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制片人讲坛

2003——走在青春的路上

央视国际 2004年06月17日 16:49

  12月28号,2003年,飞机上,北京飞往大连,万里无云。我坐在机舱的最前排,身旁是两个不起眼的包裹。

  我想,此刻,除了我没有人会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也没有人会了解里面的东西对于我的意义。

  时光倒转回2003年初。

  来北京已经一年多,主持的《激情创业》不温不火。在渐渐适应了北京生活的节奏时,我却发现对这里我依然陌生。不仅如此,我居然发现,我又在渐渐丧失对电视的那份热情和创造力,节目里大体相同的程式化的语言,十几分钟的出像,我就结束了这一周在电视上和观众的惟一一次见面。

  对于节目组的苦衷我十分理解,可这种没有创造的重复真的让我痛苦。我想,这至少不是我来北京的初衷。

  就像一个干渴至极的人,明明感觉水源就在脚下这片土里,可他拼命的挖下去,还是没见到水,那种焦灼与烦躁不光是来自对自己初始判断的一份怀疑,更因为可以让他浪费的时间并不多了。

  北京,中央台,当时于我,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一个下午,栏目里一个大姐突然问我,为什么不参加主持人大赛?

  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很茫然。她说,报名都快结束了,我觉得你能行。

  也许她只是客气,或者是看那个挺上进的男孩每天望着窗口发呆有点于心不忍,她才说了那些话,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直觉上,好像是见到了一丝希望,于是就报了名。

  笔试的题目有文史地理新闻理论政治时事,很像是高考的一张综合卷子。之前也没有什么复习范围,好在从小到大自己学习一直还不错,很快就交了卷子。走出广院的考场,外面阳光灿烂。

  再次回到广院的考场,参加面试,已是几个月后,非典刚刚结束。

  考场里,评委一字排开,摄像机正对着我。新闻评论,即兴主持,几番过后,评委问,“你的主持经历很丰富,为什么要参加比赛,想说点儿什么吗?”

  我看着地面,慢慢开口。

  “北京是个很奇特的城市,在这儿,人很容易变的清醒。你既不会妄自尊大也不会妄自菲薄,你会很容易知道自己的角色和位置。做一个出色的主持人一直是我的梦想,但说实话,这座城市的坚硬常常把我碰得遍体鳞伤,可是我还是尽量小心的保护着我的梦想不被碰碎,虽然这有时会很难。常常我都觉得有点坚持不住了,可是还没放弃,我想还是因为爱吧。我希望这次比赛能让我在这条路上走得稍微长点,也给自己一点继续下去的勇气。

  我静静地说完了这段话,却仿佛用了一身的力气,有种释放的感觉。

  抬头看去,几个评委也在静静地看着我,脸上有疼惜,也有理解,甚至能看到眼中依稀闪动的泪光。我知道,有人听到我的心了。

  一个月后,我接到通知,参加复赛。

  复赛共有六十人入围,我被分在第一组,没人解释为什么,虽然感觉会吃点亏,但知道人微言轻,说了也没用,我也就索性省了那份力气。

  比赛时果真应验了我的判断,头几个选手的分数压得有点低,这也难免,评委也在找感觉,再说也没什么参照,他们也难。

  第一轮,我排名第六,这让我有点意外,不过并没有影响到我的情绪。第二轮,即兴问答过后,我脱口而出的两句古诗,让场上观众发自内心的鼓起掌来。名次也上升到了第二位。第三轮,外语问答,虽是强项,但能够在短时间里将中文也翻译得比较得体,著名的外语专家张冰姿老师很幽默的肯定了我。名次爬升至第一。结尾时,我说了那样的一段话----“主持人是个光荣而又有点残酷的职业,面对常常迟到的机会我们更需要忍耐和等待。但我始终相信上天会善待每一个自强不息努力奋斗的人。”

  第一场我获得了小组第一名。

  十二月初,组委会通知,准备决赛。

  30名决赛选手,被分到了不同的栏目作样片。我开始被分在了一个健康类节目里,样片截止到前最后一天又换到了《希望英语杂志》。也是在那天,我偶然得知,决赛将不抽签决定出场顺序,这意味着,我将会第一个出场。而对于我这个刚在第一场死里逃生的选手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如果自己是抽签第一个出场,我可能只会怨自己运气欠佳,可是这样安排,唉……

  还是在那天,父亲出差到北京,顺道来看我,我相信在心里他是想看看我在北京生活得怎么样。他并不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已经是糟透了。

  简单吃了饭,我领父亲到了我的住处。进了门,父亲四下看看,沉默良久,没多说什么。只是几个月之后,送我再回北京时,他在机场轻轻地说,还是换个地方吧,那地方怎么能住人呢。

  父亲第二天就回去了,我始终没跟他提我第一个出场的事,我怕他和妈妈担心。

  剪辑进入到最后阶段,粗剪部分由我亲自操刀,以前做编辑记者时的本事这时派上了用场,仔细想想,人生的哪一段经历其实都是财富。

  那天,交上样带,走出央视的大门时已是华灯初上。望着路上回家的行人,突然想起一首歌------灯光已暗,掌声已远,人生多少变迁,平凡很长,光荣很短,要多久才习惯。我的情感,由浓到淡,总由真实而后婉转,心曾经那么期待被人了解,特别是在他乡深深的午夜……

  望着夜色中人流涌动的西客站,心中又是一番感慨,北京,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接受我,凭我的实力。

  十二月初,决赛开始。

  决赛当天,所有选手到现场走台,之后,不比赛的选手回驻地,我们第一场的选手留下。分别时,大家挥手致意,后来有位选手说,那场面有点悲壮。

  上场前,头有点昏,也许是头天发烧没睡好的缘故吧。于是我一个人走到走廊的尽头,安静了一会儿。“爸爸妈妈,姐姐姐夫,濛濛漫漫(我那两个可爱的外甥女),我一定会为你们争气。”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想到这儿,自己突然间好像特别有力量,一转身,我大步走进了赛场。

  “古希腊神话中,潘多拉不小心打开了那只盒子,于是疾病灾祸纷纷降临人间,一时间哀鸿遍野。她赶忙关上了盒子,还好,盒子里为人类留下了最后一样东西,这就是-----希望。对于比赛中第一个出场的选手来说,他的出场顺序也许会让许多人觉得他离冠军的位置越来越远,但是我想,只要一个人心中总是充满希望,他就会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

  一段开场白,让我赢得了一片掌声,也赢得了大家的支持。决赛第一场比赛,除了第一名,我还获得了最受观众欢迎奖。

  三天后的晚上,录制完教育台的四期节目,回到住处,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加之连日来的疲劳,一个月的时间我居然掉了九斤半称。人显得十分憔悴。

  突然想起当天是平安夜,心里想,好歹是个节,一个人也要好好过。走到一楼餐厅,正准备进去,电话响了----“-你好,包捷,最后一场快结束了,分数已经出来了,恭喜你啊。”

  那是一位在现场观战的好朋友的电话,我猜到他的意思,可真的有点不敢相信。

  我声音颤抖,表达了我的感谢,匆匆挂上电话。

  餐厅里,四周是情侣,是一家家来吃平安夜大餐的人,只有我,一个人。

  看着他们,想想北京打拼两年里过往的种种,想想比赛过程中许多的不顺利,真的是百感交集,眼泪止不住吧嗒吧嗒掉在盘子里。服务员很纳闷得看着我,但我已经不在乎了。

  父母,朋友都来了电话,我说了对他们的思念,却没有提及比赛的结果。

  回到房间,我关上电话,早早上床休息,那一晚,睡得很甜。

  “周水子机场马上就要到了”,乘务员的提醒又让我回到了现实中,马上就可以见到家人了,想到这心里一阵喜悦。

  接站口,看到了父亲,他似乎极力想从我平静的脸上看出什么信息。那份欲言又止,让我真的在心里感觉到父母的不容易。

  回到家,我终究还是不忍心吊父母的胃口。打开包裹,里面是两座晶莹闪亮的奖杯。得知结果,全家人不由得喜极而泣。

  而在我内心,还有一份极大的满足,那就是能够在父母有生之年让他们看到我的成绩,分享那种快乐,作为儿子,我对自己很满意。

  2004年的春节,全家过的安静满足快乐。

  再提比赛,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知道,当拿到奖杯的那一刻,它已经成为历史。

  相对于全国冠军的成绩,让我更兴奋和欣喜的是在这两年中,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成长为一个男人的过程。

  我看到了一个男人克服困难的勇气-----他相信“困难总比想得多,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看到了一个男人生活态度上的积极--- --他相信“你的幸福来自你的辛苦。”

  我看到了一个男人对家庭和亲人的责任---他相信“责任就是动力,勇气来自承担。”

  我看到了一个男人的坚持------他相信“希望诞生于耐心之中,天道酬勤。”

  我看到了一个男人在三十而立时作了他该做的和他想做的事情,日子也因此而发亮。

  一位作家曾经说过:“人的一生,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叫做无愧无悔的话,那就是你的童年有游戏的欢乐,你的青春有漂泊的经历,你的老年有难忘的回忆。”

  而对这一切,我,希望自己至少拥有过。

  回望2003,青春的路上是一串的行走的足迹。抬眼未来,我知道路还在脚下,梦还在前方……

  (再度回到北京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已经开始了在清华为期半年的学习生活。能够在工作后再回到学校来学习知识,是件多么奢侈的事啊。

  看到清华园里那些令人心生敬意的老先生,就明白要想成就大事业,就得“外不慕繁华,内耐得寂寞。”闹中取静,是一种境界。

  而事业上,自己其实又是一次重新出发。比赛对于我来说,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至于大家非常关心的我会主持什么节目,我想一定还是一个适合自己的访谈或者是新闻类的节目吧。

  再次谢谢所有关心我的朋友,谢谢培养我和帮助我的电视台的领导和同事们,希望我有机会回报你们对我付出的一切,祝大家健康快乐。)

  

包 捷
2004.3

(编辑:赵文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