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香港六日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6月15日 16:09 来源:

2007年4月2日 北京――香港 天气晴转雨

这里是香港

在北京国际机场候机大厅的夕阳里等待了近三个小时之后,飞机终于把我们带到了香港。

2007年4月2日晚 11点,来自北京的齐葳小姐和张又鹏先生终于在花花世界的香港落地了。

机场大厅里排了两溜长长的队伍,在飞机上坐在我们前面的香港少女少男,因为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早就消失在了机场大厅里。

而我们在混杂了中国人、西非人、菲律宾人和澳门人的队伍里慢慢地接近那扇代表了香港的大门。

接我们的司机已经因为飞机晚点等了我们很长时间,但是看到我们出现还是十分高兴,用他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说,你是齐葳,你好。

终于到香港了,那天,香港刚刚下过阵雨,从机场到市里的路上处处灯光闪耀,和自己心里的香港感觉非常接近,青马大桥也灯火通明地和照片上一模一样地立在那里。

来接我们的司机是我在香港遇到的第一个香港人,没学过普通话,但说得一流棒。那天晚上,因为飞机晚点,他已经晚下班了将近4个小时,但对待我们的态度依旧非常亲切,他说他年轻的时候去过北京,吃过烤鸭,即将到来的复活节假期他将和家人出普吉岛游玩……虽然,他说普通话非常费劲,我们听着也很费劲,而且,我们已经在各种交通工具上耽误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但是我们还是非常地想和他有交流。

以前,媒体上香港人给我的感觉从来就是不苟言笑,来去匆匆,哪里有这样大把大把说笑的心情和时间,但刚刚踏上香港我最充分的感觉就是纠正了自己的错误观念,香港人也是人啊。而且真的也是中国人啊。

酒店到了,和司机道别,我们发出真诚的邀请,欢迎你到北京去。

2007年4月3日 香港跑马地 阴

我在纪录

今天我们将跟随我们拍摄家庭的林漫晴小朋友去上学。她是幼儿园二年级的小学生。虽然和我们摄制组的哥哥姐姐初次谋面,但只用了15分钟,就和我们熟得不行了。

她会经常冲着我们的镜头,呵呵呵地笑,也不知道是冲摄像师哥哥还是冲那个在它看来无比神秘的镜头在笑,总之,这个美丽的小天使,一笑起来,谁的心都会变得柔软的。

回来说上学的事情,那天和林漫晴妈妈以及林漫晴小朋友一起去幼儿园,香港的幼儿园分为上午班和下午班,林漫晴上的是下午班,所以一点钟的时候我们出发了。到达幼儿园的时候,正好是幼儿园的早课,全校的同学都在礼堂里跟随老师唱歌、做游戏、看小朋友的表演。

林漫晴的妈妈热情地把我们介绍给了园长老师,她是一个50岁上下的女人,有着香港摩登老人的风采,带着宽边的眼镜,皮肤保养得很好,一张口,让我们惊讶的是,她能说一口地道的普通话。

在香港,几乎年轻人都能说普通话,但大部分人的普通话都非常地吃力,而老人因为和内地人接触机会少,所以有点年纪的人很少敢说普通话,更不要说说得非常流利。晴晴妈妈告诉我们,园长在年轻的时候是从上海移民过去的。

看到我们,园长非常热情,我们先开始以为没有提前打招呼就去纪录人家的生活,可能会干扰到幼儿园的正常教学,所以压根就对进去幼儿园拍摄没有多大的把握。没想到,碰上了热心的园长,看到我们,就好像见到了家乡的亲人,于是顺利地,我们进入到了礼堂。

表演开始了,全体的小朋友按照班级排序站在舞台前面,送他们来幼儿园的家长站在队伍的后面,开始唱歌了,小朋友们不停地回头看着自己的家人是否已经离开,视线交流的时候做个鬼脸。然后大家开始做一种非常简单的体操,在做操的过程中要问老师好,问爸爸妈妈好。

之后开始看表演,因为是复活节的假期,幼儿园为了让孩子们了解什么叫复活节?为什么放假?找了小朋友演出耶稣出世的故事,小朋友们看得津津有味,不时地笑出声来。

因为一直都是用广东话在表演,我们基本上没有听明白在讲什么,就很专注地拍摄着晴晴和她妈妈的反应,突然,晴晴妈过来和我说,园长要向小朋友们介绍你们,我一听,傻了,介绍?怎么有如此的礼遇?

接着,可爱的园长在讲台上,用普通话和小朋友们介绍说,我们是从北京来的哥哥姐姐。然后我们就站在队伍前面非常尴尬地和我们的拍摄对象打了一个招呼。从来都是我们从巡像器里注视我们的拍摄对象,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对我们的拍摄对象如此审视。

当时肯定满脸通红,巨傻无比。小朋们热烈鼓掌。

然后,园长找了一个小朋友,让他用普通话和我们问好,然后回答北京在什么地方。

没有想到,刚刚四岁的小朋友普通话讲得还蛮流利的。当然对于北京的位置,他还太小,基本上没说清楚。不过,我们认为随机地叫到一个小朋友就能说如此流利的普通话,由此可见,香港的普通话教育多么地深入人心啊。

紧接着,高潮要来了。园长突然转过身,把话筒递给了站在她身后的摄影师旁边正在尴尬微笑的我,突然看到了话筒,没有任何准备,心在嘭嘭嘭乱跳,在被园长要求讲几句话的时候,愣了2秒钟。然后,说,我在纪录。

从此,我在记录成了我和摄影师的暗语。我们是多么勤劳的电视工作者啊,在最急迫,最紧张的时刻,脑海里印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在纪录。

厚道的小朋友们对着已经僵硬在那里依旧笑红了脸的我,使劲地拍手,虽然他们应该不明白什么叫做我在纪录吧。

2004年4月4日 香港新界 天气阴

那个孩子

那是我们真正意义上接触的第一个香港本地的孩子。一个普通的香港的小朋友。

那天我们在拍摄一位香港本地人,她是香港中国旅行社的一名经理。

一个非常干练的女经理,说话节奏很快,样子高大,非常不像普通意义上我们觉得香港人应该长成的样子。

结束了一天对于她工作的拍摄,我们要求能否跟随她回家进行拍摄。她欣然同意,在经过了45分钟地铁的路程后,又经过了15分钟的步行,我们来到了香港原著民的聚居区――新界。这里的环境比港岛或者九龙要好得多。有了大片的林荫道和距离不再那么拥挤的民居。

刚进家门就看到了她的儿子,也就是本文中将要详细讲述的男孩,一个和内地很多父母都在工作的家庭里的孩子一样,与工人、电视整天一起生活。

看到妈妈回来,男孩没有多大的兴奋。还是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

妈妈让他用普通话和我们问候,他非常羞涩地向我们问候:“哥哥,姐姐,晚上好。”

在我们忙碌拍摄其他内容的时候,他又自发地给我们端来了茶水:“哥哥,姐姐请喝茶。”

全是标准的普通话。

在香港的几天,我们有非常突出的感觉,基本上香港市民都可以听懂或者回答我们关于一些问题的询问,用基本上流利的普通话,除了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家。大部分年轻人和服务窗口的人都可以做到这些。但由于没有接触过小学生,不知道学校教育到底是什么一种情况。

拍完了妈妈的镜头,我们提议母子俩可以坐下来聊聊天,显然,像这样的家庭时刻并不是十分多,因为妈妈,爸爸工作忙,基本上没有时间和儿子沟通。妈妈随便地问了问孩子在学校的课程情况,在聊天中我们知道,香港的小学校现在一个星期有两天是普通话日,在这样的日子里面,学校里面的老师和学生必须全部讲普通话,否则可能会受到一些惩罚。而小男孩的普通话就都是这个时候练习出来的。

在和妈妈的聊天过程中,我们发现他对于中国的历史非常感兴趣,而学校里面也开设这样的课程,虽然只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但对于中国古代的朝代都能背出来,而对于那些比较有名的朝代――唐、宋等流传的历史故事也能够如数家珍。

之前一个采访对象曾经谈过,虽然香港已经回归十年了,但文化心理的回归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只有已经离开祖国怀抱100年的香港人,去接近充满魅力的传统文化,走近这样的文化,心理的回归才会真的开始的。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很高兴地看到,这个到现在还不知道姓名的香港小男孩已经踏上了这样的回归历程。

2007年4月5日 香港太平山山顶 阴

山顶奇遇

今天的拍摄内容是香港的新移民李净值女士,她在16年前移民香港,现在北京经商,她见证了回归十年来香港和北京的变化。

为了表现她现在成功的事业,我们跟随她和她的生意伙伴前往山顶谈合作项目。

山顶是观光客的天下,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在这里随便找一个角落喝茶、聊天,眺望香港,而他们的宠物――狗就安安静静地趴在他们的脚下。

我们到达山顶的时候,这里的人已经非常多了,为了寻找角度,我们费时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一个像茶座一样的外景地,左边是海港和高楼,右边是山景,东边是山顶缆车的绝佳拍摄地方。

于是拍摄对象的会谈开始了。同期录音也开始了。

拍了五分钟,摄像老师突然停了,说不对,有杂音。我们全都竖起耳朵一听,果然,滴滴滴滴的声音非常明显,这样会影响同期录音的质量,于是摄像老师和所有的参与拍摄的人员就开始围着我们的地点寻找声源。

是那只狗嘛?不像。是餐厅里的音乐吗?也不是。最后我们发现是离我们拍摄地点三十米远的一处卖旅游纪念品的摊点。摊主正在向过往的游客推销一种可以不间歇围着圆心飞翔的飞机。

这怎么办?有这个声音我们的确无法录音,如果是别的声音在外景也还可以忍受,但这种声音是低频的,属于那种你听一会就会发疯的一种声源,不行,越听越抓狂。

这是,拍摄对象中的唯一一位懂广东话的男士自告奋勇地说去跟摊主打个招呼,让他停一会,等我们拍完了再让它叫,求之不得。

不一会,交涉完成的拍摄对象回来了,声音也同时停止了,我们都十分高兴,开始了拍摄。

谁想到15分钟后,声音又开始了。

这时刚才负责去交涉的采访对象特别委屈地告诉我们:“我以为我们15分钟能拍完,摊主说停一分钟一块钱,我就买了15分钟”。

果真是黄金地段的黄金商铺,连时间都可以沽价待买哦……

2007年4月6日 香港中环 天气晴

我们去香港拍摄期间正好赶上香港的复活节假期,因为和周末重合,所以所有的公司都可以休息四五天的样子。

虽然这样的情况给我们的拍摄造成了一些困难,比如说一些写字楼因为公共假期,关闭了,事先想好的拍摄画面没有时间安排,但是,也让我们看到了更加多样化的香港。

那天,约好了摄像师,前往尖沙咀、中环、旺角拍摄一些街景和香港的普通市民的镜头。

几天前刚刚到了香港的我们就已经在上面拍摄的地点按照拍摄计划选好了拍摄的角度,这个角度是表现市井的香港,全部是有香港特色的招牌,那个角度表现都市的香港,高楼林立,街道上人流穿梭,熙熙攘攘。但是,真到了拍了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早上九点,我们出发了,从住的地方乘地铁先过海来到了中环,刚刚走出地铁口就发现过街天桥行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

后来经过我和摄像师的反复辨认,最终才敢确定她们是菲佣,南北向的天桥,两边有很多这样的人。我和摄影师先开始还以为因为附近有一个职业介绍所,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人。

可是没有想到,等我们从天桥上下来,看到了更加大量的菲佣,致使我们拍摄的角度不论镜头冲向何方,充满取景器的就是东南亚人典型的面部特征。对于菲佣,我们并无恶意,但是这是我们在香港呆的最后一个白天,把香港拍摄成雅加达,这恐怕回来无法交差吧。

后来才知道,一直以来,菲律宾劳务输出总量在亚洲名列前茅,家政服务是其重要行业之一。“菲佣”作为一种家政服务的品牌,几乎占据了香港成熟家政服务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菲佣”的人数在香港已超过了16万。

在香港,菲佣除了有最低的月工资标准3670元,还能享有周末和所有公共假期。因此,到了周末和节假日,雇了菲佣的主人家反而要忙碌起来,假如主人不想付多倍的工资以及即使主人愿意付多倍的工资而菲佣不愿意的话。法律保护菲佣休假的权益,雇主只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合法用工。

所以香港人说,一到周末,从早至晚,港岛就成了菲佣的地盘,随处可以看到他们成群结队的身影。

为了最终让观众相信我们的确去了香港,我们只能选择地角度、大远景、多拍些奔驰的汽车和高楼等。

希望观众在片子中能收获意想不到的东南亚风情吧。

2007年4月7日 无锡新体育馆 天气晴

央视记者采访曾志伟先生全纪录

因为本片中会涉及到香港电影的部分,所以从策划阶段就执著地希望可以采访到一直和内地的电影演员有联系的香港电影演员。

从过完阳历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像娱乐记者一样不停地去打听香港电影明星的经纪公司电话、经纪人的联系方式。而我们的采访对象也从梁家辉、徐克、尔东升,在从香港回来的头一天才确定为曾志伟。

4月7日,曾志伟的助手丽丽小姐告诉我们,曾志伟在无锡拍戏,所以我和摄像师张又鹏老师立刻赶到了无锡,并且约好了第二天在片场进行采访。

头天晚上,我和摄像师对于第二天的计划进行了详细的布置,什么时候布灯,怎么能在拍片的间隙和他有一个现场的交流,怎么纪录片场的花絮和各种情况。

谁知道,第二天,所有的安排都成了泡影。

说实话,第二天的采访非常顺利,在我们到达拍摄现场的一个小时后,我们就见到了曾志伟先生,这个时候他刚到达片场,因为那边的准备工作还没有完成,而且今天的拍的主要是一些零星镜头。曾志伟先生的戏份不多,所以一来到片场就接受我们的采访。

这个时候我们早已布置好了灯光,人一到,马上开机,曾志伟是一个非常知道如何配合媒体的人,所有我们准备的问题,从他嘴里回答出来都会是一个精彩的故事。采访也进行得非常顺利。

一个小时后,采访结束,我们提出能否跟随他到片场拍摄一些他拍摄的镜头,他同意了。于是,摄像师跟随曾志伟进入了片场,紧接着,因为我们要去赶晚上唯一的一班飞机回北京,所以我去体育馆外叫出租车。

这意味着在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内,我不在现场,半个小时之后,张又鹏面容平和地递给我了拍摄了五分钟化妆间曾志伟化妆的镜头。

而关于这五分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张又鹏在片场里到底有没有见到国际天皇巨星周杰伦和国际天皇巨星曾志伟搭戏的过程,张又鹏在片场里面到底看到了什么?下回书继续分解。

上回书说到,张又鹏尾随曾志伟进入了《灌蓝》的拍摄现场,这部电影是台湾导演朱延平导演执导的,有台湾、香港、内地的电影工作者参加工作的影片,为了保证该片在公映时演员造型和剧情给观众保持一种神秘感,所以片场严禁摄影记者进入,进入片场参与拍摄的群众演员,一律经过严格的安检,摄影器材一律不准许带入,甚至包括手机。

张又鹏是第一位进入电影化妆间的媒体工作者,并且把曾志伟在片中的造型完整地记录了下来。

对于他进入片场以后受到了怎样的待遇?又看到了什么?

因为本文作者并不在现场,所以本人做如下猜想:

1、 张又鹏跟随曾志伟进入片场后,在门口就被5名彪形大汉所拦截,张又鹏一个下蹲,然后一个侧身,加360度托马斯全旋,并将机器稳稳接着,这个动作迷倒了在场的保安,所有人开始惊呼,小马哥又回来了,张又鹏顺利闯过了第一关。

2、 在化妆间门口,张又鹏又被五个彪形大汉拦住,这个时候神勇的他已经知道无法进入化妆间门口,就佯装超级影迷的样子,不再同彪形大汉解释什么,只是在彪形大汉的腰部寻找到了一点缝隙,勇敢地将摄像机伸了进去,开机,一分钟后,已经对张又鹏的脸失去兴趣的保安突然发现了自己腰间的摄像机,旋即连机器和张又鹏一个鲁智深倒拔杨柳又被带回了体育馆门口。

3、 这个时候张又鹏面对五个对他的摄像机虎视眈眈的彪形大汉并没有慌乱,而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给他们摆事实、讲道理。从盘古开天、女娲造人、讲到了张国荣之死以及26届金像奖。于是,带子和机器保住了。

接着,张又鹏见到了刚刚从体育馆门口叫来了出租车的我,稍稍安抚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然后镇定地跟我说,里面保安严密,拍摄了5分钟的曾志伟化妆的镜头,如果不够就去找一点电影素材吧。

谁知道,他带出来的五分钟素材是迄今为止坊间传出的唯一的《灌蓝》花絮。请各位关注该片的影迷注意收看2007年6月27日晚中央一套的《见证?亲历》之《双城故事》系列之《花样年华》。想不到的爆料镜头等着你哦。

责编:徐颖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