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将军与孤女(二)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2月16日 11:15 来源:CCTV.com

  字幕:这个故事不仅具有真实性,而且很完满、很传奇。

  解说:2005年8月25 日,曾在战火中被聂荣臻元帅救养的日本孤女美穗子第六次来到中国,参加了为了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举行的中日友好交流大会。

  解说:在会上,美穗子再次讲述了六十五年前,聂将军战火救孤的那段往事。

  让这件事浮出水面的是一篇发表于1980年5月28日的文章。


《人民日报》登载的《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

  解说:1980年5月28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题为《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通讯。没有想到的是。这篇文章就像一粒石子激起了层层浪花,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更没有想到的是,这篇文章让四十年前的一段往事,最终引出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解说:这张照片拍摄于65年前,1940年8月21日,百团大战期间。战地摄影记者沙飞在拍摄这张照片时说:“这些照片现实可能没有什么作用,也不是完全没用,几十年后发到日本,可能会发生作用。”40年后,历史见证了沙飞的预言。

  同期:吴瑞钧 前中日友协秘书长


吴瑞钧

  1972年中日两国实现了邦交正常化,1978年中日两国又缔结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日两国的关系在各个领域都开始发展,也可以说是处在一种升温的阶段里头。

  同期:吴瑞钧 前中日友协秘书长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大概1980年初,《解放军报》的副社长姚远方同志在翻阅过去战争年代的史料的时候,发现了有三张,在1940年就是在抗日战争烽火年代里头拍摄的珍贵的照片。这三张照片就是当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的聂荣臻元帅,与被八路军在火海中间救出的日本的孤儿,后来并决定把孤儿送回给日本的两个姐妹的照片。


周秘书

  同期:周秘书

  1980年的4月份总政华南的副主任带着姚远方同志,一起来采访聂帅。那时全军开政治工作会议。他们来请示聂帅关于政治工作方面聂帅有什么指示,这样谈完了以后,遥远方同志拿出了那三张照片,问聂帅还记不记得这个事情。

  解说:照片上那个眼神略带忧郁的孩子 ,是一个劫后余生的日本孤女。父母双亡,她和她的一个还处于襁褓之中的幼妹,被八路军战士,从浓烈的战火中抢救了出来,随后,这两个日本孤女,在前线司令部里,成为聂荣臻将军的小客人,得到周到的照料。后来又派使者越过战线,把她们送回日本侵略军独立混成第四旅团的军营。这个故事发生在1940年抗日战争期间。

  同期:姚远方 《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文章作者


姚远方

  因为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但是没有亲身经历的人。真正亲身经历的,真正亲身接见日本小姑娘的只有聂帅,所以做了很多采访工作以后,最后来请示聂帅,所以我去请示聂帅,聂帅和我们都挺熟的。都很平易近人,都和我们谈。

  同期:周秘书

  聂帅当时看了以后说记得啊,这是当时百团大战的时候,从战火里面救出来的,两个日本小女孩,他还记得这个事情。姚远方同志问他:你记不记得这个小女孩叫什么名字?聂帅想了一会,他说我记得她好像叫“兴子”。好像叫兴子。

  解说:照片唤起了聂帅四十年前的回忆。很快,姚远方就完成了一篇通讯《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刊登在了国内的报刊上。

  同期:周秘书

  姚远方同志根据聂帅谈话,另外事前他也写了稿子《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写了这么一篇稿子。后来这个稿子在《解放军报》上面,《解放军画报》上面都发表了。四月份《解放军报》发表了,五月份《解放军画报》上面发表了。那么这件事情当时报纸上做了报道,做了报道以后,引起了中日两方新闻媒体的高度关注。所以这样《读卖新闻》的记者就到国内去找去.

  解说:1980年 5月28日新华社播发了这篇通讯,《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文汇报》和其他一些省市的报纸也都刊载了这篇文章和这张珍贵的历史照片。报道也引起了日本新闻媒体的关注。日本共同社驻北京记者,最先把文章和聂荣臻司令员与日本小姑娘在一起的照片发到日本。5月29日,日本《读卖新闻》用很大版面,突出刊登了这篇文章和照片,题目就是“兴子姐妹,你们在哪里?聂将军四十年后,呼唤丛战火中救出的孤儿”。

  同期:姚远方

  (文章)就是介绍我们军队在打仗的时候,捡了一个小孩子,是日本小孩,我们部队精心护养,保护她,抚养她,后来带回来,带回来以后又把她送回日本,就表现我们军队的国际主义精神。

  解说:“这是四十年以前的事了,我时时在想:两个孤苦伶仃的孤儿,被送回日本军营以后,他们的遭遇会怎样呢?这弱小的生命,能不能在兵荒马乱中幸存下来?战后,她们回到自己的家乡了吗?在中日两国人民关系日益密切的今天,这个想法更加深切。

  两位日本小姑娘,你们现在哪里?那时节,你们一个四岁,一个才几个月,如今都是四十开外的人了。我望着你们童年的照片,在日本地图上寻觅你们的踪影。呵,小姑娘,你现在哪里?”

  解说:在这篇报道中还写到:聂荣臻副委员长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似乎记得那个大孩子名字叫兴子,她们所住的山村是中国河北省井陉县红河漕村。

  同期:吴瑞钧


  5月29日日本《读卖新闻》就转载了姚远方的这篇文章,并且在文章里还强调说四十年来,聂荣臻将军还一直牵挂着这个姑娘。紧接着读卖新闻就开始寻找,寻找这个小姑娘。读卖新闻通过查阅当时的一些历史记载,拜访一些有关人士,很快在6月8日在报纸上又发表文章,说找到了这个日本小姑娘,可是这个日本小姑娘,四十年前的小姑娘,她的名字不叫做兴子,叫做美穗子。

  解说:6月3日,也就是在中国报纸发表《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第六天,文章中说的叫“兴子”的日本小姑娘终于找到了。然而,找到的日本小姑娘并不叫兴子,而是叫美穗子。

  解说:聂荣臻元帅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曾经这样说到:“我问她叫什么名子,她“嗯嗯”的回答着。翻译在旁边说,她说叫‘兴子’。我听这个名字差不多,像日本女孩子的名字,日本的女子很多都叫什么子什么子的。”

  同期:周秘书

  但说后来他们讲,这个日本话里这个“兴子”是死了的意思,她以为聂帅是问她家里怎么样,所以她说“兴子,兴子”。因为战争年代,百团大战,战火非常激烈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做很多的细致的考证,因为现场也没有日语翻译,所以聂帅只有一个印象,就是她的名字可能叫做“兴子”,但是实际上她的名字后来经过日本“读卖新闻”采访以后,知道她的名字叫美穗子。是拿了这个照片去采访的。


  解说:1980年6月8日,《读卖新闻》在显著位置上刊登了文章《我就是兴子》,旁边还附有美穗子的大幅照片。

  同期:吴瑞钧

  找到她时她当时已经44岁了,不叫兴子,叫做美穗子。《读卖新闻》的那篇文章标题是“我就是兴子”。我就是兴子,实际上她的名字叫做美穗子,她现在住在日本宫崎县的都城市,已经有了三个女儿,和她的丈夫开了一家五金店,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

  解说:阔别四十年的日本小姑娘,在37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仅用了六天时间就找到了,这是中日两国人民热心关注中日友谊的结果,也是两国新闻界人士通力合作的结果。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仅《读卖新闻》就接到50多个读者的来信和电话,大部分是提供线索的,其中又多数是曾经在中国正太路驻留过的日本旧军人。

  解说:《读卖新闻》的两位记者,通过查找当时管理井陉煤矿的日本华北交通公司的档案,发现1940年8月21日死亡的井陉煤矿火车站副站长的名字是加藤清利,上面还有他长女的名字叫加藤美穗子,以及她回国后的住址。尽管这个地址是战前的旧地名,并且美穗子已经出嫁了,但是记者们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还是很快就找到了美穗子。


  解说:位于日本九州岛东南端的都城市,是一个仅有几十万人口的小城市,美穗子的家就在都城市城区的南侧,靠近郊外农村的梅北町,谁也没想到会这样快在这偏僻的小城镇找到日本小姑娘的下落。

  同期:吴瑞钧

  为什么就是肯定是这个美穗子呢?有这么一段。日本报社登的,就是美穗子在被送回去的时候,还和她的家人,还和她的伯母说,梨很好吃,还说自己坐在筐子里,有人挑着她。石家庄不是有雪花梨嘛,那个梨很好吃,她说过这样的话。另外当时,美穗子的外祖父,还有她的伯父,还有她的姑姑,从日本来接美穗子回去,还有以及她父母的骨灰带回去,在北京车站的时候呢,有日本人看到她。因为当时美穗子还很小,还不知道悲痛,还是天真无邪的样子,有一个日本人写了一首短诗,就是父母已经都化为骨灰,但是天真无邪的孩子脸上显不出悲容,还写了一首短诗,报纸上看到这篇文章,还把这首短诗也发表了,所以说肯定就是这个美穗子,不会有错。

  解说:6月4日,《读卖新闻》总社派人从东京乘飞机赶到宫崎县又改乘电车,以最快的速度,把放大了的兴子的照片送到美穗子面前。拿这张照片和美穗子三岁时与母亲一起照的照片放在一起,那眼睛、耳朵、前额、小嘴都和牵着聂司令员手的日本幼女完全一样。没错,美穗子就是“兴子”!

  同期:美穗子


  我从报纸上读到这篇报道时,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就是文章中所说的“兴子”,而且当时我还和我丈夫一起像议论别人一样,别人也有与我一样的经历。当知道报纸上的兴子就是我的时候,我吃惊的程度只能用如雷震耳这个词来形容。

  同期:美穗子伯父 加藤国雄


  是真的,当时我接她回来时的情景都还记得很清楚,不久她妹妹就病死在医院里了。

  解说:自从被八路军送交给日军后,1940年的九、十月间,美穗子的伯父加藤国雄从石家庄把她接回故乡都城,从此美穗子就一直和自己的祖母、伯父一起生活。

  解说:在知道自己就是兴子的当晚,美穗子激动地给救命恩人聂将军写了一封信,表示感谢,并表达了想到中国访问的愿望。这封信被次日返回东京的《读卖新闻》的记者带回,急速转给北京的聂将军。

  解说:6月8日,《读卖新闻》以很大的篇幅刊登了“我就是兴子”的报道,并刊登了美穗子给聂将军写的信。“我匆忙看了《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报道,我惊讶了,我不就是将军所要寻找的兴子吗?如果情况允许,我想访华拜访阁下,特别要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同期:吴瑞钧

  很快驻京的《读卖新闻》的记者就把美穗子这封信交给了聂帅。交给了聂帅以后呢,后来就考虑因为当时中日关系正处于升温的阶段,这件事也是中日关系中间的一个美谈、一段佳话。从事中日友好工作的人士都认为很有必要邀请她到中国来访问。

  同期:周秘书

  聂帅知道她还在,而且美穗子还写了信,写了信给聂帅。他们宫歧县都城市的当时领导都给聂帅写了信,聂帅看了以后,看到美穗子这个情况呢,觉得当时正是中日友好,希望能够关系搞的更好的时候,所以聂帅就提议邀请美穗子来访华。

  解说:很快,美穗子就收到了聂帅的回信,邀请她们全家访华。

  同期:美穗子

  我就是兴子的消息传开后,每天都有新闻记者来采访我,或者是亲戚朋友来看望我,根本顾不上工作了。每天我都要收到从日本各地以及中国的来信,多的时候一天能收到20多封。

  同期:吴瑞钧

  那个时候美穗子的事情传出去以后,在日本影响特别大。我当时听美穗子的丈夫告诉我,就是自从美穗子决定要访问中国,平均下来他一天要收到20多封日本全国各地的来信,总共可能他收到4、5百封来信。特别是一些旧军人,就是参加过侵略战争的老军人。给她写信特别多,信上都是要求她们到中国来以后呢,替他们向中国人民谢罪。

  解说:1980年6月24日,中国驻日使馆得到了邀请美穗子访华的正式请帖,出发的具体日期是7月10日,这一天恰好是美穗子44岁的生日。

  同期:美穗子

  想到能在我的生日这天去访问我的第二故乡中国,我的心情就特别激动。


美穗子访华前的欢送会

  解说:临出发前的美穗子更加忙碌,宫崎县、都城市以及当地的一些团体,也都为美穗子举行了欢送会。

  同期: 吴瑞钧

  她当时走的时候,给每美穗子送行的人有一两百。就是美穗子所在的市领导、市长、副市长。还有宫崎县的领导,还有她是从长崎坐飞机过来的,长崎县知事什么的都到机场去给她送行,她村子里的一两百人为她送行。还有很多人给她捐钱,希望她访问中国成功。一时间美穗子不仅在中国,也成为了日本的一个新闻人物了。

  同期: 吴瑞钧

  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但是就是说我们的八路军战士,我们的聂荣臻元帅,在抗日战争最激烈的阶段,能够对日本的孤儿表现出这种宽大、慈爱、仁慈,这种做法,我觉得充分表现了我们的军队的光荣的传统。只要他有良心,只要他是一个人的话,没有人不受感动的。

  解说:美穗子与聂将军,久远年代的一件往事。半个多世纪前的那场战争,烽火硝烟,也已经成为遥远的过去。而唯有当年救孤的场面,保存在人们的记忆中,久久不能忘怀。

  同期:吴瑞钧

  每穗子后来回去以后也是很苦很苦的,她和她祖母一块生活,甚至连一天一角钱,相对于我们中国的一角钱都没有,他也得一边念书还一边干活,也是受很苦的。日本人民也是深受其害,就是美穗子的坎坷经历,就是一个最生动的最好的证明。

  同期:美穗子

  我越来越感觉到,去中国访问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要代表关心我的命运的所有日本人去见聂将军,向他和中国人民表示永远感激的心情。

  解说: 1980年7月10日,美穗子乘飞机离开日本飞往中国,开始了她的感恩之旅。在千里之外的中国北京,一位81岁的老人,正在等待着她的到来。

责编:李菁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