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文国际 > 今日关注 > 正文

2005年中央一号文件:国家财政再向农村倾斜(1月31日)  

央视国际 (2005年02月02日 10:13)

  2005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央中共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工作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若干政策的意见》正式公布。中央一号文件值得关注的核心内容有哪些?到底应当依靠什么来引领9亿农民增收?如何促进中国农业可持续发展?

  主持人王世林: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今日关注》。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工作,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若干政策的意见,作为2005年中央一号文件已经正式公布,在中国总体上已经进入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发展阶段的大背景下,今年的中央一号着力于努力实现粮食的稳定生产,农民持续增收,直接带有资金支持的政策占到了相当大的比例。所以有评论认为,今年中央又一次把支持三农作为一号文件的主题,反映出中国在发展战略及政策思路方面的重大变化,这就是从在农业中提取积累转向工业反哺,这样是有利于缩小城乡差距,增强农业富裕农民繁荣农村的,作为制定经济社会政策的重要原则已经在文件中有非常明确的体现。

  围绕这方面的话题,今天我们演播室请来了两位专家,首先我来介绍一下,一位是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研究所的所长,马晓河先生,你好马所长,还有一位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部的部长,韩俊先生。欢迎两位专家到演播室来接受我们的采访。

  我们今天谈论主题是刚刚发表的中央一号文件,我注意到就是回顾前几年,中央关于三农问题,关于农业问题的一号文件有七个,那就是82年、83年、84年、85年、86年这五年是一件文件是关于农民的,再就是去年和今年的一号文件,所以第一个问题请两位专家比较一下,就是今年的一号文件和以往的一号文件相比,今年的一号文件当中所体现的核心内容是什么,给我们解释一下,马所长,您先说。

  马晓河 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

  我认为今年的农村一号的文件跟往年比有两个不同特点,第一是它的背景不一样,今年的一号文件是在国家提出来,中国现在进入以工反哺农业,用城市支持农村,这种大阶段下提出这个,要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提出三个加大,加大对农业的支持,加大对农村的支持,加大对三农工作力度的强度下提出来的,这是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今年是所有的农村的一些工作都是围绕一个叫加大或者叫增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这方面,围绕这个工作提出来的,所以跟去年不一样,今年它是农业的一些政策比较全面,是吧,今年是把加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作为第一位,然后再提出来调整农业结构,加强农业改革等等。

  主持人:

  韩部长。

  韩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部部长:

  其实你刚才提出来82年到86年,是我们农村改革的突破阶段,中央连续发布了五个一号文件,五个一号文件应该说是指导农村改革的五个政策性的综合文件,去年中央又事隔18年以后,又出台了一个一号文件,去年一号文件的主题是关于农民增收,今年文件的主题是关于加强农业的综合生产能力建设,大家已经看到,因为文件已经正式发布了,是吧,这个文件的含金量应该是非常高的,农民兄弟仆役从这个文件中可以得到很多实惠,也可以说,2005年的一号文件是农民兄弟得到的一份厚礼,我觉得这个文件传达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政策信息,也就是说国民收入的分配格局和国家财政支出结构开始非常明显的向农业、向农村、向农民倾斜。

  主持人:

  刚才两位专家给我们阐释了一号文件,今年一号文件的核心内容,下面我们通过一个标版再来了解一号文件的一些主要内容。

  解说: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工作提高农业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意见》共27条,分9部分,约9800字,包括稳定完善和强化扶持农业发展的政策,进一步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坚决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切实提高耕地质量;加强农田水利和生态建设,提高农业抗御自然在灾害的能力;加快农业科技创新,提高农业科技含量;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农业发展环境;继续推进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调整,提高农业竞争力;改革和完善农村投融资体制,健全农业投入机制;提高农民劳动者素质,促进农民和农村社会的全面加强;加强和改善党对农村工作的领导。

  主持人:

  可以说在这么多内容中,农村们可能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怎么样在新的一年里面增加收入,所以请韩部长给我们介绍一下,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引领9亿农民的增收,现在农民方面还有存在哪些问题?

  韩俊:

  去年,农民收入的增长是96年以来形势最好的一年,农民都非常高兴,去年农民增收首先是靠减负增收,农业税的税率大幅度降低,农民的武旦大大的减轻;第二靠增产增收,因为去年粮食的产量增长了9%,再一个最重要的是靠涨价增收。

  主持人:

  粮价涨了。

  韩俊:

  对,去年粮价商家,农民大约可以收益600多个亿,所以说减负增收、增产增收、涨价增收,这是去年的情况,今年我觉得从短期来看,我们面临着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从去年的情况来看,农村的物价比城市要高,城市是3.3%,农村是4.8%。

  主持人:

  为什么农村的物价高?

  韩俊:

  就是说这个中间环节太多,中间费用太高,而且产品的质量也得不到保证。

  主持人:

  对,这些等于增收的反而被这个物价给抵消了。

  韩俊:

  如果是农村跟城市的物价是一样的,去年农民的收入还能够高1.5个百分点。

  主持人:

  这是一个问题。

  韩俊:

  另外一个真正要农民增收,光靠涨价还不行,得靠转移劳动力,但是过去可以说十几年的时间里,农村劳动力虽然大量的转入非农产业,但是农民的实际工资水平几乎没有变化,也就是说我们去沿海调查,很多人开玩笑说现在儿子挣的钱,如果考虑通货膨胀率的话,跟老子十五年赚的钱差不了多少。

  主持人:

  实际的价值可能差不了多少。

  韩俊:

  如果农村农民怎么可能致富呢,所以说要解决农民增收的问题,从农业内容来讲,我们要进一步挖掘潜力,我们要建立工业支持农业的政策体系,但是从根本上来讲,还要靠发挥城市对农村的带动作用,要加快农民向非农产业的转移。另外一个还要深化改革,通过改革建立一种保护农民利益的长效机制,这样农民增收的问题,才能够真正治本。

  主持人:

  对,你讲到了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的问题,刚才您讲到这儿,以前我看报道上也谈到了,说在80年代的时候,人们到广东去打工,那时候工钱是是600块钱一个月,说现在,那时候打工的儿子现在也20多岁了,但是现在打工者的工资还是600块钱一个月,这个问题也是应该农民收入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马晓河:

  这个应该是一个影响的。

  主持人:

  就是说我同样是劳动力,但是我在城市里面的收入是不是应该随着经济的增长也应该有所增加。

  马晓河:

  关键就是说城乡体制不合理,就是说城乡结构,他利用各种制度政策来限制农民获得正常的收入。比如说前十年和前十五年,价格上涨多少倍,我们城市收入增加多少倍,可是农民去城里打工,他的工资收入没有增加一点,但是他的生活成本提高了,这样导致农民获得的收入非常少,比如前几天,我去菏泽地方,一个农民,我访问他,两个儿子去广东打工,说这两个儿子到那打工以后,一年没寄一份钱,说为什么呢?来信说在那里的生活费都不够他的,就是收不抵支,造成他两口子得不到儿子的钱。

  主持人:

  我注意到前一些日子农业部部长杜青林指出说现,在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中国的工业化的中期阶段,在这个时候客观上就需要,工业要反哺农业,财政要应该反哺农民。所以他也强调说,2004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说,要更加自觉调整国民收入的分配格局,更加积极的支持三农的发展。所以就这个问题,我们一起来看一下背景短片。

  解说:

  当中国经济航船已从小舢板成长为大航船,2004年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3.65万亿,外汇储备升至6099亿美元,国家宏观调控能力显著增强之时,已经没有理由再让收入不足城市居民三分之一的农民承担过多的负担。近年来,随着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农业税在中国财政中收入的比重逐步变小,2004年已下降为不到1%,两减免三补贴等政策标志着中国在统筹城乡发展方面在迈步出了重要的步伐,标志中国经济结构正在经历一种新的变革,标志着中国总体上已到了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发展接管。继2004年之后,今年中央又一次把支持三农作为一号文件的主题,反映中国在发展战略及政策思路方面的重大变化,及从在农业中提取积累转向工业反哺农业。中央经济工作明确指出,我们应当顺应这一趋势,更加自觉的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更加积极的支持三农发展。解决中国三农问题的大环境正在发生着三个深刻的变化,中国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机遇期到来,已经初步具备了城市支持工业反哺农村、城市支持农村的经济实力,将更加自觉的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更加积极的支持三农发展。

  中国将在规划制定体制改革和工作部署等方面进行必要的调整,把农村的发展全面纳入整国家现代化进程。将科学规划经济社会发展,把农业和农村经济放在整个国民经济发展中,统筹部署,把农村社会事业放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中统筹安排,把农民增收放在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中统筹考虑。中国将努力消除妨碍城乡协调发展的体制性障碍,下大力气建立资源在城乡之间合理配合的市场体系,下大力气建立城乡社会事业和基础设施共同发展的运行机制,下大力气建立城乡经济社会相互促进、良性互动的有效体制。2005年的中央一号文件表明中国的发展理念、发展战略和发展割据正在实现重要改变,也要求对体制机制、政策措施和工作布局进行重大调整,中央今后要坚持把有利为缩小城乡差距、增强农业、富裕农民、繁荣农村作为制定经济社会政策的重要原则。

  主持人:

  好,刚才这个短片中提到了一个两减免三补贴的政策,韩部长,您能不能简单的介绍一下到底什么叫两减免三补贴?

  韩俊:

  这个是去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里面,应该说含金量最高的几项政策,它的内容主要是包括取消农业特产税、降低农业税的税率,对于种粮的农民实行直接补贴,对粮食主产区的农民实行两种补贴,对部分地区的农民实行农器具补贴,这就是两减三补。这几项政策,去年农民得到了450多亿的好处,平均每个农业收益从全年统算的话,大约是一个农民五十、五六十块钱。

  主持人:

  说到税的问题,我注意到最近有一个消息表明说,中国现在已经有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取消了农业税。很高兴,我们可以看到在这25个省市中提前取消农业税的省市中,中西部地区占了一半,可以说这是真正体现了中央提出的以人为本,统筹城乡协调发展的执政理念落到了实处,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我注意到有评论说,取消农业税本身意味着深刻的结构改革,我不知道两位专家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马晓河:

  我想是这样的,中国的农业税,它的设置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在城乡二元结构情况下设置的,它的功能,过去是为工业化提供积累。所以说当时,就是说农民收入很低的情况下,从农民收取特产税,农牧业税,它的很大功能是为工业化、也城市提供。

  主持人:

  支持工业发展。

  马晓河:

  对,资助工业发展。那么现在到了这个阶段以后,叫取消特产税,降低农业税,利用这个五年的时间,三到五年的时间,把农业税全部取消掉,它的意义在于什么呢?它动摇了过去计划经济体制下,城乡二元结构的税制体制,就是农民再也不用延续过去的这种体制下,为工业提供积累这种税制和结构,所以说现在要打破了过去的城乡二元结构下的这种城乡的这种二元的税制,首先打破它,反回来,取消了,减掉,然后用工业,在城市反哺农业,反哺农民,它的意义在这一点上,当然这个直接意义就是减少农民的负担,直接间接增加农民收入,但是它的制度方面是叫动摇了城乡二元结构。

  主持人:

  刚才马所长也讲到了,韩部长,就是取消农业税要用三到五年的时间,是不是也意味着深刻的结构改革也要持续这么长的时间?

  韩俊:

  实际上我们和马所长都一块算过了,90年代初期,农民的农业税、特产税、屠宰税加上三提五统,各种集资摊派不会下于1600元,所以负担是相当沉重的。现在去年农业税也就是500多亿,我想今年你提到有25个省已经宣布取消农业税,今年的农业税,实际上也就是一百四五十亿吧。

  马晓河:

  130亿的税务,再加上附加数是80多亿,一共是220亿。

  马晓河:

  取消农业税可以说是指日可待,我认为明年就可以完全取消了。但是,这种农业税取消以后,它引发的一系列的改革,绝对不是年三年可以完成的。首先一个就是政府的改革,你要给农民减负,就必须要给政府消肿,政府消肿可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消肿的。另外一个取消农业税以后,我们不能够影响到对农民的公共服务的提供,所以说要尽力农村的公共财政体制,说要让公共财政的阳光要普照到农村,要让农民被公共财政的阳光雨露滋润,所以说这个过程就会更漫长。

  马晓河:

  还有一个取消农业税以后,将来的城乡的二元税制,我怎么样一体化,也是一个长远的实际方案。

  韩俊:

  实际上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真正让农民兄弟休养生息的发展阶段,要真正实行以税惠农。

  主持人:

  这么多年以来他们太累了,当经济发展的时候,他们也应该从中受益。

  马晓河:

  农民增收的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减负,先从减负做起,让农民降低他的支付成本,这个是最大的一个。

  主持人:

  说到农业的问题,可以说去年,中国农业取得的成绩还是非常喜人的,我们再通过一些数据了解一下去年中国农业取得的一些成绩的数据。

  据统计报告显示,去年农业粮食总产量是4695亿公斤,比上年增长388亿公斤,增长了9.0%,扭转了99年以来连续五年的下降的局面,农业的人均纯收入是达到了2936元,实际增长6.8%,是1997年以来增长最快的一年。虽政策好、粮价高、人努力、天帮忙这些因素,但是天气好坏,人力可以掌握,天气好坏,可以说是一个偶然的因素,但是政策在去年农业取得好的中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所以在公布这些数据以后,很多专家也谈到一个问题,农民们非常关心的是今年的政策,是不是还会延续这样的好政策?随着2005年一号文件的公布以后,可以说给农民朋友吃了一块定心丸,但是我这里面也有一个问题就出现了,随着今年新的政策实施,跟去年有一定的连续性,你们预测一下,今年这个政策的实施中,我们农村获得的这个好处会比去年多吗?

  马晓河:

  我认为能多。

  主持人:

  能多。

  马晓河:

  从几个方面看。

  主持人:

  比今年的数字还要好?您觉得。

  马晓河:

  第一个两减免三补贴政策,而且会加大力度,首先今年中央提出来,在全国的592个贫困县,全部取消农业税,这个力度就很大了。那样另外对一些牧区要进行试点取消牧业税的试点,还有其他省市的农业税又要降低,降低多少,一般是要2到4个百分点,这是第一项,就是两减免三补贴的力度比去年还要加大,同时中央为了实施这个政策,继续加大转移支付,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今年中央对粮食主产区要通过转移支付的方式,对粮食主产区提高综合生产能力,进行叫这个补场和补助,这个钱数量是非常大的,我想肯定会不久的时候就会公布,这是第一个。

  第三个,中央还继续对种粮,对农民直贴,农器具还要扩大,而且号召地方政府要加大这个补贴,所以这方面农村获得的实惠是越来越多。

  主持人:

  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韩部长,今年农民对于自己的收入和整个农业生产的前景,可以有更好的期待?

  韩俊:

  我认为现在还不能够盲目地乐观,去年的政策效应是非常明显的,我们谈到两减免三补贴,还有两项政策,一项政策是对部分地区稻谷实行最低收购价,这个政策,中央没有掏一分钱,但是却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去江西,就问一些粮贩子,我说你为什么收稻谷7毛三收呢?他说中央说了最低收购价是7毛钱,我不能低于7毛钱,说明这个政策起了它应有的政策。

  另外一个政策,去年面对粮价的上涨,我们决策部门的反映非常地理性,没有打压粮价,我们认为粮价的上涨是合理,是恢复性的,不会导致通货膨胀。所以说今年的情况,马所长已经讲了,政策的效果还会继续的显现出来,但是价格,这是农民最不托底的事情。

  主持人:

  不光有好的政策,当出现新的问题的时候,还要有好的应对政策。

  马晓河:

  但是现在我觉得中央一号文件里面其中专门对这个做了一个讨论,今年要在主产区对粮食价格要实行最低收购价,还要实行这种政策,所以我想去年价格是起一种预期的作用就是心理预期,我给老百姓托了一个底。今年我认为如果粮食再丰收,中央的最低收购价肯定会起到一些作用。

  韩俊:

  我认为价格呢,从去年十年来看,有三年粮价大涨,有七年持续低迷,所以说去年涨了一年农民很高兴,今年农民是非常担心的。

  主持人:

  对,去年涨了,今年会不会涨到这儿就不涨了。

  韩俊:

  如果说今年出现了价格的大幅度下降,整个三农工作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根据我们的研究,我们认为今年的价格还是能够稳住,因为虽然粮食已经9394亿斤了,虽然增加了776亿斤,但是供求还是有一定缺口。这个粮价不会有非常明显的下跌,只要价格能够稳定,政策能够到位,再加上各地都在给农民工涨工资。我认为今年实现农民收入的稳定增长,应该说还是有希望。

  马晓河:

  这个宏观调控,就是说通过两种方法可以把粮食价格稳定在一个水平上,比如说第一,我通过最低收购价,保持农民价格,就是价格到什么水平,我给你收购。

  第二就当农产品,粮食价格多的时候,我可以增加库存,就是把你的多的一部分,收购到国家库存里面,我仍然使市场上的粮价供求处于一种比较好的状况,价格保持在一定的水平,也可以是不是?

  主持人:

  那么根据两位刚才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我感觉到好像两位对今年农业的形势好像还是谨慎的乐观,是不是意味着今年我们的三农工作本身也还面临着一个现实的严峻性的问题,是不是还存在着一些需要我们克服的困难?

  马晓河:

  我认为起码有几个问题需要注意。第一就是当前农村的生产资料价格还有生产消费品的价格的上涨指数都快于城市。历来宏观调控经济的发展都是这样,每到经济过热的时候都是农村的价格高于城市,我曾经算过一个帐,农村的生产资料每上升一个百分点,全国农民为此要支付的生产成本是100多亿,农村的消费者价格每上涨一个点,每位农民每年要多支付60块钱。所以这样的话,当前的主要问题是怎么样让农民在得到好处的同时,生产资料价格、消费品价格不能涨得太高,这是当前一个最大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样用宏观调控的手段来使粮价农产品价格不要出现大的波动,不要出现像98年以来,农产品价格大幅度下跌,使农民受损,所以叫增产不增收,中央一号文件不是有三个任务吗?第一个任务是农业的能力提高,第二个是调整结构,第三个就是增产增收。增产增收体现在这个地方就是宏观调控的手段,要跟上。

  主持人:

  韩部长,您觉得今年的农业工作还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韩俊:

  我现在听到一些议论,说去年发了一个一号文件,三农工作就有了一个新的局面,今年如果再发一个一号文件,可能又会开创一个崭新的局面,说三农问题的解决就指日可待了,这确实是太盲目乐观了。其实三农的问题,中央明确提出是全党工作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我的理解这是中央对解决三农问题在政治上做出的一种郑重的承诺,同时也说明三农问题的解决是非常困难的,也就是说虽然去年的形势非常好,今年也会比较看好。但是农业农村发展面临的一些深层次的矛盾没有解决。两个矛盾,一个是结构性的矛盾,你现在农业占GDP的比重,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只有14.%点几,但是农业劳动力占社会劳动力的比重仍然高达50%左右,这就是一个很大的结构性的矛盾,农业的劳动生产力太低了。再一个就是体制性的矛盾,所以说农村的发展还处在一个爬坡和攻坚的阶段,这个坡爬上去,这个攻坚战正在打。所以说我认为我们应该保持一个非常清醒的、冷静的头脑。

  主持人:

  刚才两位专家给我们介绍了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的主席内容,好,非常感谢两位到演播室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你们。

  好,观众朋友,今天的《今日关注》节目就到这里结束了,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执行主编 王跃华 策划 索链 编辑 王冬妮 监制 范昀)

责编:薛蓝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