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金编钟之谜(上)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2月23日 09:56 来源:CCTV.com

  [解说]:

  一九二四年入夏时分,一个传言在京城不胫而走,逊清皇室将一套重达万两的黄金编钟典卖出宫。当时的京报最早披露了此事,惊呼国宝流落民间,下落不明!

  有人曾在前门外这座洋楼里见到过这套金钟;

  后来金编钟又在天津的这座大楼里昙花一现,随后便神秘地消失了。

  也就是在这以后,众多军阀、政客以至于敌寇,闻风而动,四处寻觅打探,他们对这套价值连城的金编钟无不垂涎三尺,都想有朝一日将其据为己有。

  那么这套价值连城的金编钟究竟到哪里去了,是被什么人藏了起来,还是永远地消失了,它还能够有一天重现世间吗?


老天津卫

  天津——九河下梢、京畿拱卫,一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它于600年前设卫建城,但构成这座城市主体的建筑物却大都只有近百年的历史,这些形形色色的洋楼形成了天津的特色,也见证了天津卫的百年沧桑。


原法国公议局大楼

  现在坐落在承德道的天津市文化局大楼有80年历史,原是法国租界的公议局大楼,抗战胜利后一度成了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司令部,1945年10月6日,天津侵华日军的投降仪式正是在这座楼前进行的。

  1949年1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向天津发起总攻,次日解放了天津城。

  当时的天津城千疮百孔,百废待兴,刚刚成立的天津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便把自己的总部设在这座大楼里,军管会作为临时的管理机构立即运转起来,发布公告:私营企业歇业三天,以便整顿。

  1月18日,是全市开业的第一天。一位叫胡仲文的人走进军管会大楼,他向军管会金融处递交了一份清册,金融处的人员一眼就看见,在这份有些发黄的清册首页,赫然标注着十六只共重一万一千多两黄金铸成的金编钟,这正是消失了二十五年的稀世国宝。


年轻时的胡仲文

  那么,来者胡仲文究竟是何许人?这套金编钟又怎么会流落到天津?一时让人感到扑朔迷离。而金编钟自身的身世也也有着许多不寻常的来历。

  故宫博物院老专家徐启宪,对宫廷器物有深入研究,并撰写过金编钟的条目说明。

  [同期 徐启宪]


徐启宪

  编钟是中和韶乐的一种乐器。编钟原是青铜器,到了清朝以后,除了青铜以外又有镏金的编钟。康熙六十岁生日的时候,他铸造了一套编钟。乾隆皇帝他以康熙盛世为标准,以康熙的一言一行为标准,乾隆皇帝五十五年他八十寿辰的时候,仿造康熙金编钟他又铸造了一套金编钟。这套金编钟是用一万多两黄金铸造的,上面有每一件编钟的名称,背后有乾隆五十五年造的款式,这套金编钟和其他乐器合起来,是乾隆预备在他八十寿辰时作为礼品所用。这套金编钟反映了清朝康熙乾隆时期,康乾盛世国力的强盛.

  [解说]

  公元1790年,乾隆五十五年,经过康熙、雍正两位先皇的励精图治,到了乾隆王朝,正是史称“康乾盛世”的顶峰。乾隆皇帝统治下的大清帝国国富兵强。

  它拥有东起库页岛、西至葱岭的辽阔版图,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着世界上最多的人口,这个庞大的帝国还拥有世界上最多的财富。这段历时130年的“康乾盛世”成为辉映中国两千年封建历史的最后一抹残阳。

  那时的乾隆皇帝风光无限,号称“古稀天子”、“十全老人”。这一年乾隆八十大寿来临时,他要大办万寿庆典,世界各国使节纷纷来到京城纳礼朝贺。

  为了显示皇朝的尊贵与富足,乾隆决意打造一套比前朝更大的金编钟作为大寿的庆典之用。

  [同期 徐启宪]

  金编钟的铸造是很复杂的。首先金编钟的是由清宫的工部户部和清宫内务部造办处共同铸造的。首先是用画工画出编钟的图样,呈现给乾隆皇帝审阅,审阅以后再制模,模子做好以后再呈皇帝审阅,皇帝审阅以后再铸造成样子,铸造成样子以后再呈皇帝审阅,到皇帝满意为止再开炉铸造,铸造好以后再经过高超的工匠的锉磨雕刻,这样成为一个完美编钟以后,直到皇帝满意为止。所以说这套金编钟不仅有它的历史价值,还有它的很高的艺术价值。

  [解说]


金编钟

  这套皇宫御制的金编钟上,瑞复为钮,两条蟠龙跃然期间,波涛云海环绕金钟,彰显着帝王尊贵之像。更令人称奇的是,与铜编钟以大小不一来定音不同,这十六只黄金编钟外表大小一致,是靠其厚薄不同来定音的,当属稀世之宝。

  [解说]

  在乾隆皇帝的万寿大典中,这套金编钟就被放置在太和殿上。

  [解说]

  乾隆王朝六十年,虽然表面上富足昌盛,但暗中却早已危机四伏。鼎盛过后,大清王朝开始走上下坡路。乾隆驾崩后,历经嘉庆、道光、咸丰、光绪等几朝皇帝,一代不如一代,腐朽的大清王朝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1908年12月24日,不到三岁的溥仪登基,当上了宣统皇帝。1912年溥仪6岁时发布诏书宣布退位,大清封建王朝被推翻。但根据民国政府制定的《清室优待条例》,这位逊位皇帝仍可住在故宫。

  [同期 徐启宪]

  当时的逊帝溥仪,他宫内的太监宫女还是有一大批,有一千多人再加上亲属官员,这样他的支出还是相当浩大的,还是用皇帝的规模支出他的经费。

  [同期 叶秀云]


叶秀云

  宣统皇帝退位以后,根据《清室优待条例》第二条的规定,中华民国每年拨给逊清皇室四百万元新币,作为逊清皇室的经费开支。但是民国政府每年不能如数发给逊清皇室经费,所以逊清皇室每年就大量拍卖宫中的金银财宝,这样宫中的金银财宝就大量流到外边去了。

  [解说]

  1922年,16岁的溥仪到了成婚的年纪,虽说是逊帝,风光不再,但宫中上下依然照旧例,开始为他操办大婚典礼。

  这是当年光绪皇帝的大婚图,逊帝溥仪的婚礼仍照此办理。从纳彩礼到大征、册立,婚庆大典足足折腾了四十天,大婚典礼花费银圆数十万两,排场一应俱全,不减当年。金编钟也最后一次在宫中盛典上敲响。

  这既是清室强弩之末的垂死挣扎,也是遗老遗少最后怀抱的复辟残梦。但如此巨额的花费从何而出?逊清皇室早已坐吃山空、入不敷出,于是打起了就地取财的主意。

  为了筹办溥仪大婚,逊清皇室不得不将一批宫中珍宝典卖出宫。在这本故宫院刊上,有一篇由叶秀云写的文章,记述了故宫珍宝被典卖的经过。

  [同期 叶秀云]

  民国十三年四月溥仪的岳父,与北京的盐业银行签了一份抵押合同,有金编钟金册等件。其中金编钟抵押四十万元、金册等抵押四十万元,期限一年月息一分。

  [解说]

  乾隆时期的金编钟就这样被典卖出了紫禁城的高墙。

  在北京前门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叫西河沿的小街巷,离街口不远的这座洋楼就是当年的盐业银行。洋楼有80年历史,但风貌依旧,现在是中国工商银行所在地。

  [同期 原天津史志办主任郭凤歧]


郭凤歧

  盐业银行创办于一九一五年。它的创办人是张镇芳,张镇芳是清朝的一个进士,也是袁世凯的亲戚。他还做过江西督军,还做过长芦盐运使。他创办盐业银行时还请示了袁世凯,袁世凯就批准了它,所以盐业银行是官商合办的。它的资本很雄厚,一是它有官府的后台、再一个它把盐税纳到盐业银行来。所以它的资金很雄厚,所以末代皇帝溥仪把宫中的一批金银财宝才典给盐业银行。溥仪把宫中的金银财宝典给盐业银行时,是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这个时候盐业银行的总经理是吴鼎昌了,它的副总经理是朱虞生还有陈亦侯,陈亦侯又是盐业银行天津分行的总经理。

  [解说]

  盐业银行在得到金编钟这批财宝后,立刻做帐,将这笔帐目勾销。这样金编钟就摇身一变成了银行的帐外资产。

  北京的东交民巷在前门内的东侧。在这条街上原来有许多外国领事馆和外国银行商会。当年外国列强在这里配有武装,这里成了中国军警的禁地。为了安全起见,盐业银行将金编钟转移到东交民巷一处不为人知的外商银行仓库密藏起来。

  1924年5月,《京报》首次披露了金编钟出宫的消息。逊清皇室的内务府特地登报避谣,盐业银行也声明否认。但此事仍然像一阵风吹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并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

  当时占据北京的军阀张作霖曾四处打探金编钟的下落;

  后来阎锡山率晋绥军占领北京,也派人查找金编钟。

  各路军阀政客对国宝金编钟无不垂涎三尺,京城已不再是安全之地。

  [同期 郭凤歧]

  一九二四年四月末代皇帝溥仪把金编钟和故宫的一些珍宝典当给盐业银行。期限本来是一年,但是到了十一月,冯玉祥的国民军就把溥仪赶出了故宫。他跑到了日本公使馆,在日本公使馆的帮助下,到年末一九二四年年末,他又跑到了天津张园,后来又在日本人的帮助下跑到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做了伪满洲国的皇帝。所以他赎金编钟是不可能的。

  [解说]

  1931年“9.18事变”,东北三省被日本鬼子占领,时局动荡,华北危机。盐业银行的高层开始为这批财宝担忧,他们秘密开会,决定将金编钟和一批故宫珍宝,转移到位于天津法国租界内的盐业银行天津分行,此次转移工作由时任盐业银行副总经理兼盐业银行天津分行经理的陈亦侯负责。

  [同期 陈亦侯之子陈骧龙]


陈骧龙

  我父亲这个人原则性非常强,而且他做事情非常严谨,做事情极其认真。他是温州人总喜欢有点冒险的精神,而且有一些做生意的头脑。他在大江以北那个时候挣工资占第二位。第一个是开栾矿务局的董事长总经理,第二个就是他。他一天那个时候是八十块现洋,后来在天津由于银行工会他是会长。那麽天津市面上的所有的物价,那个时候晚上是在我们家定。一个是大五福白布一个是面粉,第二天卖多少钱是在他这儿定。那个时候家里就比较有钱,我父亲回老家到温州去的时候,他是头一个坐着水上飞机回温州的。所以那个时候在天津是比较有钱有势的。

  [解说]

  身为盐业银行天津分行经理的陈亦侯,办事胆大心细,但他当时也不曾想到转移金编钟这件事,会几度让他险招杀身之祸。

  [同期 陈骧龙]

  这种转移是很严密的,就不能让外人知道一点消息。所以我父亲当时就用他自己的一个黑别克汽车,然后天津北京来回跑,把这东西(金编钟)从北京运出来。在从北京运出来的时候大半还是晚上,而且有一次晚上车还碰上了一个喝醉酒的日本人,碰的生死不知,但那时可不能停车,看来当时运这些东西也是很惊险的。

  [解说]

  坐落在天津赤峰道12号的这座大楼,就是当年位于法租界的盐业银行天津分行。这座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洋楼高大气派,营业大厅用大理石铺面,显得富丽堂皇,楼梯间的玻璃彩窗上描绘着长芦盐场兴旺的景象。重要的是在这座高大坚固的建筑物的地下,有着迷宫般的地下库房,为了保险,地下库房还建有带夹层的暗室,这成了金编钟藏身的最理想的地方。

  [同期 郭凤歧]

  到一八六零年开埠以后逐渐建租界。到一九零三年庚子事变后,八国联军占领天津,那样就有九国租界,租界它是国中之国,它有军队有警察有治外法权,所以中国的军队管不着它,所以它比较起来相对安全。

  [解说]

  天津,是一个对外开埠较早的沿海城市。到了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天津的繁华程度甚至超过了当时的北京和香港,成为北方的贸易中心和金融中心。许多中资、外资银行、洋行在天津的租界里盖起了众多的洋楼,这些银行、洋行大多集中在中街的两侧,形成了著名的金融一条街。


旧天津的老银行

  至今这些有着80年历史的洋楼依然发挥着金融机构的职能,解放后,这条金融街改名为解放路。

  在当时的天津金融界曾经有北四行之说,这是指位于海河边上的大陆银行、位于中街上的中南银行、金城银行和盐业银行,这北方四行还合股办了个四行储蓄会,盐业银行是第一大股东,由于这些银行地处外国租界内,不受中国军警的管辖,相对比较安全。

  [解说]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后,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

  7月30日,日本军队占领了除英、法、意三国租界外的天津市区。作为情报机关的日本领事馆不知从哪里嗅到了金编钟的气息,很快就找上门来。

  [同期 陈骧龙]

  日本在天津当时有一个副领事,他呢带着他的闺女,还带着礼物来看我父亲,跟我父亲交朋友搞关系,他还让他女儿拜我父亲做干爹。他送来的东西主要是日本的漆宝烧那种瓶子,还有一些盆景。我父亲跟他说你要跟我做生意你就把这些东西送到银行去,我家是不收礼物的。这样呢跟他也不能不应酬,但是我父亲认为凡是跟外国人打交道都要十二分的警惕。所以一丁儿点这方面的信息,他是不会去露的。所以这日本人虽然跟我父亲搞关系,但是我想他是无功而返。

  

  [解说]

  一计不成,日本领事又使出一招美人计。

  [同期 陈亦侯之妻杨梦莺]

  我四处打电话找人(陈亦侯),我说他到哪儿去了。等他回来我就问他怎麽回事,他给我讲这个日本人请我吃饭,当我去了他们弄了好些个日本女人,他说围着桌子那儿转着那个日本人左问右问,他也没说出来,什麽事情他不说,就是问那个金钟的事,他不说就跟他说别的。那个日本人跟他认识,他说我走了,弄些个日本女人搁在这,那个日本人说我去一会儿就回来,结果弄些女人跟他说话。他说怎麽回事,他怎麽半天没回来,光弄些女人来啦女人那麽多,他拿着帽子就走了。

  [解说]

  种种迹象表明,日本人已经探到了金编钟的去向,情况十分危险。

  [同期 陈骧龙]

  情况就变得非常紧急了,但这些东西(金编钟)怎麽办,所以我父亲就让一个行员去跟总行的总经理吴鼎昌。他当时是贵州省主席,而且是蒋介石的文官长。他当时在重庆,所以要跟他联络。跟他联络在天津打电报联络,就等于是报信儿一样。那麽他们就去了西安,然后从西安给重庆方面打了电报。打电报就请示这些东西(金编钟)怎麽处理。

  [解说]

  电报从西安用银行密码发往上海、再由上海经由香港发往重庆,找到在重庆的总经理吴鼎昌。一个月后,一封回电循着原路辗转回到天津盐业银行,让陈亦侯万万想不到的是,这封历时一个月的回电上只有一个字:毁。

  按照这个意思,就是要把金编钟重新回炉融化成金条,稀世国宝即将毁于一旦,不复存在。

责编:李菁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