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频道 > 讲述 > 正文

两代人的春节晚会 (1月29日) 

  四、骑车办了五届春晚

  这次,黄一鹤大胆地把春节晚会的会场搬到了工人体育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这场晚会成了他一生中刻骨铭心的一次失败。演出中,灯光照明不尽如人意,场子宽敞人难集中,上一次厕所得跑15分钟;干扰大得他说话大半摄像师听不清,导致整个晚会节奏缓慢。而寒冷的天气,冻僵了现场观众的笑容,双手难伸不闻掌声。

  那年春节晚会后,批评的浪潮席卷了黄一鹤,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向全国观众为春节晚会的失败作了道歉。其时,黄一鹤如同掉进了无底深渊,自杀的心都有了,真不想再干这一行了。那段日子,他不愿回家,惟恐自己的痛苦影响家人的心情。而当他在电视台徘徊、休整了整整一周后终于回到自己家里时,妻子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我们家的男子汉回来了。令他心生感动印象深刻,至今难忘。虽然他当时表面上做出一副自己还能承受的无所谓模样,其实心在流血。短短三年间,他经历了从巨大的成功到巨大的失败。至今想起来,他的心仍隐隐作痛:人们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若是伤了心,恐怕就不是一百天了,也许几十年都不能完全恢复。

  而在黄一鹤没想到1985年春晚失败后,中央电视台领导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继续执导1986年春节晚会时,他惟一的孩子病了。黄一鹤冒着大雪赶回家,和妻子一起把身上长了个瘤子孩子送至医院就诊。医生检查后说:不排除恶性的可能。恶性?孩子得了癌?黄一鹤一听,既着急又难过,当即泪水滚落给医生下跪道:求求你,我现在在搞春节晚会,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孩子,希望你们能找好大夫,帮我们把孩子尽快治好。

  经过上一年的惨痛失败,急于做出一台优秀晚会奉献给全国亿万观众,以证明自己的黄一鹤,忍痛撇开了病中的女儿回到晚会剧组。妻子和孩子为此不理解他、埋怨他,以至之间的感情出现裂痕。万幸,后来女儿被诊断为普通疾病,不久就出了院,但父女间的隔阂由此产生,女儿很少和他交流,尴尬越来越难以化解。

  直到2005年,在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一次内部晚会上,黄一鹤听到了女儿的抱怨:我和父亲关系不大好,完全是他造成的。我从小到大,他都不管我,没参加过一次家长会,一直都是妈妈去。他从没尽过做父亲的义务,是个不合格的父亲。如果要给他打分,他连零分都没有,是负分。可那时黄一鹤忙啊!如今,他不做春节晚会了,有时间在家里了,女儿又出去工作不在家了。听到女儿的抱怨,心情复杂的黄一鹤开始主动和女儿交流。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女儿也有了自己的事业,渐渐理解了父亲:我很佩服父亲。有人说:想当年,黄导骑辆自行车就把晚会办了!我为父亲感到骄傲。由此,黄一鹤感到欣慰:女儿终于理解了自己,而且以更深厚的情感,来尊重父亲作为导演为春节晚会所付出的一切。

  有关详情请看今日央视10套21:00和1套次日凌晨1:40《讲述》

责编:赵文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4 页,当前为第 4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