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制片人讲坛

那个冬日的下午

央视国际 2004年06月17日 16:57

  北方的冬天就是这样烈,大雪,大风,大太阳,放肆而又张扬。午后,和同事吃过饭往单位走,一路上,呜咽的寒风像只没头苍蝇乱七八糟往人身上撞,从饭堂到单位,不长的距离顿成坎途,吃饭成为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

  躲着风口,眯糊着眼,从胡同口穿出来,远远地瞥见一个人在跟保安说些什么,再一看竟是王蔚然,一个和讲述一起成长,和我们并肩作战两年多,并在半年多前悄然离开我们的战友。

  无人知是旧人来,随着门口保安的更替,蔚然俨然成了一张生面孔,如今,要通过这个两年多她曾无数次跨越的门槛,要进入这个她曾付出无数心智汗水的地方,也须得严格通报身份了。

  她的不期而至着实让我意外,就像当初她悄然离去多日后我才得知消息时带给我的震惊,我忙不迭地把她介绍给身边的新同事,屋外太冷,我生拽着她进了办公室。

  屋里人很多,三三两两挤在一起,谈论着或工作或生活的话题,屋里的暖气和空调双管齐下让空气升温,附和着这样的热闹。有人看见了久别的她,喊一声:蔚然来了!但终究她还是这屋里的过客,没太多人注意到她的存在,我看到她走到靠里的一角,眼神中略过一丝复杂的神情,不过几秒中,我突然意识到这对蔚然来说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了,正巧屋里的同志大多是她走以后才加入的,物是人非的顿成了我的感伤。

  和她坐在屋角闲聊起来,再仔细看,她似乎比先前胖多了,但不见什么红润;她的眸子里少了许多以前的羞涩,却分明多了许多连我也看得出的沧桑。她的言谈多了很多调侃和自嘲,关于她的近况,她一句话轻描带过“就那样吧!”

  机房已经到时间了,再不去我会被记入黑名单,我和她匆匆而别,相约晚上请她吃饭,她笑言佳人早已有约,说回头再说。

  打开机器,呆坐台前良久,恍然看到蔚然以前的模样:她勤恳细致,日出而作,日落不息,常常熬夜至扶墙而出,楚楚模样,我见犹怜;她每隔几月就上网找房,数度搬家,只为寻找一个小小的窝;她目标恒定,生性执著,几度研习,虽未中举但焉知她未曾得道?揣着梦想,她告别父老孤身来京,镜中红颜渐迟暮,仍笑谈做节目、找选题难,找到好选题比找一个好男友更难......

  在我看来, 她小小的身板其实有很多能量,载得动许多愁,奈何好运却对她很吝啬。

  还记得在此之前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在这机房,她很难受地趴在桌子上,脸色惨白,我让她去医院看看,她执意不肯,说手里的地震节目如何有时效,这时掉链子如何说得过去?我说你别吓我,你大不了吃坏了肚子,今天不干了好好休息睡一觉,磨刀不费砍柴工,误不了事的,她后来扛不住了,去了医院。

  好多天后,突然惊觉好久没有见着她了,再一打听,说她回家了。雁过尚且留声,她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打过她的电话,想问候一下,开始是关机,后来号码过期了,也许曾经的北京对现在的蔚然来说也只是一张过期的电话卡,拨不通曾经的梦想,也不再有漂浮的感伤,但除了这些我臆想的成分外,抹不掉的记忆中可会有《讲述》曾经的模样?

  或许是为我省钱,蔚然此次的北京之行,终究没给我请她吃饭的机会。

  蔚然的家乡素以风筝出名,但愿,她也能为自己的梦想扎一个漂亮的风筝,在自己的故土上,为自己的梦想重新找到一方小小的天空!(程洁)

(编辑:赵文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