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将军与孤女(三)美穗子探亲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2月16日 11:41 来源:CCTV.com

  字幕:这个故事不仅具有真实性,而且很完满、很传奇。

  解说:2005年8月24日 曾在战火中被聂荣臻元帅救养的日本孤女美穗子第六次来到中国。在中日友协的会见厅,美穗子与中国姐姐聂力,时隔三年后又一次见面。


2005年美穗子和聂力见面

  解说:由于身体的原因,这也许是69岁的美穗子最后一次中国之行了。但是,“将军救孤女”这个故事,在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依然那样意味深长。

  解说:1980年的6月份,日本小姑娘“兴子”找到了,住在宫崎县都城市的美穗子就是被聂帅曾经救养的小女孩。四十年前将军救孤的故事得以延续。

  同期:吴瑞钧


  1980年6月12号聂荣臻元还帅会见了中方的记者,把这件事向大家进行了通报,同时决定由中日友协,来接待美穗子访华,因为当时聂荣臻元帅主要觉得,这件事情对增进中日友好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所以还是由中日友协来邀请来接待美穗子访华比较好。

  解说:6月24日,中国驻日使馆正式接到请帖,邀请美穗子一家访华。出发的日期就定在了7月10日。时任中日友协翻译的吴瑞钧,全程陪同了美穗子访华。

  同期:吴瑞钧


美穗子一家

  为了要接待美穗子,当然我们也做了一些准备,准备嘛,首先就是欢迎美穗子一家,美穗子夫妇,还有她三个女儿,另外她还要求她的堂兄也来,因为美穗子被接回日本以后呢,也是受了很多苦,和她祖母一起生活,后来也得到她的伯父伯母的很多照顾,从小和她堂兄一起长大,她堂兄在都城市政府里头工作,是负责农业工作的,所以她就提出来,让她堂兄也一块来,替她这次到中国来访问壮点胆,我们也都答应了。

  解说:除了美穗子一家,大批的日本记者也要求跟随拍摄。

  同期:吴瑞钧

  1980年,刚刚改革开放不久,那时候还觉得,我们在迎接外国元首的时候,外国元首的随行记者也没有几个,所以这件事情不宜礼仪太高,是不是最多的话,日方来记者来两个,来两个。后来根本就不行,日方记者要求来访的非常强烈,除了《读卖新闻》,因为《读卖新闻》在寻找美穗子的过程中间应该是作出了贡献,除了《读卖新闻》要来以外,我记得还有日本富士电视台,电视台要来,还有就是当地的新闻界宫崎县的新闻界也要求来,最后一直增加增加,到了7个。

  解说:中方要求采访拍摄的记者也不少。时任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摄影师的庄唯和赵凯,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拍摄的纪录电影最后被定名为《美穗子探亲》。

  同期:赵凯


新影摄影师赵凯

  当时我们接受这个片子以后,也学了一些(资料)。从美穗子下飞机,那个时代,因为美穗子这件事情事前也作了些宣传,所以很多报社记者都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机场就有很多记者。

  解说:1980年7月10日晚上,美穗子和她的家人一行六人,乘坐中国民航的班机,从长崎到达了北京。欢迎他们的是大批的新闻记者,照明灯、以及照相机的闪光灯。在人群的簇拥下,美穗子来到了机场贵宾室,见到了聂帅的女儿聂力。

  同期:美穗子


  当我看到聂力,知道聂力就是聂荣臻将军的女儿的时候,激动的一下把她紧紧抱住,流出了眼泪。

  同期:聂力

  当初决定让我和周秘书去迎接他们。那么当初1980年,我们这个思想不开放,我和他在机场旁边见到《朝日新闻》的记者,我们都躲的远远的,当初就不敢接触,尤其我们又是军人。要接触日本人,其他的外国记者,心里就挺拘束,所以他们站在一旁,我们站在一旁,就不敢去和他们交谈。当初有一个记者说,你是不是来接日本小姑娘的,我说是,就完了,就走了,都没有和他这种,友好的气氛谈。

  解说:大批的中日记者混杂在一起,共同见证这个中日友好的事件。当时也在机场拍摄的赵凯,还清楚的记得和一位日本记者之间的友好接触。

  同期:赵凯

  有一个年轻的摄影记者,大高个,有1米八这样,二十多岁,很潇洒很帅,好像好多次我们两个的角度都在一起,当然我很瘦弱,他还很有意识的让我站在他的前面,就是说很友好,那么我的体会就是说,大家都是拍这一个片子,尽量把这个片子拍好。我的摄影机是阿来,声音很响的,但是他的是低噪音的,那个时候他的摄影机是很好的,我也表示歉意,我说我的声音都进到你的摄影机里了,他也会意了,没有什么翻译,他好像是表示没有什么关系。


美穗子游长城

  解说:美穗子的中国之行,中方首先安排参观军事博物馆和长城。这张照片就是在爬长城的时候,一位摄影师抓拍的。这张照片也是赵凯保存的唯一一张与美穗子的合影。

  同期:赵凯

  美穗子参观长城的时候,她的丈夫孩子都去了,大家都很高兴,甚至跑上长城。我们摄制组随着拍摄,看到她很兴奋,孩子也很兴奋,当爬了一段长城,有一段大家都累了,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她坐在我的身边,后来我在一个画报上发现,有一位同志在我们休息的时候,给我们拍了张照片,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总还要想起来,当年美穗子探亲的时候,爬长城那种兴奋啊,她们一家那种愉快的情绪。

  解说:对美穗子来说,此次中国之行她最大愿望就是见到聂帅,当面向他感谢救命之恩。这次见面被安排在了7月14日,地点是在人民大会堂的新疆厅。

  同期:美穗子


  见面的前一天晚上,我的心情非常紧张,不知怎么感谢才好。第二天见到聂将军,觉得与在日本时,从照片上所看到的严肃形象完全不同。他身材高大,非常温和,不由得使我产生了错觉,好像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同期:吴瑞钧

  那天美穗子很激动,晚上都没睡着觉,她告诉我晚上都没睡着觉,而且她嗓子都非常沙哑了,从她在日本准备,决定要访问中国,后来到中国来,一直是每天都生活在被记者包围的环境之下,她嗓子都很沙哑了,都没睡着觉。头天晚上吃饭也吃的很少,第二天早上很早就起来了,穿上她非常漂亮的衣服,这次为访问中国特意做的,要见聂帅的蓝色的连衣裙,她最漂亮的衣服,早早就在那等着了。

  同期:吴瑞钧


美穗子和聂将军见面

  那天我是做翻译工作,所以我是先走了一步。我没跟美穗子一块来,我是先到人民大会堂,在那等着。等美穗子从会见厅进来的时候,我觉得聂帅当时也很激动,我感觉老人也很激动。他就站了起来,因为我们都叫他坐着,坐着,他就听不进,就站了起来,站起来以后,每穗子就进来了,进来以后,她就头都抬不起来了,他已经泣不成声,头都抬不起来,然后两手紧紧抓着,抱着聂帅的手,头都要靠在聂帅的胸前,哭到在聂帅的怀抱里头了。

  同期:周秘书

  当时美穗子就非常激动,非常激动,看到了聂帅,她拉过了聂帅的手,日本的礼节,就是把自己的额头戳在手上,这是最高的礼节,当时聂主任也在那里,我也在那里,就是场面是很感动的,很动人的,美穗子泣不成声,就说聂帅是自己的再生父母。

  解说:当时在场的记者非常多,所有人都在等待这激动人心的一刻,并把它记录下来。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小插曲。

  同期:吴瑞钧


被记者包围

  都被记者围住了,新华社记者在后面照相,都拍不到这个照片,所以后来他们坐下了,还说不行不行,正式的照片还没拍呢,现在在报纸上见到的照片是第二次拍的照片。后来又重新又把现场整理了一下,请记者们让开,又重新拍了一下。现在拍的那是第二次。

  同期:周秘书

  好像日本大使也参加了。好像叫吉田,日本大使,也邀请他参加了。这个谈话的过程,聂帅主要是突出八路军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对待日本小女孩我们也是本着这样一种认识来处理的,本着这样一种思想来处理的。

  同期:吴瑞钧

  另外聂帅还说:中日两国,一衣带水,应该要世世代代要友好下去,永不兵戎相见。

  解说:知道美穗子要来中国后,聂帅特意请中国著名的画家程十发画了一幅《岁寒三友图》,并亲自在图上题写了“中日友好万古长青”,美穗子也带来了很多礼物。

  同期:赵凯

  她带了很多礼物,有的是她自己的,有的是她的当地的知县那、市里的,让她带着送给聂帅或者是送给我们国家有关单位的,三个女儿,她的丈夫和女儿都是聂帅一起接见的。有激动大家也有高兴的场面,特别是她的小女儿用自己的零用钱,给聂帅买了礼品,这个也挺感人。

  同期:聂力


聂力

  父亲很喜欢她的三个姑娘,尤其是老三,老三来的时候,见他的时候。拿了个绒毛兔子,抱着送给了老人,老人接过来哈哈就笑,回来说这三个孩子也很可爱。


美穗子一家来到了石家庄和井陉煤矿火车站

  解说:与聂帅见面后,7月16日,美穗子一家来到了石家庄和井陉煤矿火车站。

  同期:庄唯


新影摄影师庄唯

  车站不大,就是两间日本式的小房子,里面能放上一张桌子,几把凳子吧,因为是煤矿运输的车站,也不是客运车站,也没有来往的游客什么的旅客什么的,没有这些。她见到这个车站以后,后来从她那了解,她朦朦胧胧还记得当时就这么个环境。她父亲当时办公的地方在什么地方,就简单的有这么个印象。

  同期:美穗子

  我回忆好像火车站的周围有山,车站位置没有变,和四十年前一样。我记得当时来欢迎我的人非常多,到了被救的地方我也很激动。

  解说:离开了石家庄,美穗子又前往杭州、上海,每到一处都受到了热情的接待。

  7月23日美穗子结束了这次中国之行,从上海返回日本。

  同期:赵凯

  离开,到机场要走的时候,这个我去拍的,也是聂力亲自送她,聂力在机场,和我和导演还说了这样一件事,就是她在北京的时候,聂帅还亲自主持了一次家宴,聂力讲,说这次家宴我们就没有邀请记者,就是我们两家,两家的家宴。这个家宴看来还是搞的很亲切,很友好的,感情上还是很沟通的。

  解说:回到日本的美穗子,为了中日两国的友好,从此做出自己不懈的努力。

  同期:美穗子

  我们全家在中国受到那样热情的欢迎,这是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本妇女,我所以受到两国这么多人的关怀,是因为我幼年的奇迹般的经历,得到今天希望日中永远和平友好的两国人民心里上的共鸣。

  解说:1986年5月,1989年的5月,美穗子先后两次随着日中友好代表团访华,来到中国。

  同期:周秘书

  1986年来的时候,聂帅还和他们提议,因为他们来了一个市长,来了一个市长,就和他们提议为了发展中日友好关系,是不是把我家乡,当时四川江津县,现在是属于重庆,江津市,我的家乡和美穗子的家乡宫崎县都城市,两个结为友好城市,他提议,日本方面表示积极考虑,但是这个问题,市长说这个问题提到议会去,才能够决定。所以我个人是完全赞同。后来呢1999年的时候,美穗子到,聂帅百年诞辰,到江津市的时候,后来两个市就签了成为友好城市的协议。

  解说:这之后的2002年的,2003年美穗子又两次来到中国,2005年是她第六次踏上中国的土地。美穗子和中国姐姐聂力见了7次面,其中有一次是在日本。那还是1998年,聂力率全国妇联、妇女代表团到日本,顺道去看望美穗子。这也是聂力第一次去美穗子的家里,为了接待姐姐,美穗子特意把保存了近二十年的聂帅送的那幅《松竹梅》拿了出来。

  同期:聂力

  当初1980年美穗子第一次到中国来的时候,父亲想了半天,送她一个什么纪念的东西,那么有的人说送她一个什么画册,中国的画册。有的说送她一个什么古件的东西。后来秘书同志想了一下,说程十发的画在日本很受欢迎,都知道,因此把家里这幅程十发的《松竹梅》这幅画送给美穗子。这副画两米长,日本的房子没那么高。

  同期:聂力

  美穗子非常高兴,非常高兴。她拿回家以后,日本都城市的博物馆要她交给博物馆存放。她怎么也不肯,她就留在自己家了。留在自己家然后我这次去,到她家访问吧,看望她们的时候,她专门把这副画又挂了出来。平常她不挂,他是非常爱护这幅画,这是无价之宝啊,无价之宝。所以她又把它拿出来挂,反正人家告诉我,她把这房子都加高了。

  同期:美穗子

  聂帅送的那幅画,对我来说是非常珍贵,后来聂力1998年来的时候,送了我一幅刺绣的画,我也一块珍藏了起来。

  解说:珍藏的不仅仅是礼物,还有记忆与感情。在美穗子的心中,永远不会忘记65年前在纷飞的战火中,救她出来的八路军战士,永远不会忘记25年前,在人民大会党与聂帅的见面的那一天。

  同期:美穗子

  65年前如果没有聂帅救我,就没有我的今天,也没有我的孩子的今天。虽然我现在过着平凡的生活,但这也是聂帅富裕我的,我昨天见的杨仲山先生也赋予了我今天。我现在有很多话想说,归结到一句那就是:非常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解说:将军救孤女的故事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一位老人的出现,又让这传奇的往事多了一个圆满的结局。2005年8月24日,美穗子第六次来到自己的第二故乡中国,见到了六十五年前把自己抱出火海的八路军战士,如今已经八十二岁高龄的杨仲山老人.

  同期:杨仲山

  后来我就从挎包里,拿出饼干,实践上就是干饼,那饼弄热了烤干了,嘎巴嘎巴,后来就给美穗子叫她吃点,走不动了就吃点。这个事情到现在已经65年了,整整65年了,1940年8月21日早上五点多钟,这个情况就是这样。我这次来给美穗子带的什么礼物呢?我说带点饼干吧,我说我这回的饼干好吃啊。


美穗子离京

  解说: 2005年8月26日美穗子结束了自己的第六次中国之行,离开北京,飞回日本。

责编:李菁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