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红楼一梦》第二集 追梦红楼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4月30日 10:03 来源:CCTV.com

解说:1977年,曾经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轰动香江的越剧电影《红楼梦》在香港重映,虽然时隔十五年,但仍然有无数的香港人涌进影院去回味这部经典,然而对于同为看客的导演李翰祥来说,从这次观影经历中收获到,远非重温旧梦那么简单,因为此时的他也正在构思一部属于自己的《金玉良缘红楼梦》,

解说:李翰祥,辽宁锦州人,曾在北京国立艺专修习西洋画,到了香港后,他辗转于各个影业公司,做过美工,当过演员,后来成为了导演,1954年因执导影片《雪里红》一举成名,此后他又自编自导过很多取材于中国古典小说、野史故事的古装影片(照片出字幕:《貂蝉》、《江山美人》、《杨贵妃》、《梁山伯与祝英台》、《缇萦》)痴迷于古典体裁的李翰祥自小熟读《红楼梦》,这也是他从影以来一直梦想搬上银幕的题材。

夏祖辉(李翰祥副导演):

拍《红楼梦》他在,我们在台湾也聊过,这是他的一个梦想,因为《红楼梦》这个东西是中国四大文学名著之一。

何思颖(香港电影资料馆):

在他回忆里边也讲过,早在60初期他就也想拍《红楼梦》,然后后来好象在70年代初期也想再拍一次,一直都拍不成,他一直有心要拍这个故事。

解说:早在1962年,香港邵氏兄弟影业公司就曾经拍摄过一部由袁秋枫导演,著名女星乐蒂主演的电影《红楼梦》,当时也在邵氏公司,并且已经功成名就的李翰祥没能获得执导此片的机会,此后,他离开邵氏,到台湾组建了自己的“国联”公司。

李翰祥给台湾带去了先进的电影制度和拍摄理念,改变了台湾电影的发展历程,自己却因为不善经营导致财务危机和公司倒闭,几番沉浮之间,拍摄《红楼梦》的夙愿也被束之高阁,十多年后,李翰祥重返香港,仍然获得了邵逸夫的重视,重新成为邵氏公司的签约导演,而拍摄《红楼梦》的机会也在不经意间到来。

何思颖:

这个金玉良缘《红楼梦》也是很奇怪的,因为在70年代中期的时候,金汉以前也是邵氏一个明星,跟他的太太凌波那更是一个大明星,也是在邵氏走红的,他们要在台湾拍《新红楼梦》。我想邵氏公司跟邵逸夫觉得这个《红楼梦》这个故事不能让人家拍,我自己拍,他大概觉得李翰祥来拍《红楼梦》是最适合的,所以他跟李翰祥讲,你跟朱牧准备的《红楼梦》不能拍,要到邵氏来拍。

解说:朱牧是李翰祥的老朋友,也是港台电影界一位资深的电影人。他和伙伴黄卓汉,早有拍摄电影《红楼梦》的计划,而在他们心中,李翰祥是可以执导这部影片的唯一人选,可是,李翰祥身为邵氏公司的签约导演,按合约不能再为邵氏之外的其他机构拍片,朱牧再三考虑,索性把已经完成的筹备工作都交给了李翰祥。现在,如何改编这部名著成为困扰李翰祥的问题

夏祖辉:

《红楼梦》这个东西是中国四大文学名著之一,它跟其他三大名著不太一样就是说,他是讲才子佳人这种,但是把中间一段东西拿出来,抽出来,很难,比较单调,要拍《红楼梦》要讲一个很完整的故事,把男女主角他们一生的缠绵,造成的大悲剧,那么这个东西,要想在两个小时之内表达出来的话,其实在技术上有很大的困难,但是唯一有可能性就是通过戏曲,戏曲可以演四个钟头,电影不流行上下集的,怎么办呢,要拍《红楼梦》还是要从戏曲角度去看。

解说:这时,重新上映的越剧电影《红楼梦》成为李翰祥可以借鉴的蓝本。

何思颖:

他在回忆录也提过非常喜欢越剧的表演,听说他要把越剧《红楼梦》做了录音带,而且在拍他的《红楼梦》的时候,就把越剧《红楼梦》的片段剪下来,给他的演员看。

夏祖辉:

但是刚才我讲那个太长,而且就算它拍成电影,也好象很长很长,而且还有一个缺陷在哪里呢,它舞台味太浓,所谓舞台味太浓就是它把一段戏很长很长的,这段戏,因为我们戏剧来讲一场戏就是一个时间一个空间,一场戏唱十分钟,十分钟如果我们用电影表达,可能说好几年的事情,对不对,所以要想把戏剧的东西完全改成这个电影,那个东西只能做参考,不可能原版抄过来。

解说:李翰祥最终确定《金玉良缘红楼梦》仍沿用他自己开创的黄梅调电影的形式,为了适应新的时代,他们在原有的戏曲音乐中又加入了流行元素,但是香港却没有合适的乐团来录制这些音乐。

筹备工作就这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然而,在确定扮演林黛玉和贾宝玉的人选上,李翰祥和邵氏公司仍然举棋未定。

夏祖辉:

你知道我们在港台那个时候,讲古装戏反串最得观众人缘的就是凌波小姐,因为她这个一片,对她来讲不作第二人讲,那时候邵氏也想过,因为她那时候也到台湾去了,不属于邵氏,可能讲是不是把她招回来,那时候他就没答应这个事,他们在台湾,他们也想筹备一个《红楼梦》。

岳华:

当初有过一个设想,就是想把恬妞找来反串演贾宝玉,林青霞演林黛玉有过这个设想,后来大概很多条件不成熟啊,就变成现在的这个。

解说:在1976年的一个酒会上,邵逸夫和夫人方逸华见到了清丽可人的台湾影星林青霞,双方达成了一个口头协议,请林青霞为邵氏拍摄一部影片,但至于拍什么却没有确定。当时的林青霞也许根本没有想过,在将来的这部影片中,自己会扮演一个男人。

何思颖:

林青霞扮演的宝玉
我觉得李翰祥其实是很有眼光的,早在1977年就看出这么一个玉女明星林青霞适合演男子,有男子的气势在里边,另一方面张艾嘉没有那么好,因为她是一个个性很强的演员,我们在以后看她70年代,80年代的作品的话,其实都不适合演林黛玉的。但是有趣的故事是说,因为一开始的时候,他跟邵逸夫讲的时候,是想说林青霞演林黛玉,张艾嘉演贾宝玉的。

何思颖:

照我们知道,他就是说因为林青霞比张艾嘉高,他就觉得没道理说贾宝玉比林黛玉高的,但是另外一点我觉得他那个眼光,他就看得出林青霞就有那种男子的气概。

米雪:

我拍戏的时候看她扮男装,我好象也爱上了她,她男装真的很好看,她演那个角色很配合,不管是脸上的表情,跟她走路,还有是李导演教她走路的时候,很有一套,到现在我还是有那个印象在,那个栏杆,一条走廊教他走过来,这样子,很活泼的,非常好看。

解说:女星凌波凭着在李翰祥影片中的反串角色一炮而红,人们也第一次在李翰祥的影片中看到大侠狄龙也可以扮演忧郁的皇帝,李翰祥向来善于发现演员潜藏的特质。

米雪:

《金玉良缘红楼梦》片断
我那个角色因为我那个时候很年轻,让我演一个很成熟的,一个薛宝钗很懂事的,很为他人着想的角色,那时候比较困难一点,我记得因为导演有些时候,因为我有两颗龅牙,好象很开心的,不笑还在笑的印象,所以导演就说你嘴巴合起来一点点,我怎么就,就要这样子给我广东话叫…给我改一改。

何思颖:

我觉得他要把这两个林黛玉跟薛宝钗在我们很熟的,都是很,或者很柔弱,或者很内向的女性,给她们一点某种强的气质在里边,所以他会把一个很外向很有力量的张艾嘉去演林黛玉,也专演女侠的米雪去演薛宝钗。这个我觉得他是有一种他个人对女性的一种看法,因为我们看李翰祥导演他都特别喜欢个性强的女性角色,或者武则天,或者西太后。

解说:为了赶在也在拍摄《新红楼梦》的金汉凌波之前,李翰祥加快了拍摄速度,港台两地两部红楼影片形成对垒之势,有趣的是,《新红楼梦》的主演,从饰演宝玉的凌波、到扮演宝钗的李菁几乎都是从前香港邵氏的大明星,而在李翰祥的《金玉良缘红楼梦》里的主角,却多是来自台港两地的新面孔。

米雪:

我那个时候还是刚出来拍了几部电影,然后就在电视台拍射雕英雄传,导演看了就满喜欢我那种,而且他说我不用演得这么活泼,但是比较灵的一个人,我就接了这个戏。我真的梦寐以求的一个电影,因为大家都认识这个剧本,还有就是跟林青霞还有张艾嘉还有大导演,所以这是我的荣幸。

何思颖:

张艾嘉扮演的黛玉
李翰祥的《红楼梦》好在青春的气势,因为很受当时一部外语片的影响,叫《殉情记》,是英语的电影,是一个意大利导演拍的根据莎士比亚罗米欧与朱丽叶改编的一部电影,在香港70年代初期非常的卖座,年轻观众非常喜欢,李翰祥自己非常喜欢,也跟大家讲过他拍《红楼梦》的时候,就想用同样的一个方向,把古典的,大家所熟悉的故事用一个新的,青春的味道来拍这部电影,所以他故意请了贾宝玉,是请了林青霞来演,林黛玉是张艾嘉来演。

解说:1977年,李翰祥在邵氏公司巨大的摄影棚内建起了他梦想中的荣国府和大观园,虽然在并不开阔的香港拍电影总会受到场地的限制,然而李翰祥却有办法制造一出视觉上的盛宴。

岳华:

他很会利用轨道,把镜头接起来,就好象那个布景很大很大,比如在这个场里边拍一个轨道,拉轨的景,接到下一个布景里边再用这种方式过去的话,接起来就好象那个镜头一直没断,布景非常大,走长廊的话,走了很久很久还没有走完,因为香港没有这种地方去拍,不像颐和园什么地方,他就可以把它接成这个效果。

夏祖辉:

这方面老实讲,他是所有港台的导演没有他有这么聪明,而且他可以利用一种什么呢,他按日本那边,得来的经验,用透视,你看那个,如果你看这个(瀛台泣血)坐这个船到了灵台,瀛台你知道多大吗,在湖里看见远处,有几盏灯,我们哪里去搭这个水池子,到棚里头搭的,整个注满水,前面灵台做个模型,然后拍这个的时候,打的灯光,弄上雾水,弄的非常好,这全是人工做的,今天国内所有布置全是真的,而且那么大,当初全部是用很小很小的,这方面这是很宝贵的摄影棚的技术。

解说:学美术出身的李翰祥又是名博学多闻的学者,他利用自己的学识和智慧,李翰祥对所有诉诸于视觉的服装、置景、道具都进行了考究的设计,于是,一座气派非凡的荣国府,一个洋洋大观的大观园,就这样美轮美奂地呈现在了大家面前。

米雪:

他对那个头饰,服装,都很讲究,我从中我就学到服装跟头饰的那种,那个发型那种梳的技巧,他真的很有研究。

夏祖辉:

李导演本身懂,而且他有很多东西,所以他常常把自己家里东西拿来了,他觉得不理想了,尤其拍这个《红楼梦》的时候,有很多地方,这个怡红院,或者是这个林黛玉叫什么,他房里那些东西

何思颖:

李翰祥拍戏很有名的,把他自己收集回来的古董放到电影里去拍,所以看《金玉良缘》他的摄影机会在片场里边到处游走,希望是把那个那种世界,那种辉煌的世界,能够表达出来。但是这也是那个电影的缺点,因为我觉得他所制造出来的荣国府,是太辉煌了一点。

夏祖辉:

他就要这样,事事讲求完美,我不能达到百分之百,我要尽量达到完美。你看他的作品,每一幅作品,每一个镜头都是一幅画,他的东西,他都比较喜欢饱和,他家里他也是不喜欢空,他喜欢把每个空间,并不是很堆砌,通过他的艺术把它变化的很好。

解说:1977年的香港影坛一如往常般热闹,尤其让人瞩目的是,这一年里共有五部以“红楼梦”为题材的影片上映,掀起一片“红楼热潮”。

何思颖:

先不要讲中国人,对任何人来讲,一个好的爱情故事永远有它的吸引力,当然《红楼梦》更加就说是它可以说是在一个,在一个大时代里边的一个小故事,然后里边两个角色非常有趣,比如说贾宝玉,是一个有很多女性的感觉的一个男人,但是他另一方面他也是对封建社会有一种叛逆的,比如他对功名的这种看法,两部电影都把他对,要取得功名,考试考到好的这种中国人的理想他都不喜欢,很大程度他有点像是说我们所谓的艺术家的脾气,这种角色是对观众来讲或者对读者来讲,有吸引力的。

《金玉良缘红楼梦》片断
解说:然而五部影片的制作水平良莠不齐,其中仍以《金玉良缘红楼梦》和《新红楼梦》得到的好评最多。《金玉良缘红楼梦》在香港的票房远远胜过了《新红楼梦》,而在台湾,却由于金汉以策略控告《金玉良缘红楼梦》的违规,使得这部电影未能正常上映,不过,在来年的第15届金马奖上,《金玉良缘红楼梦》仍然绝佳的视觉效果,获得了最佳剧情片美术设计奖,以及第24届亚洲影展最佳服装及最佳美术设计奖,然而在这些奖项中,却没有一座奖杯是属于导演的。

夏祖辉:

《红楼梦》当初为了要赶着上戏,所以他还觉得很遗憾,不是完全能达到他的意愿。

何思颖:

他有点把那个《红楼梦》当那个历史宫廷片来拍,反而觉得就没有那个原作《红楼梦》那种优雅的味道,比如说你进去林黛玉的房间里边,林黛玉是一个,应该是很优雅的一个人物,林黛玉在他的电影里边的反正就没有那个感觉,李汉祥很喜欢拍女性,但是他拍的女性,林黛玉这么一个幽怨,很小楚楚可怜的女角色他就拍不出来,所以我觉得金玉良缘《红楼梦》绝对不算是李汉祥最好的电影。

李翰祥导演在指导演员
解说:1977年上映的《金玉良缘红楼梦》是李翰祥最后一部黄梅调电影,这时,香港传统电影也已经走到尽头,几年后,李翰祥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北京,在这里迎来了他新的创作高峰。此时沉静在自己最爱的历史宫闱片中李翰祥也许没有想到,在《金玉良缘红楼梦》完成十年以后,在他热爱的北京,另一位电影导演将对《红楼梦》这部著作开始一场更为艰苦的挑战。

责编:阿布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