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泸沽湖游记 (刘旸)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6月23日 17:19 来源:CCTV.com

  刘旸

  这里记录了一次人类文明进程之旅,它告诉我们人类的婚姻制度是如何产生的和经历了哪些阶段,法学教科书中的一些内容在这里可以找到现实的例证;这更是一次法律和人性的对话,它告诉我人性的力量,解答了心中关于婚姻制度的诸多迷惑,是的,我来到了美丽神秘的泸沽湖,一个让心灵足够震撼的母系国度。

  2004年国庆长假,我随两位女友慕名来到位于云南、四川边境的泸沽湖,就是那个因杨二车那姆自传《走出女儿国》和她火辣倩影而为众人知晓的地方。这里至今还保留了母系社会的婚姻制度——男不婚女不嫁的“走婚”制度,因此被人们称做人类文明的活化石。她的面纱该从哪里揭开呢?对,就从我们的导游摩梭小伙子扎西说起。扎西不但高大英俊而且汉语很好,从丽江到泸沽湖的车里,他已经靠那首《花楼恋歌》调动了我们的气氛,其实这首歌在电视剧《一米阳光》里被反复唱过,歌词大意是“阿哥呀,月亮才到西山口,你何须慌慌地走。火塘是这样的温暖,我是这样的温柔。人生茫茫来相爱,相爱就要到永久。你离开阿妹走他乡,只有忧愁”。这是夜里约会时,阿妹恋恋不舍劝阿哥别着急走呢!为什么天不亮就要走呀,这就是“走婚”的规矩。原来,摩梭男女青年在长到15岁(现在一般是18岁),就可以自己择偶,可以在劳动生活中寻觅到合适的对象,互相通过抠手心作为暗号,女方如果答应,晚上就会给男方留门。半夜里,男子就会爬上女子的阁楼,这里的女孩都住在二楼,男子在窗户上挂上自己的毡帽就等于告诉别人不要来了,天不亮小伙子又得离开,所以很多青年是否已经“走婚”家里的大人并不一定知晓,感情好则合、感情不好就散,这里的人充分地享受恋爱自由,爱情是在一起的惟一理由。这一点可以说是对人性最大的尊重,符合了爱情的本质。那是不是这里的人就滥情和不讲伦理呢?错了。扎西说,因为现在摩梭人不到3万,在这湖边的15个村落里,3000多年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规则来避免乱伦,这里并非是一些人想象中的伊甸园。人们择偶也是分村落的,而且都要经过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了解才“走婚”,虽然他们没有婚姻制度约束,但若让感情稳定的情侣固定下来,可以通过村里的长者提亲,这样就可以一起公开生活,用不着天黑爬进去、天不亮爬出来了。有些人一辈子其实就只有一个配偶,而且他们也鼓励爱情忠贞,同时与多名异性交往被发现后是要被人们暴打的。我国法律对摩梭人也有特殊的规定,他们可以选择登记结婚,也可以不登记继续实行“走婚”制度,这在我国法律上是个大大的例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例外呢,这可不是扎西回答得了的。为了更详细了解摩梭人的习俗和生存现状,我们找到了一本书——《无父无夫的国度》,这是一位叫周华山的香港社会学家通过在泸沽湖2年的实地生活写出的,目前被公认为是最权威的调查报告。书里的内容已经融进了我的文字,相信可以消除人们对摩梭人的很多误解。

  泸沽湖到了,真的很美,我从没有见过那样蓝的水,清得可以看到水面下几十米深处的鱼。摩梭的人也美,小伙子高大英俊,女子也十分健壮,常能长到1米8。晚上的篝火晚会展现了他们能歌善舞的一面。在这里,你最能感受到的就是为什么他们属于母系社会,因为家长都是女性,是以女性为根基形成的家族,权力掌握在女人手里,家里无论如何也得生个女孩出来。我现在还记得导游扎西的那句叹息:“我妹妹才上初中,又那么弱小,她将来可怎么管家呀?”这和一些汉族地区重男轻女的陋习正好相反。而且,孩子只知道母亲,不知道父亲,其实现在大多也都知道父亲是谁,并且很多也在一起生活了。女人没有丈夫,男人没有妻子,男人们即使“走婚”有了孩子也住在娘家,他们不用养自己的孩子,但是要养家里姐妹的孩子,所以这里的孩子怕舅舅。而男人自己的孩子又由孩子母亲的兄弟来养,于是扎西说:“天上鹰最大,地上舅最大。”而女性在这里的地位高,高到什么程度,从男人们的语言中可见一斑。在他们的语言里没有歧视女性的字眼,没有骂人的话,也没有女性的贞操观念,更没有强奸犯罪,这里不可能存在违背妇女意志的事情,语言中连“强奸”这个词都没有。而老有所尊、幼有所养也让我们看到了共产主义的雏形,或者更像欧洲一些福利国家。

  女性生了孩子,不管男人来不来,甚至不用知道男人是谁,母系家庭都会很高兴地把孩子养大。由于家族大人多,多养几个孩子是没有经济压力的,更不会让孩子背上私生子的骂名。女性受尊重,感情又自主,这里的女人一生都为追求真爱而活,绝对不委曲求全,更不会有买卖婚姻和包办婚姻,这和丽江纳西人恰恰相反,纳西人恋爱自由但婚姻却要包办,于是家家户户历史上几乎都有殉情的,并且以殉情为美,这在隔了百里之外的摩梭人看来是不能理解的。而摩梭的男人由于没有家庭拖累,又没有经济压力,更不用管家,活得也难得的潇洒。失恋了,难受两天也就过去了,由于没有婚姻制度束缚,也就没有所谓的离婚分财产、抢孩子的事情。少了很多纷争,更没有情杀的故事,实在让我们这些生活在现代文明社会里的人羡慕不已。要知道婚姻的围城围住了多少男女,就连《今日说法》做过的节目里婚姻家庭案件也占了差不多一半,尤其是重婚呀、第三者的案子更是法律上说得明白,实际上还不停地在我们身边上演,经常是法律上说通了情感上却分不清对错。在人性面前,我们不得不感叹法律的脆弱,是啊,情感的事情,哪是一个“法”字说得了的呢!法律能让你的合法婚姻受保障,可没办法保证你们相爱和幸福,爱和幸福是要自己来经营和体会的。

  这里的男女是大度和开明的,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受现代化或者汉文化的冲击,这里已经开始了向父系社会的过渡,因为男人想像汉族男子那样有家庭的权威,于是他们愿意找汉族的女子结婚,而当地的摩梭女子却不喜欢那些不尊重女性、色迷迷的一些汉族男子,她们要挽留摩梭男子,于是泸沽湖平静的水面被划破了。

  现在很多摩梭人通过对外来文化的学习,已经从一开始认为自己的文化原始和落后逐渐发现了自己文化的独到之处,开始珍惜和以自己的文化为荣了。尊重女性,感情自主,福利社会,这些正是文明社会的方向。记得在与著名的婚姻法学家巫昌桢教授谈起泸沽湖,谈到为什么我国的《婚姻法》在20世纪80年代初就给摩梭人开辟了不强制结婚登记的特区时,她说,一来民族习俗难改变,二来它确实有积极进步的一面,作为人类文明的一朵奇葩在小范围保留下来还是有价值的。

  离开了泸沽湖,下一站是香格里拉,在迪庆的一些边远藏区还有群婚的残留,如一家几个兄弟娶一个女子为妻,几个女儿招一个女婿上门,这些当然是法律禁止的。一路上,据说还有彝族小村落还实行的指腹为婚和娃娃亲,这也不合法,惟独摩梭人的“走婚”被合法保留了。

  这时,回想起了婚姻制度是如何起源的。记得初中时,看过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只懂了一点,大概说人是由猿猴进化来的,人和动物区别开来是因为人学会了制造工具,于是生产力逐步提高,有了剩余产品,就有了私有财产,私有财产的产生导致人们要用血缘关系来保有和继承这些财富,于是家庭产生了。而人类的婚姻制度开始是在两性关系上不分血缘的群婚制,接着发展到了在两性关系上排除了姐妹兄弟的亚血缘群婚制。又进化到了对偶婚制,就是以女子为中心、而丈夫则来自于其他氏族,丈夫是不固定的,这其实就是我们看到的摩梭人的婚姻制度。后来又过渡到了父系社会的一夫多妻制,到现在的一夫一妻制度。

  对于泸沽湖的“走婚”现象,很多人认为是处于原始社会母系氏族的对偶婚,是经济落后的产物。也有学者不同意这种观点,认为这其实是一种特别的女权国家,并非是原始社会的残留,它是用一种独特的模式来解决两性问题,因此有很强的生命力。不管怎么说,“走婚”制度确实解决了很多让现代人头痛的问题,要不,许多人到了那里就不愿意走呢。但是,这种婚姻制度却没有办法在更广大的空间展开,因为疾病和乱伦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法律和现代婚姻制度这时就显示出了它的高级之处。

  离开泸沽湖不久之后,两则新闻再度让我想起了泸沽湖的人们:一是我的年轻可人的大学同学翁帆嫁给了80高龄的杨振宁,其实他们认识的场合我也在,成就如此佳话也感意外,这证明了爱情没有年龄的界限;另一个就是,英国查尔斯王子和卡米拉笑到了最后,34年的爱情长跑同样让我感动,爱情与美貌、地位无关。

  泸沽湖是个信奉真爱无敌的地方,是让我们同行者从此相信了爱情的地方,摩梭人的爱情正是因为没有附加太多的条件因而美丽纯洁。但这种“走婚”制度能否继续延续下去却无法预料,毕竟,社会发展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责编:西寻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