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百年饭店》第二集 历史中的航船———浦江饭店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9月29日 10:03 来源:CCTV.com

  到上海先看见黄浦江的舒展,然后就融入外滩的喧闹繁华。等数过外白渡桥的层层钢筋,一座灰色的庞然大物就伫立在您面前。厚重的躯体,直直地插入黄浦江和苏州河的交汇之处,外滩上那些被岁月褪色的哥特和巴洛克建筑的倒影就被划开了。

  1856年,在苏州河上建立起了第一座巨型的木桥----威尔斯桥,也就是后来的外白渡桥。这仍显简陋的木桥连接起了黄浦江的两岸。英国退役的船长理查凭着商人的敏感在外滩的对岸以非常便宜的价格买下了一块土地。这当然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当时的的黄浦江对岸大部分还只是渔民们晒网的荒地。

  上海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副教授 刘耿大


  在苏州河的北岸和黄埔江一个叫外红交的地块上面,有一块荒地,是供这个渔民晒网用的,这块地给英国人理查看中了,他于1857年,以每亩地一千五百文钱的年租,把这块地买下来,当时的这个租这个地是一个永久性的租赁,所以说是买这块地的。

  但是理查并没有能够筹到足够的钱来建设他所喜欢的饭店。仅仅一年之后,曾经身为船长的理查把土地卖给了另一位船长,这笔生意的成功似乎决定了这所饭店的命运,从19世纪中到20世纪初,它的几位主人都是船长出身。很快,一座酷似航船的饭店矗立在了外白渡桥的对岸。

  上海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副教授 刘耿大

  这样呢在1860年,在这个地块上面就建成一桩二层楼的外廊式的建筑,是一个西式饭店,饭店的名称呢由原来的(Richard),更名为(Astor),它的中文名称仍然叫做理查饭店,是这样的,建成了理查饭店是1860年以后,经过了1903年,1910年的两次改扩建,特别是1910年竣工的第二次的改扩建,是建成了一座就是今天保留到今天浦江饭店六层楼的高,是具有了英国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维多利亚巴洛克建筑。

  这些曾经当过船长的饭店经理们上岸之后也依然改变不了自己的习性。即便在今天,我们依然能够在这家历经百年的老饭店里发现船舱的痕迹。走廊上的油漆酷似轮船上通向客舱的通道,而位于饭店三层的中厅来得更加纯粹,完全就是客舱的结构。甚至普通的客房都被饭店的经理们称为统舱。

  时间的流逝总是能给这些老饭店留下些传奇的色彩,而留下更多的是这座完美精致的建筑。到了20世纪初,上海的老克拉和小开们喜欢在浦江饭店里度过他们的一个又一个的夜晚。最吸引他们的就是这座豪华的孔雀厅。切入peter的脚步。

  自由撰稿人 彼得


  走进这个舞厅可以但到地板,大理石柱子,等等,在上海有很多,但是保持下来的不多,看看这个这个舞厅最大的特点就是 玻璃,天花板,吊灯等等,月光的设计,柔光的设计,当时没有空调,通过其他方式让宾客们保持凉爽。


孔雀厅

  解说:孔雀厅很快就成为上海乃至整个远东地区最具盛名的巴洛克式舞厅,汉白玉的罗马立柱与楼上包厢的扶栏上,满是精致的浮雕,当阳光透过花玻璃制成的屋顶洒落,整个大厅如孔雀开屏一般五彩斑斓。

  解说:1882年7月26日,浦江饭店的花园里熙熙攘攘地来了不少人,这一天晚上,上海电光公司要在这里试燃电灯。当夜,拥挤的人群如潮水般将浦江饭店的花园围的水泄不通。当2000瓦的护光灯被点亮后,整个花园都被照得如同白昼。申报的报道里称它为“奇异的自来月”。

  上海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副教授 刘耿大

  在上海全市这个首批试灯的是有15盏2000瓦的叫护光灯,理查饭店它的花园里面就点亮了七盏灯,当天晚上在上海的一些地区,上海的市民呢争相观灯,整个上海呢如同白昼,奇光异彩的,理查饭店就是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时期呢,成为了就是给上海人民带来的光明的使者,是扮演这样一个角色。

  解说:这点亮的电灯给当时的饭店经理莫顿船长带来了灵感,从那一年开始,他试图把所有新鲜时髦的东西都带到浦江饭店里来。果然,1901年,浦江饭店又成为上海最早使用自动电话的单位之一。浦江饭店的号码是二零零。

  上海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副教授 刘耿大

  在第一批放号的26个单位当中呢,理查饭店拿到了200号这个最简便的号码,也使我们联想出今天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涉外的一些宾馆,他们往往是电话的尾数是888,999,这也反映了就是这些饭店在这个城市里面的一个窗口效应和便利顾客的一种优越性。当时理查饭店能拿到200号,当时整个社会的氛围吧,对饭店看的还是有一定地位的,另外考虑它行业的特殊性,它是一个窗口行业,所以要给客人一定的方便,所以这个号码是比较易记的,比较方便的。在1910年理查饭店在每个房间里面都配备了单独的一架电话,从世界发展的历史上来看呢,是最早的这个在单独的配备,客房里面配备电话的,应该是美国旅馆联合之父斯达特勒,这是在1908年他首创的,过了两年以后,1910年理查饭店同样做到了这一点。


  解说:电话和电灯似乎还不能让这位时髦的饭店经理满足,他又迫不及待地为自己的客房配上了卫生间。甚至还有24小时的热水。这在当时的上海,已经是一种相当奢华的生活和服务了。浦江饭店很快成为远东地区最为豪华舒适的大饭店。

  自由撰稿人Peter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一个巨大的经济危机之后,不少有一些?来到上海工作。在1914年到1920年之间,在上海的美国人一下子增加了一倍,达到了三千多人许多美国人第一次来上海他们都会选择住在这里。20世纪,那些在中国发展的西方饭店提供了非常舒适的生活在这个特许的地方,所以引进那些外国的生活方式是非常流行的,你住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却感觉像住在了外国,他们以纽约或者伦敦的方式提供你不同的食物,服务,等等。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容纳着新旧文化的更迭,中西文明的碰撞。它自己也已经逐渐演变成世界第五大城市。由于它沿海的地理位置,不少西方人来到亚洲,都要在上海停留。浦江饭店在这个时期也迎来了更多的客人。饭店至今还保留着这些曾经驻足这里的宾客们的照片。美国的第18任总统格兰特。英国的哲学家罗素,喜剧大师卓别林。

  1922年,浦江饭店迎来了著名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当时的爱因斯坦和夫人是在去日本讲学路上,经过了上海,他没想到,他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就给他带来了好运。

  中科院 研究员 戴念祖


  爱因斯坦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学奖,在之前将近10年的时间,每一年都说有他,广播都广播他,但是最后都没有他,所以他根本都不放在心上,新闻是真是假难以琢磨,但是到了上海一出码头,上了码头以后,人家瑞典的驻上海的总领事在那儿接他,正式通知他,你获得了192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这时候他心里才很高兴,而且迎接他的人有日本的,有犹太的,还有中国的科学家,大家为他欢呼,庆贺,所以这一点给他印象非常深。

  解说:当天晚上,爱因斯坦住在了浦江饭店的304号房间。巨大的喜悦让他彻夜难眠,也第一次使他和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中科院 研究员 戴念祖

  所以他一直,这一段中国的文化情感,他看到中国人是很善良,在后来他自己记的日记当中,给上海的印象,写的这么几件事情,他认为当时的上海,是这个欧洲人在那里作威作福,中国人是非常的贫困,是苦难,从这个看的路边上很多工人穿着褴褛的衣服,每天在为了五分钱在敲打石子,就是铺马路用的石头子,他觉得心里很难过,他说这样的民族,这么勤劳,这么善良,他把中国民族的性格跟印度做比较,他说中国人比印度人更善良更乐观,更吃苦,更能忍耐,所以我很可以理解近年发生在中国的这个历史事件,就是指当时的五四运动,这一切都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

  日本之行之后,爱因斯坦在1923年的元旦第二次来到了上海。这一次他是专程回来看望这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城市,并且到中国来传播他的相对论。爱因斯坦的到来,在上海知识界掀起了一股相对论的热潮。这个东方的古老国度也从此一直让他牵挂。15年之后,日本入侵中国,爱因斯坦仍然不能够忘记他在中国所见到的那些穷苦善良的百姓。1938年,他在美国和罗斯福总统的长子一起发起了捐助中国委员会,从2000多个城镇募捐所得到的善款最后被转交给国民党政府。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上海不但迎来了爱因斯坦也迎来了更多的世界名人,卓别林,罗素都曾经先后在浦江饭店下榻。

  中科院 研究员 戴念祖

  上海有很多名人到上海,很多人住在这个浦江饭店,不仅是爱因斯坦了,大的艺术家卓别林,大的哲学家罗素,这些大科学家,大艺术家,大文化家,来到上海曾经来到上海,就变了上海的一个历史上的文化积淀,这个积淀呢经过时代的这个振荡,经过时代的搅拌,甚至于浮腾,然后升华,就会成为一杯清澈透亮而且是醇香浓厚的甘甜玉液,这样的玉液呢,也就像上海这么多名人,像浦江饭店这么多名人住在那里一样,这样沉淀下来的东西,今天我们要好好的爱好它,年年去品位它,它才会发出那样的久久的浓浓的这样芳香的气息。

  解说:也许是浦江饭店的历任经理多是船长的缘故。这家饭店的历史总是带有一些传奇色彩。 而每一位出入这里的客人,也都在为着这个传奇抹上浓重的色彩。1917年,一艘远洋邮轮停靠在上海码头,一位叫做鲍威尔的美国年轻小伙子下船之后,迫不及待地冲入浦江饭店的308房间。米勒先生早早地等在那里。不久,就是在这间房间里,鲍威尔协助密勒创办了20世纪上海最有影响力的报纸《密勒氏评论报》。

  上海档案馆 研究员 邢建榕


  他到上海来呢,主要是为了创办这个,为了是评论报,当时在为了是评论报在筹办过程当中呢,这个老板就叫“密勒”,是以他的名字命名这个报纸的,是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系毕业的,这个密勒呢也是密苏里大学新闻系毕业的,所以他们是校友,所以他想请一位这个校友来帮助他创办这个报纸,那么鲍威尔到了上海以后呢,他就住到了理查饭店,所以他对这个理查饭店有过比较详细的描写,也比较有好感。

  早在密勒氏评论报诞生之前,密勒就住在浦江饭店,为报纸的筹备独自奔波运作。他刚刚摆脱同行施加的压力,努力克服资金、设备等重重困难,鲍威尔的到来使得报纸诞生的前景开始有些明朗起来。在浦江饭店的这间客房里,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筹备,一份在中国延续了36年历史的《密勒氏评论报》,就在浦江饭店的客房里诞生了。

  上海档案馆 研究员 邢建榕

  创办这个报纸呢,也碰到了很多的困难,主要是原来这个答应投资的一些外国人,原来这些报纸的这些负责人呀,他们就撤资了,所以一下子呢,密伦评论报的创办人,就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后来他们也是在其他地方想了许多办法,包括拉赞助呀,解决了一些资金问题,特别是他办报,他得有一个办报的宗旨,原来有一些投资呀,他要考虑投资人的立场,考虑投资人的想法,如果现在投资人撤资的话,他反而可以放开手脚来办他自己的报纸。

  鲍威尔在后来的回忆中提到,那时,我刚从密苏里大学新闻系毕业,是在老师的引荐下前往中国担任密勒的助手。由于是新手,工作时有很多方面都要向密勒先生请教。我曾经问密勒先生,报纸上应该刊登什么样的内容。密勒回答他说:我们想登什么就登什么。

  上海档案馆 研究员 邢建榕

  就是密勒有一句名言,就是说“他妈的,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谁也不要干预”,就是这个意思,有了这个话以后呢,就是成为他们办报的一个宗旨,实际上就成为他们办报的一个方针了,后来这个密伦的评论报呢,就是根据这样一句这样的粗话来办他们报纸,所以就形成他们报纸比较自由的风格。既可以登比较左一点的内容,也可以登比较中性的,又可以登比较右一点的,只要他们觉得好看,所以后来密伦评论报能够发表那个爱得加斯洛的那个“毛泽东访问记”也是基于这个报办方针,否则上海的报纸谁也不敢登,斯洛到延安访问毛泽东这些报道。

  1936年,埃德加·斯诺前往陕北延安调查采访。他将在延安的所见所闻写成报告,在《密勒氏评论报》上连载。这是第一次在中国主流英文媒体上,介绍了毛泽东,中国红军和中国西北地区的生活风貌。在上海引起了巨大的震动。第二年,在这篇连载报告的基础上编写的《红星照耀中国》也就是后来的《西行漫记》在伦敦出版,并很快被译为近20种文字,在世界各地畅销。

  解说: 浦江饭店的传奇还远远没有结束。1932年1月25日,浦江饭店又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曾经为孙中山、张学良、蒋介石担任私人顾问的澳大利亚人端纳。这位曾经担任过《德臣报》编辑和英国《泰晤士报》记者的澳洲人,自从1903年来到中国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澳大利亚,妻子称他是“嫁给中国的人”。

  上海档案馆 研究员 邢建榕

  他担任过蒋介石的顾问,他最早是孙中山的顾问,后来又担任蒋介石,担任张学良的顾问,他在民国时期是非常有名的,是被称为中国的第一顾问,也是蒋介石身边的大红人,他在蒋介石身边比较信得过他,所以他在这个上海在外侨当中也是很有威信的。

  端纳常年奔走于中国的政要人物之间,参与了很多重大的历史事件。他曾经说服段祺瑞政府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对德宣战。甚至在以后的“西安事变”期间,接受宋美龄的委托,飞往战火硝烟的西安,劝说张学良、杨虎城释放蒋介石。这一次,他接受了上海市市长吴铁成的委托,到上海尽可能地阻止日本人对上海的进攻。

  九一八事变后,中国民间的反日情绪高涨。日本方面也声称将采取自卫手段保护日侨在华利益。1932年1月18日下午四时,天崎启升等五名日本僧人 在毗邻上海公共租界东区(杨树浦)的华界马玉山路的三友实业社外被殴打,一人死亡,一人重伤。1月20日,50名日侨青年同志会成员放火焚烧了三友实业社,回到租界后又砍死砍伤三名工部局华人巡捕。当天,1200名日本侨民在文监师路(塘沽路)日本居留民团集会,并沿北四川路游行,前往该路北端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要求日本海军陆战队出面干涉。途中走到靠近虬江路时,开始骚乱,袭击华人商店。 经过这一系列的冲突流血事件,上海的形势日益紧张起来。日本从海陆两方面紧急调来了大量的军舰、飞机、铁甲车和军队。战争一触即发,上海市市长吴铁成已经闻到了战争和死亡的气味,他把希望放在了端纳的身上。

  上海档案馆 研究员 邢建榕

  他到南京的时候呢,就是128事变前后呀,他在南京,当时这个上海市长叫吴铁成呢,希望跟日本人进行调停,他需要一个调解人,跟日本人进行调解,他想到最好的调解人就是是一个外国人,他觉得外国人讲话呢,日本人比较能够接受,中国人直接跟日本人进行谈判呢,他觉得也是可能好像要发生一些误会,发生一些冲撞的,他在南京就把端纳请到上海来,作为中国人和日本人调解的中介者,这个端纳回到上海以后呢,就住在这个理查饭店,128事变以后,端纳就作为中日双方的调解人呢,两方面进行奔波,多次进行调停,在端纳的斡旋下呢,中日双方就达成了这个停火协定。


外白渡桥

  从地理位置上,礼查饭店正处在从苏州河北岸通向南岸外滩的交通路口,过了外白渡桥就是领馆区。1月25日,端纳赶到上海后,立即奔走于英国、美国、法国等驻沪领事馆之间,联合这几家总领事出面干涉,向日本政府施加压力,争取尽快平息事态。这时的国民党主力部队离上海很远,沪宁间只有十九路军。在这种危机的情况下,端纳劝说了吴铁城暂时关闭了一些抵制日货的组织,与日本人暂时取得妥协。1月28日中午,抵制日货的团体暂时解散。下午,中国政府和英美等国的政府官员兴高采烈的到日本总领事官做客,日本的外交官亲口说道:不会打仗了。

  但是这一次端纳的策略失败了。1月28日深夜23时30分,日军海军陆战队2300人在坦克掩护下,沿北四川路西侧的每一条支路:靶子路、虬江路、横浜路等等,向西占领淞沪铁路防线,在天通庵车站遇到中国驻军十九路军的坚决抵抗。一二八事变爆发。不多久,礼查饭店靠近外白渡桥的一侧窗外,已涌来了成群逃难的难民,人们扶老携幼,扛着简单的行李挤上外白渡桥,去英租界躲避战火。

  这时的端纳在礼查饭店收到了张学良的一封紧急电报,催促他尽快离开,回到张学良的身边继续担任他的私人顾问。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考虑,这位和战事根本就不太相干的外国人选择了留下,他继续在各领事馆间奔走,周旋,争取任何一线和平的希望。1932年5月5日,中日终于在英、美、法、意各国调停之下签署《淞沪停战协定》。在最后的签订停战协议的领事团会议上,为了表达对日本出尔反尔的愤慨,端纳在发言中将日本人的战争企图比作了意大利的空心粉。

  上海档案馆 研究员 邢建榕

  端纳就是说,把日本人比喻为意大利的通心粉,这个大家都是哄堂大笑的,日本人当时也不理解,日本人也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实际上这个通心粉意思就是,空想,就像空心粉一样的,空的,是一个梦想,也可能指的就是日本侵略中国的这个事情是不可能实现的。


  从浦江饭店向外眺望,脚下潺潺的苏州河和远处奔来的黄浦江,汇聚在一起,彼此融合,如同近两个世纪来在这片土地上碰撞的各种文化一样。江水滔滔,日夜奔腾,洗去了时间中的尘事容颜。浦江饭店仍然像一艘古老的快船,带着一个城市的传奇故事,航行在奔腾不息的历史记忆里。

责编:李菁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