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频道 > 讲述 > 正文

讲述背后的故事

央视国际 (2004年07月08日 09:36)

  我再一次拨通了嘉宾王金顺家里的电话,当我把选题通过了,并且,可以让他来北京,录制他的节目的消息告诉他时,本以为他会和我一样兴奋,然而,他的犹豫和退缩让我有些出乎意料。和他的谈话中我渐渐了解到,原来,当他得知真的要孤身来北京时,他对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他无法确信我是记者,甚至把我归到了坏人堆里,认为我和逃犯是一伙的,把他骗到北京对他进行报复。我哭笑不得,防火、防盗、防记者,我郁闷呀!

  话又说回来了,人家的怀疑也是有道理的,我们从未谋面,又没有任何的凭证,光靠嘴说,人家凭啥相信你?经过磋商,终于达成了协议,只要当地政府给他打电话,确认了我的身份,他就可以来北京录制节目。

  挂了电话,我反倒犹豫了起来,由于之前我没有与林州市政府联系过,而片子中涉及的逃犯又是从警方手中跑掉的,他们会同意对这件事进行报道吗?我一点把握没有,但事已至此,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我只得拨通了林州宣传部的电话。

  果不其然,我把我的来意讲明后,他们的态度和我事先想的一样,他们不同意这个报道,也不希望王金顺来京录制节目。如果是王金顺自己来京,他们可以不干涉,但要通过市政府出面,他们不愿意。好了,这下我被搁中间了。

  从找选题,前期采访,报选题,到最后在策划会上讨论,通过一个选题多么不容易呀,他们的一句话,我就不做啦?没门,我决不放弃!

  我又打通了林州宣传部的电话,在我一再的追问下,他们终于松口了,让我找林州市公安局,只要他们同意就可以。球虽然踢了出去,可更增加了这件事的难度,逃犯虽然是途经林州跑掉的,与林州公安局没有直接的责任,但都是同行,一些事情是要顾及到的。

  可是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唉,算我背,我只得硬着头皮,打通了林州市公安局局长的手机,他先是婉转的拒绝,然后是已上报为由推托,最后答应等把事情了解清楚,经过汇报后,尽快给我答复。

  在等待中,我再一次拨通了嘉宾王金顺家的电话,希望他能相信我,直接来北京做节目。然而,由于他们村里无法接收传真,我的邀请函他也不能收到,这个电话反倒使他更加强了警惕,觉得我像是骗子,我只好放弃了对他的努力。等待!“决定是容易的,等待是困难的”,我想起了一首歌的歌词,这词儿说得真好,等待是困难的!我急呀。

  眼瞅着一天天过去了,距离我订的演播室的时间也越来越近,可对方却没有任何答复。不能等了,我再次拨通了那个局长的电话。刚接通,一听是我,还没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我继续打,他又给挂了,我换了部电话继续打,接通后,他急了,我也急啦,没等他说话,我先说啦:“你太不重视我们了,不管怎么说,成与不成你都要给我一个答复呀,你们这么做到底是出于什么想法?……”也许是我的气势镇住了他,另外,我们毕竟是中央电视台的,他还是有些害怕的,他的口气缓和了下来,在我的争取下,他最终同意可以做这个节目,并且帮我联系这边的宣传部,通知王金顺来京录制节目。

  我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我的努力成功了!看来有的时候真不能太客气啦!

  在录制演播室的前一天,王金顺坐火车来到了北京,到了西客站,他给我打来了电话,由于没有见过面,我们说定在西客站广场东面的电话亭下见。

  我迅速赶到了西客站,在电话亭附近,我巡视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与王金顺体态、年龄相符的人。我打通了王金顺的手机,说话间,我一回头,猛然发现,一个老头躲在角落里接电话,眼睛还不时地向电话亭这边观察着,没错,他肯定就是王金顺,我向他走了过去,这时,他也看到了我,我笑着向他伸出了手,我说我就是张旭,我们终于见面了。

  后来,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王金顺告诉我,他在来北京前,家里人都很担心,怕出什么意外,所以,他的戒备心理很强,但当他看到我的时候,他相信我是个好人。

  这个可爱的老头!

  在王金顺的配合下,节目顺利的录制完成了。在外拍的时候,林州的宣传部和公安局也给予了大力的支持,真是不打不相识。

  我现在期盼着,节目在播出后,能有一个好的收视率!   (张旭)

责编:赵文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