为这些毒品而陷入深渊的人得到了挽救。感谢您关注本期《今日说法》明天同一时间《今日说法》再见。

责编:边境佳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