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金编钟之谜(下)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2月23日 10:37 来源:CCTV.com

  [解说]

  天津,离海河不远处的这座大楼,80年前是盐业银行天津分行的所在地。大楼内豪华气派、富丽堂皇,至今还保留着原有的面貌。当年曾有一套重达万两的黄金编钟就密藏在这里。


盐业银行天津分行旧址

  1937年日军占领天津后,金编钟面临被外国列强掠夺的危险,盐业银行天津分行经理陈亦侯,曾打电报请示上司,回电只有一个字:毁。就是说要把金编钟回炉融化成金条。按照这一字之令,国宝将顷刻间化为乌有,陈亦侯会执行吗?

  [同期 陈骧龙]

  当我父亲见到这封电报非常生气真是破口大骂。因为我父亲讲他说世界上的铜,还不是每一块都敲得响的何况金子。拿纯金做成的金编钟是乐器啊,这个金子是敲得响,能敲出乐曲来的,这不是说把它化成金条就能,那就是真正的就毁掉了。所以当时他就决定这个东西(金编钟)是不能毁的不能毁的,所以自己承担着危险承担着责任继续保护这个金编钟。同时就是这张电报这个回电,他一直保存着,他说这是世界上最混帐的一个电报。

  [解说]

  种种迹象表明,日本人已经探到了风声,金编钟继续藏在盐业银行已经非常危险,必须转移。此时陈亦侯想到了一个人——四行储蓄会的经理胡仲文。

  [同期 胡宗渊]


胡仲文之子胡宗渊

  我父亲生在江苏淮安。四岁时跟我祖父就到天津,小学毕业以后进了天津南开中学,从南开中学又上了南开大学商科。

  [解说]

  胡仲文是南开大学招收的第一届学生,同学中有一位同乡叫周恩来,周恩来的进步思想和南开校长张伯苓的爱国主义教育影响了他一生。

  [同期 胡宗渊]

  南开大学商科毕业以后,就经过我的外祖父朱虞生介绍到上海四行储蓄会做会计员。我的外祖父当时是北京盐业银行的副经理。我父亲在上海工作一段时间以后回到北京来结婚。一九四零年春天,他由上海调到天津,任天津四行储蓄会的经理。

  [解说]

  在天津成都道上有一片老房子组成的小区,名叫永定里。

  [同期 金彭育]


金彭育

  这一块就是永定里,永定里是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建的一个住宅小区,是高级住宅小,这个小区呢很多名人在这儿居住过。其中有外交部副部长周男、还有著名的医生朱宪彝。其中这里头的15号就是四行储蓄会的经理胡仲文的住宅。

  [同期 胡宗渊]

  我们全家随着我父亲就搬回天津,住在天津伦敦道永定里,也就是现在成都道永定。这个是四行储蓄会的宿舍,当时我记得永定里的宿舍还比较好,我们住的是永定里当间儿的两栋。是三楼三底三层楼房,我父亲住在二层楼。因为我们家人多,所以我们孩子们就住在三层。一楼是一个大客厅,这个大客厅是我父亲经常接待他的银行界、还有各个方面的朋友啊,见面啊谈话的地方。

  [同期 陈骧龙]


陈骧龙

  胡仲文跟我们家啊在天津住的就是前后院儿,等于是永定里,那麽他们关系很好,而且胡仲文这个人非常靠得住,而且(他)非常仔细非常认真、非常好的一个人,所以我父亲也非常看重他。他那个时候是四行储蓄会的经理,这个东西(金编钟)呢,因为四行储蓄会有地方放这个东西(金编钟),事先我父亲心里已经想好的,所以就找了这个胡仲文。

  [解说]

  当陈亦侯找到胡仲文时,心中已盘算好金编钟的藏身之地,那就是四行储蓄会地下的密室。

  这就是当时四行储蓄会的办公楼,楼上的经理室中有一个旁门,里面通着的是一间小休息室。休息室还有一扇小门,打开后是一处封闭的转楼梯,楼梯直通地下一处暗室,这里曲折隐蔽,无疑正是转移金编钟最理想的地方。

  [同期 胡宗渊]

  天津盐业银行经理陈亦侯老先生跟我父亲是老朋友,他们过从很密。当我父亲一九四零年从上海调回来以后,在四月有一天晚上,陈亦侯先生找到我父亲商量一件密事。

  [解说]

  夜幕下,陈亦侯来到永定里胡仲文的家里,两位老友促膝而谈,陈亦侯把金编钟一事如实相告,并把转移金编钟到四行储蓄会的想法和盘托出,申明大义的胡仲文不负重托,慨然允命,两位老友都知道,这一来,他们是把彼此的身家性命,都交托到了对方的手上。

  [同期 胡宗渊]

  那天晚上十二点以后吧,他们等到银行人员都下班了,陈亦侯先生就跟他的司机杨兰波,还有就是我父亲就跟他的经理室的工友徐祥,四个人就商量转移了。

  [同期 陈骧龙]

  我父亲和胡仲文商量以后,然后呢由我父亲自己坐的汽车,把这东西(金编钟)要运到,从盐业银行运到四行储蓄会。那个时候也就算是挺讲究的车,也算是挺大的吧,就把这东西(金编钟)装在我父亲的车上。

  [解说]


年轻时的陈亦侯

  这是一个万籁俱静的夜晚,陈亦侯和自己贴身的司机一起,把装有金编钟的木箱装到自己的车上,然后亲自押车驶进夜幕中。

  在这张70年前的天津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出从法租界的盐业银行,到相邻的英租界的四行储蓄会,大约只有三百米的距离。但一惯办事谨慎的陈亦侯让司机沿着法租界的边缘,绕了一个大圈子,一直开到当时电网外的佟楼,在佟楼那里掉头,再沿马场道回到英租界,这样三百米的距离,就整整绕行了二十多公里,然后才悄然驶向四行储蓄会。而在四行储蓄会,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胡仲文带着一个亲信工友默默地迎接了他们。

  [同期 陈骧龙]

  盐业银行的经理四行储蓄会的经理,那天晚上是自己要当搬运工的司机帮忙,然后放在他们这个四行储蓄会后面转楼梯下面的一个小库房里头。放进去这个小库房之后,借口时局不好要储存一些煤。我父亲又是开滦矿务局的董事,所以就跟开滦矿务局要了一批煤,整个把这个库房装进煤去。

  [同期 陈骧龙]

  这个事儿办完之后,据我父亲讲 ,跟我讲,他说那天晚上就在四行储蓄会,这个事儿做完以后,两个人拉着手,他跟胡仲文讲: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解说]

  1941年底,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与英美成为交战国,驻天津日军先后占领了英、法、意租界,陈亦侯预感的危险变为现实。

  [同期 陈骧龙]

  有一次他们就把我父亲啊请到宪兵队去参观,日本宪兵队在大伙的印象里头都是坐老虎凳 、灌凉水儿的地方,那地方哪儿能随便请去参观去。这个请去之后家里是非常紧张,很多人都以为陈五爷被日本宪兵给抓走啦逮起来。

  [解说]

  与此同时,日军派出大批军警直扑盐业银行,以寻找适合防空的地下室为名,径直来到盐业银行的地下库房,对库房内的物品进行了搜查。

  [解说]

  同时,狡猾的日本人,还对地下库房的房间墙壁,进行了仔细地丈量,最终发现了库房里的夹墙暗室,所幸金编钟早已转移,日本人一无所获。

  [同期 陈骧龙]


陈骧龙

  查了一溜儿够什麽也没发现,日本鬼子无功而返。这样也就没有任何借口,就把我父亲也就放回来了。

  

  [解说]

  1945年8月,世界反法西斯力量发起总攻。8月15日,日本天皇发布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

  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

  此时以抗日功臣自居的国民党政府马上向全国各大城市派出军队,同时也派出各路接收大员,到占领区劫收钱财。

  孔祥熙,这位晋商出身的财政总长,对金钱有着特殊的兴趣。

  [同期 陈骧龙]

  孔祥熙当了财政总长,到天津来,到天津来的时候呢还让他的一个秘书。这个秘书呢,是我父亲当初在译学馆的一个同学让他来看我父亲。

  看我父亲的时候呢,一个是事先打个招呼,再有一个也就是说也要探听一下金编钟的这个下落。而且直接了当的后来就提到这件事,于是我父亲待他就不客气了,于是我父亲大怒 ,拍桌子(说),你们倒都跑了,你们跑的时候把这些要杀头的东西都留到这儿,等我要问你们怎麽办的时候吴鼎昌告诉我叫我毁,叫我毁掉,吴鼎昌叫我毁完了你们这儿又来了又来问我。(我父亲)破口大骂,于是他(孔祥熙秘书)说,你怎么还是当初那个老脾气,随便的一句话,随便的一句话。然后我父亲说:这件事你去问吴鼎昌,因为当时吴鼎昌是蒋介石的红人,是蒋介石的文官长啊,对吧。估计他也不会,他也不敢去问,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解说]

  1945年底,军统局长戴笠来到天津,在睦南道的这栋小楼里策划恢复重建天津的特务组织,一向嗅觉灵敏的他,也嗅到了金编钟的气息,闻风找到了陈亦侯。

  [同期 陈亦侯之妻]

  戴笠是特务头子,就找他,打电话我也找不着。哪儿去了,我就问他。唉,他讲给我听的知道吧。戴笠来了,来了我就请他吃饭吧,他非跟我要那个十六个金钟,我说我没有,我没有。没有,他说你搁在哪儿了。他(陈亦侯)说你去找去吧,我搁在哪儿。都知道他(把金编钟)搁在地窨子里头,你找吧,地窨子里头嘛也没有。

  [解说]

  1946年,戴笠又一次来到天津,此时有人递上一封诬告信,称陈亦侯是汉奸,家中藏有金编钟是敌产。这一次戴笠将此信交给了天津警察局长李汉元,让他去抓陈亦侯。


戴笠写的诬告信

  [同期 陈骧龙]

  (李汉元)就拿了这封信来找我父亲,问我父亲:他说陈五爷你看这封信值多少钱?我父亲拿了这封信一看,(说)你是知道情况的啦,你说怎麽办?李汉元说:我看这东西就值一根儿洋火儿。当时他就划根儿火柴把它烧了,他说戴笠哪儿我交帐。

  [解说]

  1946年3月17日,戴笠乘坐的飞机撞山失事,葬身火海,此事不了了之。

  [同期 陈骧龙]

  为什么李汉元肯这样担责任,而我父亲又不肯把这东西(金编钟)交给国民党政府呢?因为在抵押给盐业银行的这批东西里头,有册封皇后用的金册,纯金的金册。可这些金册在流转的过程当中就被当时饿一些人化成金条了,所以这东西(金编钟)交出去在当时也难逃化成金条的命运。他们那时候兵荒马乱的,大家谁不往自己口袋儿里捞啊,所以他们不会保留的,所以我父亲绝对不会给他们的。那麽就利用呢李汉元跟我父亲的关系,因为李汉元这个人呐当初是死抗日的,所以日本人到处通缉他,他呢就躲到我们家,躲我们家,我父亲就说呀,你的目标太大,你在这儿躲总躲也是躲不过去的。那怎么办呢,我想办法把你送走。这样呢就用银行职员的名义把他(李汉元)从天津的张贵庄飞机场,买了飞机票,经上海去香港把他给送走了。送走的时候还用面口袋儿装了二百块现大洋扔到飞机上,这样他就平安地离开了天津。当他回来的时候他就成了天津警察局的局长,而且他在军统里身份也很高,所以就因为这样的关系,所以说他跟我父亲可以说是非常莫逆的。

  [解说]

  李汉元,1949年投诚,后任沈阳市政协委员。

  [解说]

  光复后的国民党政府一边继续忙于内战,一边近乎疯狂地搜刮民脂民膏,造成市面物价飞涨、民不聊生。

  [同期 胡宗渊]


胡宗渊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国民党的劫收大员到了天津,曾经宣布,凡是举报隐藏金银财宝的,可以提取70%的奖金。我父亲和我们说,如果当时和他一起密藏金编钟的杨兰波司机和徐祥工友如果举报的话,他们一夜之间就可以成为百万富翁。

  [同期 陈骧龙]

  可是他们熟视无睹,对这些从不动心,我觉得这些人都是英雄。

  [同期 胡宗渊]

  我父亲说真正值得钦佩和称赞的是他们二位才是真正的好汉。

  [解说]

  1949年1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经过29个小时的战斗,全歼守敌,解放了天津城。

  [同期 郭凤歧]


郭凤歧

  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五日天津解放。天津解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打进来的,一解放以后就成立了军管会,同时成立了市人民政府。但是当时天津的治安状况比较混乱,金融秩序也比较混乱,军管会就发布告示:私营企业要歇业三天。开业的第一天也就是一月十八日,胡仲文就把金编钟和故宫珍宝的清单交到了军管会的金融管理处。

  

  [解说]

  在胡仲文上交给军管会金融管理处的这份故宫珍宝的清单上,十六只金编钟列在首页,上面详细记载着每只金编钟的含金重量和名称。当年典卖出宫的珍宝共四千多件,其中有两千余件在流离失所中遗失或被经手人拐卖出国,唯有经陈亦侯和胡仲文保护下来的金编钟等珍宝重新回到了故宫的怀抱。

  1954年,金编钟在故宫博物院珍宝馆向公众展出。

  [同期 陈亦侯]

  天津解放的时候呢我父亲那时候在上海,因为南北交通不便,所以那时候还没有恢复通车,所以没办法回来。我们是天津上海火车开通以后的第一班车回来的。回来了之后胡仲文见到我父亲,跟我父亲就讲起这金编钟已经移交给军管会,而且送回故宫博物院。那时候还没有成立故宫博物院,就是送回到故宫。那麽我父亲跟他说,你替我了了一段心事,你做了一件好事。

  [解说]

  上世纪50年代,胡仲文调到北京工作,任人民银行参事;

  陈亦侯解放后因年事已高,在天津退休。

  [同期 胡光增]

  一九七四年我和我爱人热恋的时候啊,来北京去看望爷爷奶奶。他嘱咐我们要到故宫去看看金编钟,这时候他就强调金编钟啊这套金编钟不一般。我当时问他为什麽不一般,他没有回答我,只是说金编钟经历过风雨,金编钟是国家的宝贝。


胡仲文之孙胡光增

  [同期 陈骧龙]

  保护金编钟这个事情啊,从来家里人也不知道这个事儿,一直到解放以后,中央有一个文史资料,那个文史资料里头讲了这个金编钟的事儿的时候,提到了有一句是“幸亏有陈亦侯保存”什麽的。我父亲说我这一辈子,非常满意的一个评价,就在这“幸亏”二字。

  

  [解说]

  在天津政协委员会存放的文史资料中,有一篇胡仲文撰写的四行储蓄会经营始末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首次披露了密藏、保护金编钟的经过,这是关于金编钟传奇经历第一次完整的记载。

  [同期 胡宗渊]

  关于他献金编钟的这个全过程,我们是在一九八二年在一次全家聚会上才知道的。一九八二年七月十一日是我父亲母亲结婚五十九周年纪念,也是他刚过完八十大寿,他心情非常高兴,在会上给我们说了十三点问题,同时他还编了二十四句话的一个诗歌。他教导我们,他把他的一生,从他的思想生活都给我们介绍了。今天回忆起来啊,好象是等于他临走前的一个遗言,八月十八日他就病故了。


胡仲文全家

  [解说]

  在这首朴实无华的二十四句诗中,胡仲文表达了自己一生所坚守的无欲无求、贫而乐的人生信条。

  胡仲文先生于1982年去世,享年82岁;


  陈亦侯先生于1970年去世,享年84岁。


  岁月如流,人海茫茫,当年舍生忘死参加转移金编钟的另两位当事人司机杨兰波和工友徐祥,以及他们的后代或亲人,已经无从寻找,他们一样是值得后人尊敬和纪念的英雄好汉。

  胡仲文老人在辞世前曾叮嘱儿孙,要常去故宫看看金编钟,他说金钟经历过风雨,金钟是国家的宝贝。(完)

责编:李菁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